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八十八  列傳第一百十三 楊時朱孫 Volume 188 Biographies 113: Yang, Shi, Zhu and grandson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少孤兒戲旗幟戰陣二十刺史:「而且富貴何為作賊?」刺史三百刺史首級隊長對曰:「!」兵馬使刺史淮南節度使刺史

不可五千黃巢舒城滁州刺史未能光啟大將

密行司馬:「妖人除暴必得。」天長揚州騎兵:「。」俄而:「不利堅壁。」:「所部。」不出縞素進攻未能西揚州:「室家未完重圍不如。」海陵使歸於於是朱全忠淮南節度使致命使行軍司馬留後大怒不敢觀察留後

此時赫然海陵洪州不可:「新興上元宣州綽綽有餘。」不勝堅壁一舉」。奇兵伐木開道宣州刺史

銳士五千」。盱眙」,左右都尉紿:「將軍。」明日:「不為婿!」獲之故人使:「斬首無後。」檢校司徒觀察使

池州刺史湖州護送湖州杭州刺史不解宣州進攻揚州師古十萬高郵退還宣州安仁潤州三萬丹陽仁義常州使杭州防禦使宣州寧國節度使

大順溧水廣德:「。」退以為夜襲滁州俄而銅官:「以來堅壁無敵輕騎糧道使不得退?」於是使

常熟可兒常州自稱使潤州揚州楚州刺史常州可兒

宣州五月不解饋糧宣城揚州生人休息幕府:「不可以不足我所四鄰有餘。」所部

朱全忠堅壁不出置於親軍未幾自殺發掘不許刺史於是刺史朝廷京師不肯寬厚刺史

乾寧刺史進取漣水不勝漣水大敗淮南節度大使節度檢校太傅弘農郡

蘇州安仁杭州督戰答曰:「。」俄而終身明年五月蘇州

延壽南北鎮將三千忠厚不許苦戰嘉興大將顧全未幾泰寧節度使部將來歸太原承嗣以為於是天下

武昌節度使江南道行騎兵萬人黃州武昌樓船精兵據險不得開道武昌不勝

葛從周光州輕騎:「。」自如殺傷師古延壽師古承嗣:「潛師。」出車西門北門銳士二千淮上師古漣水密使羸兵人為前鋒師古圍棋不顧師古登岸師古十八壽陽溺死萬餘得度大雪士多凍死潁州刺史未幾

三百黃州山谷撫州萬人:「諸君擊中。」明日旗幟:「不遂!」

光化元年昆山顧全蘇州固守舟師不及:「?」:「。」圖書藥劑行軍司馬厚禮

節度使明年萬人徐州呂梁徐州宿州不勝青州麾下:「不過日中攻城。」聽命光州滿滿猶豫滿遣使滿解圍檢校太尉侍中天復元年傳言臨安顧全相望青山夾攻斬首五千明日臨安步兵三千遣使不死臨安未可

明年大將七百湖南上流乘風顧全

鳳翔金吾大將軍江淮使東面道行檢校太師封爵西河東忠義幽州大同八道節度使海州感化節度使漣水宿使延壽

招討使使步兵萬人節度使溺死平江定南夜襲上高安仁宣州觀察使鄂州順義使刺史

無錫密使三千夜襲答曰:「諸軍。」覘者

宣州觀察使李德潤州安仁潤州團練使舟師岳州二百三百荊江江陵梅花溺死萬人:「數人不可。」

使如故故人府庫楚州一夕臥內:「細微不敢忘本?」:「天下未定?」毀損

鳳翔遣使以為宿州紿天子為重發喪視事病篤家事對曰:「宣州司徒不可以不如賢者。」宿將威名隱意使:「使奈何?」宣州:「出外奸人非我。」檢校太尉淮南節度使留後:「不得。」五十四山谷不知所在

使節度流涕都尉:「先帝所以王父安得?」侍中淮南節度大使東面道行弘農郡

騎射刎頸嗣位親兵不得五千杭州江西使師從洪州以為疾馳短兵微服大驚:「不可?」不對

得誌節儉大過可謂士氣不能四方王室熟視朱溫天子

徐州彭城黃巢京師節度使五千西河陰居人不敢留後京師宿州刺史三千入關武寧節度

西相聯介於連戰東面兵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