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九十一  列傳第一百十六 忠義上 Volume 191 Biographies 116: Loyalty and Righteousness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忠義

重者後身不可大凡捐生不朽一世成敗未必為重終始不害餓死不肯武王仲尼變色不敢忠義天下義士四方亂臣賊子不得所以所以砥礪不軌雖然丈夫委靡偷生自私以來三十三左方

壽春尚書僕射大理高祖大業討賊河東密語高祖:「不安真人天下次且。」河東長安京師引入臥內秘書監

李密關東未有所屬請假大將軍河南道使傳檄州縣薄海二十遣使刺史王世充仿麾下二千不忍:「公等妻子無益富貴。」號泣不忍自刎爭持餓死十四從者三十:「平生不知死地在此!」下令河南入世固守遣人淮南尚書吏部印綬:「天子使不可。」焚書宜陽榛莽僅有不堪不及危困秘書監梓州刺史祿不為子孫貞觀元年

鳳泉後魏司徒武德將軍乘馬木屑長平城中紿:「在朝十萬。」

高祖購得刺史平原二千子嗣封爵田宅

郎將高祖征伐老生刺史

斬首紿伺隙二千:「皇后?」答曰:「老嫗何所?」:「?」瞋目:「。」忿不為:「古人。」布帛三百史臣令狐德棻隴西刺史

北齊尚書僕射曾孫將軍玄武太子左右解散車騎將軍:「士大夫!」玄武殊死挺身:「未可按兵。」不從中郎將歿:「足以太子。」不振尉遲下馬出奔明日太宗:「義士。」俄而:「兄弟將士何所?」答曰:「出身事主不知其它。」伏地悲不自勝大將軍將軍

:「。」未幾突厥便橋數百咸陽廣州都督前日蠻夷不事家產衣食:「?」在職

伊州刺史治軍光祿大夫都督萬年征討

蒲州河東剛直大業南陽盜賊高祖京師山南獨子堅守煬帝使婿所以發喪鄧州刺史南陽

武德:「上下遷延致死不可。」所部不許俄而扼腕:「不見。」霖雨:「天子?」麾下數百

安陸正從征伐南陽萬餘至於

行敏樂平隋末高祖潞州刺史將軍上黨長子壺關刺史不支行敏行敏告子謀反信義鄉里行敏建德武陟武德既而設備麾下不屈西:「陛下。」

死事

韓城結納英豪高祖數百使劉弘光祿大夫刺史輕騎半日親屬使城堡不從

藍田人郎將高祖入關所部定州以為:「守節?」故吏:「諸君。」:「。」仰天太息:「大丈夫方面不能尚可?」流涕大將軍

歷城大業長白山十四不勝左右上馬顧眄水上長矛刺殺數人一級乘馬以為煬帝遣使陣法內史

李密所部王世充重創稍稍所部高祖道行

信行先鋒殿有所散戲用命至親洛陽千金惡言嬰兒東都出奔既而:「千金。」開門

洛水:「?」:「。」不得不屈二十八東都出家北邙報德:「死當。」

十四父喪士人縣令所居復禮至孝宿主人徒步護送隋末監察御史閭里

高祖大將軍曹參使京師撫慰山東范陽淮安神通山東趙州建德建德河南遣人乘虛賊心俄而大理得罪家屬群臣:「禍福安可利人子女仁者不為。」衣食天子綿刺史工部尚書九卿三百

進士都督:「行者?」累進刑部侍郎儀鳳上疏得失高宗二百武后秋官尚書南陽當時酷吏

趙州通州刺史家僮天下武陟自保不能李密私署王世充刺史

使大師:「!」長史不敢大師刺史省親河內三十一銳士力戰歿

死節

善行王世充高祖善行刺史其弟請援未報使善行身入襄城洛陽:「?」答曰:「天下。」善行

襄城大業李密以來伊州王世充遣使三輩朝廷餓死僚屬:「效命以下。」不肯:「獨生。」高祖:「!」襄城

京兆萬年尚書僕射趙州刺史平昌縣突厥長史不能自經不得使不肯有為:「突厥不能當下。」答曰:「刺史。」武后嘆惜冬官尚書使天下

故訓王府文學開元舍人練達:「時事?」太子庶子

金藏京兆長安太常睿宗皇嗣少府監皇嗣殊死公卿不復使得皇嗣武后左右金藏:「不信皇嗣。」大驚輿<>臨視:「不能不如。」睿宗朝廷士大夫以為

神龍母喪晝夜不息湧流鹿使其事景雲中郎將玄宗其事史官將軍以為睿宗兵部尚書州長中和太子

安陽駙馬都尉曾孫河北長安太子安定太子李湛東宮太子玄武指授太子不許:「不軌執事刻期殿下眾望。」太子:「上方得無不可?」:「將相家族安社稷奈何太子。」太子猶豫上馬玄武長生殿太后復位將軍五百公主駙馬都尉祿

神龍三思王室延慶武后射殺三思參軍以外延慶延慶延慶不復其實密語三思三思皇后大怒於都神色自如延慶將死:「忠臣聰明三思滅亡不久國門。」壽春太子三思天下不及睿宗官爵

參軍上書撲殺衛士極力諫議大夫改葬

公主生子銀魚莊重外孫公主元和不事私有故事

散騎常侍節度使:「。」壁壘原州歸化原州原州即位節度三等不能大和檢校尚書僕射司空

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