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二百零九 列傳第一百三十四 酷吏 Volume 209 Biographies 134: Cruel Official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酷吏

太宗天下留心州縣京師天下州縣酷吏

天權群臣縱使大獄四方所在護送京師封爵天下於是紛紛磨牙達道血流而後不出天命臣下六道使

載初御史:「以為鑿空號曰』。禁食使不得號曰宿』。不得陛下使上下陛下便妻子陛下。」酷吏

天寶政事奸臣宿不得搏擊殺戮

嗚呼

胡人天性殘忍敬業後患見大切齒大獄異己上書遊擊將軍使洛州加以橫木手足」。根柢數百未能衣冠引見賞賜天下」。假子眾望不服:「!」禮服

京兆萬年十萬不能天資殘忍反覆不事刺史東平上書召見自陳以為御史詔獄群臣前後生平御史中外

使飛語誣蔑公卿千里同時羅織」,:「必得。」不一」,與其南山萬國羅織支脈從事

不問輕重大抵不得赦令不得失魂破家宛轉地上莫不

如意誣告大臣任令大臣:「服罪?」舍人西廂宰相召見:「陛下假條大小求生陛下!」大將軍不堪大理使衛士自陳事先人人

賈人御史長壽殿同州參軍自如同僚洛陽奴婢面首吐蕃歌舞謀反耀謀反秋官侍郎流涕年老

萬歲與其龍門不能無行頗有矯詔不肯謾罵自殺遣人群臣不敢石勒皇嗣南北謀反太平公主西四十七:「!」須臾家屬

天官二百:「陛下身受。」

萬年永昌上書監察御史無學語言賜姓家臣刺史弟兄謀反遊擊將軍愛州

法律尚書秋官侍郎尚書上疏宗正美名敬業同謀臨刑召見不許:「。」告子謀反未知被告:「不服奈何?」:「。」:「。」:「。」叩頭服罪

將軍高宗使太子巴州歸罪刺史刺史起兵拜神大將軍

雍州不治渤海刺史積怨謀反遊擊將軍密教:「用人識字獬豸陛下用人事識?』」後果御史:「:『逆臣。』」既而

本人言語:「司馬。」洛陽司馬將軍:「。」:「使?」殊死:「御史禮義司馬』、『』,物語非我?」:「。」不變以為御史可數:「?」大笑

太原宰相不可:「?」

冀州遊擊將軍御史系囚州縣震懾:「!」文言內史:「蒼鷹獄吏御史。」

載初瓊州矯詔御史使嶺南:「?」:「洛陽御史御史?」

同安寧陵革命召見自陳:「敬業。」監察御史御史」。御史大夫僚屬便染指輕重:「。」

刺史不勝見思家人見思:「!」洛陽群臣:「?」郎中:「。」

湖州監察御史三思延慶謀殺大夫按治宰相等同執政:「宰相三思。」不復引力反接:「!」三思:「!」謀反

朝野註目御史奉使江左汴州參軍監察御史揚州長史:「。」五百萬年南陵員外開元州長不得

時調錢塘捕魚刺史刺史不受:「?」答曰:「。」刺史大笑

神龍御史司馬三思謀誅私語三思使御史御史仇人不免

先天廣州都督都督殘虐監察御史李全按問刺史

開元:「刺史刺史大理評事敬王御史判官公孫司馬酷吏終身。」司馬明年刺史黃門侍郎:「陛下聖明四海心服所謂朝廷所謂聖明賞罰陛下新政班級遐荒天下義士不必。」未幾都督大夫:「小人附會三思傾危朝廷殺害功臣至今東都金銀錦繡加重朝廷便忠於使傷人往日今日?」玄宗

州長京師州長:「奸臣陛下天下。」御史不待行法玄宗:「不可朝廷不可。」三月州長未幾賜死梧州

開元洛陽河南血流

貞觀神龍兗州曹參乾封東都參軍長史玄宗不待斬首京師御史

外逃東都窮極門生故人海內名士天下大夫不平衢州刺史殘毒御史為人有名」、「犢子監察御史李全嚴酷取名京師」,:「。」

官屬劍南奉使數百萬使不知請求龍川

宰相從子父兄天寶新豐太子文學玄宗:「不良不用。」

河南御史有所不為京兆調萬年不辭人為於是高力士力士惶恐力士:「故人。」:「國家不敢而後心事?」

兵部侍郎六十帝命京兆御史不得使左右二重不勝:「。」日中以為:「知己南山不足。」

天下大獄溫居錢塘奔走詔獄婿御史臺主簿殿御史王妃京兆曹參

東宮參軍大理家屬舍人涉及

楊慎東都親屬賓客忠於蒙面未嘗正視:「不服不解。」不見再三:「丈人!」不得御史於是兄弟賜死

」。公卿推事戶部郎中御史

楊國忠安祿山高力士居中祿:「厚待不肯我見宰相。」祿天子於是祿河東節度節度雁門太守安邊鑄錢母喪祿太守楊國忠御史京畿關內處置使祿候命朝廷動靜宿天寶十三祿使侍郎以為

祿爭寵祿不善河東太守失職祿遣人長史明年

太守逗留罪人員外遣使在華:「酷吏大獄。」

五月祿河南參軍

深州安平曾祖真定公主駙馬都尉飲酒天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