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二百一十 列傳第一百三十五 藩鎮魏博 Volume 210 Biographies 135: Buffer Region Weib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藩鎮

天下肅宗大難君臣瓜分河北禍根人乘賦稅自私不朝戰國相依土地子孫百姓使自視百餘不為

河南天子杜牧山東不得不得天下不安」。

今天何如執事大人以為宿抑揚以為廣大繁昌嗚呼不知而後天下以北數百吾人憔悴天時不利與其之上恬逸以為後世子孫

倔強高位不拘忿貞元所以何必然後

貞元之間朝廷於是大言一家天子不問有司王侯皇子土田大盡貪心未及同日其餘往往而是惠來大抵生人不得隨之是以刑罰征伐天下貞元之間區區是以首尾不能不知用以河北而已嗚呼貞元

五世正入十年成德五世明年盧龍五世六月十二五世十二三世十六李全宣武三世三世雖然由來輕重藩鎮》。王室自如別傳

承嗣承嗣盧龍世事盧龍豪俠安祿山麾下契丹將軍祿前驅大雪祿無人祿使潁川

東都承嗣俄而安慶承嗣潁川史思明承嗣承嗣使求救幽州承嗣反間將士下生承嗣詐疾不出承嗣不得承嗣以免行間朝廷州縣大赦詿一切不問當是時建白承嗣等分河北鐵券不死承嗣刺史節度使檢校太尉

承嗣禮義既得戶口使老弱數年十萬強力萬人自署官吏圖版私有宰相代宗雁門大都長史永樂公主不遜

承嗣刺史承嗣使遣使罷兵承嗣奉詔刺史不從使者使從子使者承嗣使不敢於是下詔承嗣永州刺史諸子河東節度使成德寶臣幽州正己西忠臣永平承嗣以軍從事正己德州忠臣承嗣往往御史大夫節度承嗣冀州成德承嗣寶臣歸於不知朝奉委身使萬人東山宣慰使韓朝固守西山成德幽州河東諸軍天子使中人良馬白金使諸軍正己寶臣棗強相見正己忠臣使成幽州東山步騎萬人四千河東忠臣決戰成德幽州於是高原夾攻大戰臨水九千將士二千三百二十諸軍乘勝鼓噪斬首五百鎧仗五千成德寶臣寶臣萬人二十京師

天子中人寶臣不為寶臣反攻承嗣承嗣滄州正己天子承嗣十一諫議大夫持節京師更始承嗣逗留耀汴州忠臣河陽耀求救承嗣使三萬正己死者乘勝耀忠臣脫身數萬耀欲歸承嗣京師明年承嗣上書請罪官爵子弟鐵券

承嗣未嘗北面天子興師國威承嗣十四七十五太保

戍卒轉側承嗣獲之十三承嗣號令裁處承嗣剽悍冠軍美譽承嗣將死諸子節度諸子中軍兵馬使司馬留後檢校工部尚書節度使

招致賢才天下恭順晚年無不德宗不假借方黜陟使經綸河北歸田奉命將士好言:「養父妻子?」大哭出家自此

傳言泰山汴州正己萬人遣人崇義李長春爪牙建中節度不許合謀令狐浮圖:「疲弱。」濮陽

幽州奉詔五千八千邢州五千數萬使固守賞賜不足愛女示眾:「以此。」死戰河東河陽義軍節度百餘使善射不能不解。」壺關大將

於是刺史承嗣得誌對曰:「兵法不敵萬人西河北二十四不見。」等距三十相望三萬夾攻大敗死傷李長春官軍明日長春軍門流涕:「伯父等同休戚敗亡不敢天誅子弟不得承襲乃至使塗炭不能公等富貴。」抱持:「士馬尚可不濟死生。」:「諸公不以存亡縱身地下?」將士兄弟富民大家府庫所有大行及其從兄自視兵械不知士氣

未幾深州天子刺史觀察使怨不得深州使:「司徒奉詔討賊鹿深州大夫聞出幽州麾下深州朝廷不信英武獨斷掃除使父子功臣旋踵破滅崇義三百漢江今日下馬尚書報德救災不朽尚書使簿司徒。」大喜使

三十使幽州五百北伐不肯使:「天子天下分散大夫不出滿天大夫衣袖不出河北不得深州大夫。」既得即日使使

於是寧晉五千使大敗閉門河西河東樓櫓相持三千涿

不敢當七國故事國號大名府留後留守侍郎內史舍人給事左右仆射西節度使虎牙將軍兵馬<>為兵使明年河間大將萬人奉天太原官屬

興元元年使:「大王重圍刻日王難關中步騎十萬回紇東都相應王能大梁西天下唇齒。」天子赦罪官爵大喜使舍人猶豫:「勇決權略一世使京師同謀心腹大王不加不加不已拘攣匹夫彼得幽薊大王不如出迎州縣不可取禍。」使相望西使:「大王京師列國自高東都今日天子赦罪王臣天子北面大王不出義軍。」河間次清使永濟使:「約出館陶大王。」良久:「:『。』一日城邑不然不敢背約五千。」使南史怒罵:「前日求救天子不出?」使不敢武城縣官不下五百男女貲財

於是約出檢校尚書仆射濟陽給事持節死者莫不欣然張飲門階從弟族人私語:「仆射起兵天下兄弟。」左右逾垣年三十忠信使:「忠信仆射。」:「。」

承嗣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