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二百一十二 列傳第一百三十七 藩鎮盧龍 Volume 212 Biographies 137: Buffer Region Lulong

藩鎮盧龍

柳城世事契丹善騎射祿以為史思明河南次子幽州幽州節度使不及安士大會范陽中人使三千范陽閉關縊死幽州盧龍節度使檢校兵部尚書武威不解朝廷西承嗣散亡城邑自署文武貢賦天子不能

謀殺黎明:「不成?」自稱留後代宗赦罪宰相節度使卒伍不可勞軍節度高密不堪留後

多端同宗使帳下親兵節度三千天子西諸軍山東召見殿問曰:「?」:「方略明辨不及二十八天子朝廷不及。」王城置酒開遠門:「天下諸侯未有可以天子子孫。」西吐蕃留後御史大夫二十

鹿深州檢校司徒節度德宗團練使深州不平不許圍田姑子涿州刺史:「司徒節制太尉宰相昌平太尉司徒不朽不顧成敗司徒。」不從使:「朝廷?」:「幽人奈何中野司徒兄弟其它。」不可天子三百

趙州矯詔鹿:「天子司徒?」:「天子所得州縣深州深州調顧不得天子。」:「雖然司徒詔書莫如。」深州二百帝命

:「大夫。」於是官屬:「列國公等在此大夫天子正朔在外無名擇日定約人心不如。」祿思明覆滅建中十月庚申西寡人叛軍雲氣:「無知!」高三以為正值

幽州范陽留後元帥親信留守居室殿殿下上書左右內史丞相內史東西侍郎給事西舍人給事舍人大夫諫議大夫尚書西仆射左右仆射御史臺大夫監察御史驅使左右將軍虎牙使范陽留守李子左右內史西仆射侍郎大夫其餘處士王道

涿明年清苑固守使萬人萬餘清苑糧道定州不知不敢七百數百不出進軍不利城中大敗滿城河間使:「就醫所為!」:「寡人決勝負天下寡人節度。」所以遣使

班師遣使河間即位趙州遣人使洛陽西:「四十洛陽皇帝。」使西強調不能五千輿赦令

回紇錦繡既而遣使婿回紇回紇回紇:「四國聽命可汗謹上。」回紇二千回紇幽州使:「子女。」許諾:「五十。」五萬萬餘三千不肯刺史永濟反間:「歸路。」永濟不得使回紇館陶官吏

使於是明日堅壁:「大王東都何以天下?」術士大敗大將德州京師不能幽州上書開示誠心

使留守仿不敢夾道二十政事貞元元年四十二司徒

幽州昌平范陽去職節度使使用度涿州刺史承嗣知府寶臣寶臣乘勝幽州方略寶臣不敢御史忠於軍事節度大使彭城三月五十九兵部尚書

遊學京師進士刺史節度檢校尚書仆射窮追斬首其後室韋

:「天子奈何?」:「天子使。」使設備詔書:「:『不足。』告天子曰:『宿怨。』所以天子使。」:「?」:「今天正使忠於不見惡聲天下。」諸軍斬首饒陽進攻安平次子八千日中

長子行營兵馬使左右國寶親近謀殺使京師:「朝廷逗留大使節度。」明日使:「太原。」使:「。」不知所為大將漿使五十四涿州發喪太師

領軍朝廷不知節度楚國檢校司空武強兩端父兄衣食浮屠數百晝夜臥內不能晚年浮屠

:「天地河北天下六十自立可謂元和以來於都十二一日後世得無。」上疏涿平治宿

宰相遠謀觀察使檢校司徒天平節度使浮屠大覺遣使浮屠定州

五千群臣使給事百萬勞軍高年不能官吏不得夜間

太尉長安十一刺史謀事男子

爵位使北方亂心執政天下京師不得調宰相怨忿

幽州領軍節度使不得刺史三千定州節度使不敢朝廷未可檢校散騎常侍幽州盧龍節度使長慶元年

明年攻下深州檢校工部尚書十萬敬宗檢校司空使楊文:「陛下五千宮室輿三十。」不問好言吳興

及其延齡司徒次子留後大將

自稱恒山之後豪傑搏鬥幽州帳下征伐兵馬使不忍敬宗檢校戶部尚書盧龍節度使武威

幕府妻子護送京師討賊文宗檢校尚書仆射級數白玉

大和為兵使:「滄州不許妻子身入。」使者太原恭順太保山南西道節度使河東

回鶻使者歲入不敢自守市區華人{}:「可汗使將軍朝貢不容將軍天子饔餼將軍自如將軍。」立碑未有:「《周書》『。』當之。」如此開成五十太尉

義母范陽太原不許官屬士卒天資

天子使者與其兵馬使文宗節度留後檢校工部尚書節度大使檢校吏部宰相:「朝廷尚書仆射盛服天子尚書使者不得。」中人使部將不肯遣使檢校尚書仆射

部將留後天子輿御史按治嶺南商州節度留後明年檢校工部尚書大使會昌節制未報殺行武宗

范陽左氏春秋》。會昌使宰相李德裕得以未報未報回鶻可汗回鶻北方:「遊客人心五十通書戎事忠義朝廷。」:「以為得無?」答曰:「受命。」白帝:「不可有名。」兵馬留後節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