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二百一十四 列傳第一百三十九 藩鎮宣武彰義澤潞 Volume 214 Biographies 139: Buffer Regions - Xuanwu's Zhangyize Road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藩鎮宣武

劉玄犯法笞辱亡命永平耀汴州無備宋州節度使刺史

德宗建中御史節度使徐州斬首萬餘東南濮陽濮陽檢校兵部尚書觀察招討使使

李希烈奉天關東檢校尚書僕射進取汴州節度使諸軍行營本名北庭兵馬元帥檢校司徒

忠臣以來士卒不能其後婦人縣令白事退:「恐懼當之?」感悟益加相國寺於是商賈奔走金錢惟恐遣使盛飾女子陰謀假子五十八太傅

發喪使:「觀察使?」監軍行軍以為便節度使不許使留後大將宰相計議:「不許不可解。」將軍節度

養子京師持刀紿

遣人使殺人畋獵不服

大將寬厚使親兵:「天子大夫節度三萬。」於是使:「詔書大夫不然。」五百出奔中牟亡者東都京師出入二十勞軍兵馬留後於是數百西大校不許使誘使反攻不勝鄭州東都宋州妻子不安:「大軍。」郴州

節度使司馬大將李湛等於監軍京師京兆府晉代

幽州王府曹參軍事節度使牙門襄陽崇義天子李希烈其事崇義前鋒五十盡力德宗節度觀察留後

以來習見搏鬥騾子」,雷公聽命貞元節度使

留後上官三千德宗官爵合十六道襄陽其三統帥監軍進退異見夏州節度使處置使上官節度退監軍退保河陽河中光榮河陽河中不能

數百紿:「朝廷公卿將士。」激怒順意昭雪大臣宰相賈耽:「退。」巢穴劍南以為不如重臣統帥賈耽,「陛下元老其次萬人順流可以不然請罪兩河諸軍其次使帳下官爵?」官爵

即位檢校司空濮陽元和司徒

滄州同在友善西以為右職親近無間刺史家奴使軍事於是自稱留後節度使留後節度使

不立時時商賈四方亡命不肯牧馬

發喪不得

長子刺史婿勇悍為兵精兵三千之間揚州舟師潤州奇兵襄陽東南五嶺朝廷所有五百東都天下騷動可以橫行猶豫不能

異志清兵尚書尚書僕射長安宰相西使道者四十不為輟朝

傳言輟朝遣使尚書僕射不得舞陽襄城居人榛莽關東使刺史刺史華為襄城節度使山南東道節度使招撫使中人官爵西設備退保刺史令狐不敢大將軍使

不能有所指授趙曄以便宜人出入寧陵不肯戰史合擊天子節度使

十一諸軍固始𨫼斬首窮追死傷退保新興監軍救兵

不足三十西北安陽數百萬餘諸軍大功常侍督戰詔書五百檢校尚書僕射僕射御史御史大夫詔旨約束賞罰恐懼不能節度使

士卒草根相與不復行營西三萬大敗三萬歸路眾數束身遣使行營三百帳下計議

四十未嘗以是天下一二用命沙陀節度四面行營招撫使立功不勝將士感激左右不得冠軍:「在外直搗。」夜襲不知內城明日相率長安三萬

興安群臣二十五沒入掖庭男子江陵劉協趙曄留後節度使

太子庶子韓愈行軍司馬西》,

聖子繼承千萬四海九州內外高祖太宗高宗休養生息至於玄宗報收地大其間肅宗代宗{},見聞以為當然文武皇帝群臣:「嗚呼不能事事何以!」群臣震懾明年明年平江明年不從皇帝:「不可。」

不許舞陽襄城東都四劫皇帝一二:「五十。」大官不可皇帝:「祖宗所以在此一二不為無助。」:「河東三軍在行。」:「河陽鳳翔在行。」:「二千。」:「宣武淮南西。」:「觀察。」:「。」:「御史。」:「賞罰用命不用。」:「諸軍。」:「出入左右近臣。」:「衣服飲食三百自從賢能庚申臨門。」:「御史士大夫以往無用。」

大戰十六二十三東南三千三千西十二八月丞相用命十月壬申所得天大疾馳二十夜半辛巳丞相皇帝西平三萬五千為兵十九京師

僕射山南東道司空散騎常侍大夫散騎常侍丞相京師晉國進階金紫光祿大夫工部尚書

群臣金石皇帝稽首獻文

天命玄宗河北河南興師不能繼位咨嗟:「文武?」山東不順以為事故刺客京師:「莫若惠來。」相同天誅:「。」五萬大兵軍士相望不時新城西千里莫不婦女笑語往來相從退:「不知大覺。」:「天子不順族誅性命不順聲勢不支奔走太平。」天子天子天子既定四夷畢來開明

天子不敢第一公主出入翰林學士文昌

神武將軍田宅參軍參軍貢物戶部元日

節度使節度檢校尚書僕射未幾太子武寧神武將軍金幣功臣左右劍南西行營節度使有法尚書僕射

節度使范陽叔父節度宣武潞州東都數百萬惡少殺人犯法河南留守師古擊球師古師古盛氣師古師古牙門右職軍用賈人寬假使士卒

陽谷城中飛語:「角力退。」左右:「成敗未可知大將?」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