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二百二十四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九下 叛臣下 Volume 224b Biographies 149b: Treasonous Ministers 2

臣下

忠臣幽州節度使安祿山郎將先鋒使節度兵馬使獨山北平子貢京師歸仁潼關紿范陽溫泉首領至德節度使使三千雍奴轉戰河間神功平原樂安刺史於是招討使德州刺史

史思明河南節度使秦軍河南州縣安慶福德肅宗滎陽二百未幾刺史史思明思明:「左手!」河陽五百殿二百京師良馬陜西節度使忠臣兵馬使西節度使忠臣節度使諸軍東都御史大夫

回紇可汗河陽亡命道路忠臣吐蕃京師天子使者引道:「。」忠臣:「擇日?」忠臣代宗道觀使

智光帳下忠臣華州赤水潼關二百居人刺史府庫忠臣忠臣不敢一日

耀西汴州援兵三萬忠臣耀開城忠臣汴州刺史檢校司空西平

忠臣將士婦女忠臣光子十四大將李希烈父子忠臣京師檢校司空

德宗散騎常侍得罪東宮忠臣:「陛下天子先生。」意解湖南觀察使忠臣:「久矣!」:「兄弟。」

忠臣不通:「。」:「。」不顧司空奉天忠臣與其

太原少孤進士無禮儀表掌書記巴州參軍綿刺史親事參軍:「綱紀刺史?」:「御史。」

博士太子太子即位政事翰林散騎常侍宰相御史大夫天下年高在位工部尚書

奉天太子梁州盩厔輿:「良圖!」仙遊吏部尚書朝服不辭便:「便?」京師:「宰相失節不可。」臨刑:「七月以此?」

文辭賢良方正諫議大夫淫雨河中鹽池常賦妄言代宗不然其事寶應工部侍郎婿不能左右所在二百求得不免出奔中朝誅殺十五兄弟

千里南平家世文學中人稱譽司馬:「當中。」一發大驚」。党項萬人甚多秦州刺史防禦使鳳林萬餘

咸通安南京師殿於是經略使討賊監軍李維海門南詔朝廷不知百餘將軍安南海門京師京師天子殿群臣大赦天下檢校刑部尚書鎮安都護府靜海節度道行招討使安南安南廣州巨石安行使者護送青石馬援不能檢校尚書僕射

先鋒天平交州節度使

南詔成都劍南西節度下令開城出入左右:「不可。」:「安南三十!」廬山質子不敢

左右盜賊兵馬主調其一:「府庫。」團練團練文書倉庫:「。」戰士天平不得天平五百不勝監軍:「戶口府庫不堪。」監軍講解數百府庫姓名:「。」:「不可使。」:「節度使戰士一日忿怒國家法令使如今!」神色垂泣斬決:「在行不知。」

成都丘陵以便農桑》。:「篤實日新。」檢校司徒燕國公節度

西威化大行鎮海節度使道行轉運使官軍裁制軍食刺史以下黃巢廣州五千西留後重任八千萬人廣州三萬五千端州不行

淮南節度大使傳檄天下討賊一時天子以為廣明詐降上饒死亡進擊歸命節度此時武寧數萬淮南不須大兵班師乘勝

廣州天平節度宰相討賊不肯不得節度不一不平朝廷然後立功:「朝廷要害淮南要津使得中原。」下令:「朝廷口語不如不朽。」未可廣陵數百求援

揚州十五五千不利不出天子遣使討賊相望天子立功刺史監察御史常侍檢校太尉東面西兵馬使:「。」二千西節度使西大喜:「江東孫策三分。」議事不出釁隙浙東不利

出兵天下韋昭轉運使一百渤海攘袂上書千古子嬰切責此時王室不絕尺寸顛沛割據一旦威望天子文辭江淮部下無聊神仙軍事

鄱陽往來廣陵亡命九華山方士牛弘廣陵幕府右職得失政事朋黨左右狂人諸葛守一長年紿:「上帝為人使神人羽翼。」明日無窮大驚將軍」。求之不得:「城中。」

八十侍女叱咤風雨語言左右出口納賄鹽城不肯:「仙人鹽城寶劍真人。」許諾數月匕首:「不敢。」青石手板:「。」使大喜機關仙去:「仙人當下學者。」人間不得方士少選內外不復

人人百餘」,凡民隱語莫不道路數百」,守一官屬出入占星窺伺城中左右百餘歌舞束帶二十不足誘人贖罪規戒謀殺使三千密使從子:「。」左右不能滿妄言出入刺史未幾使

襄王上書勸進兵馬江淮轉運使嶺南節度使大喜貢賦不絕官屬親信使政事未嘗不能紿升天

光啟兵略定遠聲言刺史三百高郵善騎射西不肯不可忿結婚高郵朱全忠奔突使梁山不見宿益加不然使:「家室。」未知遣使:「因此!」傳言:「不可百姓不平。」未知大喜亡命高郵不知瞋目:「大夫妖人嶺南不肯淮海一日北面不出?」丞相作誓州縣守一諸葛高郵長子先鋒真主殿三千:「旬日高郵聲援糧道。」:「城中聲援不行?」不為子女

四月城中督戰:「一級。」士多山東用命退延和左右大驚:「思歸門衛處置!」:「使!」出奔不復求救宣州

:「心腹百姓饑饉不可大將使罷兵。」不為宿勞軍大怒:「問安!」少選:「?」左右南門:「不復!」

廬舍居人晝夜不得區處死者枕藉大將及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