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二百二十五中 列傳第一百五十中 逆臣中 Volume 225b Biographies 150b: Rebellious Ministers 2

逆臣

李希烈遼西忠臣河北有勞忠臣西祿忠臣忠臣聽命代宗節度大使使留後節度使汴州德宗御史大夫節度使崇義南平漢南處置使諸軍崇義山南節度使檢校尚書僕射

檢校司空節度使三萬唇齒汴州假道謾罵東南遣使河北自相遣使自號建興天下元帥半天

建中正月節度萬人西東都河陽留守西苑按兵盧杞太子太師顏真卿大將軍左右汴州鄂州江西節度使霜露

襄陽鄧州使觀察使姚明南方霜露敬宗州縣官軍襄城合謀上疏歸罪以上五品以下四百節度觀察團練子弟西招討使節度使西招討使山南節度使賈耽不利襄城三萬西不能東都臨戰殺人血流飲食自若故人襄城進攻汴州土木不如」。宋州

皇帝國號建元宰相節度汴州大梁府治南關石作上蔡襄城以為江淮於是不利:「不利奈何?」宋州

寧陵七十使妖人按劍:「軍法不如退精銳。」:「盡力。」:「示弱得失主人供養!」:「!」昌大家牛死戰斬首三千:「?」:「西?」八百不知大敗斬首御史大夫五十

刺史固始汴州精兵三萬汴州敬宗鄭州刺史貞元不敢牛肉

曹參:「轉移忠勇許諾:「云何?」發喪自立未決大驚:「帝號故事。」妻子天子西節度使百姓太子太保

幽州昌平柳城使

部將所得下士節度使

未有方外人大軍門:「!」推知留後遣使京師聽命檢校散騎常侍盧龍節度留後節度使懷寧二百上書西代宗

幽州以來不朝三千身入:「輿京師。」不敢四方天子視朝殿輿戰馬金彩不得京師節度留後使河陽永平決勝西鳳翔奉天以為檢校司空隴右節度大使河西行營兵馬明年遂寧德宗鳳翔三百

建中節度原州使劉海:「。」:「不可。」求救吐蕃吐蕃:「。」吐蕃高招:「節度天子歸罪安能!」與其太尉

遣人河東:「千里不同?」節度鳳翔京師不朝中人

李希烈襄城節度使五千京兆使飯菜不肯:「父母妻子死敵能持白刃?」命中射中中人時令長樂滿:「富貴可取滅族?」以西遣使通化使者學士金彩丹鳳關東河北不利衛士內空使私取

北門前導皇太子公主中人百餘使令數百殿咸陽士人逾垣咸陽奉天輿奉天於是未知所在群臣

衛兵不出殿:「天子今日可取富貴!」宜春奸人不絕道路居人不能:「太尉。」百餘使者觀眾數百炬火殿明日下令:「國家東方輿百官違令。」殿天子祿忠臣失職鳳翔大將三千襄城得人堅決京兆忠臣皇城使劉海忠臣

明日金石傳言宗室皇帝位於殿大秦建元侍衛卒伍在位太常之中神器」,受命關內元帥忠臣司空中書侍郎侍郎御史御史大夫京兆經綸太常舍人給事節度使太子太尉尚書

使梁山日月為首集群:「忠臣!」:「奉天終日。」日月伏兵長安大驚日月日月:「天子!」

奉天輿上將忠臣留守李子宰相於是大敗死者退城中五百西出遊都城忠臣攻城壯士震駭使地道縱火數百城中皇太子督戰大敗長圍城中不及群臣:「宗廟固守公等親族。」:「。」五萬:「赤子!」感激奉天宰相:「大臣奈何?」圍城

忠臣團結:「攻守。」:「奉天!」百姓一二而已

白馬五千藍田使三千

奉天父老餅餌劍南節度使貢物殿御史万俟商道群臣中人:「士大夫來者。」:「陛下妻子義士?」

興元元年遂寧漢地天皇:「京城。」非常:「四面。」流離不絕:「在外!」居人:「一旦中人三千。」:「陛下受命不宜。」:「北面!」:「使不得。」:「安能?」奉天赦令不問官軍

宿未央相與謀殺

五百不許:「西軍方不可。」日暮退:「西。」不許不許:「所以未可!」:「盡心不見要領西。」許諾:「以此東歸。」:「。」:「不敢。」慰勉

官軍城中數百人治李子不堪居人夜行以上不得聚飲上下盧龍團練不可不出出走:「陛下不出西。」

觀望咸陽出醜奉天梁州:「永嘉?」:「大難無畏聖人陛下?」京師西十八關中鄰國明白河中遣人不從使吐蕃

擊破大敗

精兵密約出奔西

失道野人答曰:「太尉?」:「皇帝。」:「天網恢恢?」州長武城:「奈何?」:「!」城中望見子弟:「!」逆旅:「節度天子不容何不大事?」宰相不得不復范陽三千驛馬刺史開門不敢西使四十三鳳翔斬首婿將軍党項幽州親近大雨夷滅

京兆使回紇盧杞太原祿調百官大臣宗室子孫不利眉宇奉天晝夜蕭何:「蕭何曹參。」圖籍府庫何者」。

河中節度使留後謹肅節度使盡力

宰相田家辭令

:「不能。」日月龍宮珍寶」,

吐蕃萬歲騎兵三千:「久留故人置酒。」:「姓名。」無罪自如引出未知:「不得無罪。」左右以下:「天子蒙塵節度使今日面目?」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