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回 Chapter 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
觀音赴會原因 大聖

天神圍繞大聖安歇南海普陀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王母娘娘蟠桃大會徒弟行者瑤池那裡荒涼天仙那裡紛紛講論菩薩相見前事菩薩道:「盛會汝等貧僧玉帝。」怡然通明殿四大天師赤腳大仙在此菩薩玉帝煩惱調遣天兵菩薩道:「玉帝。」天師寶殿太上老君王母娘娘在後

菩薩裡面玉帝老君王母相見坐下便:「蟠桃盛會如何?」玉帝:「每年喜喜歡歡今年作亂。」菩薩道:「出處?」玉帝:「東勝神洲花果山化生當時生出金光介意繼而降龍伏虎龍王閻王啟奏長庚啟奏:『三界之間九竅可以成仙。』施教上界嫌惡天宮李天王哪吒太子降詔至上齊天大聖只是無祿沒事管理西事端代管蟠桃法律偷吃及至無祿人員不曾設計賺哄赤腳大仙相貌入會偷吃老君仙丹御酒若干本山享樂為此煩惱調十萬天兵天羅地網收伏一日不見回報不知勝負如何。」菩薩聞言行者:「天宮花果山打探軍情如何可就相助務必回話。」

行者整整衣裙駕雲天羅地網密密層層圍繞水泄不通:「傳報李天王太子木吒──南海觀音徒弟特來打探軍情。」五岳傳入之內言傳中軍帳下李天王下令天羅地網進來此時東方進入四大天王李天王下拜李天王:「孩兒來者?」:「菩薩蟠桃菩薩荒涼瑤池寂寞玉帝玉帝下界收伏一日不見回報勝負未知菩薩到此打聽虛實。」李天王:「昨日到此安營挑戰神通敗走我等親自陣勢我等十萬天兵混戰使分身法戰退收兵查勘虎豹之類不曾半個今日。」

不了門外有人報道:「大聖一群在外。」四大天王李天王太子出兵木叉:「菩薩吩咐下來打探消息戰時不才怎麼大聖。」天王:「孩兒菩薩修行幾年想必有些神通在意。」

太子雙手跳出:「那個齊天大聖?」大聖如意棒應聲:「便是輒敢?」木叉:「李天王第二太子木叉觀音菩薩寶座徒弟法名。」大聖:「不在南海修行?」木叉:「蒙師打探軍情這般猖獗特來。」大聖:「大話且休。」木叉全然使鐵棒劈手兩個半山門外好鬥

各異交兵不同一個大聖一個觀音徒弟元龍六甲運神如意棒天河鎮海法力兩個相逢對手往來解數無窮這個萬千那個放空相容那陣旌旗閃閃陣上地府狼煙煞氣天宮混戰今日爭持猴王本事木叉逃生
大聖六十臂膊不能敗陣大聖之外見天門外大小天兵接住太子讓開大路四天王哪吒哈哈喘息未定:「大聖大聖著實神通廣大孩兒不過敗陣!」李天王心驚求助便大力木叉太子上天啟奏

當時不敢停留天羅地網祥雲須臾通明殿下四大天師寶殿呈上表章菩薩施禮菩薩道:「打探如何?」:「領命花果山天羅地網父親師父王道:『昨日猴王虎豹之類一個。』弟子使六十不能取勝敗走父親因此大力弟子上界求助。」菩薩低頭思忖

玉帝拆開表章求助:「這個多大手段十萬天兵李天王求助?」觀音合掌啟奏:「陛下寬心貧僧。」玉帝:「?」菩薩道:「陛下二郎真君江口享受下方香火昔日梅山兄弟一千二百草頭神通廣大只是調陛下一道調旨意助力便。」玉帝聞言調旨意大力調

江口不消半個時辰直至真君把門傳報:「天使。」二郎弟兄出門迎接旨意焚香旨意

花果山齊天大聖作亂攪亂蟠桃大會見著十萬天兵十八天羅地網收伏未曾得勝特調同義兄弟花果山助力成功之後
真君大喜:「天使相助。」不題

真君梅山兄弟李四太尉將軍聚集殿:「適才玉帝調遣我等花果山降妖去來。」兄弟本部張弓狂風霎時東洋大海花果山天羅地網密密層層不能前進叫道:「天羅地網二郎真君玉帝調放行。」一時一層傳入四大天王李天王迎接相見勝敗天王一遍真君:「必須變化天羅地網不要頂上四圍緊密不必相助自有兄弟扶持不必綁縛自有兄弟動手托塔天王使照妖鏡空中一時敗陣逃竄他方照耀明白。」天王四維天兵挨排

真君太尉將軍本身兄弟挑戰吩咐營盤鷹犬草頭得令真君水簾洞一群齊整蟠龍陣勢中軍竿上書齊天大聖真君:「怎麼?」梅山:「且休讚嘆去來。」營口真君走去猴王金箍棒黃金紫金騰出觀看真君相貌打扮秀氣真個

儀容堂堂耳垂
三山身穿
盤龍團花八寶
彈弓新月
桃山鳳凰
聲名梅山七聖
家眷
赤城惠英無邊二郎
大聖笑嘻嘻金箍棒叫道:「何方小將輒敢大膽到此挑戰?」真君喝道:「有眼無珠不得玉帝外甥敕封顯王二郎到此造反天宮猢猻不知死活。」大聖:「記得當年玉帝妹子下界配合男子使桃山冤仇待要可惜性命郎君小輩回去四大天王出來。」真君聞言心中大怒:「得無。」大聖側身金箍棒劈手兩個

二郎神孫大聖這個猴王那個壓伏兩個相逢各人從來今日方知鐵棒飛龍陣上梅山助威那陣上馬齊心吶喊助興兩個鋼刀見機一來一往金箍棒變化取勝差池蹭蹬
真君大聖三百不知勝負真君抖擻搖身一變變得身高萬丈手舉便華山頂上獠牙朱紅頭髮惡狠狠大聖大聖使神通變得二郎身軀一樣嘴臉一般如意金箍棒就是崑崙頂上抵住二郎神元帥戰兢兢不得旌旗使不得刀劍陣上號令草頭水簾洞鷹犬張弓一齊掩殺可憐捉拿靈怪二三那些上山上山好似宿滿天星兄弟得勝不題

真君大聖變做法天規模大聖自覺心慌抽身真君敗走大步趕上:「那裡趁早歸降性命。」大聖戀戰將近洞口李四太尉將軍一齊擋住:「那裡?」大聖手腳金箍棒繡花搖身一變變作麻雀樹梢兄弟慌慌張張前後尋覓不見一齊吆喝:「!」

真君到了:「兄弟趕到不見了?」神道:「這裡圍住不見了。」二郎觀看見大麻雀卸下彈弓搖身一變變作鷂鷹撲打大聖變作鶿沖天二郎翎毛搖身一變變作大海雲霄大聖按下變作一個二郎不見蹤跡心中暗想:「猢猻必然下水變作之類。」變作魚鷹飄蕩在下波面等待片時大聖順水飛禽毛片頂上:「二郎變化!」急轉二郎看見:「鯉魚尾巴鱖魚不見頭上怎麼回去必然。」趕上大聖出水變作水蛇二郎不著出去認得大聖急轉灰鶴一個尖頭鉗子相似水蛇水蛇變做之上二郎變得低賤,(不拘故此彈弓滿彈子

大聖機會下山那裡土地牙齒變做門扇舌頭變做菩薩眼睛變做窗櫺只有尾巴不好收拾在後變做竿真君趕到不見打倒只有鳳眼仔細竿在後:「猢猻那裡廟宇不曾一個竿在後畜生進去便一口咬住進去窗櫺門扇。」大聖心驚:「門扇牙齒窗櫺眼睛怎麼?」撲的一個空中不見

真君前後太尉將軍一齊:「兄長大聖?」真君:「廟宇正要窗櫺門扇蹤跡可怪可怪!」愕然無形真君:「兄弟在此看守巡邏上去。」縱身駕雲半空李天王高擎照妖鏡哪吒雲端真君:「天王猴王?」天王:「不曾上來這裡照著。」真君變化神通:「廟宇。」李天王聞言照妖鏡四方呵呵:「真君使隱身走出江口。」二郎聽說江口

大聖江口搖身一變變作二郎爺爺模樣按下雲頭不能相認一個個磕頭迎接中間點查香火許下保福求子文書有人:「一個爺爺。」觀看無不驚心真君:「甚麼齊天大聖這裡?」:「不曾甚麼大聖只有一個爺爺裡面查點。」真君進門大聖現出本相:「郎君不消廟宇。」真君劈臉猴王使身法繡花粗細趕到對面兩個嚷嚷花果山慌得四大天王太尉真君合心努力猴王圍繞不題

大力調真君兄弟上界玉帝觀音菩薩王母正在殿講話:「既是二郎已去一日不見回報。」觀音合掌:「貧僧陛下同道南天門看看虛實如何?」玉帝:「有理。」同道觀音王母南天門有些力士接著開門遙觀羅網圍住四面李天王哪吒照妖鏡空中真君大聖圍繞中間紛紛

菩薩開口老君:「貧僧二郎神如何有神大聖圍困只是如今。」老君:「菩薩兵器怎麼?」菩薩道:「淨瓶楊柳拋下不能打死二郎好去。」老君:「磁器便不著鐵棒打碎動手老君。」菩薩道:「甚麼兵器?」老君:「。」衣袖下一個圈子說道:「兵器一身靈氣善能變化水火』,又名』。當年胡為早晚防身丟下一下。」

天門滴流花果山營盤可可猴王頭上一下猴王只顧苦戰七聖不知天上兵器打中不穩起來二郎爺爺趕上腿肚子一口在地:「這個亡人家長!」翻身起來七聖按住即將繩索捆綁使穿琵琶再不能變

老君玉帝觀音王母殿這下四大天王李天王收兵近前賀喜:「。」聖道:「天尊洪福威權?」:「兄長不必上界玉帝發落。」真君:「賢弟汝等不得玉帝天王上界你們在此之後回來同樂。」太尉將軍領諾真君駕雲凱歌得勝朝天多時通明殿天師啟奏:「四大天王齊天大聖。」玉帝傳旨大力斬妖正是

欺誑英雄氣概
畢竟不知猴王性命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