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回 Chapter 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
經傳極樂 觀音奉旨長安

試問無數往往到頭磨磚積雪幾多年少大海須彌金色頭陀微笑十地三乘凝滯四生六道杜宇一聲曹溪此處故人殿那時識破源流便龍王三寶
蘇武》。如來辭別玉帝寶剎三千五百八大金剛無邊菩薩一個個執著幢幡寶蓋靈山仙境娑羅雙之下如來祥雲:「甚深般若三界根本畢竟寂滅虛空一無所有生死法相如是。」舍利滿空四十二南北大眾禮拜少頃慶雲登上蓮臺端然坐下三千五百羅漢金剛菩薩合掌近前問曰:「天宮攪亂蟠桃?」如來:「花果山罪惡滔天不可名狀天神降伏二郎捉獲老君我去正在中間耀賣弄精神止住兵戈來歷有神變化十萬八千里不得一把抓五行那裡玉帝大開金闕首席天大。」大眾喜悅口稱

分班退樂天果然

漫天世尊西方第一無相法王常見麋鹿仙鶴安享淨土受用龍宮法界日日時時果熟歸真參禪不滅不生煙霞縹緲來往寒暑
詩曰

去來自在恐怖
極樂坦蕩大千春秋
佛祖靈山寶剎之間一日揭諦菩薩金剛比丘僧尼:「之後不知年月凡間千年孟秋望日我有千般汝等盂蘭盆會如何?」一個個合掌禮佛三匝領會如來果品迦葉大眾感激

詩曰

福星光耀世尊深遠綿
福德
福田年年福海
滿乾坤無量周全
祿詩曰

祿祿隨時長庚
祿康健祿太平
祿俸祿澄清
祿瞻仰祿無邊萬國
詩曰

壽星如來光華自此
滿盤蓮臺
清雅奇妙曲調美才
壽命延長同日
菩薩如來明示根本源流如來敷演大法宣揚正果三乘五蘊楞嚴那天圍繞繽紛正是

朗照真性萬里
如來:「四大部洲眾生善惡各方不一東勝神洲爽氣北俱盧洲殺生糊口作踐西養氣無上人人南贍部洲淫樂所謂口舌是非三藏真經可以人為。」菩薩聞言合掌皈依問曰:「如來三藏真經?」如來:「我有談天三藏共計三十五五千一百四十四乃是待要送上東土眾生愚蠢毀謗真言不識我法怠慢瑜迦正宗怎麼一個有法東土一個善信求取真經東土勸化眾生乃是?」觀音菩薩蓮臺禮佛三匝:「弟子不才東土一個取經。」諸眾觀看菩薩

四德滿金身烏雲盤龍輕飄碧玉祥光籠罩瑞氣雙星天生一點淨瓶甘露年年八難群生大慈太山南海紫竹性愛山上慈悲觀音
如來心中大喜:「不得須是觀音尊者神通廣大去得。」菩薩道:「弟子東土言語吩咐?」如來:「踏看不許霄漢中行須是山水謹記程途遠近叮嚀取經善信難行寶貝。」迦葉取出袈裟錫杖菩薩:「袈裟錫杖取經穿袈裟輪迴錫杖毒害。」菩薩皈依如來取出菩薩道:「喚做緊箍兒雖是一樣只是不同我有咒語假若路上撞見神通廣大妖魔須是學好取經徒弟使喚頭上自然咒語一念頭痛腦門管教。」

菩薩聞言踴躍作禮退行者隨行使菩薩左右一個降魔大力士菩薩袈裟一個包裹菩薩金箍錫杖靈山有分

佛子來歸本願金蟬長老栴檀
菩薩山腳大仙觀門接住菩薩菩薩不敢:「如來東土取經。」大仙:「取經幾時?」菩薩道:「未定約摸二三年間至此。」大仙程途詩曰

萬里得意
求人渾如平生偶然
傳道有方妄說說明
相識料想前頭有緣
師徒忽然三千乃是流沙菩薩道:「徒弟此處卻是難行取經如何?」:「師父?」菩薩

沙磧西韃靼八百上下千萬水流翻身洋洋浩浩茫茫萬丈到此斜陽長堤那裡來往何曾只是景色依依
菩薩正然河中一聲水波跳出一個妖魔十分醜惡

晦氣赤腳眼光閃爍好似口角獠牙蓬鬆一聲叱咤奔波
怪物走上菩薩鐵棒擋住:「!」怪物來迎兩個流沙河邊真個驚人

木叉鐵棒護法神通怪物降妖努力英雄河邊一對岸上一個流沙本事一個力保觀音大功一個一個乾坤風日那個降妖便出山白虎這個鐵棒黃龍那個使將來這個丟開星辰燦爛騰騰天地朦朧那個這個靈山第一
兩個來往不分勝負怪物鐵棒:「那裡和尚?」木叉:「托塔天王太子木叉行者師父東土取經大膽?」方才醒悟:「記得南海觀音紫竹林修行為何?」木叉:「岸上不是師父?」

怪物聞言連聲木叉觀音下拜:「菩薩不是妖邪殿下輿捲簾大將蟠桃失手打碎玻璃玉帝八百下界變得這般模樣一次穿胸脅百餘下方故此這般苦惱沒奈何日間波濤一個行人食用不期今日無知衝撞大慈菩薩。」菩薩道:「有罪下來這等傷生所謂東土取經何不皈依善果取經徒弟上西天拜佛穿那時本職心下如何?」怪道:「正果。」向前:「菩薩在此吃人無數向來幾次取經人頭流沙沉水這個鵝毛不能取經骷髏水面再不以為異物穿拿來取經不得到此不是前程?」菩薩:「不到骷髏等候取經自有用處。」怪物:「既然如此領教。」菩薩摩頂受戒法名叫做沙悟淨當時沙門菩薩滌慮再不傷生取經

菩薩木叉東土多時高山山上惡氣不能駕雲不覺狂風上一個妖魔兇險

蓮蓬搭嘴蒲扇
獠牙鋒利張開火盆
絲絛退
釘鈀月半
威風太歲昂昂志氣天神
上來不分好歹菩薩釘鈀木叉行者擋住一聲:「得無。」妖魔:「和尚不知死活。」兩個底下輸贏真個

妖魔兇猛鐵棒分心釘鈀劈面揚塵天地鬼神光耀耀悠悠兩手這個天王太子那個元帥精靈一個普陀護法一個山洞妖精相遇高下不知那個那個
兩個好處觀世音半空中拋下蓮花隔開怪物心驚便:「那裡和尚甚麼眼前花兒?」木叉:「肉眼凡胎潑物南海菩薩徒弟師父蓮花認得!」怪道:「南海菩薩可是八難觀世音?」木叉:「不是?」怪物釘鈀:「老兄菩薩那裡引見引見。」木叉:「不是?」怪物朝上磕頭厲聲叫道:「菩薩恕罪恕罪。」

觀音按下雲頭前來問道:「那裡野豕何方作怪在此?」怪道:「不是野豕不是天河元帥戲弄嫦娥玉帝二千塵凡一靈真性投胎不期道路變得這般模樣打死在此吃人度日不期菩薩救拔。」菩薩道:「叫做甚麼?」怪物:「叫做山中叫做原有我有武藝家長喚做不上家當受用在此沒有勾當只是吃人度日菩薩恕罪。」菩薩道:「古人,『要有前程前程。』上界違法傷生造孽不是?」怪道:「前程前程常言:『依著打殺依著佛法。』還不如行人肥膩家娘甚麼!」菩薩道:「『。』歸依正果自有養身五穀可以為何吃人度日?」

怪物聞言菩薩道:「奈何獲罪』。」菩薩道:「東土取經徒弟西天將功折罪管教脫離。」滿口:「。」菩薩摩頂受戒身為法名叫做豬悟能領命歸真持齋斷絕五葷取經

菩薩木叉了悟雲霧前來空中叫喚菩薩近前問曰:「在此受罪?」:「西海龍王敖閏縱火殿明珠天庭忤逆玉帝空中三百不日菩薩搭救搭救。」

觀音聞言木叉南天門天師接著問道:「?」菩薩道:「貧僧玉帝一面。」天師玉帝殿迎接菩薩上前:「貧僧東土取經特來啟奏他性貧僧取經。」玉帝聞言傳旨解放菩薩菩薩謝恩小龍叩頭活命聽從菩薩使喚菩薩之中取經變做白馬西方立功小龍領命不題

菩薩木叉行者東土多時金光瑞氣木叉:「師父放光乃是五行有如那裡。」菩薩道:「卻是攪亂蟠桃大鬧天宮齊天大聖在此。」木叉:「正是正是。」師徒上山觀看帖子乃是𠺗六字真言菩薩嘆惜不已詩曰

奉公當年狂妄英雄
攪亂蟠桃大膽私行兜率宮
十萬無敵九重天威風
如來何日
師徒正說驚動大聖大聖叫道:「那個山上吟詩?」菩薩聞言下山之下土地山神監押大聖菩薩大聖面前原來之中不能菩薩道:「認得?」大聖睜開火眼金睛點著頭兒叫道:「怎麼認得你好南海普陀救苦救難大慈大悲南無觀世音菩薩看顧看顧在此度日如年一個來看那裡?」菩薩道:「東土取經從此經過。」大聖:「如來在此五百餘年不能菩薩方便一二。」菩薩道:「罪業出來禍害。」大聖:「已知但願大慈悲門路情願修行。」

人心一念天地盡皆
善惡乾坤
菩薩滿心歡喜大聖:「聖經:『千里之外不善千里之外。』既有到了東土大唐一個取經徒弟迦持佛門修正如何?」大聖聲道:「。」菩薩道:「既有善果法名。」大聖:「有名叫做孫悟空。」菩薩:「前面歸降正是排行也是相合這等不消叮囑我去。」大聖見性明心佛教菩薩留情在意

木叉此處一直不一到了長安大唐師徒變作兩個長安不覺至大土地土地心慌膽戰菩薩叩頭接入土地城隍滿長安菩薩參見:「菩薩。」菩薩道:「汝等不可走漏消息特來此處尋訪取經廟宇。」歸本土地城隍廟師徒隱遁

畢竟不知尋出那個取經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