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回 Chapter 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赴任 江流

康熙年間加入第九

陝西大國長安歷代帝王以來名勝大唐太宗皇帝登基貞觀十三天下太平八方進貢四海

一日太宗聚集文武朝拜魏徵丞相:「今天太平八方寧靜古法開立賢士用人。」太宗:「。」頒布天下州縣軍民讀書文義精通長安應試

海州地方表字即時回家:「朝廷考取賢才孩兒應試半職光耀特此稟告母親。」:「讀書人,『』,如此路上須要小心得了早早回來。」

便吩咐家僮收拾行李母親前進長安正值大開進場中選廷試唐王狀元

丞相開山門首丞相又名滿堂未曾婚配婿適值樓下經過小姐人材出眾狀元十分歡喜烏紗帽笙簫十數婢妾馬頭狀元成婚丞相夫人即時小姐天地夫妻交拜岳丈岳母丞相吩咐安排酒席素手

次日五更太宗寶殿文武太宗問道:「狀元?」魏徵丞相:「所屬州郡江州。」太宗江州收拾起身限期謝恩回到商議岳丈岳母江州長安

正是春天和風細雨花紅便道回家交拜母親:「恭喜娶親回來。」:「孩兒母親狀元經過丞相門前適中丞相即將小姐孩兒婿朝廷孩兒江州母親赴任。」大喜收拾行程

路數花店小二身體忽然染病:「我身不安中調。」遵命次日早晨門前金色鯉魚叫賣即將一貫母親鯉魚閃閃驚異:「聞說不是。」漁人:「那裡?」漁人:「十五洪江。」洪江母親:「放生好事。」:「緊急孩兒明日起身不知母親身體?」:「我身此時路上炎熱疾病這裡房屋盤纏在此上任秋涼。」商議屋宇盤纏母親

艱苦宿不覺洪江渡口迎接也是前生災難冤家家僮行李上船夫妻上船睜眼看見小姐滿月秋波櫻桃小口設計沒人三更家僮殺死打死尸首小姐打死丈夫便:「萬事不從一刀兩斷。」小姐尋思只得權時應承南岸穿衣冠小姐江州上任

殺死家僮屍首順水屍首水底不動洪江夜叉龍宮正值龍王殿夜叉報道:「洪江不知一個讀書士子打死水底。」龍王面前仔細:「正是恩人如何常言:『。』今日性命日前。」一道夜叉洪州城隍土地秀才魂魄性命城隍土地小鬼魂魄交付夜叉夜叉魂魄水晶宮龍王

龍王問道:「秀才人氏到此打死?」施禮:「表字海州弘農狀元江州赴任江邊上船不料打死大王。」龍王聞言:「原來如此先生前者金色鯉魚恩人?」安置一壁損壞日後報仇:「。」叩頭拜謝龍王設宴相待

小姐痛恨食肉未知男女萬不得已勉強相從之間不覺江州來迎所屬官員公堂設宴:「學生到此大力。」:「自然我等何必?」眾人

光陰迅速一日公事小姐思念婆婆丈夫感嘆忽然身體困倦疼痛在地不覺有人:「滿堂叮囑南極觀音菩薩聲名遠大用心保護龍王日後夫妻相會團圓報仇謹記。」

小姐醒來記得抱定忽然回來便小姐:「今日天色明日。」幸喜緊急公事小姐:「賊人回來性命不如及早拋棄生死皇天見憐有人收養相逢。」難以手指血書父母姓名緣由備細上一個小指以為貼身汗衫包裹衙門幸喜小姐江邊大哭拋棄江岸木板小姐朝天安在血書胸前小姐含淚

木板順水一直金山寺停住金山寺長老叫做和尚悟道得無妙訣正當打坐參禪小兒啼哭一時心動江邊觀看木板睡著一個嬰兒長老慌忙血書方知來歷乳名叫做江流撫養血書緊緊收藏

光陰日月不覺江流年長十八長老削髮修行取法名為玄奘摩頂受戒修道

一日春天眾人同在之下講經參禪奧妙和尚玄奘難倒和尚大怒:「姓名不知父母在此甚麼?」玄奘言語師父眼淚雙流:「人生天地之間陰陽五行生母有為在世父母?」再三哀告父母姓名長老:「父母方丈。」玄奘方丈長老之上一個打開取出血書汗衫玄奘玄奘血書拆開備細曉得父母姓名冤仇事跡

玄奘不覺在地:「父母不能報復何以為人十八年來生身父母至今日方母親若非師父撫養安有今日弟子母親然後頭頂重建殿宇報答師父。」師父:「血書汗衫化緣江州母親相見。」

玄奘師父言語化緣和尚江州適值也是母子相會玄奘直至衙門小姐原來夜間得了夢見暗想:「婆婆不知音信丈夫謀殺兒子倘若有人收養十八今日相會未可知。」沉吟有人念經」,小姐乘便出來問道:「何處?」玄奘:「貧僧乃是金山寺長老徒弟。」小姐:「既是金山寺長老徒弟……」齋飯玄奘仔細舉止言談好似丈夫一般

小姐打發問道:「師父還是自幼出家還是中年出家父母?」玄奘:「不是自幼出家不是中年出家說起有海賊人師父長老江州衙內母親。」小姐問道:「?」玄奘:「小名叫做江流法名玄奘。」小姐:「就是憑據?」玄奘聽說母親雙膝跪下哀哀大哭:「不信血書汗衫。」果然母子:「。」玄奘:「十八生身父母今朝母親孩兒如何割捨?」小姐:「火速抽身性命明日假裝僧鞋寺中那時。」玄奘

小姐兒子之後一日茶飯小姐:「幼時僧鞋一百之前夢見和尚利刃僧鞋便身子。」:「這些小事何不?」吩咐江州百姓僧鞋日內百姓小姐:「僧鞋做完這裡甚麼寺院好去?」:「江州金山寺焦山那個。」小姐:「金山寺寺院金山寺。」船隻小姐心腹同上金山寺

玄奘見法長老前項長老次日一個夫人眾僧迎接小姐菩薩齋襯僧鞋來到法堂小姐禮拜教法長老眾僧玄奘眾僧法堂近前跪下小姐鞋襪果然一個小指當時兩個拜謝長老養育:「母子相會抽身回去。」小姐:「洪州西北地方一千五百那裡花店當時留下婆婆那裡父親生身唐王皇城之內殿左邊開山丞相生身父母外公外公唐王統領人馬報仇那時身子出來不敢。」便

玄奘寺中師父即時洪州來到花店店主小二:「昔年江州母親如今?」小二:「後來如今南門頭一每日上街化度許久如今信息不知為何。」玄奘即時南門婆婆婆婆:「聲音好似。」玄奘:「不是兒子嬌小。」婆婆:「怎麼?」玄奘:「爹爹強盜打死強盜霸占。」婆婆:「怎麼曉得?」玄奘:「婆婆在此。」婆婆放聲痛哭:「功名到此忘恩皇天不絕之後今日還有孫子。」玄奘:「婆婆如何?」婆婆:「思量父親終日不見因此兩眼。」

玄奘便禱告:「玄奘十八父母不能報復今日婆婆弟子誠意婆婆雙眼。」舌尖婆婆須臾之間雙眼婆婆和尚:「孫子兒子形容無二。」婆婆玄奘婆婆小二房錢婆婆棲身盤纏婆婆:「。」

隨即婆婆京城皇城丞相府上與門上人:「親戚。」上人丞相丞相:「和尚親眷。」夫人:「昨夜夢見女兒滿堂莫不女婿書信回來?」丞相便和尚來到和尚丞相夫人在地取出丞相丞相拆開從頭放聲痛哭夫人問道:「事故?」丞相:「和尚外孫女婿滿堂。」夫人痛哭不止丞相:「夫人煩惱來朝主上親自女婿報仇。」

次日丞相啟奏唐王:「婿狀元帶領江州赴任打死假冒婿陛下人馬賊寇。」唐王大怒丞相丞相江州進發宿不覺江州丞相兵馬營寨金牌江州同知丞相一同尚未衙門正在夢中火炮措手不及丞相一干人犯法場城外安營

丞相衙內正廳小姐出來相見小姐待要父親就要自縊玄奘解救雙膝跪下:「外公報仇今日母親何故尋死母親孩兒豈能?」丞相勸解小姐:「婦人』。賊人豈可在身只得忍恥偷生長大老父報仇女兒面目相見丈夫。」丞相:「非我盛衰皆因不得已?」父子玄奘哀哀不止丞相:「煩惱發落去來。」起身法場恰好江州同知哨兵丞相大喜痛打一百供狀不合市曹梟首示眾洪江渡口打死丞相小姐玄奘江邊祭奠心肝一道

望江痛哭早已驚動夜叉龍王龍王元帥來到:「先生恭喜恭喜先生夫人公子岳丈江邊如意珠明珠奉送今日便夫妻相會。」再三拜謝龍王夜叉夜叉領命

小姐丈夫一番玄奘拚命正在倉皇之際水面上一個死屍靠近江岸小姐向前認得丈夫屍首一發嚎啕大哭眾人觀看身子漸漸起來眾人不勝驚駭睜開小姐丈人丞相和尚在身啼哭:「你們為何在此?」小姐:「賊人打死後來金山寺長老撫養長大我相外公父親得知朝廷到此賊人適才心肝祭奠不知?」:「皆因昔年花店金色鯉魚鯉魚就是此處龍王後來逆賊方才寶物在身這兒岳丈報仇真是苦盡甘來莫大。」

賀喜丞相安排酒席答謝所屬官員日軍回程來到花店丞相傳令安營便玄奘婆婆婆婆得了夢見枯木開花喜鵲頻頻:「莫不?」門外父子和尚:「不是婆婆?」老母連忙拜倒母子抱頭痛哭小二起程回到京城小姐婆婆玄奘夫人夫人不勝吩咐家僮慶賀丞相:「今日可取名為團圓。」真正合家歡樂

次日唐王殿丞相前後事情備細啟奏大用唐王學士玄奘安禪洪福修行後來小姐畢竟從容玄奘金山寺報答長老

不知後來事體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