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回 Chapter 1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
龍王 丞相遺書

不題盡職玄奘修行長安城外河岸兩個賢人一個一個樵子兩個進士識字一日長安酒館之中河岸徐步:「爭名算起來還不如我們秀山逍遙自在淡薄隨緣。」:「有理只是不如。」:「不如

煙波萬里扁舟西施聲音滌慮名利
數點樂道妻子歡笑一覺安眠風浪煩惱。」
:「不如

雲林滿調綠肥倏然夏至光陰
容易黃花迅速嚴冬逍遙四季無人。」
:「不如受用好物鷓鴣

仙鄉雲水生涯便是
蘆筍菱角雞頭茭白。」
樵夫:「不如受用好物鷓鴣

崔巍峻嶺天涯草舍茅庵我家鹿
香椿竹筍山茶紅桃酸棗木樨。」
:「真個不如天仙子

煙波恐懼撒網有味稚子團圓
長安被臥鼾鼾無憂戀人。」
樵子:「還不如天仙子

山下可愛穿沒人世界
隨心瓦缽自在酕醄掛礙無利不管人間。」
:「山中不如水上生意快活西江

清遠
烹煮江湖。」
樵夫:「水上還不如山中生意快活西江

敗葉滿
蟲蛀空心堆積換錢。」
:「山中可比還不如幽雅臨江

殘月宿天際彩雲
蘆洲竿隨心安排朝臣。」
樵夫:「幽雅還不如幽雅臨江

回來野花
稚子鋪排真個。」
:「兩個生意勾當沒有時節好處詩曰

蒼天白鶴
教子
果然
隨時朝中。」
樵夫:「不如詩曰

縹緲白雲茅庵
開卷有時
翠微
強似。」
:「兩個真是不須詞章不為稀罕我們漁樵何如?」:「。」

綠水煙波深山曠野
偏愛水漲
龍門烹煮蟲蛀
二事
仰臥
口舌無我是非海內

寂寂沒人

放蕩長歌長嘆

行令猜拳
朝朝日日
煎茶從容
日出

潛蹤避世隱姓埋名。」
:「也先小弟。」

風月佯狂山野江湖
瀟灑口舌聞喜太平
月夜茅屋
忘情結識樂意相交
名利心頭算計干戈耳畔
隨時度日野菜
柴薪活計竿營生
稚子
楊柳
夏天避暑新竹六月乘涼
霜降常日重陽及時
來日沉睡數九天
山中四時
自有垂釣全無世俗
門外野花船頭綠水平平
三公強如
三公
樂山真是謝天謝地神明。」
詞章相聯詩句去處躬身作別:「途中保重上山仔細假若有些正是明日街頭故人』。」聞言大怒:「憊懶好朋友生死怎麼。」:「永世不得。」:「『不測風雲暫時禍福。』怎麼得無?」:「這等捉摸不若生意捉摸。」:「水面營生隱隱暗暗甚麼捉摸?」:「不曉得長安西門街上一個先生每日金色方位今日東邊下網西滿載明日老兄。」人從

正是:「路上說話有人。」原來河水一個夜叉聽見急轉水晶宮慌忙龍王:「禍事禍事!」龍王:「禍事?」夜叉:「河邊兩個言語利害長安西門街上先生每日鯉魚水族盡情何以壯觀何以輔助大王威力?」龍王就要長安誅滅旁邊閃過軍師太宰一齊啟奏:「大王息怒常言:『不可聽信。』大王長安黎庶上天大王隱顯莫測變化長安訪問一番誅滅可不是他人?」

龍王寶劍不興雲雨岸上搖身一變變作一個白衣真個

丰姿步履循規蹈矩語言孔孟禮貌周文身穿逍遙一字巾
上路長安西門大街鬧哄哄高談闊論:「是日。」龍王聞言賣卜走上分開眾人觀看

珠璣滿堂綺繡兩邊羅列王維上高相襯郭璞對了熟諳八卦精通天地鬼神午安排定滿腹星辰真個未來過去神明風雨下筆鬼神招牌字書先生
原來當朝欽天監先生叔父先生果然相貌稀奇儀容秀麗大國長安龍王入門先生相見童子先生問曰:「?」龍王:「天上如何。」先生:「山頂雨澤明朝。」龍王:「明日時下多少尺寸?」先生:「明日辰時巳時午時下雨未時四十八。」龍王:「不可如是明日時辰數目課金五十按時數目門面扯碎招牌即時趕出長安不許在此惑眾。」先生然而:「這個一定明朝後來。」

龍王辭別長安大小水神接著問曰:「大王如何?」龍王:「但是一個先生幾時下雨說明日下甚麼時辰甚麼辰時巳時午時下雨未時四十八五十打破門面起身不許長安惑眾。」水族:「大王龍神大王這等胡言。」

此時歡笑半空中:「龍王。」頭上一個力士玉帝慌得龍王整衣端肅焚香力士回空龍王謝恩拆封

敕命掣電
明朝雨澤普濟長安
旨意時辰數目先生判斷毫髮不差龍王魂飛魄散少頃甦醒水族:「塵世真個天地!」軍師:「大王放心難處小計管教。」龍王軍師:「行雨時辰點數就是那時招牌跑路?」龍王擔憂

次日風伯雷公直至長安挨到巳時午時未時申時只得四十一個時辰發放班師雲頭變作白衣西門大街不容分說招牌一齊先生公然不動龍王便:「妄言禍福妖人惑眾不靈今日下雨時辰點數相對趁早死罪!」公然分毫朝天冷笑:「不怕不怕死罪只怕死罪別人只是認得不是乃是龍王玉帝時辰點數臺上難免在此?」龍王見說心驚膽戰毛骨悚然整衣先生跪下:「先生休怪前言弄假成真果然違犯奈何先生不然。」:「不得只是生路投生便。」:「指教。」先生:「明日午時魏徵性命當今唐太宗皇帝魏徵唐王丞相若是個人。」

龍王聞言含淚不覺紅日西沉太陰

行人旅店渡頭宿銀河燈火清道蝴蝶夢中人不見欄杆星光不覺深沉
龍王空中等到子時前後雲頭皇宮門首此時唐王之外步月忽然龍王變作人相上前跪拜:「陛下。」太宗:「何人。」龍王:「陛下真龍業龍陛下賢臣魏徵陛下。」太宗:「既是魏徵可以放心。」龍王歡喜

太宗念念早已太宗聚集兩班文武官員

君臣相契堯舜禮樂威嚴宮女孔雀麒麟殿處處萬歲千秋衣冠燦爛輕柔珍珠翡翠龍鳳山河停留文官武將抖擻御道高下地久天長萬萬
分班唐王一一從頭觀看文官房玄齡敬宗武官三寶開山程咬金一個個威儀端肅不見魏徵丞相唐王殿:「夜間夢見迎面拜謁口稱龍王魏徵寡人許諾今日不見魏徵?」:「魏徵來朝陛下不要出門一日夢中。」唐王大喜傳旨當駕官宣魏徵

魏徵丞相卻是使玉帝一道午時丞相天恩齋戒沐浴中試元神故此不曾當駕無任不敢只得整衣束帶叩頭請罪唐王:「無罪。」那時尚未退至此捲簾魏徵便殿議論安邦將近時候宮人:「對弈。」嬪妃鋪設魏徵唐王對弈擺開陣勢

博弈嚴謹常法:「。」而後不可不可與其以求不若取勝與其獨行不若善勝不爭善敗隨手。《:「小心。」
詩曰

棋盤陰陽造化
玄微當日
君臣兩個對弈午時殘局魏徵忽然俯伏在案鼾鼾太宗:「真是匡扶社稷創立江山所以不覺。」太宗睡著呼喚多時魏徵醒來俯伏在地:「卻才不知所為陛下。」太宗:「起來退。」

魏徵卻才朝門大呼小叫原來公等一個龍頭啟奏:「陛下這般異事。」太宗魏徵起身:「?」公道:「十字街上雲端落下龍頭微臣不敢。」唐王魏徵:「?」魏徵轉身叩頭:「。」唐王聞言大驚:「不曾動身動手刀劍如何?」魏徵:「主公

陛下殘局合眼朦朧陛下出神抖擻臺上天兵綁縛其中臣道:『合當死罪奉天。』精神精神進步一聲過處龍頭因此虛空。」
太宗聞言心中不一誇獎魏徵朝中豪傑江山不穩夢中不期只得強打精神傳旨龍頭懸掛市曹曉諭長安黎庶一壁廂魏徵

當晚心中只是憂悶夢中哀告求生無常難免思念多時神魂倦怠身體不安二更時分門外號泣太宗愈加驚恐朦朧龍王手提血淋淋首級:「唐太宗昨夜滿口許諾怎麼天明出來出來閻君折辨折辨。」扯住太宗再三太宗掙得遍體

正在難分難解繚繞飄飄一個女真上前楊柳悲啼西北原來觀音菩薩東土取經長安土地特來退業龍救脫皇帝陰司地獄不題

太宗甦醒回來:「!」慌得皇后嬪妃太監戰兢兢

不覺五更滿文武在朝門外等到天明不見臨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