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一回 Chapter 1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一
地府太宗還魂 瓜果

詩曰

光陰水流一生事業
桃花今日雪片
白蟻子規回頭
古來陰騭延壽
太宗渺渺茫茫魂靈大駕太宗縹渺多時人馬獨自一個散步荒郊之間驚惶道路一邊高聲叫道:「大唐皇帝這裡這裡。」太宗聞言觀看

頭頂腰圍犀角頭頂腰圍犀角身著腳踏粉底一本生死簿注定存亡鬢髮蓬鬆鬍鬚飛舞昔日唐國如今閻王
太宗那邊跪拜路旁口稱:「陛下失誤。」太宗問曰:「何人事前?」人道:「微臣半月森羅殿陛下第一殿廣大使陛下三曹對案已知此間不期今日乞恕恕罪。」太宗:「官職?」人道:「微臣先君禮部侍郎陰司酆都判官。」太宗大喜近前御手:「先生遠勞魏徵先生相遇。」判官謝恩何處太宗取出拆封

魏徵頓首大都先生交遊音容只是節令未卜夢中兄長大人高遷奈何陰陽天各一方不能覿太宗皇帝倏然對案三曹必然兄長相會俯念生日交情方便一二陛下不盡
判官滿心歡喜:「前日早知誇獎不盡早晚看顧子孫今日既有陛下寬心微臣陛下。」太宗稱謝

正說那邊一對青衣童子幢幡寶蓋叫道:「閻王有請有請。」太宗判官童子舉步前進城門一面大牌幽冥地府鬼門關金字青衣幢幡搖動太宗城中傍邊先主李淵建成上前:「。」建成索命太宗躲閃不及扯住判官青面獠牙使退建成太宗脫身碧瓦樓臺真個壯麗

飄飄疊彩隱隱
耿耿怪獸鴛鴦
赤金白玉
穿
樓臺高聳廊廡
燈火
左邊猛烈牛頭右下崢嶸羅馬
金牌招魂
喚作陰司總會下方閻老森羅殿
太宗正在外面觀看壁廂叮噹奇異後面卻是閻王閻君帝王閻羅王平等泰山都市轉輪王森羅寶殿躬身太宗太宗不敢前行王道:「陛下陽間我等陰間分所當然何須?」太宗:「得罪麾下豈敢陰陽?」不已太宗前行森羅殿賓主坐定

片時拱手進言:「陛下反殺?」太宗:「求救不期犯罪魏徵魏徵殿著棋不知出沒神機龍王犯罪?」聞言:「之前簿註定我等早已只是在此折辨陛下三曹對案我等輪藏轉生有勞陛下降臨乞恕催促。」生死簿判官簿子陛下陽壽天祿幾何判官急轉天下萬國國王天祿簿逐一檢閱南贍部洲大唐太宗皇帝註定貞觀十三判官簿子呈上從頭太宗名下註定三十三閻王:「陛下登基多少?」太宗:「即位十三。」閻王:「陛下寬心還有二十陽壽一來對案明白。」太宗聞言躬身稱謝閻王判官太尉太宗還魂太宗森羅殿王道:「宮中老少如何?」王道:「。」太宗再拜:「陽世無物酬謝瓜果而已。」:「頗有西瓜南瓜。」太宗:「回去。」從此

太尉引魂在前引路判官隨後太宗太宗舉目不是判官:「?」判官:「不差陰司這般去路來路如今陛下自轉輪藏出身一則陛下遊觀地府一則陛下轉托超生。」太宗只得兩個引路前來

高山陰雲太宗:「先生甚麼?」判官:「幽冥背陰。」太宗悚懼:「如何去得?」判官:「陛下寬心等引。」太宗戰戰兢兢觀看

崎嶇陽世名山陰司荊棘鬼怪磷磷邪魔耳畔眼前見鬼陰風颯颯漫漫陰風颯颯漫漫暗中噴出高低景色相看左右那裡只是不生插天不行流水魍魎牛頭馬面喧呼餓鬼催命判官急急忙忙太尉吆喝公文旋風滾滾紛紛
太宗判官保護陰山

前進許多衙門處處驚心太宗:「何處?」判官:「陰山背後十八地獄。」太宗:「十八?」判官:「

火坑寂寂寥寥煩惱盡皆生前作下千般死後受罪酆都剝皮哭哭啼啼悽慘不孝天理佛口蛇心皮開肉綻乃是瞞心昧己不公損人脫殼致使自身油鍋黑暗戰戰兢兢悲切皆因強暴良善伶仃阿鼻秤杆脫皮露骨謀財害命墮落千年難解沉淪永世翻身一個個長槍短劍牛頭馬面皺眉血淋淋
正是

人生昭彰放過
善惡到頭。」
太宗聽說心中

多時幢幡跪下:「橋梁使者。」判官喝令上前引著太宗太宗一邊上行幾個忠孝賢良公平幢幡接引壁廂滾滾滔滔號泣不絕太宗問道:「名色?」判官:「陛下叫做陽間傳記

奔流浩浩險峻儼如長江火坑浮上陰氣逼人撲鼻鑽心往來赤腳出入盡皆作業㪥,扶手欄杆纏身兇頑河內苦惱紫色毀罵公婆潑婦出路。」
詩曰

血水萬丈
無數牛頭馬面猙獰把守
正說幾個橋梁使者早已回去太宗驚惶點頭默默悲傷隨著判官太尉惡水枉死分明:「李世民李世民。」太宗心驚膽戰鬼魅上前攔住叫道:「!」慌得太宗藏躲:「先生先生!」判官:「陛下那些六十四煙塵七十二草寇王子頭目鬼魂盡是枉死冤業不得超生錢鈔盤纏孤寒餓鬼陛下錢鈔。」太宗:「寡人空身到此那裡有錢?」判官:「陛下陽間金銀若干陰司寄放陛下出名可作這些餓鬼過去。」太宗問曰:「?」判官:「河南開封府人氏十三金銀在此陛下借用陽間便。」太宗情願出名借用文書判官金銀太尉判官吩咐:「這些金銀汝等均分用度大唐爺爺過去陽壽還魂陽間一個水陸大會汝等超生。」聞言得了金銀退判官太尉搖動引魂太宗出離枉死城中平陽大路飄飄蕩蕩

前進多時來到六道輪迴金魚僧尼道俗走獸飛禽魑魅魍魎滔滔奔走輪迴之下唐王問曰:「何如?」判官:「陛下明心見性陽間喚做六道輪迴行善盡忠超生再生公平生人積德轉生惡毒沉淪鬼道。」唐王聽說點頭:「

善哉善哉作善
善心切切善道大開
惡念
報應安排。」
判官唐王直至超生唐王:「陛下此間出頭太尉。」唐王:「有勞先生。」判官:「陛下陽間千萬水陸大會超度無主冤魂切勿若是陰司報怨陽世間太平凡百不善一一改過世人管教後代綿長江山。」

唐王一一判官隨著太尉入門太尉齊備唐王上馬太尉左右扶持到了渭水河邊水面一對金色鯉魚唐王不捨太尉:「陛下趁早時辰進城。」唐王只管不肯前行太尉高呼:「?」撲的一聲渭河下馬陰司陽世

唐朝三寶程咬金房玄齡士衡兩班文武東宮太子皇后嬪妃白虎殿舉哀一壁廂哀詔曉諭天下太子登基魏徵:「列位不可不可假若驚動州縣不測一日還魂。」下邊敬宗:「丞相自古:『潑水難收。』怎麼這等虛言人心道理?」魏徵:「先生自幼推算管取陛下不死。」

連聲叫道:「!」文官武將心慌皇后嬪妃膽戰一個個

柳條儲君嬪妃嬪妃狂風倒敗芙蓉好似驟雨菡萏悚懼戰戰兢兢痴痴啞啞白虎殿倒塌
此時宮人精光那個多虧正直丞相有膽量猛撞上前棺材叫道:「陛下甚麼放不下心我等不要驚駭。」魏徵:「不是陛下還魂快取器械。」打開太宗裡面:「?」公等上前:「陛下甦醒在此護駕。」唐王方才開眼:「適才陰司惡鬼水面喪身。」臣道:「陛下寬心水災?」唐王:「渭水河邊太尉下馬跌落河中幾乎。」魏徵:「陛下尚未。」急著太醫安神湯藥安排一二方才還原得人唐王死去晝夜陽間

萬古江山變更歷來
秦漢奇事唐王復生
當日天色

孝衣一個個一個個朝門等候宣召

太宗安神寢室保養精神直至天明抖擻威儀怎生打扮

沖天穿赭黃藍田碧玉一對創業無憂堂堂過當威烈重興今日一個有道大唐起死回生陛下
唐王寶殿聚集兩班文武分班傳旨:「有事退。」閃過魏徵房玄齡敬宗西廂閃過開山三寶程咬金薛仁貴一齊上前白玉俯伏啟奏:「陛下前朝如何許久?」太宗:「日前魏徵神魂殿羽林出獵人馬先君兄弟難解乃是判官退兄弟魏徵傳遞青衣幢幡森羅殿閻王誣告前言一遍三曹對過生死簿陽壽判官簿子閻王寡人三十三天祿過得十三二十陽壽太尉判官回來作別瓜果謝恩森羅殿陰司不孝非禮作踐五穀詐偽淫邪欺罔那些煎熬千千萬萬不足枉死城中有無冤魂六十四煙塵草寇七十二叛賊魂靈擋住來路幸虧判官作保河南老兒金銀鬼魂前行判官陽世千萬水陸大會超度無主孤魂叮嚀分別六道輪迴之下太尉上馬相似渭水河邊看見水面歡喜下水還魂。」無不傳報天下縣官不題

太宗傳旨天下罪人重犯刑部斬罪四百呈上太宗回家父母兄弟親戚明年今日應得謝恩退宮中共有配軍自此內外詩曰

大國唐王恩德堯舜萬民
死囚四百怨女放出
天下官稱朝中元龍
善心一念十七
太宗宮女死囚御製天下

乾坤浩大日月分明宇宙寬洪天地不容使果報今生後世千般巧計不如本分為人萬種隨緣節儉心行慈善何須努力損人如來
自此天下不行善一壁廂出招招人瓜果陰司一壁廂寶藏金銀尉遲恭河南開封府還債

瓜果賢者萬貫門首金釵齋僧李氏氣不過自縊撇下兒女年幼晝夜悲啼不忍無奈性命兒女情願唐王傳旨頭頂一對南瓜藥物

服毒一點魂靈瓜果鬼門關把門使喝道:「此處?」:「大唐太宗皇帝欽差瓜果閻王受用。」使欣然接引森羅寶殿閻王瓜果:「唐王旨意瓜果寬宥。」閻王大喜:「一個太宗皇帝!」瓜果便姓名人氏:「小人州城李氏縊死撇下兒女無人看管小人情願捨家捐軀報國進貢瓜果大王。」聞言查勘李氏使森羅殿夫妻相前言閻王生死簿子夫妻登仙使使:「屍首?」閻王:「屍首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