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七回 Chapter 1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七
孫行者大鬧 觀世音收伏熊羆

話說孫行者觀音大小和尚頭陀道人一個個朝天禮拜:「爺爺原來騰雲駕霧神聖下界怪道不能那個不識剝皮使用心今日自己。」三藏:「列位不須袈裟萬事找尋不著徒弟性子有些不好汝等性命不知如何不能。」眾僧一個個提心告天許願只要袈裟性命不題

孫大聖空中早來山上雲頭仔細果然正值春光時節

競秀不見野花懸崖峻嶺不遇幽人樵子上野巍巍
行者正觀芳草有人言語潛蹤之下觀看原來妖魔席地而坐上首左首一個道人右首一個白衣那裡高談闊論白雪門外正說中間:「後日光顧光顧。」白衣:「年年大王今年?」:「來得寶貝誠然明日大開筵宴邀請慶賀稱為如何?」道人:「明日拜壽後日赴宴。」

行者得佛以為寶貝忍不住怒氣跳出雙手舉起金箍棒叫道:「袈裟甚麼趁早兒將來。」一聲!」頭一慌得漢化道人駕雲白衣打死過來卻是白花蛇索性提起五七深山找尋那個尖峰峻嶺陡崖洞府

煙霞渺渺松柏森森煙霞渺渺盈門松柏森森鹿石臺門前花香 黃鸝雖然曠野不堪蓬萊山下
行者門首石門石板風洞」。即便叫聲:「開門!」那裡把門小妖出來問道:「何人?」行者:「作死孽畜甚麼去處?『快進老爺袈裟出來性命。」小妖裡面報道:「大王不成門外一個雷公和尚袈裟。」行者芳草將來卻才心中暗想:「不知那裡這般無禮。」披掛結束走出行者門外執著鐵棒觀看兇險

鎧甲輝煌
黑綠絲絛

掣電正是山中
行者暗笑:「真個一般無二想必在此為生怎麼這等一身烏黑?」厲聲叫道:「甚麼和尚這裡大膽?」行者鐵棒面前一聲:「不要老外袈裟。」怪道:「和尚袈裟那裡失落這裡索取?」行者:「袈裟觀音後方擄掠抵賴性命半個推倒風洞妖邪齏粉。」

聞言呵呵冷笑:「這個潑物原來昨夜就是方丈上行招風袈裟拿來怎麼那裡多大手段海口。」行者:「不得老外老外大唐御弟三藏法師徒弟悟空行者手段說出魂飛魄散在眼前。」怪道:「不曾甚麼手段。」行者:「兒子站穩仔細

神通手段隨風變化英豪
養性日月跳出輪迴
一點誠心臺山藥苗
十萬八千
師父長生
外邊採取徒勞
大品天仙根本難熬
中日
萬事六根清淨堅牢
返老還童容易超凡入聖
無漏成仙不同煎熬
遊戲海角天涯
活該三百多餘不得飛昇
下海寶貝金箍棒
花果山水簾洞
玉皇大帝極品
大鬧殿王母
天兵十萬層層密密
退天王上界哪吒
真君能變
道祖觀音玉帝南天門降妖
老君一陣二郎
降妖
不得
其實手段全然不怕半分
老君煎熬
滿開爐跳出鐵棒
縱橫到處遮擋三十三天
如來施法五行
整整五百三藏唐朝
西方玉毫
乾坤四海歷代馳名第一。」
聞言:「原來天宮 ?」行者聽見一聲心中大怒:「袈裟不還老爺不要。」側身長槍劈手來迎

如意棒洞口剛強分心劈臉這個那個白虎爬山黃龍轉身兩個 不可量一個修正天聖一個大王相爭袈裟不良
行者十數回合不分勝負漸漸紅日鐵棒:「孫行者兩個收兵。」行者:「這個孽畜漢子好漢半日就要吃飯五百餘年未曾那裡便推故袈裟吃飯。」身入石門收回安排筵宴書寫請帖邀請魔王不題

行者只得觀音本寺僧人葬埋和尚方丈唐僧上午那裡行者空降眾僧禮拜接入方丈三藏三藏:「悟空袈裟如何?」行者:「有了根由不曾這些和尚原來妖怪暗暗一個白衣一個道人芳草講話也是不打自招怪物忽然說出後日邀請做生日來得以此為喚做面前漢化道人不見了白衣打死乃是白花蛇趕到洞口出來承認半日不分勝負吃飯石門不出來回師父有了袈裟下落不怕不還。」

眾僧聞言合掌合掌磕頭磕頭:「南無阿彌陀佛今日下落我等有了性命。」行者:「且休喜歡暢快未曾到手師父未曾出門有了袈裟打發師父好好出門你們安樂有些不虞可是好惹主子茶飯師父草料?」眾僧滿口答應:「不曾怠慢老爺。」三藏:「半日三次不曾只是盡心竭力袈裟回來。」行者:「既有下落管情原物放心放心。」

正說上房院主整治老爺吃齋行者些須祥雲找尋行間一個小妖一個大路行者甚麼舉起劈頭一下可憐不禁肉餅一般揭開觀看果然請帖

侍生熊羆頓首上人感激淵深回祿有失救護得佛
行者呵呵大笑:「那個剝皮原來妖精結黨怪道二百七十那個妖精甚麼服氣法兒記得模樣變做和尚走走袈裟何處假若得手即便省力。」

大聖咒語著風果然和尚一般鐵棒開步洞口叫聲:「開門!」小妖這般模樣急轉報道:「大王長老。」大驚:「剛才小的簡帖這時候那裡如何來得這等迅速小的不曾孫行者袈裟看見。」

行者前門那天桃李也是洞天二門對子:「深山樂天。」行者:「也是知命怪物。」入門往前漢子穿黑綠青花披風穿麂皮行者進來整頓迎接:「老友連日。」行者相見坐定妖精欠身:「後日老友今日?」行者:「不期故此求見。」怪笑:「老友袈裟唐僧豈不看見看看?」行者:「貧僧夜晚不曾展看不期大王火燒荒山失落家私唐僧徒弟有些四下裡尋覓不見原來大王洪福特來。」

一個小妖報道:「大王禍事孫行者打死大路傍邊變化長老。」聞言:「長老怎麼今日來得迅速果然。」縱身行者行者耳朵棍子本相中廳跳出天井前門魔都喪膽山頭不同

猴王膽大和尚心靈機會隨機應變不差袈裟無由寶貝玄微禍事發怒 翻身風洞爭持是非長槍聲響鐵棒放光悟空變化人間妖怪神通世上這個那個不得袈裟苦戰分手就是活佛
兩個洞口上山山頭紅日西不分勝敗怪道:「今日不好相持明早死活。」行者叫道:「兒子便不可以。」沒頭沒臉使棍子清風轉回緊閉石門不出

行者計策奈何只得觀音雲頭:「師父。」三藏巴巴見到面前手裡沒有袈裟問道:「怎麼不曾袈裟?」行者取出簡帖兒三藏:「師父怪物剝皮朋友一個小妖小妖打死變做和尚袈裟看看不肯拿出一個甚麼起來這早晚不分上下見天緊閉石門無奈回來。」三藏:「手段何如?」行者:「。」

三藏了簡院主:「師父也是妖精?」院主慌忙跪下:「老爺師父大王成人師父講經師父養神服氣朋友相稱。」行者:「和尚妖氣一個個圓頂肥胖長大妖精帖兒侍生熊羆』,必定黑熊。」三藏:「古人:『猩猩相類。』獸類怎麼?」行者:「獸類齊天大聖大抵世間九竅皆可修行成仙。」三藏:「本事怎生得勝袈裟回來?」行者:「我有處治。」

商議眾僧師徒三藏教掌燈 禪堂安歇眾僧後方上下院主 此時

銀河滿天星燦爛萬籟昨夜闍黎鐘鼓一遍哭聲
禪堂歇宿三藏袈裟那裡翻身叫道:「悟空天明袈裟。」行者起來眾僧侍立供奉行者:「你等用心師父。」三藏扯住:「那裡?」行者:「觀音菩薩這個禪院在此這裡人家香火妖精我去南海妖精袈裟。」三藏:「幾時回來?」行者:「晌午成功那些和尚可好。」

早已須臾到了南海停雲觀看

汪洋水勢連天祥光宇宙瑞氣山川煙波白晝霹靂水勢看中五色朦朧觀音南海好去山峰高聳虛空中間百般寶樹觀音殿琉璃玳瑁紫竹林孔雀羅紋護法威嚴瑪瑙木叉雄壯
行者不盡非常徑直雲頭竹林之下諸天迎接:「菩薩前者大聖歸善宣揚唐僧如何到此?」行者:「唐僧菩薩通報。」諸天洞口菩薩行者至寶蓮臺下拜菩薩問曰:「?」行者:「師父禪院人間香火一個黑熊那裡師父袈裟屢次特來。」菩薩道:「猴子說話這等無狀既是袈裟這個大膽寶貝賣弄小人看見卻又行兇風發下院放刁。」行者菩薩說出曉得過去未來慌忙禮拜:「菩薩乞恕弟子這般這等怪物不肯袈裟師父那話兒咒語不得頭疼故此菩薩菩薩慈悲我去妖精西。」菩薩道:「怪物許多神通不亞於也罷唐僧。」行者聞言謝恩再拜菩薩出門祥雲墜落雲頭

行處山坡走出一個道人一個玻璃仙丹往前行者滿懷頭一漿流出菩薩大驚:「這個猴子還是這等不曾袈裟相識冤仇怎麼打死?」行者:「菩薩不得黑熊朋友昨日一個白衣芳草後日生日他們今日拜壽明日所以認得今日。」菩薩:「既是這等也罷。」行者道人提起來看卻是傍邊那個底下」。

行者:「造化造化也是便菩薩也是省力叫做不打自招今日。」菩薩說道:「悟空怎麼?」行者:「菩薩悟空一句話叫做將計就計不知菩薩?」菩薩道:「。」行者說道:「菩薩仙丹便是我們妖魔後面』,便是我們妖魔菩薩計較不須干戈不須征戰妖魔眼下遭瘟眼下出現菩薩要不菩薩西悟空唐三藏落空。」菩薩:「。」行者:「不敢倒是一個計較。」菩薩:「計較?」行者:「』,道人叫做菩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