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九回 Chapter 1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九
悟空八戒 浮屠玄奘心經

火光大聖彩霞隨後行處高山本相取出釘鈀行者一聲:「那裡邪魔怎麼知道名號甚麼本事性命。」怪道:「不知手段上前站穩

生來心性
不曾養性混沌日月
忽然坐下
回心傷生無邊
有朝大限命終八難三途
修行妙訣
有緣指示
工夫晝夜
頂門泥丸腳板湧泉
周流丹田溫溫
嬰兒姹女陰陽相投日月
調和吸盡金烏
歸根通透
滿飛昇天仙來迎
足下彩雲金闕
玉皇設宴品級排班
敕封元帥天河總督水兵
王母蟠桃瑤池
那時酒醉昏沉東倒西歪撒潑
風流仙子相接
容貌舊日凡心難得
全無上下尊卑扯住嫦娥
再三再四不依西藏不悅
色膽險些
糾察玉皇命運
圍困不通進退難得
心頭
玉皇處決
多虧太白金星言說
重責
放生山下家業
有罪投胎俗名喚做。」
行者聞言:「原來水神下界怪道名號。」怪道:「當年不知帶累我等多少今日不要無禮。」行者舉起當頭兩個半山之中黑夜

行者閃電妖魔一個一個紅霞紅霞夜光金箍棒兩個英雄一個大聖一個元帥天涯那個威儀怪物這個苦難僧家好似穿那個:「親事!」這個:「強姦幼女!」言語喧嘩往往看看妖精
兩個二更時分東方發白不能敗陣依然狂風把門緊閉再不出頭行者門外上書三字不出大明思量:「師父等候回去。」一點老莊

三藏行者見天忽然下行行者收藏鐵棒整衣叫道:「師父。」慌得一齊下拜:「。」三藏問道:「悟空妖精那裡?」行者:「師父不是凡間邪祟不是怪獸元帥嘴臉一個野豬模樣其實性靈一陣狂風著風火光本山取出釘鈀適才天色緊閉不出打開好歹師父在此疑慮盼望來回信息。」

上前跪下:「長老奈何區處索性除了無後老夫不敢怠慢自有田地親友文書長老平分只是剪草除根教壞。」行者:「老兒不知雖是茶飯許多好事幾年許多力量不曾白吃東西怎的一個天神下界做活未曾女兒這等一個女婿門當戶對不怎麼壞了行止當真也罷。」:「長老雖是傷風名聲好聽動不動:『一個妖怪女婿。』句話?」三藏:「悟空既是一發結局始終。」行者:「耍子一定拿來你們憂愁。」:「還好管待師父我去。」

無形山上來到洞口粉碎:「出來。」噓噓聽見聽見惱怒只得抖擻精神出來厲聲:「這個著實憊懶相干大門打破看看律條打進大門死罪。」行者:「這個大門還有占人女子斬罪。」怪道:「且休。」行者使:「可是老家長工好處?」怪道:「凡間

成工皎潔
老君自己𤏘親身
五方五帝用心六甲費周折
造成
五星四時
長上乾坤左右陰陽日月
按天八卦星辰
名為玉皇
長生
敕封元帥釘鈀
舉起烈焰落下風飄瑞雪
盡皆地府閻羅心膽
人間這般世上
隨身變化可心任意翻騰口訣
未曾幾年
日食並不夜眠宿
蟠桃帝闕
皆因行兇便撒潑
上天凡塵下世罪孽
石洞吃人婚姻
下海掀翻上山
諸般兵刃且休
相持取勝不用說
一身神氣。」
行者聞言鐵棒:「不要說嘴那裡一下兒可能消氣?」真個舉起氣力將來撲的一下火光不曾一些頭皮:「!」行者:「不知因為天宮仙丹蟠桃御酒二郎斗牛天神火燒不曾分毫太上老君我去八卦火眼金睛不信看看?」怪道:「猴子記得天宮東勝神洲花果山水簾洞如今聞名怎麼來到這裡上門丈人那裡?」行者:「丈人不曾改邪歸正保護一個東土大唐御弟叫做三藏法師西天拜佛路過借宿老兒話說女兒。」

釘鈀:「取經那裡引見引見。」行者:「怎的?」怪道:「觀世音菩薩戒行這裡持齋跟隨取經西天拜佛將功折罪正果我等幾年消息今日既是徒弟何不取經上門?」行者:「詭詐心軟脫身果然保護唐僧虛假朝天發誓師父。」撲的跪下一般只管磕頭:「阿彌陀佛南無不是真心實意。」行者賭咒發願:「既然如此住處我方。」真個蘆葦荊棘點著行者:「無罣礙我去。」行者:「釘鈀。」行者行者毫毛仙氣:「!」變做麻繩走過把手真個背著手怎麼綁縛卻又耳朵:「。」怪道:「耳根子。」行者:「不成不得常言:『。』師父真心方才。」兩個

剛強
發揮
無間玄微
性情貞元西方
頃刻間到了行者:「廳堂上端。」親友行者一個個天井:「長老長老正是我家女婿。」走上雙膝跪下背著手三藏叩頭叫道:「師父弟子失迎早知師父丈人怎麼受到許多周折?」三藏:「悟空怎麼?」行者釘鈀喝道:「。」菩薩善事一遍

三藏大喜便:「太公香案。」香案三藏焚香禮拜:「菩薩。」幾個老兒一齊禮拜三藏悟空行者上身禮拜三西行者先進行者師兄三藏:「善果徒弟法名早晚呼喚。」:「師父菩薩摩頂受戒法名叫做豬悟能。」三藏:「師兄叫做悟空叫做悟能其實我法中的宗派。」悟能:「師父菩薩戒五葷丈人持齋不曾今日師父。」三藏:「不可不可既是五葷個別八戒。」歡歡喜喜:「。」因此叫做豬八戒

這等歸正十分喜悅家僮安排筵宴酬謝唐僧八戒上前扯住:「拙荊出來拜見公公伯伯如何?」行者:「賢弟沙門和尚從今拙荊的話世間只有道士那裡和尚我們齋飯趕早西天走路。」老兒三藏行者八戒左右滿天地然後三藏三藏:「太公貧僧自幼。」:「老師不曾也是不妨。」三藏:「不敢僧家第一。」悟能:「師父自持不曾。」悟空:「吃不上不曾。」三藏:「如此兄弟也罷只是不許誤事。」兩個各人照舊坐下素齋不盡

師徒拿出二百散碎金銀長老途中綿三藏:「我們行腳金銀財帛?」行者近前:「高才昨日師父今日一個徒弟無物這些帶領草鞋穿以後妖精幾個還有。」高才叩頭:「師父不受金銀笑納聊表寸心。」三藏:「出家人劫難只是吃不了乾糧。」

八戒傍邊:「師父師兄你們不要便幾年女婿就是。──丈人直裰昨晚師兄扯破袈裟鞋子鞋子。」聞言不敢舊時衣物八戒搖搖擺擺:「上覆丈母大姨姨夫今日和尚不及休怪丈人還好看待渾家只怕我們不成還俗照舊女婿過活。」行者喝道:「胡說。」八戒:「不是胡說一時間有些差池不是和尚老婆兩下耽擱?」

三藏:「閑話我們趕早去來。」收拾行李八戒白馬三藏行者鐵棒前面引路一行辭別親友西詩曰

滿地煙霞唐朝佛子苦勞

放蕩
諸緣月滿金華
西路途平穩高山三藏勒馬:「悟空悟能前面仔細仔細。」八戒:「沒事喚做浮屠山中一個禪師在此修行。」三藏:「有些甚麼勾當?」八戒:「有些道行修行不曾罷了。」師徒多時到了山上

山南青松紅桃翩翩仙鶴香馥馥冉冉雜草萬般滔滔綠水祥雲真個景致非常幽雅寂然不見往來
師父馬上遙觀柴草左邊麋鹿右邊樹梢錦雞八戒:「不是禪師?」三藏直至

禪師前來即便巢穴跳下三藏下馬禪師:「聖僧失迎失迎。」八戒:「禪師作揖。」禪師問道:「怎麼聖僧同行?」八戒:「前年觀音菩薩徒弟。」禪師大喜:「!」指定行者問道:「?」行者:「怎麼認得認得?」禪師:「。」三藏:「徒弟孫悟空。」禪師:「。」

三藏再拜:「請問西天那裡?」禪師:「只是虎豹難行。」三藏慇懃致意:「路途?」禪師:「路途只是我有多心五十四共計二百七十傷害。」三藏懇求禪師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觀自在菩薩般若波羅蜜多五蘊一切苦厄舍利子受想亦復如是舍利子諸法不生不滅不淨是故空中無色受想無色香味眼界乃至無意識無明無明乃至老死老死寂滅所得菩提薩埵般若波羅蜜多無罣礙無罣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般若波羅蜜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大神大明無上等等一切真實般若波羅蜜多:「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揭諦菩提!」
此時唐朝法師根源耳聞一遍多心》,記憶至今傳世作佛會門

禪師經文三藏扯住奉告西路程端的禪師

道路難行試聽吩咐
水深
放心恐怖

仔細松林
精靈滿
老虎為主簿
虎豹
野豬擔子前頭
年老那裡嗔怒
相識西去路
行者聞言冷笑:「我們不必便。」三藏不解禪師化作金光長老拜謝行者心中大怒鐵棒蓮花生行者三藏扯住行者:「悟空這樣一個菩薩窩巢怎的?」行者:「兄弟兩個。」三藏:「西天路徑何嘗?」行者:「那裡曉得野豬擔子八戒;『年老怎麼?」八戒:「師兄息怒禪師曉得過去未來前頭句話不知。」行者蓮花只得師父上馬下山西

管教人間致使
畢竟不知前程端的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