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二十八回 Chapter 2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花果山聚義 松林三藏

大聖唐僧思念感嘆不已望見東洋大海:「五百年!」海水

煙波蕩蕩巨浪悠悠煙波蕩蕩天河巨浪悠悠地脈洶湧灣環洶湧猶如霹靂三春灣環狂風乘龍往來必定皺眉跨鶴仙童反覆果然憂慮千年六月野禽出沒沉浮眼前釣客耳畔海底天邊
行者東洋大海花果山雲頭觀看山上花草煙霞倒塌怎麼這等天宮上界二郎神率領梅山弟兄放火壞了大聖悽慘頹景古風古風

回顧仙山悽慘傷悲
當時今日方知
可恨二郎
行兇無干祖墳
滿天遍地風雲
西
谿蹤跡𤜱沒影
青石成千化作一堆
稀少
椿
養蠶
石化
芝蘭
往日飛禽當時走獸何山
傾頹敗壞
是日前行惡念目下艱難
大聖正當悲切一聲跳出上前圍住叩頭叫道:「大聖爺爺今日?」猴王:「你們何不一個個潛蹤隱跡多時不見你們形影?」聽說一個個垂淚:「自大上界我們獵人著實難捱故此性命不敢出頭只是洞府遠避窩巢清泉卻才大聖爺爺聲音特來接見扶持。」大聖愈加悽慘便:「你們還有多少在此山上?」:「老者只有。」大聖:「當時共有七千如今那裡?」:「自從爺爺二郎菩薩上火大半我們鐵板得了性命及至出來難以存活別處一半我們一半捱苦山中打獵一半。」行者:「?」:「說起可恨我們中毒打死剝皮當做飯食活兒做戲蜻蜓當街無所不為。」

大聖十分惱怒:「中有甚麼執事?」妖道:「還有二元將軍。」大聖:「你們知道。」那些小妖入門報道:「大聖爺爺。」出門叩頭迎接大聖中間羅拜:「大聖爺爺得了性命唐僧西天取經如何西方本山?」大聖:「小的不知道唐三藏不識一路使盡平生手段打殺妖精行兇作惡不要徒弟回來永不。」

鼓掌大笑:「造化造化甚麼和尚我們耍子幾年。」:「安排椰子爺爺接風。」大聖:「飲酒打獵幾時山上一度?」:「大聖不論甚麼逐日這裡纏擾。」大聖:「怎麼今日?」:「看待。」大聖吩咐:「小的出去山上碎石起來二三六十一堆我有用處。」那些一個個許多大聖:「小的藏躲作法。」

大聖山巔半邊噹噹人馬鷹犬刀槍猴王仔細那些來得兇險男子真個




成群引著滿
火炮海東青
竿百十
牛頭攔路閻王扣子
一齊吆喝滿天星
大聖那些心中大怒手裡念念有詞地上一口氣便是一陣狂風

海浪乾坤蕩蕩日月沉沉一陣忽然傷人
大聖大風碎石乘風可憐那些人馬一個個

粉碎海馬人參官桂朱砂地上附子故里檳榔還鄉屍骸紅娘盼望
詩曰

歸家孤魂
可憐抖擻英雄
大聖雲頭鼓掌大笑:「造化造化自從歸順唐僧和尚每每:『行善不足一日行惡自有。』跟著打殺幾個妖精行兇今日結果許多。」:「小的出來!」狂風過去大聖呼喚一個個出來大聖:「你們南山打死衣服洗淨血跡穿死人屍首萬丈深潭將來穿慢慢食用那些弓箭你們操演武藝雜色旗號。」一個個領諾

大聖拆洗一面花旗重修花果山水簾洞齊天大聖十四豎起杆子逐日積草屯糧不題和尚二字人情手段便四海龍王桃李不備逍遙自在樂業安居不題

說唐聽信縱放上馬八戒前邊開路沙僧行李西行白虎一帶真個三藏叫道:「徒弟山路崎嶇難走卻又松林樹木森羅仔細妖邪。」抖擻精神沙僧使釘鈀開路唐僧松林之內行處長老:「八戒一日其實那裡齋飯?」八戒:「師父下馬在此。」長老沙僧取出缽盂八戒八戒:「我去。」長老:「那裡?」八戒:「。」

松林西行不曾一個人真是無人去處辛苦沉吟:「當年行者和尚今日輪到身上所謂當家柴米養子』。公道。」卻又瞌睡上來:「回去和尚化齋不信許多須是時辰好去回話也罷也罷。」把頭當時朦朧朦朧起來走路辛苦倒頭只管

八戒在此睡覺長老眼跳身心不安沙僧:「悟能化齋怎麼這早晚?」沙僧:「師父不曉得西方上人齋僧肚子吃飽。」三藏:「正是倘或那裡貪著吃齋我們那裡天色此間不是住處須要下處。」沙僧:「不打緊師父這裡我去。」三藏:「正是正是只是下處要緊。」沙僧松林八戒

長老十分只得強打精神起來行李斗笠錫杖緇衣徐步散悶長老野草山花不得原來林子小的去處紊亂走錯一來也是散悶二來也是八戒沙僧不期兩個西長老一會走向南邊松林壁廂金光閃爍騰騰仔細原來寶塔放光西:「弟子緣法東土發願燒香見佛拜佛放光不是黃金寶怎麼不曾寺院僧家走走行李白馬此處無人行走那裡有方便徒弟一同。」

長老一時晦氣到了開步

萬丈插天兩邊前後百餘水流石橋滾滾清泉明明白粉天堂有如蓬萊紫竹猿猴穿峻嶺門外一來一往走獸成行樹林飛禽香草野花所在分明長老晦氣將來
長老舉步來到之下一個斑竹裡面步入起來睡著一個妖魔怎生模樣

青靛獠牙張大兩邊亂蓬蓬鬢毛胭脂染色巍巍荔枝鼻兒巴巴兩個拳頭和尚缽盂模樣懸崖淡黃織錦袈裟一口精光耀一塊細潤無瑕小妖威風凜凜大家吆喝一聲酌酒神通浩浩天涯鳥雀宿仙子種田白玉道人丹砂小小不得阿鼻地獄妖怪就是一個牛頭夜叉
長老看見這般模樣一個倒退遍體酥麻酸軟抽身便剛剛一個妖魔靈性著實叫聲:「小的門外甚麼?」一個小妖門外看見光頭長老連忙進去報道:「大王外面和尚頭大耳垂一身和尚。」聞言:「叫做蛇頭上蒼自來衣食』。小的趕上將來這裡重重。」那些小妖就是一窩蜂三藏雖則一心心驚況且山路崎嶇日暮那裡那些小妖正是

龍遊淺水平原
縱然好事多磨唐僧西
小妖長老歡歡喜喜聲道:「大王和尚進來。」偷眼三藏堂堂果然一個和尚便心中:「這等和尚上方人物不當小可威風?」陡然狐假虎威朝天眼睛迸裂一聲:「和尚進來!」大家答應一聲:「!」三藏裡面只是低頭。」三藏只得雙手合著妖道:「那裡和尚那裡那裡說明!」三藏:「唐朝僧人大唐皇帝敕命前往西方訪求經過特來不期驚動威嚴乞恕西方取得東土高名。」聞言呵呵大笑:「人物果然正要不然不錯放過自然將來!」小妖:「和尚。」果然那些小妖上前長老

持刀問道:「和尚一行幾個不然上西天?」三藏持刀老實說:「大王我有兩個徒弟叫做豬八戒沙和尚松林化齋還有行李白馬松林。」妖道:「造化兩個徒弟。」小妖:「我們。」妖道:「不要出去前門兩個化齋一定師父不著一定常言:『上門買賣。』慢慢。」小妖前門

三藏沙僧八戒遠近不曾正然觀看中有言語使撥開原來裡面夢話沙僧耳朵叫醒:「師父化齋在此睡覺?」冒冒失失醒來:「兄弟時候?」沙僧:「起來師父也罷你我那裡住處。」

懵懵懂懂缽盂釘鈀沙僧徑直回來中看不見了師父沙僧埋怨:「化齋妖精師父。」八戒:「兄弟胡說林子清雅去處沒有妖精和尚不住那裡觀風我們去來。」只得收拾斗篷錫杖松林尋找師父

一回也是唐僧不該兩個一會不見南下金光閃灼八戒:「兄弟有福只是有福師父放光寶塔怠慢一定要安排齋飯那裡受用我們走動趕上。」沙僧:「不得我們看來。」

到了門前:「閉著。」一塊白玉石板:「」。沙僧:「這不甚麼寺院妖精洞府師父這裡見不得。」八戒:「兄弟下馬行李。」上前:「開門開門!」把門小妖兩個模樣抽身裡面報道:「大王買賣。」妖道:「那裡買賣?」小妖:「門外一個和尚一個晦氣和尚。」大喜:「豬八戒沙僧將來怎麼既然嘴臉兇頑怠慢。」:「披掛。」小妖結束出門

八戒沙僧門前妖魔來得兇險怎生打扮

臉紅黃金鎧甲亮光

海外滔滔
藍靛
二字
便:「和尚門首吆喝?」八戒:「兒子認得老爺大唐西天師父御弟三藏趁早出來釘鈀進去。」怪笑:「一個唐僧我家不曾怠慢安排人肉你們進去一個何如?」

認真就要進去沙僧扯住:「幾時吃人?」卻才省悟釘鈀妖怪劈臉怪物側身使鋼刀兩個神通雲頭空中廝殺沙僧行李白馬此時兩個和尚一個妖魔雲端正是

兩個真個英雄降妖誠然前後左右公然不怕鋼刀其實神通廣大滿空半山一個聲名干休一個師父斷然不怕
半空中往往回合不分勝負性命要緊其實難解難分

畢竟不知唐僧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