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回 Chapter 3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邪魔正法 

沙僧不曾不曾一句鋼刀心中暗想:「唐僧人物知禮不然饒了他性徒弟不成渾家甚麼書信我去。」公主

公主不知梳妝移步前來怒目咬牙切齒公主笑臉:「郎君這等煩惱?」一聲:「沒人當初到此半點說話穿缺少東西我去四時受用每日情深怎麼父母半點夫婦?」公主聞說跪倒在地:「郎君怎麼今日說起分離的話?」怪道:「不知分離分離唐僧拿來算計受用怎麼原來暗地裡書信傳寄不然怎麼兩個和尚回去這不?」公主:「郎君何嘗?」怪道:「強嘴一個對頭在此不是?」公主:「?」妖道:「唐僧第二徒弟沙和尚。」原來到了只得公主:「郎君息怒一聲果然打死甘心假若不枉?」

聞言不容分說簸箕大小藍靛抓住金枝玉葉公主上前在地下執著鋼刀沙僧一聲:「沙和尚兩個輒敢我們可是女子國王你們?」沙僧那裡妖精兇惡公主在地持刀心中暗想:「分明師父莫大若一說出公主不是恩將仇報師父報效今日性命師父。」喝道:「妖怪不要無禮甚麼這等要害他性我們公主緣故師父師父看見公主模樣動靜及至倒換關文皇帝公主畫影圖形前後訪問公主形影師父沿途看見師父公主說起故知兒女我等御酒我們公主何嘗書信不可平人天理。」

沙僧雄壯雙手公主:「一時衝撞。」青絲溫柔怡顏悅色進去公主婦人家水性回心轉意:「郎君夫婦恩愛沙僧繩子放鬆。」聞言小的沙僧繩子那裡沙僧見解起來心中暗喜:「古人:『方便自己方便。』不方便放鬆?」

教安酒席公主鮮明衣服一口寶刀公主:「渾家在家兩個孩兒不要沙和尚唐僧趕早認親。」公主:「?」妖道:「駙馬丈人怎麼?」公主:「不得。』妖道:「怎麼不得?」公主:「不是力戰江山祖宗遺留社稷自幼太子登基城門不曾沒有這等嘴臉相貌這等醜陋恐怕不如還好。」妖道:「如此便。」公主:「看看。」

怪物酒席搖身一變變做一個俊俏真個

形容典雅崢嶸言語官樣妙齡建成貌似潘安頭上烏雲身上穿足下腰間光明丰神真是男子軒昂
公主十分歡喜:「渾家可是變得?」公主:「變得變得不滅一定文武飲宴中間仔細萬萬小心現出嘴臉露出馬腳斯文。」妖道:「不消吩咐自有道理。」

雲頭到了雲頭朝門之外大使:「駙馬特來見駕。」黃門白玉前奏:「萬歲駙馬見駕現在朝門。」國王唐僧駙馬便:「寡人只有兩個駙馬怎麼駙馬?」:「駙馬必定妖怪。」國王:「可好進來?」長老心驚:「陛下妖精不靈過去未來騰雲駕霧進來進來不如進來。」

國王一般舞蹈行禮不敢妖精肉眼凡胎當做好人國王以為濟世便:「駙馬那裡居住何方人氏幾時公主配合怎麼今日認親?」叩頭:「主公人家。」國王:「此處?」妖道:「不遠只有三百。」國王:「三百公主如何得到那裡匹配?」妖精虛情假意:「主公微臣自幼弓馬為生十三年前帶領家童斑斕猛虎一個女子山坡微臣猛虎女子帶上水溫他性那裡人家不曾公主二字萬歲三公擅自配合殿大小一個官職民家微臣兩相情願配合至此當時配合之後邀請卻是公主娘娘言詞說道

夫婦婚姻
前世老虎做媒
因此饒了他性不知得了性命山中幾年專一迷人害人昔年幾次取經大唐唐僧唐僧得了變作取經模樣在朝哄騙主公主公繡墩正是十三年前公主猛虎不是真正取經。」

水性君王肉眼不識妖精虛詞真實:「駙馬怎的認得和尚公主老虎?」妖道:「主公山中老虎穿也是老虎怎麼認得?」國王:「認得現出本相來看。」怪物:「淨水本相。」國王取水駙馬

起身走上使定身」。咒語一口唐僧叫聲:「!」長老真身殿真個變作斑斕猛虎此時君臣肉眼觀看

崢嶸二十鋒利猛烈銀條惡氣果然斑斕陣陣威風寶殿
國王盡皆躲避幾個大膽武將將軍校尉上前使兵器一番不是唐僧就是二十僧人肉醬此時揭諦功曹半空中護佑所以那些兵器不能打傷活活朝房之內

國王傳旨祿筵宴駙馬救拔不然和尚當晚妖魔殿十八歌舞妖魔飲酒作樂怪物左右排列姿受用飲酒二更時分上來忍不住胡為起身大笑一聲本相伸開簸箕一個彈琵琶女子過來把頭一口十七沒命前後亂跑

悚懼悚懼芙蓉芍藥春風琵琶琴瑟逃生出門南北殿不管西人人逃命
那些出去不敢吆喝不敢戰戰兢兢不題

怪物上面自酌過人血淋淋裡面受用外面傳道:「唐僧。」此時無人白馬西海小龍退白馬唐僧西方取經忽聞唐僧心中暗想:「師父分明好人必然變做師父怎的怎的大師去得八戒沙僧音信。」二更時分卻才起來:「唐僧!」忍不住韁繩縱身依然化作烏雲觀看詩曰

三藏西世尊途中妖氛
災難白馬救主
小龍半空殿燈燭輝煌原來滿堂紅上點蠟燭低下雲頭仔細妖魔獨自上面飲酒吃人小龍:「不濟馬腳識破吃人可是長進不知師父下落何如這個我去得手妖精師父。」

龍王搖身一變變做真個身體輕盈儀容嬌媚移步走入裡面妖魔:「駙馬性命。」妖道:「斟酒。」小龍接過高出三五小龍使」。不識心中:「這般手段?」小龍:「幾分。」怪道:「。」十三寶塔一般尖尖滿滿怪物死人一口:「?」小龍:「曉得。」一個小曲怪道:「?」小龍:「曉得只是素手不好。」衣服下腰寶劍出鞘小龍

小龍留心酒席丟開小龍妖精怪物側身手腳舉起滿堂紅寶刀滿堂紅熟鐵打造九十兩個殿小龍本相雲頭妖魔半空中黑地見得

一個生成怪物一個西洋真龍一個一個銳氣一個好似走人一個狸貓下界一個一個龍飛翻騰左右寶刀怠慢往來滿堂紅
兩個雲端回合小龍手軟身強力壯小龍不住妖怪妖怪寶刀拋下滿堂紅便小龍措手不及後腿一下雲頭多虧性命小龍一頭妖魔趕來不見寶刀滿堂紅殿照舊睡覺不題

小龍水底半個時辰聽不見聲息方才烏雲變作依舊馬匹可憐渾身傷痕那時

失散凋零
分別道義
三藏小龍敗戰豬八戒沙僧一頭一個一覺半夜時候醒來不知甚麼去處神思側耳正是雞鳴星移斗轉約莫三更時分心中:「沙僧誠然孤掌難鳴』。進城師父當今人馬明日沙僧。」

雲頭霎時到了此時月明不見師父白馬渾身後腿盤子大小一點八戒:「晦氣亡人不曾走路怎麼身上歹人打劫師父壞了。」白馬認得八戒忽然叫聲:「師兄。」起來往外白馬探身一口咬住:「。」八戒戰兢兢:「兄弟怎麼今日說起說話不祥。」小龍:「師父?」八戒:「不知。」小龍:「不知沙僧皇帝面前本事思量妖魔請功不想妖魔本領你們手段不濟不過好道一個回來信息妖精變做一個俊俏文人朝中皇帝親眷師父變作一個斑斕猛虎捉住在朝裡面這般苦惱心如刀割不在不知一時性命只得不期不見師父殿遇見妖精變做模樣怪物留心閃過雙手滿堂紅戰敗飛刀滿堂紅後腿一下故此性命滿堂紅打的。」

八戒聞言:「真個這樣?」小龍:「?」八戒:「怎的怎的掙得?」小龍:「掙得便怎的?」八戒:「掙得便下海行李老莊回爐女婿。」小龍聞說一口咬住直裰那裡不住眼中:「師兄千萬懶惰。」八戒:「懶惰便怎麼兄弟不過甚麼?」

小龍沉吟半晌:「師兄的話師父個人。」八戒:「?」小龍:「趁早駕雲花果山大師行者還有降妖大法管教師父你我敗陣。」八戒:「兄弟一個便猴子有些不睦前者白虎打殺白骨夫人攛掇師父緊箍兒耍子不想和尚當真起來回去不知怎麼樣決不倘或言語相對哭喪棒假若不知高低怎的?」小龍:「決不猴王師父:『師父。』將來到此這樣情節必然不忿斷乎妖精管情妖精師父。」八戒:「也罷也罷這等盡心顯得不盡果然行者一路來不要。」小龍:「管情。」

真個收拾釘鈀整束直裰一回也是唐僧順風兩個耳朵便一般東洋大海雲頭不覺太陽入山

之際忽聞有人言語八戒仔細看來行者山凹聚集一塊石頭面前一千二百猴子排班口稱:「萬歲大聖爺爺。」八戒:「好受好受怪道不肯和尚只要原來這些好處家業若是甚麼和尚如今這裡怎麼必定。」有些不敢明明一千二三猴子當中那些猴子磕頭

不知孫大聖明白便:「那裡上來。」不了那些一窩蜂八戒上來在地行者:「那裡?」八戒頭道:「不敢不是熟人熟人。」行者:「大聖部下一般模樣嘴臉各樣相貌有些別處妖魔既是別處部下腳色名字這裡?」八戒:「拿出嘴臉兄弟幾年不得甚麼。」行者:「起頭。」:「不得好道認得。」行者忍不住:「豬八戒。」聽見一聲起來:「正是正是豬八戒。」思量:「認得好說。」

行者:「唐僧取經這裡怎的衝撞師父師父回來拿來。」八戒:「不曾衝撞沒甚麼不曾。」行者:「不曾這裡怎的?」八戒:「師父。」行者:「不想發誓親筆怎麼斷然也是不好。」八戒就地:「。」行者:「怎的?」八戒:「師父馬上叫聲徒弟』,不曾聽見沙僧耳聾師父想起我們不濟還是聰明伶俐常時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