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一回 Chapter 3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一回
豬八戒猴王 行者降妖

歸本正果極樂世界不二法門修行自己元神五行剪除
猴子捉住扯拉直裰叨叨自家念誦:「打殺。」不一大聖之上:「便怎麼?」八戒在地下:「不曾舌頭哥哥師父便?」行者:「怎麼曉得三十三天說話曉得閻王判官算帳走路豈不聽見?」八戒:「曉得一定變作甚麼東西跟著。」行者:「小的二十見面孤拐二十背花然後使鐵棒送行。」八戒慌得磕頭:「哥哥千萬師父饒了。」行者:「師父仁義。」八戒:「哥哥師父請看海上菩薩饒了。」

行者見說菩薩三分:「兄弟這等老實說不要唐僧那裡?」八戒:「哥哥難處。」行者:「這個打的怎麼水簾洞取經師父步步處處趁早。」八戒叩頭上告:「分明不期這等起來。」行者:「也罷起來。」起來兩邊行者:「甚麼?」八戒:「看看。」行者:「那裡自有本事性子。」

八戒:「哥哥沙僧師父前行松林師父下馬化齋一個人辛苦不想沙僧師父曉得師父沒有獨步黃金寶放光寺院不期妖精後邊沙僧白馬行囊不見師父廝殺師父幸虧一個救星國王第三公主來者師父方便解放師父到了國中國王師父降妖取回公主曉得和尚降妖不知神通廣大沙僧敗陣變做俊俏文人國王認親師父變作老虎龍馬師父師父不曾殿飲酒乘機他用滿堂紅打傷就是師兄說道:『師兄君子君子不念舊惡一定師父。』哥哥一日終身千萬。」

行者:「這個臨別叮嚀叮嚀說道:『妖魔捉住師父徒弟。』怎麼?」八戒思量:「請將不如激將。」:「還好一發無狀。」行者:「怎麼?」八戒:「:『妖精不要無禮師父還有大師叫做行者神通廣大善能降妖死無葬身之地。』聞言忿怒:『甚麼行者可怕猴子。』」行者聞言抓耳撓腮暴躁亂跳:「那個這等?」八戒:「哥哥息怒這等。」行者:「賢弟起來不是我去不成既是妖精不能不五百年大鬧天宮看見一個個躬身口稱大聖妖怪無禮前面碎屍回來。」八戒:「哥哥正是妖精那時任從尊意。」

大聖跳下直裰鐵棒出門慌得攔住:「大聖爺爺那裡我們耍子幾年也好。」行者:「小的那裡唐僧天上地下曉得孫悟空唐僧徒弟不是回來倒是看看自在耍子如今你們仔細看守家業唐僧取經東土之後回來你們樂天。」領命

大聖八戒攜手駕雲東洋大海西叫道:「兄弟在此慢行下海身子。」八戒:「走路甚麼身子?」行者:「那裡知道自從回來身上有些妖精師父乾淨恐怕。」八戒識得行者真心

須臾駕雲西金塔放光八戒:「不是沙僧家裡。」行者:「空中下去看看門前如何妖精。」八戒:「不要妖精不在。」行者:「曉得。」猴王祥光門外觀看兩個小孩子那裡使耍子一個一個行者趕上不管家的一把抓過來孩子驚動小妖公主:「奶奶不知公子。」原來兩個孩子公主

公主聞言走出行者兩個孩子之上慌得公主厲聲叫道:「漢子相干怎麼兒子老子利害有些差錯決不干休。」行者:「認得唐僧徒弟孫悟空行者師弟沙和尚出來兩個孩兒這般兩個一個還是便宜。」公主聞言裡面退幾個把門小妖動手沙僧沙僧:「公主要人帶累受氣。」公主:「長老恩人留心不期之外大師孫悟空。」

沙僧孫悟空便醍醐灌頂甘露一面天生滿腔個人一方金玉一般拂衣走出行者施禮:「哥哥真是從天而降。」行者:「這個師父緊箍兒我方便一聲施展師父如何西方這裡甚麼?」沙僧:「哥哥不必君子既往不咎我等敗軍之將不可。」行者:「上來。」沙僧縱身

八戒空中看見沙僧按下雲頭叫聲:「兄弟。」沙僧:「二哥那裡?」八戒:「昨日敗陣夜間進城白馬師父使變做老虎白馬商議師兄。」行者:「且休兩個孩子一個先進這裡。」沙僧:「怎麼樣?」行者:「兩個金鑾殿好歹孩子白玉有人便妖精兒子兩個將來聽見管情回來不須進城廝殺必要驚擾朝廷黎庶不安。」八戒:「哥哥幹事我們。」行者:「如何?」八戒:「兩個孩子破膽一會一會無疑我們𦚐趕上兩個償命不是乾淨見證不是我們?」行者:「兩個這裡這裡戰場寬闊在此等候。」沙僧:「正是正是大哥有理我們去來。」兩個倚仗威風孩子

行者跳下之下公主:「和尚全無信義師弟孩兒怎麼師弟孩兒門首?」行者:「公主休怪日子已久令郎外公。」公主:「和尚無禮不同孩兒。」行者:「公主為人天地之間怎麼便是得罪?」公主:「曉得。」行者:「女流曉得甚麼?」公主:「自幼父母教訓記得古書:『五刑三千莫大不孝。』」行者:「正是不孝哀哀父母劬勞。』怎麼陪伴妖精思念父母非得不孝如何?」公主正言半晌慚愧失口:「長老最善豈不思念父母妖精在此法令步履無人音信自盡父母逃走不明沒奈何苟延殘喘天地罪人。」泉湧

行者:「公主不必傷悲豬八戒師父思念父母妖精朝見佳偶侍奉雙親如何?」公主:「和尚尋死兩個師弟那樣好漢不曾這般一個螃蟹模樣骨頭在外本事妖魔?」行者:「原來眼色不得俗語:『尿泡斤兩。』他們相貌空大無用走路穿衣頂門吃食。」公主:「真個手段?」行者:「手段不曾看見降妖。」公主:「。」行者:「不得。」公主:「降妖如今怎樣?」行者:「迴避迴避眼前不好動手腳捨不得。」公主:「怎的捨不得稽留不得已。」行者:「十三夫妻無情兒戲便是便是須要打倒朝見。」

公主果然行者僻靜躲避也是姻緣大聖來臨

猴王公主搖身一變變做公主一般模樣回轉

八戒沙僧兩個孩子國中白玉可憐肉餅相似鮮血迸流骨骸粉碎慌得滿報道:「不好不好天上兩個。」八戒厲聲叫道:「孩子妖精兒子將來!」

殿宿酒有人名字翻身觀看雲端豬八戒沙和尚吆喝妖怪心中暗想:「豬八戒便也罷沙和尚在家怎麼得出渾家怎麼孩兒怎麼得到豬八戒不得出去交戰這個假若不滅這個威風識破那個回家看看兒子不是兒子說話。」妖怪不辭山林信息

此時朝中已知妖怪原來夜裡一個還有十七五更國王如此如此不辭越發國王看守老虎不題

行者設法簌簌天兒嚎啕痛哭一時間那裡認得上前摟住:「渾家這般煩惱?」大聖編成鬼話虛詞淚汪汪:「郎君常言:『男子婦女落空。』昨日認親回來豬八戒沙和尚兩個孩兒不肯朝中外公半日不見孩兒不知存亡如何不見怎生割捨故此不住傷心痛哭。」聞言心中大怒:「真個兒子?」行者:「正是豬八戒。」

妖魔亂跳:「不可只好和尚兒子償命報仇渾家如今心裡怎麼醫治醫治。」行者:「怎的只是捨不得孩兒有些心疼。」妖魔:「不打緊起來這裡寶貝仔細使大指使大指看出本相。」行者聞言心中暗笑:「老實不動刑法自家拿出寶貝甚麼妖怪。」行者一直深遠密閉寶貝大小舍利子玲瓏內丹行者心中暗喜:「好東西不知多少幾年磨難雌雄內丹舍利今日大有緣法。」猴子過來那裡甚麼故意指頭劈手思量猴子好不寶貝一口妖魔拳頭行者一手現出本相:「妖怪不要無禮?」

妖怪大驚:「渾家怎麼拿出嘴臉?」行者:「這個渾家祖宗認得。」忽然省悟:「有些認得。」行者:「。」怪道:「眼熟一時間姓名那裡渾家何處我家寶貝著實無禮可惡!」行者:「認得唐僧徒弟叫做孫悟空行者五百年祖宗。」怪道:「沒有沒有唐僧兩個徒弟叫做豬八戒沙和尚何曾有人不知那裡怪物到此。」行者:「不曾師父妖怪殺傷甚多慈悲不曾一路行走不知祖宗。」怪道:「你好丈夫師父甚麼嘴臉見人?」行者:「這個一日終身』?『父子隔宿』?傷害師父怎麼便也罷卻又前面怎的?」妖怪:「何嘗?」行者:「豬八戒。」怪道:「不要那個豬八戒有些老婆舌頭?」行者:「不必閑話今日家裡你好怠慢遠客酒饌款待卻是有的過來。」呵呵大笑:「行者計較不該進來這裡大小還有百十滿身不出。」行者:「不要胡說百十幾千只要一個個查明根絕。」

聞言號令一齊器械密密攔阻行者滿心歡喜雙手:「!」三頭六臂金箍棒變做三根金箍棒使三根一路便羊群可憐粉碎水流往來縱橫無人一個趕出:「其實憊懶怎麼上門欺負人家?」行者回頭手招:「打倒功績。」怪物寶刀分頭便行者鐵棒覿面山頂

大聖神通妖魔本事這個生鐵那個鋼刀悠悠輕輕彩雲往來多次反覆渾身一個隨風面目一個那個火眼猿臂這個我去交鋒猴王三略怪物鋼刀六韜一個手段一個施法力保唐僧猛烈猴王猛烈英豪怪物英豪死生不顧空中唐僧拜佛
兩個六十不分勝負行者心中暗喜:「這個抵得破綻認得?」猴王雙手使一個探馬勢子不識有空寶刀行者急轉大中」,使」,妖精頭頂無影無蹤棍子不見了妖精行者大驚:「不禁不見了打死好道有些膿血如何蹤影。」縱身雲端四邊動靜。「雙眼不管那裡怎麼這等曉得有些認得想必不是凡間天上。」

大聖一時忍不住鐵棒南天門慌得兩邊躬身不敢攔阻天門直至通明殿下四大天師問道:「大聖?」行者:「唐僧至寶妖魔欺騙傷害不見了不是凡間天上特來查勘一路甚麼?」天師聞言殿啟奏查勘星官十二東西南北中央五岳四瀆天神天上一個方位斗牛二十八宿顛倒只有二十七奎星天師:「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