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二回 Chapter 3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平頂山功曹 蓮花

話說唐僧得了行者師徒一心同體西方宮主君臣西不盡沿路卻又三春那時

輕風遍地庭院正是紅塵綺羅
師徒擋路唐僧:「徒弟仔細阻擋。」行者:「師父出家人在家記得和尚心經無罣礙無罣礙恐怖遠離顛倒夢想只是:『掃除洗淨不受難為上人。』憂慮就是塌下甚麼?」長老:「

當年奉旨長安西拜佛
舍利國中浮屠玉毫
天下無名人間不到
煙波重疊幾時能夠?」
行者聞說呵呵:「之後諸法那時自然而然不是?」長老聞言只得

師徒十分險峻真個嵯峨

巍巍峻嶺削尖灣環陡崖灣環唿喇喇翻身陡崖突兀深沉上高真個古怪巔峰果然巔峰尋思打柴寸步難行野馬星斗迷漫見佛
長老勒馬正在難行佇立一個樵夫怎生打扮

身穿衲衣稀奇衲衣罕見收束春色融融三星隨分榮辱關山
樵子

正在長老
身上
長老厲聲叫道:「西長老暫停片時一言奉告西。」長老聞言戰兢兢不穩回頭徒弟:「樵夫報道:『有毒。』?」行者:「師父放心一個端的。」

行者開步上山樵子叫聲大哥」,問訊樵夫答禮:「長老你們緣故?」行者:「大哥我們東土西天取經馬上師父有些膽小見教甚麼故此一聲幾年幾年還是個把還是雛兒大哥老實說山神土地遞解起身。」樵子聞言仰天大笑:「原來和尚。」行者:「老實。」樵子:「老實便遞解起身?」行者:「這等威風胡言攔路報信莫不是。」樵子:「這個風潑和尚道理倒是好意特來你們你們走路早晚防備倒轉我身不曉得妖魔出處曉得怎麼遞解何處?」行者:「若是天魔玉帝若是西方東方北方真武南方閻王地頭方向到處里人批文連夜飛跑。」

樵子不住呵呵冷笑:「這個風潑和尚雲遊符咒法術驅邪不曾撞見這等狠毒。」行者:「狠毒?」樵子:「六百遠近平頂山山中蓮花兩個魔頭畫影圖形和尚唐僧別處還好一個去得去得。」行者:「我們正是唐朝。」樵子:「正要你們。」行者:「造化造化不知怎的?」樵子:「怎的?」行者:「若是還好耍子若是難為。」樵子:「怎麼怎麼?」行者:「不曾若是一口怎麼煎炒熬煮不知疼痛若是孤拐急忙不是零碎受苦所以難為。」樵子:「和尚那裡許多工夫只是囫圇。」行者:「這個不忍只是。」樵子:「和尚不要調嘴妖怪隨身寶貝神通極大就是唐朝和尚須要發昏。」行者:「幾個?」樵子:「。」行者:「不打緊不打緊我們八百過去。」

大聖全然一心只是唐僧樵夫拽步山坡馬頭:「師父大事便個把妖精只是這裡膽小怎的走路走路。」長老見說只得隨行行處不見了樵夫長老:「報信樵子如何不見了?」八戒:「我們造化撞見日裡。」行者:「鑽進林子看看。」

大聖睜開火眼金睛蹤跡雲端看見是日功曹趕上」,:「怎麼變化?」慌得功曹施禮:「大聖報信果然神通廣大變化多端乖巧運動仔細師父假若怠慢西天去得。」

行者聞言功曹退切切雲頭山上見長八戒沙僧簇擁前進暗想:「功曹言語告訴師父師父不濟假若常言:『不知深淺。』倘或妖魔費心照顧八戒照顧出頭若是就算若是手段本事出名。」自家計較:「八戒躲懶便不肯出頭師父有些護短。」

大聖虛頭師父往前八戒看見連忙:「沙和尚擔子拿出行李兩個。」沙僧:「二哥怎的?」八戒:「流沙妖怪老莊渾家白馬棺木師父大家西天?」長老馬上聽見:「這個走路怎麼胡說?」八戒:「兒子便胡說看見行者那裡將來火燒油鍋不怕好漢如今淚汪汪險峻妖怪兇狠我們這樣軟弱人兒怎麼去得?」長老:「且休一聲怎麼說話。」問道:「悟空當面計較怎麼自家煩惱這般?」行者:「師父剛才那個報信是日功曹妖精兇狠此處難行果然不能前進改日。」長老聞言恐惶悚懼扯住裙子:「徒弟我們退?」行者:「不盡孤單。『縱然?』」長老:「徒弟果然一個人兵書:『不可。』這裡還有八戒沙僧徒弟調度使用幫手協力同心正果?」

行者扭捏長老句話:「師父過得須是豬八戒事兒三分去得假若不依不得半分兒過去。」八戒:「師兄不要。」長老:「徒弟師兄甚麼?」真個行者說道:「哥哥?」行者:「第一師父第二。」八戒:「師父不然一會一會怎麼顧盼?」行者:「不是只是便。」八戒:「這等也好計較不知師父怎樣怎樣相應。」行者:「師父師父出恭伺候師父走路扶持師父吃齋化齋臉皮形骸。」八戒:「這個伺候扶持不打緊就是容易假若我去鄉下化齋西方路上不識取經和尚走出一個半許多掃帚過年這個遭瘟?」行者:「。」八戒:「便怎麼樣?」行者:「打聽多少妖怪甚麼甚麼我們好過。」八戒:「這個小可。」衣裙釘鈀深山氣昂昂大路

行者忍不住嘻嘻冷笑長老:「這個兄弟全無愛憐嫉妒做出這樣巧言令色甚麼卻又這裡。」行者:「不是中有豬八戒決不不敢妖怪不知那裡躲閃我們。」長老:「怎麼曉得?」行者:「這等不信看看一則手段降妖二來誠心拜佛?」長老:「捉弄。」行者應諾徑直趕上山坡搖身一變變作蟭蟟蟲兒其實變得輕巧

不用尖細穿流星眼睛聲氣昆蟲之類款款一身不見
趕上八戒耳朵後面根底只管走路知道身上有人八里釘鈀撇下轉頭唐僧指手畫腳:「和尚沙和尚那裡自在捉弄大家取經正果甚麼哈哈曉得妖怪不夠一半我去這等晦氣那裡睡覺一覺回去含含糊糊答應。」一時間山凹一頭進去使釘鈀:「快活就是不得這般自在。」

原來行者耳根忍不住起來搖身一變變作蟲兒

嘴尖光明何妨
朽爛伶仃
不大小的只有二三紅銅下來八戒倒頭睡著嘴唇一下

慌得起來:「妖怪妖怪上好。」伸手出血:「蹭蹬喜事怎麼?」絮絮叨叨兩邊不見動靜:「妖怪怎麼?」原來半空中咬牙:「這個亡人欺負欺負曉得一定個人內中蟲兒一下揣在懷裡。」依然行者耳根一下慌得起來:「這個亡人打攪想必這裡故此這般打攪。」壞了行者猴王行者:「兩個自家人不得。」

大聖搖身變做蟭蟟耳朵後面身上深山山凹中有桌面四方青石放下石頭行者暗笑:「石頭不是不會說話不會還禮怎的可不是?」原來石頭當著唐僧沙僧行者朝著演習:「回去師父妖怪妖怪甚麼打的筆畫他們見說一發石頭甚麼石頭甚麼葉門裡邊十分搜尋釘子多少此間編造停當。」捏合

行者耳朵一一明白行者回來預先回去師父師父:「悟空悟能不見?」行者:「那裡。」長老:「兩個耳朵著眼愚拙甚麼捏合甚麼鬼話。」行者:「師父只是這等護短的話。」睡覺石頭編造甚麼石頭石頭葉門妖精的話預先

多時將來溫習行者一聲:「甚麼?」八戒掀起耳朵來看:「到了地頭?」上前跪倒長老攙起:「徒弟辛苦。」八戒:「正是走路爬山第一辛苦。」長老:「妖怪?」八戒:「妖怪妖怪一堆妖怪!」長老:「怎麼打發?」八戒:「祖宗外公安排素食說道我們。」行者:「睡著夢話。」聞言:「爺爺怎麼曉得?」行者上前揪住:「過來。」戰戰兢兢:「便怎的?」行者:「甚麼?」八戒:「石頭。」「甚麼?」:「石頭。」「甚麼?」:「葉門。」「裡邊?」:「。」行者:「不消說後半記得師父不信。」八戒:「嘴臉不曾曉得那些?」行者:「『釘子多少。』可是?」慌忙跪倒行者:「朝著石頭當做可是:『停當。』可是?」連忙只是磕頭:「師兄我去我去?」

行者:「這般要緊所在睡覺不是醒來那裡這樣大事孤拐。」八戒:「那個哭喪棒五下就是。」行者:「怎麼扯謊?」八戒:「哥哥只是以後再不。」行者:「便。」八戒:「爺爺不得。」奈何扯住師父:「方便。」長老:「悟空不信如此其實如今使喚悟空。」行者:「古人:『父母。』師父再說誤事一下。」

只得起來大路疑心步步行者變化行者八里老虎山坡不怕釘鈀:「師兄聽說。」山風來得一聲枯木面前:「怎的一行不敢甚麼?」走向一個當頭喳喳:「哥哥只管怎的?」原來一番行者不曾那裡行者驚疑不題

叫做平頂山叫做蓮花大王大王:「兄弟我們多少?」:「半個。」:「兄弟今日我去。」:「今日怎的?」:「不知東土唐朝御弟唐僧西方拜佛一行四眾叫做行者豬八戒沙和尚拿來。」:「我們吃人那裡幾個和尚那裡。」:「不曉得當年天界嘗聞得人唐僧金蟬長老修行好人一點元陽有人延壽長生。」:「若是可以延壽長生我們甚麼甚麼甚麼甚麼我去。」:「兄弟有些性急忙著走出不管好歹但是和尚將來假如不是唐僧不當人子記得模樣師徒一個一個和尚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