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三回 Chapter 3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外道真性 元神本心

八戒:「哥哥一個。」:「拿來。」魔道:「這不?」魔道:「兄弟這個和尚沒用。」八戒說道:「大王沒用和尚出去不當人子。」魔道:「哥哥不要雖然沒用也是唐僧一起叫做豬八戒在後淨水退毛衣使晒乾下酒。」八戒:「蹭蹬妖怪。」小妖八戒進去不題

三藏眼跳身體不安叫聲:「悟空怎麼悟能?」行者:「師父不曉得。」三藏:「?」行者:「師父若是難行一定虛張聲勢回來無怪路途平靜一直。」三藏:「假若真個那裡相會此間乃是山野不得之間。」行者:「師父上馬有些懶惰斷然遲慢打動我們趕上一同。」真個唐僧上馬沙僧行者前面引路上山

魔道:「兄弟八戒斷然唐僧切莫錯過。」魔道:「。」五十小妖上山巡邏祥雲縹緲瑞氣盤旋魔道:「唐僧。」妖道:「唐僧那裡?」魔道:「好人頭上祥雲惡人頭上沖天唐僧金蟬長老修行好人所以祥雲縹緲。」看見手指:「不是?」三藏馬上一個寒噤寒噤一連一連寒噤心神不寧:「徒弟怎麼寒噤?」沙僧:「寒噤。」行者:「胡說師父深山峻嶺必然小心虛驚一路。」

行者幾個解數六韜三略使神通長老馬上真個少有世上全無剖開一直前行險些怪物山頂看見失聲:「幾年聞說孫行者今日。」上前:「大王怎麼他人志氣自己威風?」魔道:「孫行者神通廣大唐僧不成。」怪道:「大王手段我們幾個大大大小擺開陣勢合力齊心那裡?」魔道:「你們不曾鐵棒不當不過五百禁得?」妖道:「這等唐僧不成豬八戒如今送還。」魔道:「便不曾便不好唐僧只是眼下不能。」妖道:「這般幾年?」魔道:「不消幾年看見唐僧不可倚勢不得可以賺得相合可以。」妖道:「大王我等?」魔道:「你們不許大王知道若是驚動必然計策自有神通變化可以。」

跳下道路搖身一變變做年老道者真個怎生打扮

蓬鬆神清健身甚麼道士強如先生真像實情
大路道士血淋淋:「!」

三藏仗著孫大聖沙僧歡喜前來行處:「師父!」三藏:「善哉善哉曠野山中四下裡村舍甚麼想必虎豹。」長老駿馬叫道:「出來。」長老乒乓磕頭三藏馬上道者卻又年紀高大不過意連忙下馬:「。」怪道:「。」上流三藏問道:「先生那裡?」虛情假意:「師父山西清幽道士。」三藏:「不在侍奉香火演習經法為何在此?」魔道:「前日山南施主師徒一路斑斕猛虎徒弟貧道戰兢兢奔走亂石不知回路今日大有師父師父大發慈悲得到就是賣命一定。」三藏聞言認為真實:「先生你我衣冠修行理則不是出家便不得。」怪道:「起來怎生走路?」

三藏:「也罷也罷。」怪道:「師父只是不能騎馬。」三藏:「正是。」沙和尚:「行李馬上。」沙僧:「。」回頭一眼:「師父猛虎晦氣師父愈加驚怕不敢。」三藏叫道:「悟空。」行者連聲答應:「。」認定行者再不言語沙僧:「這個眼色不好顛倒看不見師父尖石。」

行者:「這個怎麼幾年人兒這般鬼話只好唐僧認得山中怪物師父師父須是一半。」行者念誦:「師父好人家兒道士今日不幸不是妖怪。」行者:「怎麼北斗?」三藏正然上馬:「這個!『七級浮屠。』便罷了甚麼北斗』、『』。」行者聞言:「造化師父慈悲有些便須要若是大小便脊梁下來臊氣不堪衣服沒人漿洗。」怪道:「這般把子年紀豈不的話?」行者起來在身長老沙僧大路西行山上高低不平行者留心慢走唐僧

不上三五師父沙僧山凹之中行者不見心中埋怨:「師父偌大年紀再不曉得事體這等就是空身恨不得卻又這個妖怪妖怪就是好人年紀得著怎的?」大聖算計原來知道了使一個移山倒海法術在行真言須彌山空中劈頭行者大聖慌得把頭:「使甚麼身法這個不怕只是。」魔道:「不住。」卻又念咒峨嵋山空中行者把頭大山師父魔頭看見渾身遍體:「。」性情真言泰山空中劈頭壓住行者大聖遭逢泰山七竅

妖魔使神通壓倒行者唐三藏雲端下手馬上慌得沙僧行李降妖當頭擋住妖魔一口七星對面來迎

七星降妖金光閃亮這個那個真是捲簾一心唐三藏這個努力一心不肯兩個天宮揚塵一輪紅日大地乾坤蕩蕩來往相持不期戰敗沙和尚
十分兇猛使寶劍流星解數沙僧軟弱回頭沙僧右手馬上三藏腳尖行李張開馬鬃使他們一陣風蓮花厲聲叫道:「哥哥和尚拿來。」

聞言大喜:「拿來。」魔道:「這不?」魔道:「賢弟拿來。」魔道:「唐僧。」魔道:「便就是唐僧只是不曾手段孫行者須是好吃唐僧不曾切莫猴王神通廣大變化我們師父甘心門前吵鬧安生。」:「舉人誇獎天上少有地下全無自我如此手段。」魔道:「?」魔道:「大山山下不能所以唐僧沙和尚行李將來。」聞言滿心歡喜:「造化造化唐僧我們。」小妖:「安排大王一個。」魔道:「哥哥不要小的豬八戒上水吊起。」八戒沙僧西邊唐僧中間白馬行李進去

:「賢弟好手和尚孫行者雖是壓住須要怎麼。」魔道:「兄長孫行者不消我們動身兩個小妖寶貝將來。」魔道:「甚麼寶貝?」魔道:「紫金葫蘆羊脂玉淨瓶。」寶貝取出:「兩個?」魔道:「精細伶俐。」吩咐:「兩個寶貝至高朝天一聲:『孫行者。』裡面隨即太上老君帖兒一時。」小妖叩頭寶貝出去行者不題

大聖使壓住之下苦思三藏聖僧厲聲叫道:「師父當時兩界大難沙門菩薩同知想到此處遭逢魔障可憐可憐該當難為沙僧八戒小龍正是樹大招風人為高名。」

山神土地五方揭諦揭諦:「?」土地:「我們。」「山下?」土地:「不知。」揭諦:「你等原來不知五百年大鬧天宮齊天大聖孫悟空行者如今皈依正果唐僧徒弟怎麼妖魔你們一日脫身出來就是從輕土地山神充軍我們應是。」山神土地:「委實不知不知魔頭我們將來曉得孫大聖?」揭諦:「且休:『不知。』計較出來不要動手我們。」土地:「放出?」揭諦:「不知如意金箍棒十分利害。」

土地山神心中恐懼五方揭諦商議來到三山門外叫道:「大聖山神土地五方揭諦。」行者雄心自然氣象昂昂聲音:「怎的?」土地:「大聖得知開山大聖出來不恭。」行者:「開山。」:「!」官府發放一般真言咒語歸本起行行者起來山神土地:「孤拐每人兩下散悶。」大驚:「剛才大聖吩咐我等怎麼出來言語?」行者:「土地山神不怕妖怪?」土地:「神通廣大法術高強真言咒語我等一日一個輪流當值。」

行者聽見當值二字心驚朝天高聲叫道:「蒼天蒼天混沌開地花果山傳授長生秘訣隨風變化伏虎大鬧天宮名稱大聖不曾山神土地使喚今日這個妖魔無狀山神土地奴僕輪流當值怎麼?」

大聖感嘆山凹霞光行者:「山神土地當值放光物件?」土地:「那是妖魔寶貝放光妖精寶貝。」行者:「這個耍子中有?」土地:「全真道人。」行者:「怪道道士師父這等回去自家。」騰空

大聖搖身一變變做真人怎生打扮

髽髻身穿百衲衣
漁鼓
斜倚大路
頃刻來到猴王放刁
多時兩個小妖到了行者金箍棒伸開不曾防備撲的起來看見行者:「憊懶憊懶不是大王敬重行人比較起來。」行者:「比較甚麼道人見道一家人。」怪道:「怎麼這裡?」行者:「小道道人見面。」妖道:「大王見面只要銀子怎麼見面決不這裡道士。」行者:「當真不是蓬萊。」妖道:「蓬萊海島神仙境界。」行者:「不是神仙神仙?」回嗔作喜上前:「神仙神仙我等肉眼凡胎不能言語衝撞。」行者:「常言:『。』今日山上一個成仙好人那個我去?」精細鬼道:「師父。」伶俐:「師父。」

行者明知故問:「那裡?」怪道:「蓮花。」「那裡?」怪道:「大王孫行者。」行者:「那個?」:「孫行者。」孫行者:「可是唐僧取經那個孫行者?」妖道:「正是正是認得?」行者:「猴子有些無禮認得有些。」怪道:「師父不須大王有些法術大山山下兩個寶貝。」行者:「寶貝?」精細鬼道:「葫蘆淨瓶。」行者:「怎麼樣?」小妖:「寶貝朝天一聲裡面太上老君帖子一時。」行者見說心中:「利害利害當時功曹報信寶貝不知甚麼東西?」行者:「寶貝看看。」小妖甚麼訣竅取出寶貝雙手行者行者心中暗喜:「好東西好東西尾子。」:「不好不好便只是壞了叫做白日搶奪。」:「不曾寶貝。」怪道:「師父寶貝凡人看看。」

行者下手毫毛:「!」變做一個紫金葫蘆出來:「葫蘆?」伶俐:「師父葫蘆長大好看只是不中用。」行者:「怎的不中用?」怪道:「寶貝一個。」行者:「稀罕葫蘆連天裡面。」怪道:「可以?」行者:「當真。」怪道:「只怕我們看看不然決不。」行者:「一月之間半年一次。」伶俐:「寶貝。」精細鬼道:「?」伶俐:「不肯這個淨瓶也罷。」行者心中暗喜:「葫蘆葫蘆淨瓶其實相應。」上前扯住伶俐:「?」怪道:「兒子。」行者:「也罷也罷你們看看。」

大聖低頭咒語夜遊五方揭諦:「玉帝皈依正果唐僧西天取經路阻高山苦厄妖魔萬千半個時辰成功不肯殿刀兵。」

南天門殿下啟奏玉帝前事玉帝:「出言無狀前者觀音保護唐僧這裡五方揭諦功曹輪流護持如今?」不得閃出哪吒太子:「萬歲。」玉帝:「怎樣?」哪吒:「混沌天宮理論其實孫行者唐僧西去取所謂泰山今日成功。」玉帝:「?」哪吒:「降旨天門真武南天門日月星辰對面不見不見怪道行者成功。」玉帝聞言:「。」太子奉旨前來天門真武前事祖師太子

大聖:「哪吒太子。」行者祥雲繚繞有神回頭小妖:「。」小妖:「只管綿怎的?」行者:「我方運神念咒。」小妖著眼怎麼樣行者一個葫蘆上去毫毛多重山頂上風飄飄蕩蕩半個時辰方才落下南天門哪吒太子展開日月星辰真是乾坤宇宙裝成小妖大驚:「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