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五回 Chapter 3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外道正性 邪魔

本性翻身跳出網羅
變化容易長生
清濁運轉西
逍遙萬億一點
暗合孫大聖自得:「苦苦用心所謂水中撈月好似。」葫蘆密密出門本相厲聲叫道:「精怪開門!」小妖:「吆喝?」行者:「快報行者。」

小妖報道:「大王門外甚麼行者。」大驚:「賢弟不好孫行者葫蘆怎麼甚麼行者幾個兄弟。」魔道:「兄長放心葫蘆一千一個甚麼行者出去看看一發。」魔道:「兄弟仔細。」

葫蘆氣昂昂走出高呼:「那裡人氏在此吆喝?」行者:「不得

家居花果山水簾洞
天宮多時爭競
如今

相逢神通
大唐西
戰爭平安
傷殘性命。」
魔道:「過來一聲?」行者:「?」魔道:「我有寶貝葫蘆可以?」行者:「葫蘆。」魔道:「既有拿出。」行者取出葫蘆:「。」

大驚:「葫蘆那裡怎麼一般大小不同不一怎麼一般無二?」便正色叫道:「行者葫蘆那裡?」行者不知來歷接過一句:「葫蘆那裡?」不知見識老實言語根本從頭說出:「葫蘆混沌開地太上女媧煉石補天閻浮世界崑崙山腳下這個紫金葫蘆便是老君留下如今。」大聖聞言口氣:「葫蘆也是那裡。」魔頭:「見得?」大聖:「清濁不滿西北不滿東南太上道祖女媧崑崙山兩個葫蘆一個那個卻是。」怪道:「雌雄得人就是寶貝。」大聖:「。」

縱身空中執著葫蘆一聲:「行者。」大聖歇氣只是不能下來:「世情改變這樣寶貝老公不敢。」行者:「輪到。」葫蘆朝天妖魔叫聲:「大王。」不敢只得一聲裡面行者太上老君帖子心中暗喜:「今日。」

雲頭葫蘆心心念念只是師父蓮花洞口山上不平盤腿葫蘆索索響聲不絕怎麼便響聲原來孫大聖熬煉身體急切不得騰雲駕霧不過是法術寶貝行者不當:「兒子不知撒尿不知漱口買賣不等來看怎的要緊出來容易千年。」葫蘆不覺到了洞口葫蘆一發:「這個師父甚麼得出。」手裡不住不住:「周易文王孔子聖人桃花先生鬼谷子先生。」

小妖看見:「大王禍事行者大王爺爺葫蘆。」魂飛魄散撲的跌倒在地放聲大哭:「賢弟上界塵凡指望榮華山洞和尚性命手足之情。」滿一齊痛哭

豬八戒一家子忍不住叫道:「妖精孫行者後來行者三字師兄七十二變化進來寶貝令弟令弟不必這等鍋灶香蕈蘑菇竹筍豆腐木耳蔬菜師徒下來令弟受生》。」聞言心中大怒:「豬八戒老實原來老實笑話。」:「小妖且休舉哀豬八戒下來稀爛吃飽孫行者報仇。」沙僧埋怨八戒:「說教。」幾分悚懼小妖:「大王豬八戒不好。」八戒:「阿彌陀佛哥哥陰德不好。」一個妖道:「。」八戒:「雖然粗糙,𣙢𣙢。」

前門一個小妖報道:「行者上門。」大驚:「無人。」:「小的豬八戒照舊吊起還有寶貝。」管家小妖:「還有寶貝。」:「?」管家:「還有七星芭蕉扇淨瓶。」魔道:「瓶子不中用口訣孫行者倒把自家兄弟不用在家扇子拿來。」管家即將寶貝芭蕉扇在後衣領七星大小三百一個個擺出孫大聖

孫大聖早已葫蘆裡面緊緊停當腰間金箍棒準備廝殺紅旗招展跳出怎生打扮

頭上腰間彩霞
身穿鎧甲烈火
睜開掣電
七星寶劍提手芭蕉扇
流雲霹靂山川
威風凜凜
小妖擺開陣勢:「猴子十分無禮兄弟手足著然可恨!」行者:「怪物一個妖精性命捨不得師父師弟生靈平白情理出來多多盤費喜喜歡歡打發起身饒了這個。」分說寶劍劈頭大聖使鐵棒舉手門外

金箍棒七星對撞霞光閃電悠悠冷氣逼人蕩蕩那個皆因手足這個取經不容一般鬼神龍虎這個咬牙那個怒目一來一往英雄不住翻騰
大聖二十回合不分勝負叫聲:「小妖。」三百一齊行者大聖公然使小妖手段綿絮纏身退大聖即使身法毫毛:「!」變做行者使小的下手孤拐小妖齊聲喊道:「大王滿地孫行者。」外法打退圍困中間東奔西走出路

左手寶劍右手取出芭蕉扇東南丙丁正對離宮唿喇扇子下來就地火光原來這般寶貝平白怪物著實無情一連扇子烈火

不是天上不是不是山頭不是乃是五行自然取出一點靈光不是凡間常有不是人工造就乃是開闢混沌以來霞飛盡是滿變作燈籠走獸性命西林內飛禽羽毛高飛遍地
大聖心驚:「不好本身毫毛不濟豈不真如?」毫毛上身變作身子真身脫離大火之中蓮花師父門前雲頭門外百十小妖原來分身打傷這裡而立大聖不住惡性兇頑鐵棒一路進去可憐人身依然皮毛

大聖絕了小妖師父火光:「後門起來師父。」悚懼仔細原來不是火光卻是一道金光羊脂玉淨瓶放光心中歡喜:「寶貝瓶子小妖山上放光得了不想今日這裡原來放光。」瓶子喜喜歡歡師父抽身出門妖魔寶劍扇子孫大聖迴避不及劈頭大聖無影無蹤不題

門口滿地就是手下慌得仰天長嘆不住放聲大哭:「!」詩曰

可恨降塵
致使
鴻雁切切潺潺
何時滿返本還原
慚惶不已一聲落得靜悄悄個人悲切愈加悽慘獨自之上寶劍斜倚扇子默默睡著正是喜事精神上心瞌睡

話說孫大聖撥轉佇立師父淨瓶腰間洞口打探靜悄悄消耗隨即輕輕移步潛入裡邊斜倚呼呼睡著芭蕉扇腦後七星斜倚輕輕走上扇子回頭一聲出去原來頭髮驚醒孫行者慌忙大聖早已跳出門前扇子腰間雙手鐵棒

不過囫圇難解心頭惡口猢猻:「老大若干寶貝決不定見存亡。」大聖妖魔:「你好不知徒弟?」寶劍鐵棒仁義輸贏三轉武藝取經靈山相投五行傷和氣耀神通本事交鋒漸漸魔頭迴避
大聖四十不住西南投奔龍洞不題

大聖雲頭闖入蓮花唐僧八戒沙和尚行者:「妖魔那裡?」行者:「葫蘆會子才然一陣戰敗西南龍山小妖分身打死一半還有殺絕方才此處解放你們。」唐僧不盡:「徒弟多虧勞苦。」行者:「誠然勞苦你們只是再不住腳鋪的反復裡外奔波無已寶貝方能退妖魔。」豬八戒:「師兄葫蘆拿出我們看看只怕。」大聖淨瓶扇子取出然後葫蘆:「漱口揭開蓋子我等切莫只怕。」師徒喜喜歡歡中的米麵菜蔬尋出鍋灶安排素齋飽餐一頓

龍山會聚大小打殺母親兄弟絕滅寶貝一齊大哭哀痛多時:「你等且休悽慘我身還有七星汝等龍山家親孫行者報仇。」不了有門小妖報道:「大王舅爺若干兵卒。」聞言縞素孝服躬身迎接原來舅爺母親七大報道姐姐孫行者打死外甥寶貝連日平頂山二百特來助陣故此進門孝服人大前事七大孝服寶劍合同風雲東北

大聖沙僧整頓走路風聲走出乃是西南上來行者大驚抽身八戒:「兄弟妖精救兵。」三藏聞言驚恐失色:「徒弟如何?」行者:「放心放心寶貝拿來。」大聖葫蘆淨瓶腰間芭蕉扇雙手鐵棒沙僧保守師父八戒釘鈀

怪物擺開陣勢當頭七大身穿高聲:「大膽這等寶貝洞府趕早一個個引頸。」行者:「作死不識外公手段不要。」怪物側身使劈面兩個山頭一來一往回合敗陣行者趕來接住復轉壁廂八戒擋住一個一個多時不分勝敗一聲一齊

三藏蓮花喊聲便:「沙和尚出去師兄勝負如何?」沙僧降妖出來一聲出去打退事勢不利回頭八戒趕上背後鮮紅往外可憐一靈真性前程衣服原來也是狐狸精

行者提起寶劍八戒八戒使沙僧近前便不住風雲逃走八戒沙僧緊緊趕來大聖空中淨瓶叫聲:「大王。」自家小妖呼叫回頭一聲進去行者太上老君帖子七星墜落塵埃行者八戒:「哥哥寶劍得了精怪何在?」行者:「了了。」沙僧聽說八戒十分歡喜

當時三藏報喜:「師父上馬走路。」三藏喜不自勝師徒收拾行李馬匹西

行處閃出一個走上扯住三藏:「和尚那裡寶貝。」八戒大驚:「寶貝。」行者仔細觀看原來太上老君慌得近前施禮:「老官那裡?」寶座佇立:「孫行者寶貝。」大聖空中:「甚麼寶貝?」老君:「葫蘆淨瓶寶劍扇子繩子兩個一個童子一個童子寶貝下界卻是得了功績。」大聖:「老官著實無禮縱放家屬罪名。」老君:「我事不可錯怪海上菩薩三次在此妖魔師徒真心西。」大聖聞言心中:「菩薩老大憊懶當時唐僧西去取路途難行急難如今使語言一世不是老官決不既是這等。」

老君寶貝揭開葫蘆淨瓶仙氣童子左右霞光

縹緲同歸兜率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