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七回 Chapter 3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唐三藏 悟空神化嬰兒

三藏寶林寺禪堂一會梁皇水懺》,一會孔雀真經》,三更時候卻才起身門外剌剌一聲狂風長老慌忙袖子遮住便有些心驚膽戰此時困倦上來雖是合眼朦朧心中明白外陰颯颯真個

飄飄蕩蕩落葉飄飄蕩蕩浮雲滿天星昏昧遍地塵沙一陣一陣江湖波浪不定東西門窗前後佛殿花瓶琉璃香爐燭架歪斜幢幡寶蓋鐘鼓樓臺撼動
長老夢中著風一時過處禪堂隱隱一聲師父」!夢中觀看門外漢子渾身上下水淋淋眼中垂淚不住師父」。三藏欠身:「魍魎神怪邪魔不是貪慾之類光明正大東土大唐旨意上西天拜佛手下徒弟降龍伏虎英豪壯士碎屍化作微塵大慈悲方便趁早禪門。」禪堂:「師父不是妖魔鬼怪不是魍魎。」三藏:「不是此類深夜何為?」人道:「師父眼看。」長老仔細定睛

沖天碧玉身穿飛龍赭黃雲頭無憂白玉如東長生形似文昌開化
三藏大驚失色躬身厲聲叫道:「一朝陛下。」空虛坐定還是那個人長老便:「陛下那裡皇帝帝王想必國土半夜逃生至此話說。」人才舊事上訴前因:「師父我家西只有四十遠近城池便是。」三藏:「叫做甚麼地名?」人道:「師父便是當時創立家邦烏雞。」三藏:「陛下這等驚慌至此?」人道:「師父這裡年前天年乾旱不生。」三藏聞言點頭:「陛下古人:『天心。』想必萬民怎麼城郭倉庫賑濟黎民悔過重興枉法自然天心和合順風調。」人道:「我國倉廩空虛錢糧文武兩班停俸祿寡人膳食萬民甘苦沐浴齋戒晝夜焚香祈禱如此危急忽然南山一個全真呼風喚雨點石成金先見文武後來當即祈禱果然令牌頃刻間大雨滂沱寡人不能潤澤如此尚義兄弟。」三藏:「陛下萬千。」人道:「?」三藏:「全真既有這等本事下雨還有那些不足城闕?」人道:「只得陽春天氣開花家家處處王孫遊春賞玩那時文武嬪妃轉院全真攜手緩步花園八角琉璃不知拋下甚麼物件中有金光甚麼寶貝撲通寡人石板井口泥土芭蕉上面可憐死去一個傷生冤屈。」

唐僧見說酥軟沒奈何只得:「陛下不在文武皇后朝見殿怎麼?」人道:「師父說起本事果然世間罕有自從當時花園搖身一變變做模樣差別現今江山國土兩班文武四百皇后嬪妃。」三藏:「陛下。」人道:「?」三藏:「陛下有些神通變作模樣侵占乾坤文武不能后妃不能只有明白何不陰司閻王?」人道:「神通廣大官吏都城龍王東嶽好朋友閻羅兄弟因此這般。」

三藏:「陛下陰司本事陽世間?」人道:「師父一點冤魂山門護法諸天六甲五方揭諦功曹十八伽藍鞍馬卻才夜遊一陣神風進來水災滿拜謁師父手下一個徒弟齊天大聖降魔志心我國妖魔辨明結草銜環報酬師父。」三藏:「陛下徒弟去除妖怪?」人道:「正是正是。」三藏:「徒弟別的不濟降妖陛下雖是難行。」人道:「怎麼難行?」三藏:「神通廣大變得相同滿文武一個個妃嬪一個個徒弟手段決不干戈我們城中不是?」人道:「朝中還有。」

三藏:「想必一代親王何處鎮守?」人道:「不是太子親生儲君。」三藏:「太子想必妖魔?」人道:「不曾金鑾殿學士全真自此太子皇宮不能娘娘相見。」三藏:「何故?」人道:「妖怪使計策母子相見中論長短消息故此不會。」三藏:「我相當時傷生分娩性命金山寺恩師養成記得幼年父母此間太子雙親真個可憐!」

問道:「太子在朝怎的相見?」人道:「如何不得?」三藏:「妖魔一個生身不得一個和尚?」人道:「明早。」三藏:「?」人道:「明日三千人馬鷹犬師父相見言語便。」三藏:「肉眼凡胎妖魔殿一日言語?」人道:「不信留下表記。」三藏:「物件?」把手白玉放下:「可以。」三藏:「何如?」人道:「全真自從變作模樣只是寶貝宮中全真自此太子看見。」三藏:「也罷留下徒弟處置那裡?」人道:「不敢央求夜遊使一陣神風皇宮內院皇后母子合意師徒同心。」三藏點頭應承:「。」

冤魂叩頭拜別舉步不知怎麼一個三藏驚醒原來南柯一夢慌得連忙:「徒弟徒弟。」八戒醒來:「甚麼土地土地』?當時好漢專一吃人度日受用其實快活出家我們保護跑路和尚如今奴才日間包袱夜間尿這早晚徒弟?」三藏:「徒弟剛才在案打盹一個。」行者起來:「師父未曾上山怪物不能得到思念長安不知何日回程所以一點真心西方見佛一個。」三藏:「徒弟不是思鄉才然合眼一陣狂風過處禪房門外一朝皇帝烏雞國王渾身滿眼垂淚。」這等這等如此如此夢中一一行者行者:「不消說分明照顧生意必然妖怪那裡篡位真假妖魔到處立業成功。」三藏:「徒弟神通廣大。」行者:「甚麼廣大早知。」三藏:「記得留下寶貝表記。」八戒:「師父胡纏便怎麼只管當真?」沙僧:「『不信不仁。』我們起火看看如何便是。」

行者果然開門一齊星月真個白玉八戒近前拿起:「哥哥甚麼東西?」行者:「國王寶貝師父既有明日全都身上只是造化。」八戒:「好好告訴那些不會作弄造化。」三藏裡面:「?」行者:「明日頂缸受氣遭瘟。」八戒:「也是怎麼?」唐僧聰明長老便:「徒弟三事如何?」行者:「不消。」

大聖毫毛仙氣叫聲:「!」變做一個金漆白玉在內:「師父穿上袈裟正殿念經我去看看城池端的妖怪打殺在此功績假若不是且休。」三藏:「正是正是。」行者:「太子不出便真個。」三藏:「如何?」行者:「來到蓋兒扯開變作一個和尚太子必然拜佛怎的下拜只是不動一定拿下。」三藏:「真個怎麼?」行者:「沒事自然東土欽差上西天拜佛取經和尚:『寶貝?』袈裟一遍說道:『三等寶貝還有頭一第二好物。』寶貝五百年五百年五百年一千五百年過去未來曉得放出夢中告訴太子若是妖魔一則報仇二來我們名節不信白玉年幼認得。」三藏聞言大喜:「徒弟絕妙寶貝一個叫做袈裟一個叫做白玉寶貝叫做?」行者:「叫做。」三藏師徒天明恨不得點頭扶桑噴氣吹散滿天星

多時東方發白行者吩咐八戒沙僧兩個:「不可攪擾僧人出來成功之後汝等同行。」唿哨空中火眼西城池怎麼看見當時城池只有四十故此高就望見行者近前仔細妖風怨氣紛紛行者空中讚嘆

若是寶座自有祥光五色
妖怪騰騰金門。」
行者正在感嘆聲響東門閃出一路人馬真個果然

淺草
彩旗開映白馬迎風
標槍對衝
猛烈
火炮連天竿
人人個個
張網山坡小徑
一聲霹靂
難保
狐狸麋鹿當中
山雉野雞
猛獸摧殘林木飛蟲
那些散步多時二十高田中軍小小一個將軍十八寶劍坐下腰帶滿真個

隱隱君王昂昂
規模小輩行動真龍
行者暗喜:「不須那個就是皇帝太子。」大聖雲頭太子搖身一變變作一個太子亂跑太子看見歡心滿正中

原來大聖故意接住箭頭在前丟開腳步太子玉兔獨自爭先不知行者行者慢走面前不遠太子寶林寺山門之下行者本身不見門檻進去唐僧:「師父。」卻又變做和尚之內

太子趕到山門不見了玉兔門檻太子大驚失色:「分明玉兔玉兔怎麼不見在此成了精魅。」山門寶林寺」。太子:「年間記得金鑾殿差官和尚修理佛殿不期今日到此正是過道浮生半日進去走走。」

太子跳下馬來正要進去保駕三千人馬趕上簇擁入山裡面慌得本寺眾僧叩頭接入正殿中間參拜佛像卻才舉目觀瞻正當中一個和尚太子大怒:「這個和尚無禮鑾駕旨意知會不當此時臨門起身怎麼不動?」:「拿下!」兩邊校尉一齊下手唐僧下來繩索便行者默默念咒:「護法諸天六甲設法降妖太子不能知識師父汝等即早護持汝等有罪。」大聖暗中吩咐三藏護持那些摸不著光頭好似一壁擋住

太子:「使這般隱身?」三藏上前施禮:「貧僧隱身乃是東土唐僧拜佛和尚。」太子:「東土雖是中原無比寶貝。」三藏:「我身穿袈裟第三寶貝還有第一第二。」太子:「衣服半邊半邊多少寶貝?」三藏:「袈裟全體詩曰

偏袒不須真如
正果八寶元神

見駕猶自未報為人。」
太子聞言心中大怒:「和尚胡說憑著便從何未報。」三藏合掌問道:「殿下為人天地之間?」太子:「。」三藏:「?」太子:「天地日月照臨國王水土父母養育。」三藏:「殿下有失只有天地日月照臨國王水土父母養育?」太子:「和尚遊手削髮不得父母養育從何?」三藏:「殿下貧僧不知寶貝叫做五百年五百年五百年一千五百年過去未來便父母養育貧僧在此久等多時。」

太子聞說:「拿來。」三藏扯開蓋兒行者出來,𥎱𥎱兩邊太子:「星星小人?」行者聞言使神通軍士吃驚:「若是這般不消撐破。」行者太子問道:「和尚未來過去吉凶人禍?」行者:「毫不只是萬事盡皆。」太子:「胡說自古以來,《周易極其玄妙天下吉凶使所以所以憑據妄言禍福人心。」

行者:「殿下烏雞國王太子那裡年前荒旱萬民皇帝臣子祈禱南山一個道士呼風喚雨君王兄弟?」太子:「再說。」行者:「不見全真卻是?」太子:「全真兄弟年前花園一陣神風中金白玉南山至今思慕不見無心賞玩花園緊閉皇帝非我?」

行者聞言哂笑不絕太子只是哂笑太子:「如何這等哂笑?」行者:「還有許多奈何左右人眾不是。」太子言語袍袖軍士退上官傳令三千人馬出門此時殿無人太子上面長老在前左手行者本寺退行者正色上前:「殿下生身父母全真。」太子:「胡說胡說全真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不是還是聽見反話碎屍。」行者下來行者唐僧:「何如不信果然果然如今寶貝倒換關文西方。」三藏即將匣子行者行者接過不見了毫毛上身白玉雙手太子

太子:「和尚和尚年前全真我家寶貝如今和尚進獻。」:「!」一聲傳令長老慌忙行者:「空頭帶累。」行者近前一齊攔住:「叫做還有。」太子:「上來名字定罪!」行者:「長老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