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三十八回 Chapter 3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嬰兒 

受生便如來上人
一念靜觀塵世十方威神
今日明主當年
別有世間一行
烏雞國王太子大聖多時城中果然朝門不敢門首幾個太監那裡把守太子不敢阻滯進去太子裡面正宮娘娘兩邊嬪妃掌扇娘娘雕欄流淚流淚怎的原來四更記得一半含糊一半沉沉思想

太子下馬:「母親。」娘娘歡容叫聲:「孩兒二三在前殿開講不得相見思量今日如何來看一面萬千萬千孩兒怎麼聲音悲慘年紀高邁一日丹霄帝位還有甚麼不悅?」太子叩頭:「母親即位那個何人?」娘娘聞言:「孩兒皇帝怎的?」太子叩頭:「母親無罪不敢。」娘娘:「。」太子:「母親年前夫妻恩愛如何?」娘娘見說眼中:「孩兒相見怎麼今日?」太子發怒:「母親大事。」娘娘退左右淚眼低聲:「孩兒不問九泉之下不得明白

之前之後枕邊切切老邁不興
太子聞言撒手脫身上馬娘娘扯住:「孩兒?」太子面前:「母親不敢今日欽差打獵偶遇東土下來取經聖僧徒弟孫行者降妖原來花園八角琉璃全真今夜三更孩兒不敢特來母親說出這等言語必然妖精。」娘娘:「外人怎麼?」太子:「不敢表記。」娘娘太子取出白玉娘娘娘娘認得當時國王不住泉湧叫聲:「主公怎麼死去先見聖僧太子?」太子:「母親怎的?」娘娘:「四更時分夢見水淋淋跟前鬼魂唐僧皇帝前身便記得這等言語只是一半不得分明正在這裡狐疑今日寶貝拿出收下聖僧果然掃蕩妖氛辨明養育。」

太子急忙上馬城池真個叩頭頓首唐僧多時城門寶林寺門前下馬軍士接著太子見紅太子傳令不許軍士亂動獨自山門整束衣冠行者猴王正殿搖搖擺擺太子雙膝跪下:「師父。」行者上前:「城中?」太子:「母親。」前言一遍行者微微:「若是甚麼冰冷東西不打緊不打緊掃蕩只是今日不好行事回去明早。」太子叩拜:「師父在此伺候明日師父一路。」行者:「不好不好若是一同怪物?」太子:「如今進城。」行者:「怎麼?」太子:「帶領若干人馬鷹犬一日怎麼見駕不才明日進城知人。」行者:「打緊?」

大聖太子面前手段雲端一聲淨法真言山神土地半空中施禮:「大聖呼喚使令?」行者:「保護唐僧到此邪魔奈何太子打獵無物不敢汝等個人𤜱鹿走獸飛禽打發回去。」山神土地聞言幾何大聖:「不拘多少便。」本處一陣陰風野雞山雉鹿虎豹共有行者行者:「不要單擺四十路上那些鷹犬算了汝等。」陰風左右

行者雲頭太子:「殿下路上。」太子半空中神通如何不信只得叩頭拜別出山軍士有無軍士鷹犬一個個著手喝采殿下洪福神功凱歌

行者保護三藏本寺中的和尚他們太子這樣綢繆不恭卻又安排管待唐僧依然禪堂將近一更時分行者心中有事睡不著起來唐僧:「師父。」此時長老曉得行者行者光頭:「師父睡著?」唐僧:「這個頑皮這早晚吆喝甚麼?」行者:「師父事兒計較計較。」長老:「甚麼?」行者:「日間太子誇口手段妖精探囊取物一般睡不著想起來有些。」唐僧:「便。」行者:「只是不順。」唐僧:「亂說妖精君位怎麼叫做不順?」行者:「老人家念經拜佛打坐參禪蕭何律法常言:『。』怪物皇帝不曾馬腳風聲兩班文武本事不好罪名。」唐僧:「怎麼不好定罪?」行者:「就是葫蘆:『烏雞國王逆天?』執照?」

唐僧:「怎生裁處?」行者:「成了只是老人家有些護短。」唐僧:「怎麼護短?」行者:「八戒有些偏向。」唐僧:「怎麼?」行者:「如今放大沙僧這裡八戒此時烏雞城中花園打開琉璃皇帝屍首上來我們包袱明日進城不管甚麼倒換文牒言語:『這個。』太子上來皇后出來文武兄弟動手對頭。」唐僧聞言暗喜:「只怕八戒不肯。」行者:「如何護短怎麼不肯答應半個時辰便三寸不爛之舌豬八戒就是本事跟著。」唐僧:「也罷。」

行者師父八戒床邊:「八戒八戒。」走路辛苦倒頭打呼那裡行者耳朵起來叫聲:「八戒。」行者一聲:「明日走路。」行者:「不是買賣。」八戒:「甚麼買賣?」行者:「太子?」八戒:「不曾見面不曾聽見甚麼。」行者:「太子告訴妖精寶貝不當我們明日進城不免寶貝我們不過不如下手不是?」八戒:「哥哥我去這個買賣去得曉得明白寶貝妖精甚麼寶貝就要。」行者:「?」八戒:「不如你們乖巧面前得出身子言語不能念經無生可好。」行者:「只要那裡寶貝便。」聽見滿心歡喜起來上衣行者走路清酒黃金

兩個密密三藏祥光多時到了雲頭行者:「兄弟二更時分。」八戒:「正好正好。」正陽門首鈴聲行者:「兄弟前後緊急如何?」八戒:「便。」行者羅城八戒上去潛入裡面找著門路花園

門樓星月光輝乃是花園」。行者近前封皮公然鎖門八戒動手盡力把門粉碎行者舉步忍不住起來大呼小叫八戒上前扯住:「這般吆喝驚醒我們官司不該死罪原籍充軍。」行者:「兄弟發急為何

彩畫雕欄狼狽亭閣芍藥茉莉玫瑰牡丹百合芙蓉木槿奇葩山峰池塘青松紫竹滿茸茸丹桂海榴橋頭冷落花園境界。」
八戒:「我們買賣去來。」行者雖然感慨留心想起唐僧芭蕉下方行走芭蕉茂盛花木不同真是

一種天生體性

丹心一點
淒涼憔悴秋風
長養栽培造化
妙用揮灑
相同
輕煙淡淡
戶牖
不許鴻雁
霜天月夜朦朧
消炎避日
桃李冷落粉牆
行者:「八戒動手寶貝芭蕉。」雙手芭蕉然後一塊石板歡喜:「造化寶貝石板不知。」行者:「掀起來看。」霞光明明八戒:「造化造化寶貝放光。」近前細看原來星月中水八戒:「幹事便。」行者:「?」八戒:「一眼中有寶貝包袱怎麼法兒放下如今空手這裡東西怎麼下去上來?」行者:「下去?」八戒:「正是下去只是繩索。」行者:「衣服手段。」八戒:「甚麼衣服直裰就是。」

大聖金箍棒拿出兩頭:「!」:「八戒一頭放下。」八戒:「便放下水邊。」行者:「曉得。」鐵棒行者輕輕起來放下多時水邊八戒:「。」行者聽見撲通一個鐵棒便:「天殺的說到。」行者:「兄弟寶貝?」八戒:「甚麼寶貝只是。」行者:「寶貝水底下去。」呆子真個深知水性下去著實睜眼牌樓水晶宮八戒大驚:「下海海內水晶宮如何?」原來八戒不知龍王水晶宮

八戒一個夜叉看見模樣抽身進去報道:「大王禍事井上一個和尚衣服全無說話。」龍王忽聞心中大驚:「元帥昨夜夜遊奉上烏雞國王魂靈拜見唐僧齊天大聖降妖齊天大聖元帥不可怠慢。」

龍王整衣水族出門厲聲叫道:「元帥裡面。」八戒卻才歡喜:「原來故知。」不管好歹水晶宮其實不知上下上面龍王:「元帥得了性命皈依釋教唐僧西天取經如何得到此處?」八戒:「為此師兄孫悟空多多甚麼寶貝。」龍王:「可憐這裡怎麼寶貝不得龍王變化便寶貝日月不能寶貝?」八戒:「不要推辭便拿出。」龍王:「便寶貝只是不出元帥親自來看何如?」八戒:「須是看看。」

龍王隨後水晶宮殿廊廡橫躺一個龍王手指:「元帥就是寶貝。」八戒上前原來皇帝沖天穿著赭黃無憂藍田八戒:「算不得寶貝時常多少無數那裡叫做甚麼寶貝?」龍王:「元帥原來不知烏雞國王屍首不曾出去齊天大聖起死回生寶貝甚麼東西。」八戒:「這等出去多少燒埋?」龍王其實。」八戒:「你好使果然。」龍王:「。」八戒龍王兩個有力夜叉出去水晶宮門外水珠有水

八戒回頭不見水晶宮皇帝屍首慌得出水叫道:「師兄。」行者:「寶貝?」八戒:「那裡只是水底一個龍王死人不曾出門不見水晶宮那個屍首手軟不動好歹。」行者:「那個就是寶貝如何上來?」八戒:「多少怎的?」行者:「回去。」八戒:「那裡?」行者:「寺中師父睡覺。」八戒:「?」行者:「上來便不上便。」八戒:「怎生城牆肚子幾年不曾打水好不哥哥不要兄弟和氣上來。」行者:「正是上來回去睡覺。」一個下去屍首過來在身出水:「哥哥上來。」行者真個在身卻才金箍棒張開鐵棒行者輕輕出來

八戒放下衣服穿行者皇帝容顏依舊分毫行者:「兄弟怎麼容顏?」八戒:「不知龍王使屍首未曾。」行者:「造化造化一則冤仇未報二來我們成功兄弟。」八戒:「那裡?」行者:「師父。」八戒:「怎的怎的好好睡覺猢猻花言巧語甚麼買賣如今這等死人腌臢下來衣服沒人漿洗上面幾個補丁如何穿?」行者:「只管衣服。」八戒:「穿沒有?」行者:「這般便?」八戒:「。」行者:「便孤拐二十。」八戒:「哥哥棒子若是二十皇帝一般。」行者:「趁早走路。」八戒果然好氣屍首過來在身拽步

大聖咒語地上一口氣就是一陣狂風八戒皇宮內院城池風頭落地徐徐將來心中算計行者:「猴子捉弄捉弄捉弄師父教師緊箍兒猴子腦漿出來。」尋思:「不好不好卻是容易閻王魂靈就醫不許陰司陽世間法兒。」

不了到了山門徑直進去屍首禪堂門前:「師父起來。」唐僧睡不著沙僧行者八戒一聲唐僧連忙起身:「徒弟甚麼?」八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