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一回 Chapter 4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一
 

善惡一時忘念榮枯關心隱現浮沉隨分
湛然便五行禪林必然
孫大聖八戒沙僧來到怪石洞府真個景致非凡

古道風月
白雲滿流水意興
花木芝蘭
崖壑煙霞
巔峰插屏
崑崙地脈有緣受用
將近門前乃是」。壁廂一群小妖那裡舞劍

孫大聖厲聲叫道:「小的趁早知道唐僧師父精靈性命半個掀翻洞府。」那些小妖慌忙急轉石門裡邊:「大王禍事。」

三藏衣服在後小妖乾淨刷洗禍事刷洗便前庭:「禍事?」小妖:「雷公和尚一個和尚門前甚麼唐僧師父半個就要掀翻洞府。」魔王微微冷笑:「孫行者豬八戒師父半山到此五十怎麼上門?」小的推出幾個小妖推出小車前門

八戒望見:「哥哥妖精我們推出車子。」行者:「不是那裡。」小妖車子進去通報魔王:「停當?」答應:「停當。」兵器小妖兩個拽步甚麼盔甲只是腰間錦繡走出門前行者八戒觀看怪物

三分
青雲新月
盤龍哪吒
雙手凜冽祥光出門
聲響掣電
姓氏千古
紅孩兒叫道:「甚麼這裡吆喝!」行者近前:「虛頭早在山路松樹一個黃病孩兒師父我倒好意師父將來如今這個樣子豈不認得趁早師父不要面皮親情令尊知道模樣。」聞言心中大怒一聲喝道:「親情這裡滿口胡柴那個?」行者:「哥哥不曉得當年令尊弟兄不知那裡。」怪道:「猴子一發胡說那裡那裡怎麼父親弟兄?」行者:「不知五百年大鬧天宮齊天大聖孫悟空當初天宮海角天涯四大部洲不到那時豪傑令尊叫做牛魔王稱為天大弟兄大哥還有魔王稱為大聖二哥大鵬魔王稱為天大稱為大聖獼猴稱為通風大聖𤟹稱為大聖稱為齊天大聖排行第七弟兄們時節子時不曾。」

怪物聞言那裡舉起行者正是不忙使一個身法閃過鐵棒:「畜生不識高低!」妖精使身法鐵棒:「猢猻時務!」兩個不論親情一齊變臉使神通雲端

行者名聲魔王手段一個金箍棒一個三界四方一天殺氣日月星辰不見語言情意乖張一個失禮一個變臉威風野性一個混元大聖一個正果善財努力爭強唐僧法王
妖魔孫大聖二十不分勝敗豬八戒傍邊明白妖精敗陣只是遮攔全無行者來往妖精頭上左右八戒暗想:「不好行者一時間破綻妖魔鑽進鐵棒打倒沒了功勞。」抖擻精神妖精劈頭心驚行者:「八戒趕上趕上。」

趕到門前妖精手舉著火中間小車拳頭自家鼻子八戒:「你好鼻子那裡我們?」妖魔咒語噴出鼻子濃煙火焰車子上火光湧大火煙火迷漫真個八戒:「哥哥不停加上香料受用。」不顧行者

行者神通廣大妖怪妖怪行者

炎炎赫赫威威遍地火輪上下猶如西不是燧人不是老子野火乃是妖魔修煉成真三昧五行五行生化水能通靈生生化化皆因長空萬物妖邪三昧西方第一
行者煙火不能看不見門前路徑抽身跳出妖精門首明白行者卻才石門以為得勝小的奏樂歡笑不題

行者按下雲頭八戒沙僧講話行者上前八戒:「全無人氣懼怕敗走逃生丟下我有南北。」八戒:「妖精果然時務古人:『識得時務俊傑。』妖精認親放出無情戀戰。」行者:「怪物手段何如?」八戒:「不濟。」「槍法何如?」八戒:「不濟撐持不住不期不識沒天理放火。」行者:「正是不該取巧不是?」

兩個只管妖精手段妖精沙和尚行者看見:「兄弟怎麼你好手段妖魔也是大家有益常言:『。』妖魔師父也是大功。」沙僧:「手段不能降妖兩個。」行者:「怎麼著?」沙僧:「妖精手段不如槍法不如只是火勢不能取勝小弟相生難處?」行者聞言呵呵:「兄弟有理果然我們著忙相生理論須是那裡師父?」沙僧:「正是這般不必遲疑。」行者:「兩個在此東洋大海。」八戒:「哥哥放心我等理會。」

大聖此地頃刻東洋無心海景使分開波浪一個夜叉相撞看見孫大聖回到水晶宮龍王敖廣一齊出門迎接裡面坐定行者:「事相師父唐僧西天拜佛取經經過紅孩兒妖精聖嬰大王師父交戰放出我們不得水能特來下場大雨唐僧。」龍王:「大聖要求雨水不該。」行者:「四海龍王主司雨澤?」龍王:「不敢玉帝旨意吩咐地方甚麼時辰移文雷公風伯俗語:『不行。」行者:「不用著風雲雷只是雨水滅火。」龍王:「大聖不用風雲雷電不能助力舍弟大聖如何?」行者:「令弟何在?」龍王:「南海龍王北海龍王敖閏西海龍王敖順。」行者:「不如上界玉帝旨意。」龍王:「不消大聖這裡金鐘頃刻。」行者:「龍王鐘鼓。」

須臾龍王:「大哥?」敖廣:「孫大聖這裡助力降妖。」引進行者個個

鯊魚前部大作先鋒
元帥提督
太尉東方西
南面將軍
把總中軍五方處處英雄
縱橫機巧黿樞密玄微相公
丞相多變
橫行
外郎查明簿出離
詩曰

四海龍王齊天大聖相從
三藏途中前來滅火
行者多時行者:「此間妖魔汝等空中不要出頭露面不須列位捉拿不用列位助陣只是放火呼喚一齊。」龍王號令

行者雲頭松林八戒沙僧叫聲:「兄弟。」八戒:「哥哥來得龍王?」行者:「兩個仔細只怕行李。」沙僧:「師兄放心我等理會得了。」

行者到了門首叫聲:「開門!」那些小妖報道:「孫行者又來了。」:「猴子不曾故此一來切莫斷然。」縱身長槍:「小的推出火車。」出門行者:「怎的?」行者:「師父。」怪道:「不通唐僧師父思量。」行者聞言十分惱怒金箍棒劈頭妖精使不同

妖魔猴王一個取經一個唐三藏親情無義這個恨不得捉住剝皮那個恨不得拿來蘸醬真個英雄果然輸贏舉手二十本事一般
行者二十回合見得不能取勝抽身拳頭鼻子兩下噴出門前車子煙火眼中孫大聖回頭叫道:「龍王何在?」龍王兄弟水族妖精火光下雨真個

瀟灑密密沉沉瀟灑天邊墜落星辰密密沉沉海口倒懸起初大小次後滿地高山溝壑路口看看滿漸漸這個唐僧神龍天河
大小止息妖精火勢原來龍王只好妖精三昧如何火上澆油

大聖:「。」鐵棒來到一口劈臉行者回頭眼花忍不住原來大聖不怕只怕當年大鬧天宮老君八卦一番安身不曾只是火眼金睛至今只是一口行者不得雲頭卻又回歸洞府

大聖一身煙火澗水救火冷水火氣攻心三魂可憐氣塞喉舌魂飛魄散慌得四海龍王半空雨澤高聲:「元帥捲簾將軍師兄出來。」

八戒沙僧急忙不顧泥濘找尋急流淌下一個人沙僧跳下上岸卻是孫大聖身軀四肢不得渾身上下沙和尚滿眼垂淚:「師兄可惜億萬長生如今化作個中短命。」八戒:「兄弟猴子我們胸前還有一點熱氣沒有?」沙僧:「渾身有一點兒熱氣怎的?」八戒:「七十二變化七十二性命。」真個沙僧八戒盤膝坐定八戒兩手七竅使一個按摩原來行者冷水丹田不能出聲八戒須臾一聲:「師父!」沙僧:「師父甦醒我們這裡。」行者睜開:「兄弟這裡。」八戒:「才子發昏不是了帳不謝。」

行者卻才起身:「弟兄何在?」四海龍王半空中答應:「小龍在此伺候。」行者:「遠勞不曾回去改日。」龍王水族泱泱不在話下

沙僧行者一同松林之下坐定時間定神順氣不住:「師父

當年大唐災殃
三山魔障
托缽厚薄參禪宿
一心指望成功今日安知受傷?」
沙僧:「哥哥且休煩惱我們早安計策那裡助力搭救師父。」行者:「那裡?」沙僧:「當初菩薩吩咐我等保護唐僧我們天天那裡?」行者:「大鬧天宮那些不得妖精神通須是手段天神不濟不能妖魔須是觀音菩薩奈何皮肉疼痛怎生?」八戒:「吩咐我去。」行者:「也罷去得菩薩仰視低頭禮拜地名師父怪物。」八戒聞言即便雲霧向南

那個歡喜:「小的孫行者一陣不得好道只怕救兵開門我去。」

妖精觀看八戒妖精南邊斷然觀音菩薩按下:「小的皮袋尋出多時不用二門之下我去八戒回來稀爛犒勞你們。」原來妖精一個如意皮袋小妖拿出安於不題

曉得路上南海近路駕雲八戒端坐之上變作一個觀世音模樣等候八戒

行處忽然望見菩薩那裡識得真假作佛下拜:「菩薩弟子豬悟能叩頭。」妖精:「唐僧去取我有?」八戒:「弟子師父中途紅孩兒妖精師父弟子師兄交戰原來放火頭一不曾第二龍王不能滅火師兄壞了不能行動弟子菩薩師父。」妖精:「不是傷生一定你們衝撞。」八戒:「不曾衝撞師兄悟空衝撞變作一個小孩兒師父師父善心下來師兄師兄師父。」妖精:「起來個人一個師父出來。」八戒:「菩薩師父一個也罷。」王道:「。」

不知好歹跟著向南赴火雲門頃刻間到了門首妖精進去:「疑忌故人進來。」只得舉步入門一齊吶喊八戒束緊之上妖精當中:「豬八戒甚麼手段唐僧取經菩薩兩個認得聖嬰大王如今三五賞賜小妖。」八戒裡面:「怪物十分無禮百計千方管教一個個。」不題

孫大聖沙僧一陣一個噴嚏:「不好不好陣風凶多吉少豬八戒走錯。」沙僧:「不會?」行者:「想必撞見妖精。」沙僧:「撞見妖精不會?」行者:「不停這裡看守打聽打聽。」沙僧:「師兄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