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二回 Chapter 4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二
大聖慇懃南海 觀音慈善

話說西南行者心中暗想:「老大師父老大牛魔王當年相會真個交遊如今歸正還是邪魔雖則久別記得模樣變作牛魔王何如。」

行者小妖展開向前小妖十數遠近搖身一變變作牛魔王毫毛:「!」變作幾個小妖山凹張弓樣子等候

忽然看見牛魔王中間慌得撲的跪下:「老大王爺這裡。」如火肉眼凡胎那裡認得真假一同跪倒磕頭:「爺爺小的聖嬰大王老大王爺唐僧。」行者借口:「孩兒起來回家衣服。」小妖叩頭:「爺爺方便不消路程遙遠大王小的就此。」行者:「兒女也罷也罷向前開路去來。」抖擻精神向前大聖隨後

多時到了本處如火:「大王老大王爺。」歡喜:「你們這等。」即便頭目隊伍迎接老大王爺滿齊整出去行者昂昂胸脯身子鷹犬毫毛收回身上大步走入南面當中紅孩兒當面跪下朝上叩頭:「孩兒。」行者:「孩兒免禮。」四大下手行者:「?」躬身:「孩兒不才昨日獲得乃東大唐和尚得人一個修行有人一塊不敢唐僧。」

行者聞言:「那個唐僧?」王道:「西天取經。」行者:「可是孫行者師父?」王道:「正是。」行者擺手搖頭:「別的還好孫行者那樣不曾猴子神通廣大變化多端大鬧天宮玉皇上帝十萬天兵天羅地網不曾怎麼師父出去不要猴子打聽師父金箍棒山腰窟窿連山何處安身倚靠何人養老?」

王道:「那裡他人志氣孩兒威風孫行者共有兄弟唐僧半山之中使變化師父豬八戒當時門前甚麼攀親沖天交戰如此不見甚麼豬八戒孩兒三昧一陣慌得四海龍王不能三昧一個發昏連忙豬八戒南海觀音菩薩觀音豬八戒如意小的行者門首吆喝傳令慌得包袱丟下卻才來看唐僧活像延壽長生不老。」

行者:「三昧贏得不知七十二變化。」王道:「怎麼變化認得決不。」行者:「雖然認得不變大象不得變作小的。」王道:「小的這裡一層小妖把守怎生?」行者:「不知蒼蠅蚊子虼蚤或是蜜蜂蝴蝶蟭蟟模樣那裡認得?」王道:「就是不敢。」

行者:「如此手段唐僧奈何今日。」王道:「如何?」行者:「近來年老母親善事作善齋戒。」王道:「不知長齋?」行者:「不是長齋不是喚做每月。」:「?」行者:「初六今朝辛酉一則二來不會明日我去親自刷洗等同。」

聞言心中暗想:「王平吃人為生一千怎麼如今當初作惡多端齋戒那裡過來可疑可疑。」抽身走出二門之下將來:「你們老大那裡?」小妖:「半路。」王道:「你們不曾到家?」小妖:「不曾到家。」王道:「不好這不老大。」小妖一齊跪下:「大王自家父親不得?」王道:「形容動靜只是言語只怕你們仔細使出鞘使使使使使言語如何老大今日明日便何妨假若言語不對一聲一齊下手。」領命

復轉裡面行者當面行者:「孩兒無常不須只管。」地下:「一則奉獻唐僧二來句話前日祥光直至逢著先生。」行者:「可是天師?」王道:「正是。」行者問曰:「話說?」王道:「孩兒五官平等幾年那時出世年幼記得先生五星倘或下次推算。」行者聞言上面暗笑:「妖怪佛果師父一路幾個妖精甚麼家長的話也好信口如今年月怎麼知道?」猴王十分乖巧巍巍端坐中間一些喜盈盈:「年老連日有事不遂心懷偶然等到明日回家母親便。」

王道:「時常論說我有怎麼今日一旦豈有此理假的。」一聲簇擁行者沒頭沒臉大聖使金箍棒現出妖精:「那裡兒子?」滿面羞慚不敢回視行者金光走出洞府小妖:「大王孫行者。」王道:「刷洗唐僧便。」

行者鐵棒呵呵大笑那邊沙僧聽見:「半日方回如何這等哂笑救出師父?」行者:「兄弟不曾師父上風。」沙僧:「甚麼上風?」行者:「原來豬八戒觀音回來皮袋之內設法救援不期甚麼老大師父老大牛魔王模樣進去中間便叩頭著實快活果然得了上風。」沙僧:「便這般小便師父性命難保。」行者:「不須我去菩薩。」沙僧:「。」行者:「古人:『喜事精神。』行李馬匹我去。」沙僧:「師父。」行者:「來得只消回來。」

大聖說話沙僧南海半空半個時辰望見普陀山須臾按下雲頭直至端肅二十四諸天:「大聖那裡?」行者作禮:「菩薩。」諸天:「通報。」鬼子母諸天來潮報道:「菩薩得知孫悟空特來參見。」菩薩進去大聖裡邊菩薩下拜菩薩道:「悟空金蟬西方?」行者:「上告菩薩弟子保護唐僧前行一方一個紅孩兒妖精喚作聖嬰大王師父弟子豬悟能門前交戰放出三昧我等不能取勝不出師父東洋大海四海龍王雨水不能弟子壞了幾乎。」菩薩道:「三昧神通廣大怎麼龍王?」行者:「只是弟子煙燻不能駕雲豬八戒菩薩。」菩薩道:「悟能不曾。」行者:「正是未曾寶山妖精變做菩薩模樣豬八戒一個皮袋。」

菩薩聽說心中大怒:「模樣?」一聲寶珠淨瓶心裡撲的行者起身侍立下面:「菩薩不退的話不好壞了德行淨瓶可惜可惜早知不是大人?」

不了當中原來一個怪物出來行者仔細怪物怎生模樣

根源出處水底增光
天地安藏鬼神
藏身能行
文王伏羲
雲龍千般
穿點點裝成玳瑁
八卦散碎
生前龍王死後佛祖
興風作浪烏龜
淨瓶爬上菩薩點頭二十四二十四行者暗笑:「原來不見。」菩薩道:「悟空在下面甚麼?」行者:「甚麼。」菩薩:「。」行者便蜻蜓撼石柱怎生半分行者上前跪下:「菩薩弟子拿不動。」菩薩道:「說嘴拿不動怎麼降妖?」行者:「菩薩平日今日拿不動妖精。」菩薩道:「常時如今淨瓶拋下一時間四瀆之間海水裡面那裡所以拿不動。」行者合掌:「弟子不知。」

菩薩走上右手輕輕提起淨瓶左手點點下水行者:「原來養家。」菩薩坐定:「悟空甘露漿龍王不同妖精三昧待要拿不動待要善財龍女卻又不是好心專一騙人龍女貌美淨瓶寶物假若工夫須是甚麼東西。」行者:「可憐菩薩這等多心弟子沙門一向那樣當頭我身綿直裰還是老人家裙子幾個銅錢鐵棒早晚護身只是頭上這個卻又方法頭上不下當頭情願除去不然?」菩薩道:「你好自在不要衣服鐵棒金箍腦後救命毫毛。」行者:「毫毛也是老人家不能性命。」菩薩:「猴子便善財。」行者:「菩薩多疑正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千萬師父。」菩薩

逍遙欣喜蓮臺
聖僧障害降妖回來
孫大聖十分歡喜觀音諸天大神普陀菩薩道:「悟空。」行者躬身:「菩薩先行。」菩薩道:「過去。」行者磕頭:「弟子不敢菩薩面前施展身體菩薩不敬。」菩薩聞言善財龍女蓮花池蓮花下邊水上教行:「蓮花。」行者:「菩薩花瓣如何下水天冷穿?」菩薩喝道:「上去。」行者不敢推辭捨命果然先見上面海船大三行者歡喜:「菩薩。」菩薩道:「如何不過?」行者:「沒了怎生?」菩薩道:「不用。」一口氣著實一口氣南洋苦海彼岸行者實地:「菩薩賣弄神通這等呼來喝去費力。」

菩薩吩咐諸天仙境善財龍女祥雲普陀那邊:「何在?」李天王第二太子俗名木叉。)菩薩傳授徒弟左右稱為護法行者菩薩合掌伺候菩薩道:「上界。」:「師父幾何?」菩薩道:「全副。」

領命駕雲南天門宮殿下拜天王:「從何?」木叉:「師父孫悟空降妖。」天王哪吒三十六木叉木叉哪吒:「兄弟回去母親我事緊急磕頭。」祥光南海菩薩

菩薩咒語化作千葉蓮臺菩薩縱身上去端坐中間行者暗笑:「菩薩使儉用蓮花池五色蓮臺捨不得將來卻又別人。」菩薩道:「悟空言語。」卻才雲頭海上展翅孫大聖隨後

頃刻間山頭行者:「就是從此妖精門首約摸四百。」菩薩聞言祥雲山頭一聲咒語走出許多乃是本山土地菩薩蓮座磕頭菩薩道:「汝等魔王打掃乾淨三百遠近地方不許一個生靈在地巔峰之上安生。」退須臾來回菩薩道:「既然乾淨。」淨瓶唿喇喇出水真個

山頭石壁山頭石壁汪洋天全水氣滿菩薩降魔取出定身真如南海一般曇花香草貝葉紫竹竿鸚鵡青松鷓鴣波濤漫天
孫大聖暗中讚嘆:「果然一個大慈大悲菩薩法力甚麼禽獸。」菩薩:「悟空伸手過來。」行者左手伸出菩薩楊柳甘露把手心裡一個:「拳頭妖精不許將來跟前自有法力。」

行者領命洞口使使叫道:「妖怪開門!」那些小妖進去報道:「孫行者又來了。」王道:「。」行者叫道:「兒子老子門外開門?」小妖報道:「孫行者那話兒。」:「。」行者開門心中大怒鐵棒一下一個窟窿慌得小妖進去:「孫行者打破。」見報幾次聽說打破前門縱身出去長槍行者:「猴子老大不識便宜不知打破甚麼罪名?」行者:「老子出門甚麼罪名?」

長槍便行者鐵棒一番上手回合行者拳頭下來:「刷洗唐僧。」行者:「兒子。」妖精聞言愈加嗔怒一聲趕到面前行者敗陣:「猴子在前二三本事怎麼如今就要?」行者:「老子放火。」妖精:「放火上來。」行者:「放火走開好漢在家門前。」妖精不知真個行者拳頭王著迷亂追趕流星過度

不一望見菩薩行者:「妖精如今南海觀音菩薩怎麼回去?」不信只管趕來行者菩薩光影妖精沒了行者走近菩薩道:「孫行者救兵?」菩薩答應長槍喝道:「孫行者救兵?」菩薩答應妖精菩薩菩薩金光走上行者:「菩薩你好妖精再三怎麼不敢做聲那個蓮臺丟下?」菩薩:「莫言怎的。」

此時行者木叉空中並肩呵呵冷笑:「不知聖嬰當作不過甚麼膿包菩薩得無蓮臺上去。」妖精菩薩當中行者看見:「好好蓮花送人。」菩薩道:「悟空甚麼?」行者:「蓮臺妖精不得?」菩薩道:「正要。」行者:「身軀小巧穩當。」菩薩:「莫言看法。」

楊柳指定一聲:「退!」蓮臺花彩祥光原來之上木叉:「使降妖去來。」木叉按下雲頭降魔一般百餘妖精穿皮肉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