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三回 Chapter 4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三
黑河妖孽 西洋

菩薩卻才住口妖精正性起身頸項手足上都金箍疼痛便兒時分毫寶貝行者:「菩薩不大頸圈。」童子煩惱就此行者行者閃身菩薩後面:「念咒念咒。」菩薩楊柳一點甘露叫聲:「!」雙手合掌再也不能開放至今一個觀音童子不得不得方知法力沒奈何下拜

菩薩真言淨瓶海水依然半點存留行者:「悟空妖精只是野心不定方才如今師父去來。」行者轉身叩頭:「有勞菩薩遠涉弟子。」菩薩道:「不消恐怕師父性命。」行者聞言歡喜妖精正果五十三參參拜觀音

不題菩薩童子沙僧盼望行者不到行李馬上執著降妖韁繩松林向南觀看行者欣喜沙僧:「哥哥怎麼菩薩此時。」行者:「做夢菩薩妖怪。」行者菩薩法力一遍沙僧十分歡喜:「師父。」

兩個門前下馬兵器皮袋放出八戒行者:「哥哥妖精那裡我去出氣。」行者:「師父。」

後邊師父赤條條沙僧連忙行者衣服穿上面前:「師父吃苦。」三藏:「多累你等怎生妖魔?」行者菩薩童子一遍三藏跪下禮拜行者:「不消我們一個童子。」如今童子觀音五十三參參見

沙僧寶物安排齋飯管待師父長老性命孫大聖真經

師徒上馬大路篤志西行經一個三藏大驚:「徒弟那裡?」行者:「老師多疑不得和尚我們一同四眾聽見甚麼多心?」唐僧:「《多心浮屠禪師五十四二百七十當時至今?」行者:「老師』。我等出家嘗味不知寒暑妄想如此六賊如今念念在意妖魔不肯捨身香甜聲音事物招來六賊紛紛怎生西天見佛?」三藏聞言默然:「徒弟

當年聖君奔波晝夜慇懃
芒鞋山頭
可嘆月明不堪
何時滿足三行如來妙法?」
行者忍不住鼓掌大笑:「師父原來只是思鄉三行滿常言:『功到自然成。」八戒回頭:「這般魔障走上一千不得成功。」沙僧:「二哥一般口鈍不要大哥成功。」

師徒不停馬蹄前面一道黑水不能四眾岸邊仔細觀看

層層層層人身遠望樹木滾滾一地滔滔千里水沫浪花牛羊牛羊只是岸上節令花草湖泊江河天下世間人生相逢西方黑水
唐僧下馬:「徒弟怎麼如此?」八戒:「。」沙僧:「不然筆硯。」行者:「你們且休亂道設法師父過去。」八戒:「若是過去或是雲頭或是不消過去。」沙僧:「只消頃刻。」行者:「我等容易只是師父。」三藏:「徒弟多少?」八戒:「約摸。」三藏:「計較那個過去。」行者:「八戒。」八戒:「不好若是不能常言:『凡人。』若是。」

師徒河邊商議小船唐僧:「徒弟我們過去。」沙僧厲聲叫道:「。」上人:「不是渡船如何?」沙僧:「天上人間方便第一不是渡船我們不是打攪我等東土欽差取經佛子方便方便我們過去。」聞言岸邊:「師父你們怎能?」三藏近前原來木頭中間只有一個只好坐下兩個三藏:「怎生?」沙僧:「這般。」八戒使心術躲懶:「悟淨大哥這邊行李馬匹師父過去大哥過去。」行者點頭:「。」

唐僧梢公開船一直方才中間一聲那陣狂風十分利害

當空
兩岸四邊
龍神花木
呼呼陣陣
朝上飛禽走獸窩巢
船戶遭難四海人家
河間
房屋驚天動地泰山
陣風原來就是黑水河中怪物眼看唐僧豬八戒無形不知

岸上沙僧行者心慌:「怎麼老師步步魔障一路平安黑水。」沙僧:「我們找尋。」行者:「不是翻船翻船八戒必然師父那個有些正氣想必就是師父拖下水。」沙僧聞言:「哥哥何不行李找尋去來。」行者:「不能。」沙僧:「流沙如何去得去得。」

和尚手腳降妖撲的一聲分開水路步行進去有人言語沙僧傍邊觀看壁廂亭臺門外乃是衡陽黑水河神」。怪物上面:「一向辛苦今日方能和尚修行好人一塊便長生不老多時今朝。」:「小的出來兩個和尚囫圇舅爺。」沙僧聞言不住心頭火起:「潑物唐僧師父八戒師兄出來!」妖邪:「禍事。」:「甚麼禍事?」小妖:「外面一個晦氣和尚前門要人!」

聞言披掛小妖披掛結束整齊手提竹節鋼鞭走出真個兇頑

方面
鐵線朱砂
形似顯靈太歲發怒雷公
鐵甲團花
竹節鋼鞭提手滾滾狂風
生來脫去流變
妖邪前身喚做鼉龍
喝道:「在此?」沙僧:「無知怎麼玄虛變作梢公師父送還性命。」呵呵:「和尚不知死活師父如今上來我見雌雄師父不得一發休想西天。」沙僧聞言大怒劈頭鋼鞭兩個水底

降妖竹節爭先一個黑水河中千載一個殿舊時那個三藏這個唐僧可憐水底相爭要功不然搖頭門前沙門悟淨單身獨力威權勝敗牽連和尚欲取真經拜佛
三十回合不見高低沙僧暗想:「怪物對手不能取勝出去教師。」沙僧架子妖精趕來:「柬帖請客。」

沙僧氣呼呼跳出行者:「哥哥怪物無禮。」行者問道:「下去許多出來端的妖邪師父?」沙僧:「這裡亭臺門外喚做衡陽黑水河神』。傍邊裡面說話小的刷洗待要師父八戒舅爺發起打門怪物竹節鋼鞭走出半日三十不分勝負使出來助陣怪物只要回去請客上來。」行者:「不知甚麼妖邪?」沙僧:「模樣不然便是鼉龍。」行者:「不知那個舅爺?」

不了灣裡走出一個老人遠遠跪下:「大聖黑水河神叩頭。」行者:「妖邪?」老人磕頭:「大聖不是妖邪河內真神妖精舊年五月西洋大潮此處神交年邁不過衡陽黑水河神許多水族沒奈何海內原來西海龍王不准啟奏上天奈何不能玉帝大聖到此特來參拜投生大聖出力。」行者聞言:「這等西海龍王有罪如今師父師弟揚言舅爺正要報信這等河神沙僧在此看守我去龍王怪物。」河神:「深感大聖。」

行者駕雲西洋大海分開波浪正然撞見一個一個下流上來行者滿面鐵棒一下可憐腦漿一聲出水揭開裡邊簡帖

頓首舅爺老大獲得乃東僧人世間不敢舅爺聖誕特設預祝車駕。」

行者:「供狀。」帖子往前一個夜叉望見行者抽身水晶宮:「大王齊天大聖爺爺。」

龍王敖順水族迎接:「大聖。」行者:「不曾!」龍王:「大聖一向皈依佛門不動幾時?」行者:「便不曾只是下一個罪名。」敖順大驚:「小龍為何有罪?」行者取出簡帖兒龍王

龍王魂飛魄散慌忙跪下叩頭:「大聖恕罪第九個兒妹夫風雨降旨魏徵丞相無處安身小龍到此養成前年不幸居住黑水養性不期小龍差人。」行者:「共有幾個那裡作怪?」龍王:「個兒第一小黃第二第三第四鎮守第五徒勞佛祖第六第七玉帝天華第八大家第九鼉龍年幼執事舊年黑水養性成名調用誰知衝撞大聖。」

行者聞言:「妹妹幾個?」敖順:「一個龍王以此孀居前年。」行者:「一夫一妻如何幾個雜種?」敖順:「各別。』」行者:「心中煩惱簡帖天庭通同作怪搶奪人口教誨一則二來年幼無知知情差人師父區處。」敖順太子:「快點五百問罪。」一壁廂安排酒席大聖行者:「龍王多心饒了便何須令郎一則老師師弟盼望。」

不住龍女行者西海黑水河中行者:「太子好生上岸。」:「大聖寬心小龍上來先見大聖懲治罪名師父送上帶回海內我家。」行者欣然跳出到了東邊沙僧河神:「師兄怎麼回來河內?」行者打死簡帖龍王太子一遍沙僧十分歡喜岸邊師父不題

太子門前妖怪:「西海龍王太子。」忽聞心中疑惑:「簡帖舅爺這早晚不見回話怎麼舅爺卻是表兄?」正說:「大王河內西旗號上書西海儲君』。」妖怪:「表兄狂妄舅爺不得赴宴既是赴宴如何其間。」:「小的披掛鋼鞭伺候一時出去何如。」領命一個個準備

鼉龍真個

列明
寶劍光彩長槍

大刀沙沙
蛤蚌
大小干戈
不是元戎
門前厲聲:「表兄小弟在此有請。」一個中軍:「殿下鼉龍。」太子頂上束腰手提開步跑出:「怎麼?」鼉龍:「小弟簡帖舅爺舅爺表兄兄長如何扎營在此?」太子:「舅爺?」妖怪:「小弟一向蒙恩久別孝順昨日一個東土僧人修行可以延壽舅爺舅爺。」太子喝道:「十分懵懂僧人?」妖怪:「唐朝僧人西天取經和尚。」太子:「唐僧不知手下徒弟利害。」妖怪:「一個和尚喚做豬八戒捉住和尚一同還有一個徒弟喚做沙和尚乃是漢子晦氣使昨日門外師父鋼鞭敗陣逃生不見怎的利害。」

太子:「原來不知還有一個徒弟五百年大鬧天宮上方齊天大聖如今保護唐僧西天拜佛普陀大慈大悲觀音菩薩改名喚做孫悟空行者怎麼海內差人請帖水晶宮拿捏父子結連妖邪搶奪人口唐僧八戒送上河邊交還孫大聖憑著還好性命半個休想。」心中大怒:「嫡親倒反他人唐僧天地那裡這等容易便手段門前交戰師父不過拿來一齊沒甚麼親人請客自家小的上面自在不是。」

太子見說開口:「果然無狀不要孫大聖對敵我相?」怪道:「好漢甚麼相持?」:「披掛。」呼喚一聲小妖跟隨左右獻上披掛鋼鞭兩個英雄號令一齊沙僧爭鬥不同

旌旗照耀搖光壁廂解散壁廂門戶開張太子一聲鯖魚牡蠣蛤蚌鋒芒烏鯧河水高下混戰多時波浪太子金剛當頭作怪
太子一個破綻妖精不知進來使解數妖精右臂趕上跌倒在地上前繩子雙手穿琵琶上岸孫行者面前:「大聖小龍捉住大聖定奪。」

行者沙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