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六回 Chapter 4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六
外道正法 

話說國王孫行者使即將關文寶印便唐僧放行西道士慌得拜倒金鑾殿啟奏皇帝御手:「國師今日?」道士:「陛下我等至此匡扶社稷安民二十年來今日和尚法力我們聲名陛下殺人我等陛下留住關文兄弟何如?」國王著實昏亂向東西向西真個關文:「國師怎麼?」大仙:「坐禪。」國王:「國師和尚禪教出身必然禪機奉旨?」大仙:「坐禪不同一異雲梯。」國王:「何為雲梯?」大仙:「一百桌子五十不許不用雲頭坐下約定幾個時辰不動。」

國王有些難處就便傳旨問道:「和尚我國雲梯坐禪那個?」行者聞言沉吟八戒:「哥哥怎麼言語?」行者:「兄弟若是諸般就是砍頭剖腹異樣不怕坐禪那裡柱子上下。」三藏開言:「坐禪。」行者歡喜:「多少?」三藏:「幼年講道性命根本定性死生二三年頭。」行者:「師父二三我們取經不上二三時辰下來。」三藏:「徒弟卻是不能上去。」行者:「上前答應上去。」

長老果然合掌:「貧僧坐禪。」國王傳旨國家不消半個時辰金鑾殿左右

大仙殿西邊臺上坐下行者毫毛變做八戒沙僧下面五色祥雲唐僧空中東邊臺上坐下祥光變作一個蟭蟟八戒耳朵:「兄弟仔細師父替身說話。」:「理會理會。」

鹿大仙繡墩多時兩個高臺不分勝負道士師兄腦後上去唐僧頭上變作一個臭蟲咬住長老長老先前然後原來坐禪不許動手動手一時間疼痛就著衣襟八戒:「不好師父風發。」沙僧:「不是頭風。」行者聽見:「師父志誠君子坐禪斷然不會只是不會君子兩個上去看看。」

行者一聲唐僧頭上大小一個臭蟲師父慌忙師父長老端坐上面行者暗想:「和尚頭光虱子不得一個如何臭蟲道士玄虛師父哈哈不見輸贏!」行者上去殿頭上落下搖身一變變作蜈蚣道士一下道士不穩一個下去幾乎性命幸虧大小官員國王大驚當駕太師殿梳洗行者祥雲師父長老得勝

國王放行鹿大仙:「陛下師兄原有到了高處舊疾舉發令和得勝留下猜枚。」國王:「怎麼叫做猜枚』?」鹿力道:「貧道和尚可能出去不著陛下罪名昆仲二十。」真個國王十分昏亂讒言傳旨櫃子內官宮殿娘娘寶貝須臾白玉僧道:「法力寶貝。」

三藏:「徒弟如何得知?」行者祥光變作蟭蟟唐僧頭上:「師父放心我去看看。」大聖輕輕之下縫兒進去一個一套乃是山河社稷乾坤地理拿起舌尖一口叫聲:「!」變作破爛一口鐘臨行出來唐僧耳朵:「師父破爛一口鐘。」三藏:「寶貝寶貝?」行者:「猜著便是。」

唐僧正要鹿大仙:「山河社稷乾坤地理。」唐僧:「不是不是破爛一口鐘。」國王:「和尚無禮我國甚麼一口鐘。」:「!」兩班校尉就要動手慌得唐僧合掌高呼:「陛下貧僧一時打開端的貧僧領罪不是不屈貧僧?」國王打開當駕來看果然破爛一口鐘國王大怒:「?」後面皇后:「梓童親手山河社稷乾坤地理不知怎麼變成?」國王:「退寡人宮中無非綾羅甚麼?」:「寶貝如何。」皇帝後宮花園仙桃一個桃子大小摘下

唐僧:「徒弟。」行者:「放心看看。」一聲縫兒鑽進一個桃子桃子乾淨兩邊核兒安在裡面蟭蟟出去唐僧耳朵:「師父桃核。」長老:「徒弟先前不是幾乎寶貝桃核寶貝?」行者:「只管便。」

三藏正要開言大仙:「貧道仙桃。」三藏:「不是桃核。」國王喝道:「仙桃如何三國猜著。」三藏:「陛下打開來看就是。」當駕上去打開果然一個核子皮肉國王心驚:「國師寡人親手仙桃如今只是核子鬼神。」八戒聽說沙僧微微冷笑:「不知桃子積年。」

大仙殿梳洗走上殿:「陛下和尚搬運。」國王:「國師?」力道:「抵得物件不得人身裡面管教不得。」下去:「和尚寶貝?」

三藏:「又來了!」行者:「看看。」裡面一個童兒大聖見識果然那天伶俐世間搖身一變變作道士一般容貌叫聲:「徒弟。」童兒:「師父那裡?」行者:「使。」童兒:「甚麼教誨?」行者:「和尚看見特來計較計較我們和尚。」童兒:「師父處治只要我們便若是不但聲名朝廷不敬。」行者:「過來重重。」金箍棒變作剃頭摟抱童兒叫道:「乖乖放聲剃頭。」須臾光頭:「便和尚只是衣裳脫下。」穿白色雲頭沿邊真個脫下行者一口仙氣:「!」變做黃色直裰穿卻又毫毛變作一個木魚手裡:「徒弟叫道千萬出去和尚木魚佛經出來成功。」童兒:「》、《北斗》、《消災》,不會念佛。」行者:「念佛?」童兒:「阿彌陀佛那個不會?」行者:「也罷也罷念佛省得切記我去。」蟭蟟出去唐僧耳輪:「師父和尚。」三藏:「。」行者:「怎麼?」三藏:「:『三寶。』和尚也是。」

正說大仙:「陛下第三。」只管那裡出來三藏合掌:「和尚。」八戒盡力叫道:「和尚。」童兒木魚念著出來兩班文武齊聲喝采道士無言

國王:「和尚鬼神輔佐怎麼道士變做和尚有待跟進便如何衣服念佛國師。」大仙:「陛下左右棋逢對手良材貧道南山幼時武藝索性。」國王:「甚麼武藝?」力道:「弟兄有些神通安上剖腹油鍋洗澡。」國王大驚:「三事尋死。」力道:「我等法力。」國王叫道:「東土和尚我國不肯砍頭剖腹油鍋洗澡。」

行者變作蟭蟟往來毫毛現出本相哈哈大笑:「造化造化買賣上門。」八戒:「性命怎麼買賣上門?」行者:「不知本事。」八戒:「哥哥這等變化怎麼還有這等本事?」行者:「

說話臂膊得人
腿腳走路剖腹絕倫
人家一個囫圇
油鍋洗澡容易。」
八戒沙僧聞言呵呵大笑

行者上前:「陛下和尚砍頭。」國王:「怎麼砍頭?」行者:「當年修行一個禪和子一個砍頭不知不好如今。」國王:「和尚年幼不知砍頭那裡即便。」力道:「陛下正要如此方才我們。」昏君言語傳旨

一聲傳旨羽林三千朝門之外國王:「和尚砍頭。」行者欣然:「。」著手高呼:「國師大膽占先。」回頭往外唐僧扯住:「徒弟仔細那裡不是。」行者:「怎的我去。」

大聖裡面劊子手土墩高處一聲:「開刀!」個頭下來劊子手好似西瓜一般四十遠近行者腔子不出叫聲:「!」慌得鹿大仙這般手段念咒教本土地:「人頭扯住和尚國王祠堂廟宇泥塑正金。」原來那些土地使喚暗中真個行者按住行者叫聲:「!」頭一行者心焦繩子:「!」腔子長出一個劊子手個個心驚羽林軍人膽戰走入:「萬歲和尚長出。」八戒冷笑:「沙僧哥哥還有這般手段。」沙僧:「七十二變化七十二個頭。」

不了行者叫聲:「師父。」三藏大喜:「徒弟辛苦?」行者:「辛苦耍子。」八戒:「哥哥?」行者:「?」伸手:「長得完全。」

兄弟歡喜國王關文:「無罪。」行者:「關文必須國師砍頭去來。」國王:「大國和尚不肯寡人。」只得幾個劊子手在地把頭三十腔子不出一聲:「!」行者毫毛仙氣:「!」變作入場道士頭一河邊丟下不題

道士人頭不到行者手段不出腔子骨都都可憐空有喚雨呼風長生果須臾塵埃眾人觀看乃是

:「萬歲大國不能長出塵埃。」國王大驚失色目不轉睛兩個道士鹿起身:「師兄祿絕了如何和尚憊懶使掩樣法師兄變作畜類剖腹。」

國王聽說方才定性回神:「和尚國師。」行者:「和尚煙火前日西公家幾個作痛陛下剖開肚皮拿出臟腑洗淨脾胃上西天見佛。」國王聽說:「。」許多行者脫手:「不用自家走去不許好用洗刷臟腑。」國王傳旨:「。」

行者搖搖擺擺解開衣帶露出肚腹劊子手繩套一口肚皮窟窿行者雙手肚腹拿出腸臟條理多時依然安在裡面照舊盤曲肚皮仙氣:「!」依然

國王大驚關文中道:「聖僧西行關文。」行者:「關文小可國師何如?」國王鹿:「寡人相干對頭。」鹿力道:「寬心決不。」

孫大聖搖搖擺擺劊子手唿喇一聲肚腹拿出行者毫毛仙氣:「!」變作展開五臟心肝盡情抓去不知何方受用道士一個空腔淋漓浪蕩劊子手來看原來白毛鹿

慌得:「國師晦氣剖腹臟腑那裡白毛鹿。」國王害怕:「怎麼鹿?」大仙:「師兄如何和尚法坐我等師兄報仇。」國王:「甚麼法力?」力道:「油鍋洗澡。」國王便一口大鍋滿香油兩個行者:「和尚一向不曾洗澡皮膚好歹。」

當駕油鍋烈火和尚下去。」行者合掌:「不知?」國王:「如何如何?」行者:「脫衣服這般著手下去起來不許壞了衣服有一點油膩衣架手巾衣服下去任意蜻蜓耍子。」國王:「?」力道:「衣服。」

行者上前:「大膽屢次占先。」直裰一般八戒指頭沙僧:「我們猴子平時耍子這般真實本事。」兩個唧唧誇獎不盡

行者望見心疑:「正是』。這般舞弄自在可怕?」洗浴水花油鍋變作再也起來

近前:「萬歲和尚。」國王大喜骨骸來看劊子手笊籬油鍋原來笊籬行者變得往往下去那裡得著:「和尚。」國王:「和尚下去。」兩邊校尉八戒背心

慌得三藏:「陛下貧僧一時那個徒弟自從歷歷今日衝撞國師油鍋之內奈何死者貧僧正是天下官員天下百姓陛下豈敢漿紙馬油鍋師徒一念那時領罪。」國王聞言:「也是中華義氣。」漿果然唐僧

唐僧沙和尚幾個校尉八戒耳朵三藏:「徒弟孫悟空

自從受戒禪林西恩愛
指望同時大道今日
生前經意死後念佛
萬里等候幽冥做鬼。」
八戒聽見:「師父不是這般。──沙和尚漿。」在地下氣呼呼:「闖禍猴子無知該死猴子了帳。」孫行者油鍋忍不住本相油鍋:「那個?」唐僧:「徒弟!」沙僧:「大哥乾淨。」

慌得兩班文武上前:「萬歲和尚不曾油鍋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