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四十九回 Chapter 4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九
三藏沉水 觀音救難

孫大聖八戒沙僧河邊:「兄弟兩個議定一個下水?」八戒:「兩個手段不見怎的下水。」行者:「賢弟若是妖精不用你們費力我去不得就是下海須要或者變化甚麼去得若是不得鐵棒使不得神通不得妖怪兩個所以兩個下去。」沙僧:「小弟雖是去得不知水底如何我等大家哥哥變作甚麼模樣或是分開水道妖怪巢穴先進打聽打聽若是師父不曾那裡我們努力征討假若不是或者師父或者我等不須早早道路何如?」行者:「賢弟有理你們那個?」八戒暗喜:「猴子不知捉弄多少原來不會捉弄捉弄。」笑嘻嘻叫道:「哥哥。」行者有意便將計就計:「也好悟淨還有膂力。」八戒

沙僧剖開水路弟兄們天河水底下行百十遠近捉弄行者行者隨即毫毛變做八戒真身變作一個虱子緊緊耳朵八戒忽然行者往前撲的原來那個毫毛無形沙僧:「二哥怎麼不好走路便也罷大哥不知那裡。」八戒:「猴子不禁兄弟死活師父。」沙僧:「不好不知水性我們乖巧。」行者八戒耳朵忍不住叫道:「悟淨這裡。」沙僧:「罷了怎麼捉弄如今不見?」八戒慌得磕頭:「哥哥不是師父上岸那裡做聲出來再不衝撞。」行者:「。」絮絮叨叨只管念誦起來沙僧

百十遠近望見樓臺黿沙僧:「妖精住處兩個不知虛實怎麼上門?」行者:「悟淨裡外有水?」沙僧:「無水。」行者:「無水左右打聽打聽。」

大聖八戒耳朵卻又搖身一變變作睜眼上面水族兩邊商議唐僧行者留心兩邊尋找不見看見一個大肚將來西行者面前稱呼:「大王商議唐僧唐僧那裡?」:「唐僧大王降雪結冰昨日中間明日徒弟吵鬧奏樂享用。」

行者聞言一會徑直一個人家人間一口石棺長短上面一會三藏裡面行者言語側耳師父一聲

江流多少水災
娘胎波浪拜佛西天
黑河
不知徒弟真經故園
行者忍不住叫道:「師父水災:『五行五行不生無水。』。」三藏得道:「徒弟。」行者:「放心我們妖精管教。」三藏:「下手一日足足。」行者:「沒事沒事我去!」

回頭出去門外:「八戒。」沙僧近前:「哥哥如何?」行者:「正是師父師父未曾怪物之下兩個挑戰出水就擒不得出水。」沙僧:「哥哥放心小弟鑒貌辨色。」行者河中岸邊等候不題

豬八戒行兇門前厲聲:「怪物師父出來。」慌得小妖:「大王門外有人師父。」妖邪:「和尚。」:「快取披掛兵器。」小妖連忙取出妖邪結束兵器開門出來八戒沙僧左右妖邪怎生披掛怪物


腰圍珠翠
天庭廣闊
眼光閃灼牙齒
蓬鬆火焰瀟灑

一聲三春驚蟄
這等形容人世大王
妖邪隨後百十小妖一個個舞劍擺開八戒:「和尚到此?」八戒喝道:「不死潑物前夜頂嘴今日如何不知東土大唐聖僧徒弟西天拜佛玄虛甚麼靈感大王在陳童男童女認得?」妖怪:「和尚道理變做一個冒名頂替我倒不曾手背怎麼?」八戒:「怎麼大雪凍結堅冰師父師父出來萬事半個看看決不。」妖邪聞言微微冷笑:「和尚長舌誇大果然下雪師父上門思量只怕一番不比一番那時赴會不曾兵器如今且休師父不過一發。」

八戒:「兒子正是這等仔細。」妖邪:「原來半路出家和尚。」八戒:「真個有些靈感怎麼曉得半路出家?」妖邪:「使那裡釘鈀將來。」八戒兒子不是


對敵相持火焰
聖僧怪物西方路上妖精
日月使分明
太山掀翻大海
威靈手段窟窿。」
那個妖邪那裡劈頭八戒使釘鈀:「潑物原來也是半路邪魔。」怪道:「怎麼認得半路?」八戒:「使那個銀匠得了出來。」妖邪:「這不

花骨朵竿萬年青
原來不比凡間出處
瑤池素質清香
用功通靈
刀劍
利刃。」
沙和尚兩個忍不住近前叫道:「怪物古人:『口說無憑做出便。』不要。」妖邪使:「也是半路出家和尚。」沙僧:「怎麼認得?」妖邪:「模樣一個博士出身。」沙僧:「如何認得博士?」妖邪:「不是博士怎麼使?」沙僧:「孽障不曾

這般兵器人間故此
出自月宮琢磨
外邊霞光耀內裡瑞氣
今朝唐僧
西方路上無知上界宮中大名
喚做降妖管教一下。」
妖邪不容分說變臉水底

釘鈀悟能悟淨妖邪一個世界一個上將天涯兩個夾攻威武一個有分有緣大道相生恆沙水生開花歸一炮煉水產輝煌烈火攢簇五行別異變臉光明陰陽不明解數捐軀釋迦致使
水底兩個時辰不分勝敗豬八戒不得沙僧眼色詐敗佯輸兵器回頭怪物:「小的扎住在此追趕將來汝等。」敗葉兩個趕出水面

孫大聖東岸眼不轉睛河邊水勢忽然波浪翻騰喊聲八戒上岸:「。」沙僧岸邊:「。」妖邪隨後:「那裡?」出頭行者喝道:「。」妖邪閃身使一個河邊湧浪一個岸上上手未經架不住

行者回轉:「兄弟辛苦。」沙僧:「妖精岸上覺得不濟水底利害二哥左右怎麼處置師父?」行者:「不必師父。」八戒:「哥哥出來做聲半空中等候出頭使頂門著實一下縱然不死好道發暈趕上管教了帳。」行者:「正是正是叫做』,濟事。」兩個不題

妖邪敗陣逃生回歸接到宮中上前問道:「大王兩個和尚?」妖邪:「和尚原來還有一個幫手兩個上岸幫手鐵棒閃過相持不知棍子多少回來。」:「大王記得幫手相貌?」妖邪:「一個雷公耳朵鼻梁火眼金睛和尚。」聞說一個寒噤:「大王性命再三不得和尚認得。」妖邪:「認得?」:「當年東洋海內龍王名譽乃是五百年大鬧天宮混元一氣上方猴王齊天大聖如今歸依佛唐僧西天取經改名喚做孫悟空行者神通廣大變化多端大王怎麼今後。」

不了小妖:「大王兩個和尚門前。」妖精:「所見再不出去怎麼。」傳令:「小的把門關緊正是門外只是開門』。回去我們不自在受用唐僧?」小妖一齊石頭把門

八戒沙僧不出心焦使釘鈀緊閉牢關能夠破門裡面泥土石塊沙僧:「二哥怪物懼怕閉門不出大哥計較去來。」八戒東岸

行者鐵棒看見兩個上來不見妖怪雲頭岸邊問道:「兄弟那話兒怎麼不上?」沙僧:「怪物緊閉宅門再不出來見面二哥打破門扇那裡泥土石塊故此不能哥哥計議再怎麼設法師父。」行者:「這般無法兩個河岸巡視不可別處我去。」八戒:「哥哥那裡?」行者:「普陀菩薩妖怪那裡出身祖居家屬四鄰。」八戒:「這等只是費事時辰。」行者:「不費事我去。」

大聖祥光河口南海那裡半個時辰望見不遠低下雲頭普陀二十四諸天大神木叉行者善財童子龍女一齊上前施禮:「大聖?」行者:「有事菩薩。」神道:「菩薩不許竹林大聖今日吩咐我等在此大聖不可翠巖片時菩薩出來。」

行者坐下善財童子上前施禮:「孫大聖盛意菩薩收留早晚左右蓮臺之下。」行者紅孩兒:「那時今朝正果好人。」

行者久等不見心焦:「列位傳報一聲遲了。」諸天:「不敢菩薩吩咐出來。」行者性急那裡縱身便

這個猴王性急
諸天不住裡邊
拽步睜眼

懶散梳妝容顏綽約
未曾
貼身
雙腳
披肩精光臂膊
玉手鋼刀
行者忍不住厲聲叫道:「菩薩弟子孫悟空志心。」菩薩:「外面俟候。」行者叩頭:「菩薩師父特來天河妖怪根源。」菩薩道:「出去出來。」

行者不敢只得走出竹林諸天:「菩薩今日重置家事怎麼蓮臺妝飾不喜?」諸天:「我等不知未曾我等在此大聖必然大聖有事。」行者沒奈何只得等候

多時菩薩手提一個紫竹:「悟空唐僧去來。」行者慌忙跪下:「弟子不敢催促菩薩著衣。」菩薩道:「不消著衣就此。」菩薩撇下諸天祥雲騰空孫大聖只得

頃刻間到了天河八戒沙僧看見:「師兄性急不知南海怎麼亂叫一個梳妝菩薩逼將。」不了河岸下拜:「菩薩我等有罪有罪。」菩薩絲絛絲絛雲彩河中:「!」提起金魚斬眼菩薩:「悟空下水師父。」行者:「未曾妖邪如何師父?」菩薩道:「不是?」八戒沙僧問道:「怎生手段。」菩薩道:「蓮花池金魚每日手段乃是菡萏不知一日海潮到此扶欄不見在此師父故此未及梳妝運神竹籃。」

行者:「菩薩既然如此片時我等看看菩薩一則二來凡人信心供養。」菩薩道:「也罷。」八戒沙僧一齊飛跑高呼:「來看觀音菩薩來看觀音菩薩。」莊老男女河邊不顧泥水裡面磕頭禮拜內中圖畫觀音現身當時菩薩南海

八戒沙僧分開水道黿找尋師父原來那裡盡皆後宮揭開唐僧出離相見兄弟叩頭稱謝:「老爺不依小人如此受苦。」行者:「不消說你們這裡人家再不祭賽大王除根傷害老兒如今我們。」清道:「。」莊客無不喜捨那個:「。」這個:「。」有的:「繩索。」有的:「水手。」

河邊吵鬧河中:「孫大聖不要花費人家財物師徒過去。」眾人聽說個個心驚膽小回家膽大戰兢兢須臾一個怎生模樣

方頭非凡靈機水仙
百川
江岸日朝海邊
養氣有道黿
黿:「大聖不要師徒過去。」行者鐵棒:「這個孽畜打死。」黿:「大聖情願辦好師徒怎麼?」行者:「恩惠?」黿:「大聖不知底下黿乃是住宅歷代以來上傳省悟養成靈氣在此修行祖居翻蓋一遍一個黿妖邪年前海嘯此處兇頑爭鬥許多兒女許多不過巢穴白白大聖至此搭救師父觀音菩薩妖氛怪物歸於如今老小再不丘山大海不但我等上人免得年年祭賽多少人家兒女所謂一舉報答。」行者聞言心中暗喜鐵棒:「端的真實?」黿:「大聖恩德?」行者:「既是真情朝天賭咒。」黿朝天發誓:「真情不送唐僧天河血水。」行者:「上來上來。」

黿卻才岸邊爬上眾人近前觀看一個大白行者:「師父我們渡過。」三藏:「徒弟尚且黿不穩便。」黿:「師父放心不成。」行者:「師父諸眾決不誑語。」:「兄弟馬來。」

到了河邊莊老男女一齊行者黿蓋上唐僧頸項左邊沙僧右邊八戒行者黿無禮絛子穿黿之內起來韁繩使腳踏蓋上頭上執著鐵棒韁繩叫道:「黿慢慢頭一。」黿:「不敢不敢。」水面平地眾人岸上焚香叩頭南無阿彌陀佛」。正是羅漢活菩薩出現眾人不見形影方回不題

師父黿一日八百天河登岸三藏合手稱謝:「黿無物取經。」黿:「師父西天佛祖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