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五十回 Chapter 5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
 心動魔頭



心地頻頻毘盧本體清淨
挑剔曹溪晝夜綿綿功夫
》,唐僧天河黿彼岸師徒四眾順著大路西嚴冬

師徒正當行處忽然大山人馬三藏馬上韁繩叫聲:「徒弟。」行者豬八戒沙僧近前侍立:「師父吩咐?」三藏:「前面作怪傷人仔細!」行者:「師父放心我等兄弟人心歸正使出降妖甚麼?」三藏聞言只得前進仔細觀看

嵯峨巍巍嵯峨霄漢巍巍碧空怪石飛龍異香澗水潺湲流出黯淡過來飄飄凜凜咆哮山中寒鴉鹿可嘆行人進步皺眉把頭
師徒四眾巔峰峻嶺遠望山凹中有樓臺高聳房舍清幽唐僧馬上欣然:「徒弟一日山凹樓臺房舍斷乎人家菴觀寺院齋飯。」行者聞言壁廂隱隱惡氣紛紛回首唐僧:「師父不是好處。」三藏:「樓臺如何不是好處?」行者:「師父那裡知道西方路上妖怪邪魔善能點化不拘甚麼樓臺房舍知道」,一種放光樓閣昏迷上萬一氣害人壁廂氣色兇惡不可。」

三藏:「不可著實。」行者:「師父下馬坐下別處。」三藏下馬八戒韁繩沙僧放下行李解開包裹取出缽盂行者行者缽盂吩咐沙僧:「賢弟不可前進好生保護師父化齋回來西。」沙僧領諾行者三藏:「師父去處切莫動身化齋。」唐僧:「不必多言這裡。」行者轉身卻又回來:「師父安身法兒。」金箍棒平地下週一道圈子唐僧中間八戒沙僧侍立左右行李唐僧合掌:「強似銅牆鐵壁甚麼虎豹妖魔鬼怪不許你們走出中間無虞毒手千萬千萬。」三藏師徒端然坐下

行者雲頭化齋一直參天村莊按下雲頭仔細觀看

疏疏鬱鬱茅屋小橋水仙花冰凍颯颯異香不見
行者觀看一聲柴扉走出一個老者頭頂身穿蒲鞋朝天:「西北明日。」不了後邊跑出一個哈巴狗行者汪汪老者卻才過頭看見行者缽盂問訊:「施主和尚東土大唐欽差上西天拜佛路過師父尊府募化。」老者聞言點頭:「長老且休化齋走錯。」行者:「不錯。」老者:「西天大路此間那裡千里大路?」行者:「正是師父現在大路上端化齋。」老者:「和尚胡說師父大路上等化齋千里走路回去?」行者:「施主才然師父不上熱茶到此如今。」

老者見說心中害怕:「和尚。」抽身行者扯住:「施主那裡。」老者:「不方便不方便一家。」行者:「施主好不千里一家千里真是師父。」老者:「我家老小未曾煮熟別處轉轉。」行者:「古人:『不如一家。』貧僧在此等一等。」老者行者公然光頭老者:「和尚。」行者:「老官怎麼只要記得明白慢慢。」老者聞言進去把門:「。」慌得一家戰戰兢兢前後

行者心中暗想:「老賊淘米不知常言:『賢良。』進去看看。」大聖使隱身走入中看果然騰騰乾飯缽盂滿滿缽盂駕雲回轉不題

說唐圈子等待多時不見行者回來欠身:「猴子那裡化齋?」八戒:「那裡耍子去來?甚麼我們在此坐牢。」三藏:「怎麼坐牢?」八戒:「師父原來不知古人?棍子強似假如如何只好白白。」三藏:「悟能怎麼處治?」八戒:「此間順著西師兄必然趕來如今一會老大!」

三藏就是晦氣到了一齊八戒沙僧長老順路步行前進不一到了樓閣原來向南門外八字粉牆升斗門樓五色八戒門枕石鼓沙僧擔子三藏門限之上八戒:「師父所在前門無人想必裡面你們進去看看。」唐僧:「仔細要衝人家。」:「曉得自從歸正禪門一向禮數不比。」

釘鈀直裰斯文走入大廳靜悄悄全無屏門乃是穿大樓樓上隱隱帳幔:「有人。」不分內外拽步只管走上掀開一個原來象牙一堆骸骨骷髏巴斗不住骷髏點頭:「不知

元帥何國大將軍
當時豪傑今日淒涼露骨
不見妻兒侍奉士卒
這等可惜霸業。」
八戒感嘆帳幔火光:「侍奉香火在後。」急轉過帳觀看卻是穿窗扇透光壁廂桌子桌子錦繡綿提起來看卻是背心

不管好歹拿下門外:「師父這裡沒人亡靈走進裡面直至高樓之上一堆骸骨背心拿來也是我們造化此時天氣寒冷正當用處師父穿底下受用受用免得。」三藏:「不可不可:『竊取。』倘或有人知覺趕上我們到了斷然一個竊盜不送進去原處我們在此避風悟空走路出家人不要這等。」八戒:「四顧無人不知我們知道拾得一般那裡甚麼竊取?」三藏:「雖是不知:『暗室虧心。』趁早送去非禮。」

唐僧:「師父為人穿背心不曾這等穿穿穿脊背師兄走路。」沙僧:「如此穿。」兩個直裰背心帶子不知怎麼不穩撲的原來背心綁縛霎時間兩個貼心慌得三藏跌足報怨急忙那裡便個人那裡吆喝不絕驚動魔頭

原來樓房妖精點化終日在此拿人忽聞怨恨出門來看幾個妖魔小妖樓臺房屋唐僧白馬行李八戒沙僧一齊妖魔小妖唐僧跪伏妖魔問道:「和尚怎麼這般膽大白日偷盜衣服?」三藏:「貧僧東土大唐欽差西天取經徒弟化齋不曾言語避風不期兩個徒弟拿出衣物貧僧決不壞心送還本處穿脊背不料大王機會貧僧拿來求取真經大王恩情東土千古傳揚。」妖魔:「這裡得人有人唐僧一塊更生今日不請自來指望徒弟叫做甚麼名字何方化齋?」八戒聞言開口稱揚:「師兄五百年大鬧天宮齊天大聖孫悟空。」

妖魔聽說齊天大聖孫悟空老大有些悚懼心中暗想:「神通廣大如今不期。」:「小的唐僧兩個寶貝繩子在後徒弟一發刷洗。」小妖答應一聲一齊在後白馬槽頭行李屋裡兵器準備行者不題

行者南莊人家缽盂齋飯駕雲回返山坡按下雲頭早已不見唐僧不知圈子只是人馬不見了樓臺處所怪石行者心驚:「不消說他們毒手。」馬蹄向西

正在悽愴之際北坡有人言語一個老翁足下龍頭後邊一個年幼僮僕臘梅行者放下缽盂覿面問訊:「老公公貧僧問訊。」老翁即便回禮:「長老那裡?」行者:「我們東土西天拜佛一行師徒四眾師父化齋山坡回來不見不知路上動問公公看見?」老者聞言呵呵冷笑:「一個?」行者:「。」「一個晦氣白馬一個白臉和尚?」行者:「。」老翁:「你們走錯各人。」行者:「白臉師父怪樣師弟虔心西天取經如何?」老翁:「才然從此過時看見他們路徑闖入妖魔。」行者:「公公指教指教甚麼妖魔何方上門西天。」老翁:「叫做中有大王大王神通廣大威武高強沒命只怕難保不如不敢不敢心中度量。」

行者再拜稱謝:「公公指教?」齋飯缽盂自家收拾老翁放下缽盂僮僕現出本相跪下磕頭:「大聖不敢隱瞞我們兩個就是山神土地在此大聖齋飯缽盂收下大聖施法唐僧齋飯唐僧顯得大聖至孝。」行者喝道:「何不卻又這般藏頭露尾道理?」土地:「大聖性急不敢造次故此告知。」行者息怒:「好生缽盂妖精去來。」土地山神

大聖卻才執著金箍棒找尋山崖亂石磷磷石門門外許多小妖那裡舞劍真個

苔蘚怪石崎嶇風景向陽竿陡崖之下之中陡崖之下之中結冰松柏千年山茶一樣
大聖觀看不盡開步門前厲聲叫道:「小妖快進唐朝聖僧徒弟齊天大聖孫悟空師父出來你等性命。」

小妖報道:「大王前面一個和尚齊天大聖孫悟空師父。」魔王滿心歡喜:「正要下降塵世不曾武藝今日對手。」小妖取出兵器大小一個個精神抖擻鋼槍傳令:「小的整齊前者退後者!」得令隨著走出叫道:「那個孫悟空?」

行者閃過魔王好不

參差雙眸頂上耳根毛皮照水全無藍靛鋼槍細看這等模樣不枉名稱大王
孫大聖上前:「外公這裡師父毀傷半個死無葬身之地!」喝道:「這個大膽有些甚麼手段這般大言?」行者:「潑物不曾手段。」妖魔:「師父偷盜衣服如今待要甚麼好漢?」行者:「師父正直甚麼妖物?」妖魔:「山路點化師父潛入裡面心愛情慾領納綿背心穿在身故此手段假若饒了不過一路。」

行者:「潑物不須走上。」怪物甚麼鋼槍劈面

金箍棒金箍棒爍爍明晃晃黑海門前小妖陣勢助威壁廂大聖使出縱橫本事那裡精神抖擻這裡武藝高強正是英雄相遇英雄果然對手對手魔王紫氣煙霧大聖放光大唐無義爭論
兩個三十不分勝負魔王孫悟空齊整一往一來全無破綻連聲喝采:「真個天宮本事。」大聖槍法解數叫道:「妖精妖精果然一個魔頭。」一二魔王喝令小妖那些一個個孫大聖中間行者公然:「來得來得。」使金箍棒西退行者忍不住焦躁金箍棒:「!」變作鐵棒便落下妖精一個個逃命魔王冷笑:「不要無禮手段。」取出一個森森圈子叫聲:「!」唿喇一下金箍棒孫大聖赤手空拳性命妖魔得勝回歸行者朦朧失主正是

高一
可恨法身當時行動念頭
畢竟不知怎麼結果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