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五十三回 Chapter 5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三
 水解

德行八百陰功三千均平西天本願
刀兵水火老君降伏朝天
話說大路叫喚山神土地紫金缽盂叫道:「聖僧缽盂孫大聖好處你等妖魔大聖勞苦萬端今日得出走路孤負孫大聖。」三藏:「徒弟萬分不盡早知不出?」行者:「師父不信圈子別人圈子多少苦楚可嘆可嘆!」八戒:「怎麼圈子?」行者:「師父大難翻天覆地天兵水火佛祖丹砂使一個森森圈子如來暗示羅漢說出老君收伏卻是作怪。」三藏聞言感激不盡:「下次定然吩咐。」

熱氣騰騰行者:「多時怎麼?」土地跪下:「大聖伺候。」須臾收拾缽盂土地山神師父上馬高山正是滌慮正覺宿向西

多時早春天氣

呢喃黃鸝呢喃黃鸝音頻滿地古柏園林大地
行處一道小河澄清湛湛長老觀看遠見那邊茅屋行者:「那裡人家一定擺渡。」三藏:「我見這般不見船隻開言。」八戒下行厲聲叫道:「擺渡撐船過來。」裡面啞啞多時相近師徒仔細真個

油漆滿平倉船頭後邊明亮雖然不亞實有不如萬里神舟往來出入渡口
須臾:「這裡。」三藏近前怎生模樣

身穿綿手腕眼花面容聲音乃是裙釵
行者:「擺渡?」婦人:「。」行者:「梢公如何不在撐船?」婦人微笑跳板沙和尚行李上去行者師父然後八戒白馬跳板婦人開船搖動頃刻間西長老沙僧解開錢鈔婦人不爭多寡笑嘻嘻屋裡

三藏一時口渴便八戒:「缽盂。」:「正要。」缽盂師父師父多半一氣三藏上馬師徒西行不上半個時辰長老馬上呻吟:「腹痛。」八戒隨後:「有些腹痛。」沙僧:「冷水。」師父:「。」八戒:「。」兩個疼痛漸漸肚子不住亂動三藏不穩便忽然村舍樹梢兩個行者:「師父人家我們腹痛。」

三藏聞言白馬不一到了村舍門口下馬一個老婆端坐行者上前問訊:「婆婆貧僧東土大唐師父唐朝御弟因為河水肚腹疼痛。」婆婆哈哈:「你們那邊吃水?」行者:「在此東邊清水河。」婆婆:「耍子耍子進來。」

行者唐僧沙僧八戒肚子一個個草舍坐下行者:「婆婆師父我們。」婆婆跑走後邊叫道:「你們來看你們來看。」那裡𨁃走出婦人唐僧哂笑行者大怒一聲一家子往後行者上前扯住老婆:「饒了。」婆子戰兢兢:「爺爺不濟不得兩個。」行者:「這裡乃是西我們盡是女人男子故此你們歡喜師父不好喚做國王城外還有門外一個這裡二十以上吃水之後便腹痛之後水邊照得有了便降生孩兒河水以此成了不日孩子怎麼?」

三藏聞言大驚失色:「徒弟?」八戒扭腰:「爺爺孩子我們卻是那裡產門如何得出?」行者:「古人:『。』那個時節一定窟窿出來。」八戒見說戰兢兢不得疼痛:「。」沙僧:「二哥只怕。」越發眼中行者:「哥哥婆婆那裡穩婆預先幾個一陣動蕩。」沙僧:「二哥不要漿。」

三藏:「婆婆這裡醫家徒弟墮胎打下。」婆子:「不濟只是我們街上陽山山中一個一眼一口方才如今不得年來一個道人如意泉水不肯欲求須要花紅志誠奉獻求得你們行腳怎麼許多錢財買辦時而生產。」行者滿心歡喜:「婆婆這裡陽山幾多路程?」婆婆:「三十。」行者:「師父放心。」

大聖吩咐沙僧:「你好仔細師父家子無禮師父拿出舊時手段𡤫取水。」沙僧婆子一個瓦缽行者:「缽頭我們。」行者真個瓦缽出草婆子禮拜:「爺爺和尚駕雲。」進去幾個婦人唐僧磕頭禮拜稱為羅漢菩薩一壁廂供奉唐僧不題

孫大聖少頃山頭

野草澗水相連一樣重重遠遠峰巒樹木鹿塵埃滾滾涓涓不厭仙童樵子果然不亞天臺勝似西華
大聖正然觀看見背忽聞大聖下山也好去處

小橋茅舍青山
幽人往還
不時門首一個道人綠茵之上大聖放下瓦缽近前問訊道人欠身還禮:「來者勾當?」行者:「貧僧乃東大唐欽差西天取經師父如今腫脹土人結成陽山可以故此特來拜見如意泉水搭救師父道指指引。」道人:「此間就是改為不是別人如意老爺徒弟叫做甚麼名字通報。」行者:「唐三藏法師徒弟孫悟空。」道人問曰:「花紅那裡?」行者:「掛搭不曾。」道人:「你好老師並不回去通報不然。」行者:「人情大似聖旨名字必然個人或者。」

道人只得進去通報撫琴方才說道:「師父外面和尚口稱唐三藏徒弟孫悟空欲求泉水師父。」聽說便悟空名字起身如意鉤子跳出叫道:「孫悟空何在?」行者轉頭觀見打扮

身穿法衣
足下錦繡腰間玲瓏

如意鉤子
鳳眼光明尖利
烈火蓬鬆
形容元帥爭奈衣冠不一
行者合掌作禮:「貧僧便是孫悟空。」先生:「真個孫悟空卻是假名?」行者:「先生說話常言:『君子更名。』便是悟空假託?」先生:「認得?」行者:「歸正一向登山涉水幼時朋友疏失未及拜訪適間問道河西鄉人先生如意故此。」先生:「走你來訪怎的?」行者:「師父河水特來泉水。」

先生怒目:「師父可是唐三藏?」行者:「正是正是。」先生咬牙:「你們一個聖嬰大王?」行者:「紅孩兒妖怪綽號怎的?」先生:「牛魔王兄弟前者家兄稱說唐三藏徒弟孫悟空憊懶這裡報仇甚麼。」行者:「先生令兄朋友幼年弟兄只是不知先生尊府有失拜望如今得了好處隨著觀音菩薩善財童子我等尚且不如怎麼?」

先生喝道:「猢猻還是自在還是人為不得無禮!」大聖使鐵棒:「先生打的泉水。」先生:「猢猻不知死活如若不過肉醬侄子報仇。」大聖:「不識孽障起開來看。」先生如意劈手

聖僧行者如意及至相逢仇隙爭持決不僝僽一個一個如意強如金箍棒威猛斜鉤往往爭勝回還前後不見輸贏那邊
先生大聖十數不得大聖大聖猛烈滾滾流星先生如意山上

大聖那個道人大聖瓦缽門前盡力進去道人大聖一聲道人往後卻才尋出正要打水先生趕到前邊使如意鉤子大聖大聖起來使鐵棒傍邊執著鉤子:「可取?」大聖:「上來上來這個孽障打殺!」先生不上只是不許大聖打水大聖不動使左手鐵棒右手使轆轆放下使大聖撐持不得大聖:「卻是無禮。」起來雙手沒頭沒臉上去先生依然不敢大聖去取奈何沒有恐怕心中暗暗:「幫手。」

大聖撥轉雲頭村舍門首一聲:「沙和尚。」那裡三藏忍痛呻吟豬八戒哼聲不絕叫喚歡喜:「沙僧悟空。」沙僧連忙出門接著:「大哥取水?」大聖進門唐僧前事三藏:「徒弟?」大聖:「兄弟沙僧乘便取水。」三藏:「兩個丟下兩個有病?」那個老婆:「羅漢只管放心不須徒弟我家自然看顧你們到時我等實有愛憐卻才這位菩薩方知羅漢菩薩我家決不。」

行者一聲:「汝等女流那個?」老婆:「爺爺還是你們造化來到我家第二你們不得囫圇。」八戒:「不得囫圇怎麼?」婆婆:「一家幾歲年紀風月盡皆故此不肯第二老小那個放過就要交合假如不從就要性命你們身上。」八戒:「這等他們香噴噴也是故此可以。」行者:「不要說嘴力氣好生。」婆婆:「不必遲疑。」行者:「使使。」婆子往後取出一個沙僧沙僧:「一時。」

沙僧大聖村舍一同駕雲半個時辰陽山按下雲頭大聖吩咐沙僧:「一邊出頭交戰乘機進去取水。」沙僧

孫大聖鐵棒:「開門開門!」守門看見通報:「師父孫悟空又來了。」先生心中大怒:「老大無狀一向有些手段果然今日方知真是。」道人:「師父手段不亞正是對手。」先生:「前面。」道人:「不過是後面打水師父不是相比無奈必然三藏埋怨不得已管取決勝無疑。」

聞言喜孜孜滿懷春意笑盈盈一陣威風如意鉤子走出喝道:「猢猻?」大聖:「只是取水。」:「泉水帝王宰相方才仇人?」大聖:「真個?」:「。」大聖:「孽障!」一個架子滿懷不容便側身使鉤子

金箍棒如意乾坤日月大聖取水不容努力咬牙爭勝切齒抖擻鬼神喊聲山丘狂風滾滾林木殺氣紛紛斗牛大聖喜悅綢繆有心有意相爭不定存亡罷休
兩個門外交手跳舞山坡之下相持不題

沙和尚闖進道人擋住:「取水?」沙僧放下取出降妖不對便道人躲閃不及臂膊打折道人在地下沙僧:「打殺孽畜怎奈個人打水。」道人後面沙僧卻才滿滿走出雲霧行者喊道:「大哥。」

大聖方才使鐵棒鉤子:「斬盡殺絕爭奈不曾犯法二來令兄牛魔王先頭兩下才然調虎離山出來爭戰師弟取水拿出本事一個甚麼如意就是幾個打死正是打死不如放生幾年取水不可。」不識好歹大聖閃過趕上:「!」措手不及一個掙扎大聖如意地道:「孽畜無禮?」戰戰兢兢忍辱無言大聖呵呵駕雲詩曰

調和
靈藥仙丹
嬰兒結成
推倒旁門宗正得意笑容
大聖祥光趕上沙僧得了喜喜歡歡本處按下雲頭村舍豬八戒肚子行者悄悄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