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五十五回 Chapter 5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五
邪淫唐三藏 修持

孫大聖豬八戒正要使法定那些婦女忽聞沙僧回頭不見了唐僧行者:「師父?」沙僧:「一個女子旋風師父。」行者聞言唿哨雲端四下裡觀看一陣灰塵滾滾西北上去回頭叫道:「兄弟駕雲師父去來。」八戒沙僧行囊馬上一聲半空

慌得西國君塵埃:「白日飛昇羅漢不必驚疑御弟也是有道我們有眼無珠中華男子枉費神思主公。」女王自覺慚愧一齊回國不題

孫大聖兄弟騰空那陣旋風一直趕來高山灰塵風頭不知何方兄弟雲霧尋訪一壁廂青石光明屏風模樣石屏石屏石門乃是琵琶」。八戒無知上前使釘鈀行者止住:「兄弟我們旋風便趕到這裡不知深淺如何不是這個見怪兩個石屏片時進去打聽打聽有無虛實行事。」沙僧聽說大喜:「好好正是中有果然從寬。」回頭

孫大聖神通咒語搖身一變變作蜜蜂真個輕巧

隨風
嘴甜
自謙
如今巧計飛舞入門
行者進去飛過正當中亭子上端一個左右幾個彩衣丫髻女童歡天喜地不知講論甚麼行者輕輕上去格子側耳兩個女子騰騰麵食:「奶奶人肉。」怪笑:「小的御弟。」幾個彩衣女童走向唐僧師父眼紅行者暗中:「師父中毒。」

纖纖扯住長老:「御弟寬心這裡不是西宮殿不比富貴奢華其實自在正好念佛真個和諧。」三藏不語怪道:「且休煩惱國中赴宴不曾飲食這裡葷素受用。」三藏沉思默想:「說話東西女王不同女王還是人身行動乃是加害奈何徒弟不知在於這裡倘或加害不枉性命?」只得強打精神開口:「何如何如?」怪道:「人肉。」三藏:「貧僧吃素。」怪笑:「女童熱茶家長爺爺吃素。」女童長老面前一個三藏三藏囫圇怪笑:「御弟怎麼?」三藏合掌:「出家人不敢。」怪道:「出家人不敢怎麼前日河邊吃水今日好吃?」三藏:「。」

行者格子兩個言語恐怕師父真性忍不住本相鐵棒喝道:「孽畜無禮!」一道亭子:「小的御弟。」鋼叉跳出:「憊懶怎麼偷窺容貌不要老娘。」大聖使鐵棒退八戒沙僧正在石屏等候爭持慌得八戒白馬過道:「沙僧只管看守行李馬匹。」雙手趕上叫道:「師兄潑賤。」八戒使手段一聲身子飛舞不知沒頭沒臉將來行者八戒兩邊怪道:「孫悟空你好不識進退便認得認得如來兩個那裡上來一個個仔細。」見得好戰

威風猴王氣概元帥爭功釘鈀一個兩個性急霧氣配偶陰陽不對相持靜養和睦鐵棒輸贏這個有力鋼叉三不琵琶無情一個唐僧兩個長老真經驚天動地日月星斗
戰鬥多時不分勝負使出不覺大聖頭皮一下行者叫聲:「!」忍耐不得敗陣八戒退得了鋼叉

行者抱頭皺眉叫聲:「利害利害!」八戒跟前問道:「哥哥怎麼好處叫苦連天?」行者:「。」沙僧:「頭風?」行者:「不是不是。」八戒:「哥哥不曾受傷頭疼?」行者:「不得不得正然身子不知甚麼兵器頭上一下這般頭疼故此。」八戒:「這等誇口修煉怎麼不禁一下?」行者:「正是自從修煉成真蟠桃老子金丹大鬧天宮玉帝大力二十八宿斗牛處處那些使火燒老子安於八卦煅煉四十九今日不知婦人甚麼兵器弄傷。」沙僧:「看看?」行者:「。」八戒:「我去西膏藥。」行者:「怎麼膏藥?」八戒:「產後病倒不曾倒弄腦門。」

沙僧:「二哥且休取笑如今天色大哥師父不知死活怎的?」行者:「師父沒事進去變作蜜蜂裡面婦人亭子少頃兩個丫鬟人肉兩個女童師父出來一個師父甚麼師父婦人答話甜言美語不知怎麼開口說話吃素婦人一個劈開師父師父囫圇婦人婦人:『?』師父:『出家人不敢。』婦人:『前日怎麼河邊飲水今日好吃?』師父不解兩句:『。』格子聽見恐怕師父便使神通噴出煙霧御弟』,鋼叉。」沙僧聽說:「潑賤不知那裡我們事情知道了。」

八戒:「這等便我們安歇不成甚麼黃昏半夜嚷嚷捉弄師父。」行者:「頭疼不得。」沙僧:「不須:一則師兄頭痛二來師父決不山坡精神天明理會。」弟兄白馬守護行囊安歇不題

放下兇惡歡愉:「小的前後關緊。」使兩個防守行者即時通報卻又:「女童臥房收拾齊整焚香御弟交歡。」長老後邊十分嬌媚唐僧:「常言:『黃金安樂值錢。』夫妻耍子。」長老咬定牙關害命只得戰兢兢跟著步入那裡舉目不曾床鋪不知梳妝說出漠然和尚真是

錦繡糞土美貌灰塵一生參禪佛地那裡曉得養性活潑春意無邊長老丁丁禪機一個軟玉一個一個一個丹心耿耿那個鸞鳳這個面壁達摩賣弄唐僧斂衽怪道:「何不?」唐僧:「頭光?」那個:「前朝。」這個:「貧僧不是闍黎。」怪道:「西施。」唐僧:「王因。」怪道:「御弟記得做鬼風流?』」唐僧:「至寶骷髏……」
兩個更深長老不動扯拉師父只是老老不肯半夜時候:「小的。」可憐一個心愛人兒模樣下去

不覺山坡孫大聖欠身:「頭疼一會如今只是有些。」八戒:「便一下何如?」行者一口:「。」八戒:「師父。」沙僧:「天亮趕早妖怪。」行者:「兄弟只管在此動身豬八戒我去。」

抖擻精神直裰隨行兵器上山石屏之下行者:「只怕怪物夜裡師父進去打聽打聽倘若元陽真個德行大家性情努力相持打死精怪西。」八戒:「你好常言:『可好貓兒枕頭?』不如不如。」行者:「亂說。」

大聖石屏八戒搖身蜜蜂入門兩個丫鬟頭枕正然亭子觀看妖精原來半夜辛苦一個個不知睡著行者後面聽見唐僧師父行者輕輕唐僧頭上:「師父。」唐僧認得聲音:「悟空。」行者:「好事如何?」三藏咬牙:「不肯如此。」行者:「昨日我見相愛怎麼今日這般挫折?」三藏:「半夜不解不肯相從在此千萬取經。」

師徒正然問答驚醒那個妖精妖精雖是還有流連不捨一覺翻身聽見取經一句厲聲叫道:「夫妻甚麼?」

行者師父展翅出去本相叫聲:「八戒。」石屏:「那話兒成了?」行者:「不曾不曾老師不從那裡訴說前情驚醒慌得出來。」八戒:「師父?」行者:「不解。」八戒:「好好還是和尚我們。」

不容分說釘鈀石頭盡力唿喇喇幾個丫鬟門外叫聲:「開門前門昨日兩個男人打破!」房門丫鬟進去報道:「奶奶昨日兩個男人前門打碎。」聞言:「小的洗面梳妝。」:「御弟在後。」

妖精走出:「老大無知打破?」八戒:「淫賤師父師父將來老公再說半個連山。」妖精分說抖擻身軀鼻口冒火鋼叉八戒八戒側身孫大聖使鐵棒相幫神通不知左右遮攔交鋒三五回合不知兵器八戒嘴唇一下逃生行者有些敗陣得勝小的石塊前門不題

沙和尚正在那裡八戒將來沙僧:「怎的?」:「不得不得。」不了行者跟前:「昨日腦門今日。」八戒:「利害利害。」

正然難處一個老媽左手一個竹籃南山路上沙僧:「大哥媽媽來得這個妖精兵器這般傷人?」行者:「去來。」行者祥雲左右行者認得:「兄弟叩頭媽媽菩薩。」慌得豬八戒下拜沙和尚躬身孫大聖合掌跪下叫聲:「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

菩薩他們認得祥雲半空真像原來行者趕到空中:「菩薩弟子失迎我等努力不知菩薩下降魔難菩薩搭救搭救。」菩薩道:「妖精十分利害生成上一個鉤子喚做本身蝎子前者談經如來不合鉤子如來左手拇指一下如來金剛這裡唐僧也是不得。」行者再拜:「菩薩指示指示弟子。」菩薩道:「天門光明告求星官方能降伏。」化作一道金光南海

孫大聖雲頭八戒沙僧:「兄弟放心師父救星。」沙僧:「那裡救星?」行者:「才然菩薩指示星官去來。」八戒:「星官。」行者:「不須昨日過夜。」沙僧:「不必。」

行者急忙須臾天門增長天王當面作禮:「大聖?」行者:「唐僧西方取經魔障纏身光明星官走走。」四大元帥行者:「星官降妖。」元帥:「星官玉帝旨意巡察。」行者:「?」:「小將斗牛豈敢?」:「許久大聖光明。」

大聖他們光明門首無人抽身壁廂一行兵士後面星官星官穿朝衣一身

五岳金光山河
七星靉靆腰圍
叮噹迅速風聲
宿滿門
前行兵士看見行者光明急轉報道:「主公孫大聖這裡。」星官雲霧整束朝衣執事分開左右上前作禮:「大聖?」行者:「師父。」星官:「地方?」行者:「西琵琶。」星官:「山洞妖怪呼喚?」行者:「觀音菩薩適才一個蝎子先生方能因此。」星官:「玉帝大聖至此菩薩舉薦遲誤不敢降妖來回。」

大聖聞言天門直至西望見不遠行者:「便是。」星官按下雲頭同行石屏山坡之下沙僧:「二哥起來大哥星官。」:「恕罪恕罪有病在身不能行禮。」星官:「修行?」八戒:「妖精交戰一下至今。」星官:「上來醫治醫治。」哼哼唧唧:「千萬。」星官手把嘴唇一口氣歡喜下拜:「!」行者:「星官頭上。」星官:「何為?」行者:「昨日只是才不如今還有。」星官真個把頭口氣八戒:「哥哥潑賤。」星官:「正是正是兩個出來。」

行者八戒上山石屏之後」,釘鈀門外石塊一層釘鈀二門粉碎慌得小妖:「奶奶兩個男人打破。」正教解放唐僧茶飯聽見打破二門即便跳出亭子八戒八戒使釘鈀行者使鐵棒身邊下毒手行者八戒識得方法回頭

妖怪石屏之後行者叫聲:「宿何在?」星官山坡之上現出本相原來冠子公雞起頭七尺妖怪一聲即時本相原來琵琶大小一個蝎子星官一聲渾身酥軟詩曰

花冠
踴躍五德崢嶸
茅屋
人道還原
八戒上前背道:「孽畜使不得。」不動釘鈀星官金光駕雲行者八戒沙僧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