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五十六回 Chapter 5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六
草寇 放心

詩曰

無物寂寂全無一念
放蕩精神謹慎崢嶸
六賊三乘分明
坐享西方極樂
話說唐三藏死命一個行者打死蝎子救出琵琶一路時節

熏風新竹
艾葉滿
海榴黃雀
龍舟汨羅江
師徒虛度中天高山長老勒馬回頭叫道:「悟空前面妖怪謹防。」行者:「師父放心我等投誠妖怪?」長老聞言駿馬蛟龍須臾山崖觀看真個

松柏石壁萬丈崔巍萬丈崔巍大林深處水流山勢不堪全無狐狸鹿成雙鹿作對忽聞驚人天庭黃梅野草閑花不識
四眾良久山頭西乃是平陽豬八戒賣弄精神沙和尚擔子雙手上前只是行者:「兄弟怎的慢慢。」八戒:「天色上山一日大家走動個人。」行者聞言:「如此。」金箍棒一聲順平往前

不怕八戒只怕行者行者五百年玉帝官名故此至今猴子

長老不住韁繩一路轡頭二十田地方才緩步

鑼聲兩邊閃出三十多人一個個棍棒攔住路口:「和尚那裡?」唐僧戰兢兢不穩下馬:「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兩個大漢:「只是盤纏留下。」長老方才省悟強人欠身觀看

一個獠牙太歲一個喪門頷下兩個貂裘一個執著一個果然不亞巴山真個猶如出水
三藏這般兇惡只得起來合掌:「大王貧僧東土唐王西天取經長安有些盤纏使盡出家人財帛大王方便方便貧僧過去。」兩個向前:「我們這裡要路財帛甚麼方便方便財帛脫下衣服留下白馬過去。」三藏:「阿彌陀佛貧僧衣服東家西家零碎不害只是好漢那世畜生。」聞言大怒上前長老心中暗想:「可憐棍子不知徒弟棍子。」分說沒頭沒臉長老一生不會說謊急難沒奈何只得誑語:「大王動手我有徒弟在後身上銀子。」:「和尚不得起來。」嘍囉一齊下手

隨後趕來八戒呵呵大笑:「師父去得不知那裡我們。」見長:「師父便卻又這般心腸爬上鞦韆耍子。」行者:「師父那裡不是兩個我去看看。」

大聖登高細看認得強人心中暗喜:「造化造化買賣上門。」轉步搖身一變變做乾淨和尚穿緇衣年紀只有二八一個包袱開步來到前邊叫道:「師父怎麼說話甚麼歹人?」三藏:「徒弟?」行者:「勾當?」三藏:「攔路攔住買路錢身邊無物這裡計較計較不然。」行者聞言:「師父不濟天下和尚這樣唐太宗西天見佛龍馬送人?」三藏:「徒弟這等吊起怎生?」行者:「怎麼?」三藏:「打的沒奈何出來。」行者:「師父你好怎的?」三藏:「身邊有些盤纏一時救難的話。」行者:「好好正是這樣一個月供八十買賣。」

行者師父講話上來:「和尚師父盤纏趁早拿出你們性命半個。」行者放下包袱:「列位長官不要盤纏有些在此包袱只有馬蹄二十二三散碎未曾切莫師父古書:『。』我等出家人自有齋僧長者衣服幾何放下師父奉承。」聞言歡喜:「和尚慳吝和尚慷慨。」:「放下。」長老得了性命上馬顧不得行者一直

行者叫道:「走錯。」包袱就要攔住:「那裡盤纏留下免得。」行者:「盤纏三分分之。」頭道:「和尚就要師父也罷拿出來看多時背地裡果子。」行者:「不是這等那裡盤纏兩個打劫別人金銀。」聞言大怒:「和尚不知死活不肯反問不要。」照行光頭行者不知滿面:「若是這等到來也是不當。」大驚:「和尚!」行者:「不敢不敢過獎將就看得過。」分說一齊行者:「列位息怒拿出。」

大聖拔出一個繡花:「列位出家人果然不曾盤纏這個。」:「晦氣一個富貴和尚這個禿驢你好裁縫?」行者聽說不要變作粗細棍子害怕:「和尚倒會法兒。」行者棍子在地下:「列位。」兩個上前搶奪可憐蜻蜓撼石柱半分如意金箍棒天秤三千五百怎麼大聖走上輕輕拿起一個翻身強人:「造化。」上前六十

行者:「得手當真。」展開棍子粗細長短一個打倒在地嘴唇𢷑再不做聲一個開言:「禿老大無禮盤纏沒有一個人。」行者:「消停消停一個個一發。」第二打死嘍囉逃生

說唐八戒沙僧攔住:「師父那裡走路。」長老:「徒弟趁早師兄留情打殺那些強盜。」八戒:「師父我去。」一路前邊厲聲叫道:「哥哥師父。」行者:「兄弟?」八戒:「強盜那裡?」行者:「只是兩個頭兒這裡睡覺。」八戒:「兩個遭瘟好道這般辛苦別處在此。」身邊看看:「一起乾淨。」行者:「棍子豆腐。」八戒:「人頭豆腐?」行者:「腦子。」

八戒聽說腦子慌忙轉去唐僧:「。」三藏:「善哉善哉路上?」八戒:「那裡?」三藏:「怎麼?」八戒:「打殺不是?」三藏:「打的怎麼模樣?」八戒:「頭上兩個窟窿。」三藏教:「解開那裡兩個膏藥兩個。」八戒:「師父正經膏藥只好活人那裡死人窟窿?」三藏:「打死?」起來不住絮絮叨叨猢猻猴子沙僧八戒死人血淋淋倒臥山坡之下

長老不忍八戒:「使釘鈀倒頭》。」八戒:「師父使行者打殺燒埋怎麼?」行者師父八戒:「趁早遲了就是。」山坡下面便兩個一個三藏:「悟空香燭禱祝念經。」行者:「好不知趣半山之中不著香燭有錢無處。」三藏:「過去焚香禱告。」三藏聖僧

好漢原因弟子東土唐人太宗皇帝旨意西方求取經文適來此地多人不知在此結黨成群好話哀告慇懃善生行者傷身屍骸暴露香燭光彩有心頑石施食滋味有誠森羅殿異姓切莫取經僧人
八戒:「師父乾淨沒有我們兩個。」三藏真個禱告:「好漢告狀行者八戒沙僧。」

大聖聞言忍不住:「師父老人家情義取經多少慇懃勞苦如今打死兩個雖是動手只是西天取經徒弟怎麼這裡打殺索性。」鐵棒:「遭瘟強盜性子打死那裡不怕玉帝認得天王二十八宿星官縣城閻君僕從後生不論三界十方情深面熟那裡。」三藏見說這般卻又心驚:「徒弟禱祝好生良善怎麼認真起來?」行者:「師父這不耍子勾當趕早宿。」長老只得上馬

孫大聖不睦八戒沙僧嫉妒師徒大路向西三藏指定:「我們那裡借宿。」八戒:「正是。」下馬也好

野花山水宿楊柳牛羊牧童正是山家
長老向前村舍走出一個老者相見問訊老者問道:「僧家那裡?」三藏:「貧僧乃東大唐欽差西天路過天色特來宿。」老者:「這裡怎麼涉水登山獨自到此?」三藏:「貧僧還有徒弟。」老者:「高徒何在?」三藏手指:「大路便是。」老者看見他們面貌醜陋三藏扯住:「施主千萬慈悲宿!」老者戰兢兢著手:「模樣幾個妖精。」三藏:「施主恐懼徒弟這等相貌不是妖精。」老者:「爺爺一個夜叉一個馬面一個雷公。」行者聞言厲聲叫道:「雷公孫子夜叉重孫馬面玄孫。」老者聽見面容失色只要進去三藏草堂:「施主不要這等粗魯不會說話。」

勸解後面走出一個婆婆一個小孩兒:「爺爺為何這般驚恐?」老者:「媽媽。」婆婆真個孩兒裡面三藏下來婆婆作禮:「貧僧東土大唐西天取經尊府借宿徒弟老家虛驚。」婆婆:「這等虛驚老虎豺狼怎麼?」老者:「媽媽醜陋只是言語一發夜叉馬面雷公吆喝雷公孫子夜叉重孫馬面玄孫悚懼。」唐僧:「不是不是雷公孫悟空馬面豬悟能夜叉沙悟淨他們雖是醜陋沙門皈依善果不是甚麼惡魔怎麼?」

公婆兩個聞說名號沙門卻才定性:「。」長老出門吩咐:「適才老者你等進去相見切勿抗禮尊重。」八戒:「俊秀斯文不比師兄撒潑。」行者:「不是便也是一個男子。」沙僧:「這裡不是進去進去。」行囊馬匹草堂坐定媽媽賢慧即便小兒煮飯安排素齋師徒

漸漸草堂長老:「施主?」老者:「。」年紀老者:「七十四。」:「令郎?」老者:「一個適才媽媽。」長老令郎相見老者:「老拙命苦不著如今不在。」三藏:「何方生理?」老者點頭:「可憐可憐何方生理惡念殺人放火相交狐群狗黨之前出去至今。」三藏聞說不敢心中暗想:「或者悟空打殺就是。」長老神思不安欠身:「善哉善哉如此父母?」

行者近前:「老官這等不良不肖邪淫連累父母打殺。」老者:「奈何以次人丁不才一定老漢。」沙僧八戒:「師兄閑事你我不是官府不肯何干施主束草睡覺天明走路。」老者起身沙僧兩個稻草他們安歇行者八戒行李長老安歇不題

兒子早在行者打死兩個他們奔逃約摸四更時候結成門前打門老者披衣:「媽媽。」媽媽:「開門。」老者方才開門:「。」兒子裡面煮飯往後廚房:「白馬那裡?」:「東土取經和尚昨晚至此借宿公公婆婆管待。」

聞言走出草堂拍手:「兄弟造化造化冤家我家。」:「那個冤家?」:「卻是打死我們頭兒和尚我家借宿。」:「這些禿驢一個個肉醬一則行囊白馬二來我們頭兒報仇。」:「你們磨刀煮飯大家吃飽一齊下手。」真個那些磨刀磨刀

老兒悄悄唐僧:「汝等在此老拙不忍傷害收拾行李往後出去。」三藏聽說戰兢兢叩頭老者八戒沙僧行者錫杖老者開後門依舊悄悄

磨快刀槍吃飽飯食五更天氣一齊來到中看不見了著火多時蹤跡後門:「後門。」一聲趕上一個個趕到東方日出卻才望見唐僧長老喊聲回頭觀看後面二三便:「徒弟怎生奈何?」行者:「放心放心去來。」三藏勒馬:「悟空切莫傷人退便。」行者聽信回首:「列位那裡?」:「禿無禮大王。」圈子行者中間大聖金箍棒粗細骨折幾個見閻王

三藏馬上打倒許多西豬八戒沙和尚行者賊人:「那個老兒兒子?」:「爺爺穿。」行者上前穿血淋淋鐵棒趕到唐僧頭道:「師父老兒逆子首級。」三藏大驚失色慌得下馬:「猢猻。」八戒上前人頭使釘鈀

沙僧放下擔子唐僧:「師父。」長老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