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五十七回 Chapter 5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七
行者訴苦 猴王水簾洞

孫大聖悶悶空中花果山水簾洞小妖見笑出乎不是大丈夫待要投奔天宮天宮不容待要海島卻又待要龍宮求告龍王真個無依自忖:「師父還是正果。」

按下雲頭三藏侍立:「師父弟子向後再不行兇一一師父教誨千萬西天。」唐僧答應緊箍兒顛來倒去二十大聖在地深淺方才住口:「回去怎的?」行者:「過日子只怕無我不得西天。」三藏發怒:「猢猻殺生害命連累多少如今不要我去不得遲了真言決不住口腦漿出來。」大聖疼痛師父回心沒奈何只得空中忽然省悟:「和尚普陀告訴觀音菩薩去來。」

大聖一個時辰南洋大海祥光直至山上紫竹林木叉行者迎面作禮:「大聖?」行者:「菩薩。」木叉行者善財童子作禮:「大聖?」行者:「有事菩薩。」善財聽見一個:「當時唐僧菩薩大慈大悲大願大乘救苦救難無邊無量菩薩不是?」行者滿懷心中一聲善財童子倒退:「這個忘恩畜生著實愚魯那時作怪菩薩迦持如今這等極樂長生自在逍遙拜謝這般侮慢有事告求菩薩怎麼菩薩?」善財:「還是猴子耍子怎麼變臉?」

飛來飛去菩薩呼喚木叉善財向前引導至寶蓮臺行者望見菩薩下拜不住泉湧放聲大哭菩薩木叉善財:「悟空傷感明明消災。」行者垂淚再拜:「當年弟子為人那個菩薩解脫天災沙門保護唐僧西天拜佛弟子捨身拚命魔障老虎蛟龍指望歸真正果除邪長老忘恩善緣。」菩薩道:「且說原因。」行者即將打殺草寇前後始終一遍說唐打死多人怨恨不分皂白緊箍兒幾次上天特來告訴菩薩菩薩道:「唐三藏奉旨西一心決不輕傷性命有無神通何苦打殺許多草寇草寇雖是不良到底個人不該打死怪獸鬼魅不同那個打死功績人身打死還是不仁退自然師父公論還是不善。」

行者叩頭:「弟子不善將功折罪不該這般菩薩大慈悲念念褪下金箍交還水簾洞逃生菩薩:「緊箍兒如來當年東土取經寶貝乃是袈裟錫杖授與咒語甚麼。」行者:「如此告辭菩薩。」菩薩道:「那裡?」行者:「上西天如來。」菩薩道:「看看如何。」行者:「不消這樣不祥。」菩薩道:「唐僧。」

菩薩端坐蓮臺運心三界慧眼遙觀宇宙霎時間開口:「悟空師父頃刻之際傷身不久便在此唐僧去取正果。」孫大聖只得皈依不敢造次侍立蓮臺不題

說唐長老行者八戒沙僧西不上五十遠近三藏勒馬:「徒弟五更村舍氣惱半日那個?」八戒:「師父下馬鄰近化齋。」三藏聞言下馬雲頭半空中仔細觀看盡是山嶺個人八戒按下三藏:「卻是化齋之間全無。」三藏:「化齋解渴。」八戒:「我去南山。」沙僧缽盂八戒八戒缽盂雲霧長老多時不見回來可憐苦難詩曰

養氣情性原來
道元
勞碌四大蕭條枉費
土木金水法身疏懶幾時
沙僧三藏八戒取水只得行囊白馬:「師父自在我去。」長老含淚無言點頭沙僧駕雲向南

師父困苦太甚正在之際一聲響亮長老欠身原來行者雙手一個:「師父沒有不能涼水口水解渴化齋。」長老:「任命不要。」行者:「無我不得西天。」三藏:「去得不得猢猻只管?」行者發怒長老:「這個狠心禿十分。」鐵棒長老脊背一下長老在地不能言語兩個包袱不知去向

八戒缽盂山南山凹之間舍人原來在先遮住未曾見得來到方知個人暗想:「若是這等嘴臉枉勞神思斷然不得齋飯須是須是。」

變作一個癆病和尚哼哼唧唧挨近門前叫道:「施主中有剩飯路上貧僧東土西天取經師父中有鍋巴千萬。」原來家子男人不在插秧只有兩個女人在家午飯收拾還有鍋巴未曾女人這等病容卻又東土西天的話胡說跌倒門首只得剩飯鍋巴滿滿

有人八戒」。八戒卻是沙僧山崖喊道:「這裡這裡。」面前:「清水那裡?」八戒:「這裡山凹個人我去乾飯。」沙僧:「只是師父?」八戒:「容易衣襟使缽盂舀水。」

歡歡喜喜路上三藏塵埃白馬行李不見蹤影慌得八戒大呼小叫:「不消不消還是行者趕走餘黨打殺師父行李。」沙僧:「拴住!」:「怎麼怎麼所謂半途而廢中道。」一聲:「師父。」滿眼傷心痛哭八戒:「兄弟且休如今到此取經師父那個州縣鄉村銀子棺木師父兩個道路。」

沙僧不忍唐僧轉身一聲:「苦命師父!」長老口鼻熱氣胸前溫暖:「八戒師父。」近前長老甦醒呻吟一會:「猢猻打殺。」沙僧八戒問道:「那個猢猻?」長老只是嘆息:「徒弟你們悟空堅執包袱。」八戒聽說發起心頭:「猴子這般無禮?」:「沙僧師父包袱。」沙僧:「且休發怒我們師父山凹人家熱茶調理師父。」

八戒師父上馬缽盂直至家門老婆在家他們慌忙沙僧合掌:「老母我等東土唐朝西天師父有些不快府上熱茶吃飯。」媽媽:「適才癆病和尚東土化齋甚麼東土沒人在家別處轉轉。」長老聞言八戒下馬躬身:「老婆弟子徒弟合意同心保護上天國大拜佛徒弟孫悟空一生兇惡善道不期暗暗行囊衣缽如今一個徒弟路上不是特來老婆府上安息一時行李決不。」媽媽:「剛才一個癆病和尚化齋東土西天怎麼一起?」八戒忍不住:「就是害怕不肯變作模樣不信兄弟衣兜不是鍋巴?」

媽媽認得他們熱茶沙僧泡飯沙僧即將師父師父定性多時:「那個行李?」八戒:「前年師父回去一次認得花果山水簾洞我去我去。」長老:「不得猢猻不和說話粗魯一言兩句之間有些差池就要悟淨。」沙僧應承:「我去我去。」長老吩咐沙僧:「那裡包袱謝謝拿來不肯切莫南海菩薩告訴菩薩。」沙僧一一聽從八戒:「千萬僝僽好生供養師父人家不可撒潑不肯我去。」八戒點頭:「理會不得趁早回來不要兩頭。」沙僧直奔東勝神洲真個

不守

不知何日幾時
五行進關
沙僧半空行經晝夜到了東洋大海忽聞波浪低頭觀看真個陰氣無心仙山渡過瀛洲向東直抵花果山海風水勢多時望見高峰下山水簾洞近前山中無數滔滔沙僧近前仔細原來行者石臺之上雙手

東土大唐皇帝敕命御弟聖僧玄奘法師西方天竺娑婆靈山如來佛祖地府放送善會修建道場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金身出現指示西方超脫著法玄奘西不滅善緣施行大唐貞觀十三吉日文牒大國以來經度中途徒弟孫悟空行者徒弟豬悟能八戒徒弟沙悟淨和尚。」
從頭

沙僧通關文牒不住近前厲聲:「師兄師父關文怎的?」行者聞言認得沙僧:「拿來拿來。」一齊圍繞沙僧拖扯近前喝道:「何人?」沙僧不肯相認只得朝上行禮:「上告師兄前者師父錯怪師兄師兄回家一則未曾勸解二來師父水化不意師兄好意師父執法師父打倒在地行李我等師父特來師父昔日解脫小弟行李回見師父上西天正果怨恨不肯千萬包袱深山晚景兩全其美。」

行者聞言呵呵冷笑:「賢弟不合唐僧行李不上西方我愛此地熟讀自己西方拜佛送上東土成功南贍部洲萬代傳名。」沙僧:「師兄自來行者取經如來三藏真經原著觀音菩薩向東取經我們保護取經菩薩取經如來門生號曰金蟬長老佛祖談經靈山轉生東土西方復修大道路上這般魔障解脫我等護法不得唐僧那個佛祖傳經不是神思?」行者:「賢弟原來其一不知其二唐僧保護沒有唐僧這裡有道在此去取獨力扶持何不明日早起不信。」:「小的老師出來。」進去白馬一個唐三藏跟著一個八戒行李一個沙僧錫杖

沙僧大怒:「更名那裡一個沙和尚不要無禮!」沙僧雙手降妖一個沙僧劈頭一下打死原來一個行者金箍棒沙僧沙僧西出路雲霧逃生:「如此憊懶菩薩去來。」行者沙僧打死一個沙和尚追趕小的打死一邊煎炒椰子葡萄酒一個變化一個沙和尚新教西方不題

沙僧駕雲東海行經晝夜到了南海不遠雲霧觀看好去果然

包乾百川浩蕩西北正東四海相連地脈仙方仙宮滿地蓬萊普陀景致山頭紫竹林孔雀楊枝年年寶樹白鶴頂上山亭真性穿聽講
沙僧徐步仙境木叉行者當面:「沙悟淨唐僧取經?」沙僧作禮:「特來朝見菩薩引見引見。」木叉行者不題先進菩薩道:「唐僧徒弟沙悟淨朝拜。」行者聽見:「唐僧沙僧菩薩。」菩薩木叉門外沙僧下拜告訴前事行者傍邊不得說話降妖行者劈臉便行者沙僧:「十惡造反菩薩。」菩薩喝道:「悟淨不要動手事先。」

沙僧再拜氣沖沖菩薩道:「一路行兇不可數前日山坡打殺兩個強人師父不期晚間宿賊窩家裡賊人盡情打死血淋淋一個人師父師父下馬回來分別之後師父太甚八戒久等我去不期行者不在回來師父兩個包袱我等回來師父特來水簾洞包袱不想不肯師父關文唐僧上西天取經送上東土萬古傳揚:『唐僧傳經?』一個有道白馬一個唐僧跟著八戒沙僧:『便是沙和尚那裡沙和尚?』趕上原來特來菩薩不知使預先到此不知菩薩。」菩薩道:「悟淨不要悟空到此不曾回去那裡唐僧去取?」沙僧:「如今水簾洞一個行者欺誑?」菩薩道:「如此發急悟空花果山看看那裡見分。」

大聖聞言沙僧菩薩

花果山水簾洞
畢竟不知如何分辨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