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回 Chapter 6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
牛魔王 行者調芭蕉扇

土地:「大力牛魔王。」行者:「牛魔王假名火焰山?」土地:「不是不是大聖直言。」行者:「。」土地:「大聖。」行者:「那裡這等可是放火?」土地:「不得大聖五百年大鬧天宮老君大聖安於八卦煅煉之後有餘到此火焰山兜率宮道人老君降下火焰山土地。」豬八戒聞言:「怪道這等打扮原來道士土地。」

行者不信:「大力何故?』土地:「大力羅剎女丈夫羅剎現在雷山萬年一個女兒叫做公主公主百萬家私無人掌管年前牛魔王神通廣大情願家私牛王羅剎回顧大聖牛王一則火焰師父前進二來生靈歸天老君。」行者:「雷山坐落何處多少?」土地:「南方三千。」

行者聞言吩咐沙僧八戒保護師父土地陪伴隨即一聲不見那裡時辰高山雲頭巔峰之上觀看真是

不大黃泉前日風寒前日草木無知風寒冰霜龍潭澗水虎穴水流一心灣環灣環四時千年萬古
大聖多時尖峰深山找尋路徑消息女子娜娜大聖怪石定睛觀看女子模樣

緩緩𢷑秋水甚麼皓齒錦江滑膩蛾眉文君
女子漸漸走近大聖躬身施禮緩緩:「菩薩?」女子未曾觀看見大相貌醜陋老大心驚退退難行只得戰兢兢勉強:「來者在此?」大聖沉思:「取經牛王魔王。」女子顏色喝道:「?」大聖躬身:「雲山不知路徑菩薩可是雷山?」女子:「正是。」大聖:「坐落何處?」女子:「?」大聖:「雲山芭蕉鐵扇公主牛魔王。」

女子鐵扇公主牛魔王心中大怒耳根子通紅:「著實無知牛王我家未及不知多少金銀綾羅月供自在受用不識?」大聖聞言公主故意一聲:「家私牛王?」女子𤜱戰兢兢回頭便大聖吆喝隨後原來穿過就是女子進去撲的大聖停步所在

樹林冉冉流泉穿落英煙霞日月清幽可愛天臺海上
言行這裡觀看景致女子書房裡面原來牛魔王正在那裡丹書女子好氣懷裡放聲大哭牛王滿面:「美人煩惱話說?」女子:「!」牛王:「?」女子:「父母無依護身江湖中說好漢原來。」牛王聞說女子:「美人那些不是慢慢。」女子:「適才一個雷公和尚地前施禮定性鐵扇公主牛魔王兩句棍子不是幾乎打死不是。」牛王聞言整容溫存良久女子方才魔王:「美人不敢芭蕉僻靜清幽自在自幼修持也是得道家門嚴謹雷公男子那裡妖怪或者名聲出去看看。」

魔王開步書房大廳披掛結束出門叫道:「這裡?」行者模樣五百年不同

頭上水磨熟鐵身上穿錦繡黃金足下雙眼明鏡銅板吼聲山神行動威風惡鬼四海有名西方大力魔王
大聖上前深深:「長兄認得小弟?」牛王答禮:「齊天大聖孫悟空?」大聖:「正是正是一向適才到此女子采果。」牛王喝道:「天宮佛祖降壓五行解脫天災保護唐僧西天見佛怎麼小兒正在這裡怎麼?」大聖作禮:「長兄小弟當時令郎捉住小弟不得觀音菩薩歸正現今善財童子兄長極樂逍遙何不?」牛王:「這個猢猻我愛?」大聖:「拜謁長兄不見女子不知就是嫂嫂小弟一時嫂嫂長兄寬恕寬恕。」牛王:「如此。」

大聖:「感謝事奉周濟周濟。」牛王:「猢猻不識甚麼周濟周濟?」大聖:「長兄小弟唐僧西火焰山不能前進詢問土人羅剎女芭蕉扇欲求嫂嫂嫂嫂堅執是以長兄兄長天地之心小弟大嫂一行千萬滅火唐僧即時。」牛王聞言:「不無原來一定不肯我愛常言:『朋友不可朋友不可。』多大無禮上來。」大聖:「要說寶貝真心使使。」牛王:「不過打死雪恨。」大聖:「小弟一向疏懶不曾相會不知幾年武藝昔日如何兄弟。」牛王分說劈頭大聖隨手兩個好鬥

變臉朋友那個:「猢猻。」這個:「令郎得道。」那個:「無知?」這個:「特地。」一個要求扇子唐僧一個芭蕉鄙吝舊情舉家忿牛王蛟龍大聖爭鬥後來祥雲半空之內神通五彩不見輸贏
大聖牛王百十回合不分勝負正在難解分之山峰有人叫道:「爺爺大王多多。」牛王聞說使叫道:「猢猻一個朋友赴會來者。」按下雲頭公主:「美人雷公男子孫悟空猢猻再不放心一個朋友。」盔甲穿襖子出門看守一直西北方

大聖高峰心中暗想:「不知結識甚麼朋友那裡赴會走走。」行者變作一陣清風趕上隨著多時山中牛王寂然不見大聖入山山中一面清水深潭亂石」。大聖暗想:「斷然水底不是或是黿下去水看。」

大聖咒語搖身一變變作一個螃蟹不大三十六撲的潭底玲瓏剔透牌樓樓下那個牌樓裡面大聖進去仔細音樂

黃金屋瓦白玉玳瑁珊瑚祥雲蓮座三光天宮果然此處蓬壺高堂設宴賓主大小官員冠冕玉女調律呂巨蟹樽俎鳥篆廊廡八音響徹雲霄龍女八寶珍饈漿
上面牛魔王左右前面一個兩邊龍女

正在那裡交錯之際大聖一直上去看見:「那個。」上前大聖大聖作人:「。」:「那裡怎麼廳堂之前橫行死罪。」大聖虛言

橫行
從來行儀不知法度恕罪!」
聞言作禮:「不知尊公。」稱謝:「外面伺候。」大聖一聲往外逃命牌樓之下心中暗想:「牛王在此貪杯那裡就是不肯不如變做牛魔王羅剎女扇子師父。」

大聖韁繩徑直出水變作牛王模樣多時雲山芭蕉叫聲:「開門。」兩個女童聲音看見牛魔王嘴臉:「奶奶爺爺。」羅剎出門迎接大聖大膽佳人羅剎女肉眼不出攜手一家子主公無不敬謹

須臾,「牛王:「夫人久闊。」羅剎:「大王。」:「大王新婚奴家今日陣風?』大聖:「公主家事繁冗朋友是以稽留在外一個。」:「悟空唐僧將近火焰山扇子未報差人夫妻。」羅剎聞言:「大王常言:『男兒無主女子無主。』性命猢猻。」大聖故意發怒:「幾時過去?」羅剎:「昨日這裡扇子孩兒披掛寶劍出門猢猻嫂嫂大王結義。」大聖:「五百年弟兄。」羅剎:「不敢不敢動手扇子不知那裡門外叫喚使走入關上不知何處肚腹之內性命叔叔。」

大聖假意:「可惜可惜夫人怎麼寶貝猢猻。」羅剎:「大王息怒。」大聖:「在於何處?」羅剎:「放心放心。」接風賀喜奉上:「大王新婚千萬結髮。」大聖不敢只得:「夫人夫人早晚家門酬謝。」羅剎大王:「自古:『。』養身甚麼?」謙謙方才大聖不敢果子言語

羅剎色情大聖著手溫存低聲一口一口卻又大聖假意奈何果然

破除萬事男兒襟懷女子忘情絮叨話語風情衣袖自然言語不曾玉山摩娑
大聖這等留心:「夫人扇子那裡早晚仔細行者變化多端卻又。」羅剎嘻嘻只有一個大小大聖:「這個不是寶貝?」大聖卻又不信暗想:「這些。」羅剎寶貝沉思忍不住上前在行叫道:「親親寶貝只管出神甚麼?」大聖一句:「這般小小如何八百火焰?」羅剎真性忌憚方法:「大王晝夜公主弄傷神思怎麼自家寶貝事情左手大指上第一聲『𠲛』,長短寶貝變化無窮萬里火焰。」

大聖聞言切切厲聲叫道:「羅剎女看看可是老公許多勾當。」女子行者推倒跌落塵埃羞愧無比:「!」

大聖不管死活脫手大步芭蕉正是無心美色得意顏回祥雲上高扇子出來方法左手大指上第一聲「𠲛」,果然長短仔細不同祥光瑞氣紛紛三十六穿經度原來行者方法不曾口訣左右只是長短奈何只得

牛魔王潭底筵席不見龍王聚眾問道:「?」跪下:「沒人我等奏樂在前。」:「樂兒不敢生人進來?」:「適才到此那個便是生人。」牛王聞說省悟:「孫悟空唐僧取經火焰山難過芭蕉扇不曾勝負盛會猴子千般伶俐機關變作打探消息芭蕉扇。」見說一個個膽戰心驚問道:「可是大鬧天宮孫悟空?」牛王:「正是西天路上不是切要躲避。」:「這般大王駿?」牛王:「不妨不妨去來。」

分開水路潭底雲山芭蕉羅剎女推開下邊牛王:「夫人孫悟空?」女童看見一齊跪下:「爺爺?」羅剎女牛王磕頭:「老天怎樣這般謹慎猢猻變作模樣到此?」牛王切齒:「猢猻?」羅剎胸膛:「寶貝現出!」牛王:「夫人保重心焦趕上猢猻寶貝心肝出氣。」:「兵器。」女童:「爺爺兵器不在這裡。」牛王:「奶奶兵器。」寶劍牛王赴宴貼身雙手芭蕉火焰山趕來正是

忘恩痴心烈性木叉
畢竟不知吉凶如何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