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三回 Chapter 6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三
龍宮 除邪寶貝

祭賽國王大小公卿孫大聖八戒騰雲駕霧兩個小妖飄然一個個朝天禮拜:「今日方知神仙活佛。」拜謝三藏沙僧:「寡人肉眼凡胎高徒有力便騰雲駕霧之上。」三藏:「貧僧法力一路多虧。」沙僧:「陛下大師齊天大聖皈依大鬧天宮使金箍棒十萬天兵一個對手太上老君害怕玉皇大帝心驚二師元帥掌管天河水兵大眾弟子無法捲簾大將受戒愚弟若干無能伏虎以至之類一二騰雲駕霧喚雨呼風何足道哉!」國王聞說十分唐僧口稱」,沙僧稱為菩薩」。滿文武欣然黎民頂禮不題

孫大聖八戒狂風兩個小妖亂石雲頭金箍棒吹了一口仙氣:「!」變作戒刀一個耳朵下唇喝道:「龍王齊天大聖爺爺在此祭賽金光出來一家性命半個潭水一門。」

兩個小妖得了逃生那些黿圍住問道:「兩個為何?」一個搖頭擺尾一個嚷嚷上龍王宮殿:「大王禍事。」龍王駙馬飲酒兩個禍事兩個:「昨夜唐僧孫行者捉獲國王行者豬八戒兩個一個耳朵一個嘴唇寶貝。」前後細說一遍聽說孫行者齊天大聖魂不附體戰兢兢駙馬:「婿還好計較不善。」駙馬:「放心婿自幼武藝四海之內幾個豪傑出去交戰管取歸降不敢仰視。」

妖怪縱身披掛使一般兵器叫做月牙分開水道水面叫道:「甚麼齊天大聖上來。」行者八戒岸邊觀看妖精怎生打扮

白雪兜鍪秋霜真個彩雲果然花蟒執著月牙霞飛穿著水利一頭一面四面八方言論一聲吆喝長空
無人對答一聲:「那個齊天大聖?」行者金箍鐵棒:「便是。」怪道:「家居何處何方怎生得到祭賽國王大膽頭目行兇寶山?」行者:「原來不識爺爺上前

花果山大海之間水簾洞
自幼玉皇天聖
大鬧斗牛天上取勝
如來無邊智慧非凡
神通
如今五百年觀音勸解逃命
大唐三藏上西天靈山
解脫保護修行
西域祭賽僧人三代
我等慈悲舊情
分明三更天籟
捉住妖精汝等寶貝
龍王公主名稱
血雨寶貝
殿供狀
所以戰爭不須
寶貝老少全家
無知蹭蹬。」
駙馬聞言微微冷笑:「原來取經和尚要緊羅織寶貝經文何干?」行者:「不受國王恩惠水米不該出力但是寶貝寶塔金光寺僧一門怎麼出力辨明冤枉?」駙馬:「如此要行常言:『不善。』只怕不得留情一時間性命去取。」

行者大怒:「大口走上老爺。」駙馬心慌月牙鐵棒亂石山頭真個

妖魔寶塔行者報國逃生破膽商量駙馬威武披掛前來孫大聖金箍棒十分怪物個頭十八前後行者藹藹紛紛萬里飛霜:「無干不平。」:「有意不良輕狂寶貝安康。」高下不見輸贏戰場
兩個往往三十不分勝負豬八戒他們甜美釘鈀妖精背後原來個頭轉轉眼睛明白八戒背後即使釘鈀鐵棒五七不得前後騰空乃是一個形像十分殺人

毛羽方圓規模長短黿腳尖個頭展開飛揚大鵬他力發起天涯仙鶴閃灼金光不同鳥類
豬八戒看見心驚:「為人不曾這等惡物血氣禽獸?」行者:「真個罕有真個罕有趕上。」大聖祥雲空中使鐵棒便怪物展翅轉身半腰伸出一個張開相似八戒一口潭水及至龍宮變作模樣八戒:「小的何在?」那裡黿:「。」駙馬:「這個和尚那裡小卒報仇。」嚷嚷八戒龍王歡喜出道:「婿怎生?」駙馬一遍不題

孫行者妖精八戒心中:「恁般利害朝見國王待要開言單身水面變化進去怎生得便出來幹事。」大聖搖身一變變做一個螃蟹牌樓之前原來牛魔王直至宮闕之下過去龍王合家歡喜飲酒行者不敢相近之下幾個紛紛紜紜耍子行者一會言談就學問道:「駙馬爺爺拿來和尚會死不曾?」:「不曾西不是?」

行者聽說輕輕西真個行者近前:「八戒認得?」八戒聲音行者:「哥哥怎麼了捉住。」行者四顧無人:「哥哥兵器奈何?」行者:「可知那裡?」八戒:「宮殿。」行者:「牌樓。」八戒逃生悄悄行者爬上宮殿觀看左首光彩森森乃是八戒釘鈀放光使隱身牌樓叫聲:「八戒兵器。」得了便道:「哥哥打進宮殿得勝捉住一家子不勝出來岸上。」行者大喜仔細八戒:「不怕本事有些。」行者出水不題

八戒直裰雙手一聲進去慌得大小水族奔波宮殿吆喝:「不好和尚掙斷打進。」一家子措手不及起來藏躲不顧死活宮殿一路破門打破之類盡皆打碎詩曰

遭逢不捨
巧計開鎖怒恨
駙馬公主龍王戰慄聲音
門窗
八戒玳瑁粉碎珊瑚凋零

公主安藏在內月牙喝道:「心驚?」八戒:「我事打的寶貝回見國王了事不然決不一家。」咬定牙齒八戒交鋒神思攻取八戒事體便須臾出水翻騰

孫行者等候他們追趕八戒出離雲霧鐵棒:「!」一下龍頭稀爛可憐逃命駙馬

行者八戒上岸前事八戒:「銳氣一路打進落花流水駙馬龍王打死回去一定決不出來天色怎奈?」行者:「甚麼機會下去攻戰務必取出寶貝。」推托行者催逼:「兄弟不必多疑剛才引出。」

商量狂風滾滾東方行者仔細觀看二郎梅山兄弟鷹犬鹿一個個利刃踴躍行者:「八戒那是七聖兄弟他們成功倒是大機。」八戒:「既是兄弟。」行者:「大哥降伏不好攔住雲頭叫道:『真君齊天大聖在此。』聽見斷然。」

雲頭上山攔住厲聲叫道:「真君且慢車駕齊天大聖。」爺爺見說傳令停住兄弟八戒相見:「齊天大聖何在?」八戒:「現在山下呼喚。」二郎:「兄弟。」兄弟乃是叫道:「孫悟空哥哥大哥有請。」行者上前作禮同上二郎爺爺攜手一同相見:「大聖大難受戒沙門刻日蓮座。」行者:「不敢莫大雖然西行未知何如祭賽在此偶見兄長車駕大膽兄長見愛?」二郎:「閑暇兄弟大聖故舊降妖不如不知此地?」聖道:「大哥此間亂石山下龍宮。」二郎驚訝:「不生怎麼?」行者:「近日一個駙馬乃是兩個祭賽血雨金光舍利佛寶國王不解僧人拷打師父慈悲兩個小妖朝中國王我等到此伸出一個八戒卻又變化下水八戒才然大戰打死兩個兄長儀仗降臨故此。」二郎:「正好攻擊使不能措手窩巢滅絕?」八戒:「雖是如此?」二郎:「兵家:『不待。』?」

直道:「大哥家眷在此無處二哥也是正果我們隨帶小的就此鋪設一則賀喜二來天明?」二郎大喜:「賢弟。」安排行者:「列位盛情不敢和尚齋戒葷素不便。」二郎:「果品也是。」兄弟星月舉杯敘舊

正是寂寞歡娛不覺東方發白八戒:「明了豬下水。」二郎:「元帥仔細只要出來兄弟下手。」八戒:「曉得曉得。」使下去牌樓發聲殿此時駙馬在後收拾棺材八戒上前著重窟窿亂跑:「和尚打死。」

駙馬聞言即使月牙往外八戒退跳出岸上齊天大聖兄弟上前斷肉駙馬不停展開旋繞二郎安上滿二郎半腰伸出一個上去一口把頭血淋淋下來怪物逃生北海八戒便行者止住:「正是窮寇』。必定變做模樣分開水路進去宮主寶貝。」二郎聖道:「也罷只是這種在世後人。」至今

八戒分開水路行者變作八戒吆喝漸漸龍宮宮主:「駙馬怎麼這等慌張?」行者:「八戒得勝進來不能寶貝好生。」宮主急忙真假殿取出一個匣子行者:「佛寶。」取出一個白玉匣子行者:「靈芝寶貝豬八戒擋住寶貝出來。」行者兩個在身:「宮主可是駙馬?」宮主便搶奪匣子八戒上去在地

還有一個八戒扯住行者:「打死好去國內。」婆提出水

行者隨後兩個匣子上岸二郎:「兄長威力得了寶貝。」二郎:「一則國王洪福齊天則是神通無量?」兄弟:「二哥既已我們就此告別。」行者感謝不盡欲留國王諸公不肯

行者匣子八戒頃刻間到了國內原來金光解脫和尚城外迎接兩個雲霧定時近前磕頭禮拜接入城中國王唐僧正在殿講論這裡和尚仗著入朝:「萬歲二老。」國王聽說連忙殿唐僧沙僧稱謝神功不盡謝恩三藏:「不須飲宴。」三藏行者:「汝等昨日怎麼今日?」行者駙馬龍王真君妖精變作寶貝細說一遍三藏國王大小文武不勝

國王:「能人言語?」八戒:「乃是龍王許多豈不知人?」國王:「知人前後。」:「佛寶不知夫君駙馬乃是佛家舍利子年前血雨乘機。」:「靈芝怎麼?」:「只是小女宮主天上殿王母娘娘靈芝舍利子仙氣千年萬載生光地下田中霞光瑞氣如今婿千萬饒了。」八戒:「。」行者:「便便長遠。」:「不如甚麼。」行者當駕琵琶穿沙僧:「國王來看我們。」

國王三藏攜手文武金光行者舍利子安在第十三寶瓶中間真言本國土地城隍本寺伽藍飲食少有差訛行處暗中領諾行者十三層層安在舍利子霞光瑞氣依然八方四國國王:「不是菩薩到此怎生!」

行者:「陛下,『金光二字不好不是流動閃灼貧僧勞碌永遠。」國王字號乃是」。一壁廂安排一壁廂丹青寫下四眾名號國王鑾駕唐僧師徒金玉酬答師徒毫不真個

剪除寶塔光大
畢竟不知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