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七回 Chapter 6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七
拯救 脫離

話說三藏四眾西天欣然上路行經正是園林一番風雨黃昏三藏勒馬:「徒弟天色路上宿?」行者:「師父放心若是沒有借宿有些本事八戒沙和尚木匠路上蓬庵好道怎的?」八戒:「這個所在滿虎豹遍地魑魅魍魎白日尚且難行黑夜怎生宿?」行者:「越發不長進不是海口棒子手裡就是塌下。」

師徒正然講論山莊不遠行者:「宿處。」長老:「何處?」行者:「樹叢不是個人我們借宿明早走路。」長老欣然門外下馬柴扉緊閉長老敲門:「開門開門。」裡面老者蒲鞋頭頂身穿便:「在此大呼小叫?」三藏合掌躬身施禮:「施主貧僧乃東西天取經尊府借宿方便方便。」老者:「和尚西行卻是不得此處西天大西路途且休艱難這個地方難過。」三藏:「怎麼難過?」老者手指:「西三十。」三藏:「何為』?」老者:「八百滿盡是:『鳥巢枝葉肥大。』闊人深山亙古無人每年柿子路上衚衕盡皆填滿雨露一路污穢人家』。西就是這般惡臭如今正值東南風大所以聞見。」三藏心中煩悶

行者忍不住叫道:「老兒不通便我等投宿說出許多十分我等在此何故這般絮聒?」老者相貌醜陋便住口一聲指定:「額頭鼻子癆病不知高低衝撞老人家?」行者:「老官原來有眼無珠不識癆病法云:『形容古怪中有美玉。』乾淨便卻倒有些手段。」老者:「人氏手段?」行者:「

祖居東勝大神花果山自幼
方寸成武
善會日頭
第一鬼神
英名變化無窮美石。」
老者聞言回嗔作喜便:「寒舍安置。」四眾一齊進去鋪設兩邊磚石牆壁荊棘老者便安坐少頃桌子許多豆腐蔓菁稻米師徒盡飽

八戒行者:「師兄老兒不肯留宿?」行者:「這個多少明日我們。」八戒:「大話明日跑路管待怎的?」行者:「不要自有處治。」

多時漸漸黃昏老者掌燈行者躬身問道:「公公?」老者:「。」行者:「就是?」老者:「不是這裡喚做羅莊共有五百多人家居。」行者:「施主府上善意我等?」老者起身:「妖怪這裡妖怪我們自有。」行者朝上:「照顧。」

八戒:「惹禍聽見妖怪就是外公這般親熱預先。」行者:「賢弟不知就是定錢再不別人。」三藏聞言:「凡事便自專倘或妖精神通廣大不住可不是出家人誑語?」行者:「師父。」

老者:「?」行者:「地勢許多人家居住不是偏僻甚麼妖精大戶?」老者:「這裡久矣六月忽然一陣風那時人家在場插秧誰知過處妖精人家牛馬囫圇男女自從傷害長老手段妖怪我等不敢輕慢。」行者:「這個卻是。」八戒:「真是我們行腳借宿明日走路甚麼妖精?」老者:「原來和尚誇口降妖說起推卻。」

行者:「老兒妖精只是人家齊心所以。」老者:「見得人心?」行者:「妖精攪擾不知傷害多少生靈五百五百銀子不拘那裡一個法官怎麼磨折?」老者:「論說使好道殺人我們花費三五銀子前年山南和尚到此未曾得勝。」行者:「和尚怎的拿來?」老者

那個僧伽袈裟、《孔雀》,法華》。手把正然念處驚動妖邪莊家其實一把抓和尚相應相應頭髮須臾妖怪徑直煙霞原來晒乾我等近前光頭打的西瓜。」
行者:「這等。」老者:「還是我們吃虧棺木殯葬銀子徒弟徒弟至今告狀不得乾淨。」

行者:「甚麼?」老者:「舊年一個道士。」行者:「道士怎麼?」老者:「道士

身穿法衣令牌敲響使狂風滾滾道士兩個相持乾坤清朗我等眾人出來道士上來大家一個落湯雞!」
行者:「這等吃虧。」老者:「捨得我們使錢糧。」

行者:「不打緊不打緊。」老者:「手段幾個長者文書得勝多少銀子半分不少如若切莫我等天命。」行者:「老兒我等不是那樣長者。」

老者滿心歡喜家僮幾個表弟親家朋友共有老者相見唐僧無不欣然:「高徒?」行者叉手:「和尚。」悚然:「不濟不濟妖精神通廣大身體這個長老瘦小不夠牙齒。」行者:「老官不出結實磨刀秀氣在內。」見說只得依從:「長老妖精多少謝禮?」行者:「何必甚麼謝禮俗語:『金子銀子銅錢。』我等積德和尚決不要錢。」:「如此受戒高僧不要有空我等家俱妖孽地方我等良田一千坐落師徒寺院打坐參禪強似雲遊。」行者:「不停就要當差納糧黃昏不得不得倒弄殺人。」:「諸般不要?」行者:「出家人只是便是。」:「這個容易不知怎麼?」行者:「。」:「怎生?」行者:「妖精孫子身體長大手段。」

呼呼慌得老者戰戰兢兢:「和尚妖精妖精。」幾個親戚唐僧:「進來進來妖怪。」八戒進去沙僧進去行者扯住兩個:「你們出家人怎麼不分內外站住不要我去天井看看甚麼妖精?」八戒:「他們經過便是我們相識不是交契故人?」原來行者力量不容天井那陣越發

鬼神
掀翻華岳提起乾坤四部
村舍人家滿兒女
星漢燈火遍地
慌得八戒戰戰兢兢在地下一般沙僧頭臉

行者一霎時風頭過處半空中隱隱低頭叫道:「兄弟起來。」灰土朝天燈光失聲:「耍子耍子原來行止妖精朋友。」沙僧:「這般黑夜不曾覿面相逢怎麼好歹?」八戒:「古人:『夜行。』一對燈籠引路必定。」沙僧:「不是一對燈籠妖精。」:「爺爺這般不知多少。」行者:「賢弟兩個護持師父上去口氣妖精。」八戒:「哥哥不要我們。」

行者縱身唿哨空中鐵棒厲聲叫道:「在此。」挺住身軀長槍行者問道:「妖怪何處精靈?」答應只是行者只是行者暗笑:「耳聾不要。」不怕遮攔半空中一來一往一下三更時分勝敗八戒沙僧天井明白原來只是半分兒行者頭上八戒:「沙僧這裡護持猴子領頭。」

雲頭趕上怪物使抵住掣電八戒誇獎:「妖精槍法不是乃是不是叫做。」行者:「胡說那裡甚麼?」八戒:「使出我們不見不知何處。」行者:「或者怪物不會說話人道陰氣只怕天明陽氣必要走時一定趕上不可。」八戒:「正是正是。」

多時不覺東方發白不敢戀戰回頭行者八戒一齊趕來忽聞污穢逼人乃是八戒:「臭氣難聞。」行者鼻子:「妖精妖精。」怪物乃是

密密彎彎便瑪瑙萬萬胭脂認作沖天行動不大兩邊不見東西南北
八戒:「原來這般一個長蛇吃人五百飽足。」行者:「乃是我們出去。」八戒縱身趕上便怪物一頭鑽進還有長尾在外八戒放下:「著手著手。」盡力往外行者:「進去自有處置不要這等。」八戒真個縮進八戒:「才不放手半截我們這般怎麼出來這不叫做?」行者:「身體斷然轉身不得一定照直後門出頭後門攔住在前門外。」

真個一溜煙不曾站穩不期行者在前門外使棍子怪物往後八戒未曾防備尾巴在地下行者無物過來妖怪八戒吆喝自己害羞起來使行者:「妖怪?」八戒:「在此打草驚蛇。」行者:「趕上。」

豎起張開八戒八戒慌得往後便退行者上前一口八戒叫道:「。」行者妖精鐵棒:「八戒。」怪物一道八戒:「雖是只是沒人。」行者:「變做。」鐵棒肚皮怪物肚皮翹起八戒:「雖是只是沒有不好使。」行者:「讓開使。」裡面著力鐵棒脊背出去五七桅杆往前使二十卻才塵埃動蕩不得嗚呼八戒隨後趕上行者穿一個出來:「怎的?」八戒:「不知一生打死?」兵器尾巴將來

羅莊老兒唐僧:「兩個徒弟斷然。」三藏:「決不我們出去看看。」須臾行者八戒吆喝前來眾人卻才歡喜滿男女跪拜:「爺爺正是這個妖精在此傷人老爺施法除邪我輩安生。」

感激西酬謝師徒留住五七無奈放行不要錢物乾糧果品花紅彩旗餞行此處五百人家八百人相

一路喜喜歡歡不時到了三藏填塞:「悟空怎生過得?」行者鼻子:「這個。」三藏行者便眼中垂淚老兒上前:「老爺心焦我等到此約定意思高徒我們妖精除了禍害我們虔心另開老爺過去。」行者:「老兒八百你等不是大禹那裡開山師父過去我們著力你們不得。」三藏下馬:「悟空怎生著力?」行者:「眼下就要也是再開卻又須是衚衕過去無人。」老兒:「長老那裡多少我等怎麼無人。」行者:「如此你們乾飯蒸餅和尚吃飽師父馬上我等扶持管情過去。」

八戒聞言:「哥哥你們要圖乾淨怎麼?」三藏:「悟能本事衚衕頭功。」八戒:「師父列位施主在此笑話本來三十六變化輕巧華麗委實不能石塊土墩水牛駱駝真個全會只是身體變得越發須是幹事。」眾人:「東西東西我們乾糧果品燒餅在此開山拿出受用變化行動我們回去做飯。」八戒滿心歡喜直裰:「笑話。」

搖身一變果然變做一個真個

長毛臕,自幼山中藥苗
日月頭大芭蕉

鼻音喳喳
百丈
見人今日
唐僧稱讚法力
孫行者八戒變得如此那些送人乾糧八戒受用不分上前行者沙僧好生師父吩咐眾人回去:「有情師弟接力。」那些八百隨行一半騾馬做飯還有三百步行山下遙望原來三十三十百里師徒去得眾人不捨騾馬衚衕連夜次日方才趕上叫道:「取經老爺慢行慢行我等。」長老聞言不盡:「真是善信。」八戒飯食正在饑餓之際許多何止飯食不論米飯飽餐一頓卻又上前三藏行者沙僧眾人分手正是

羅莊回家八戒開山
三藏神力悟空法顯
千年今朝衚衕
平安蓮臺
不知還有多少路程甚麼妖怪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