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九回 Chapter 6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九
夜間藥物 君王筵上妖邪

孫大聖宦官皇宮內院直至門外三條宦官裡面吩咐:「太監聖躬左手三部窗櫺穿。」真個宦官國王龍床一頭一頭行者自己右手大指食指寸脈中指大指大指無名指調停自家呼吸辨明虛實左手右手部位行者左手一一從頭診視上身厲聲高呼:「陛下左手寸脈右手寸脈虛心小便大便右手寸脈經閉宿留飲滿相持貴恙一個驚恐憂思。」國王在內聞言滿心歡喜精神高聲:「明白明白出外。」

大聖卻才緩步聽見太監須臾行者出來唐僧如何行者:「如今對症。」上前:「長老適才?」行者:「雌雄二鳥暴風驟雨不能不能這不?」聞說齊聲喝采:「真是真是神醫!」稱讚不已太醫問道:「病勢看出不知?」行者:「不必就要。」醫官:「:『八百四百。』不在如何就要?」行者:「古人:『合宜。』故此藥品隨便。」

醫官不復朝門之外當值滿城熟藥即將藥品行者行者:「此間不是一應器皿入會交與師弟收下。」醫官聽命即將八百之類一一交付收訖

行者殿師父長老起身傳旨閣下留住法師宿殿明朝服藥之後酬謝倒換關文送行三藏大驚:「徒弟當頭歡喜不好仔細上心制度。」行者:「師父放心在此受用自有。」

大聖三藏八戒:「師兄知道。」行者:「甚麼?」八戒:「取經生涯今日此處富庶設法開藥。」行者喝道:「胡說國王得意走路甚麼?」八戒:「不然八百共計二千四百二十四多少不知多少年代吃得了。」行者:「那裡許多太醫所以許多藥品捉摸不知神妙。」

正說兩個使當面跪下:「老爺。」行者:「如今?」使叩頭:「老爺有眼無珠不識老爺主上病愈老爺江山我輩臣子。」行者見說欣然八戒沙僧左右沙僧便問道:「師兄師父那裡?」行者:「師父國王留住當頭方才酬謝送行。」沙僧:「有些受用?」行者:「國王受用陪侍左右殿。」八戒:「這等還是師父陪侍我們只得兩個使奉承。」兄弟自在受用一番

天色行者使:「我等。」使若干

半夜萬籟無聲八戒:「哥哥趕早幹事瞌睡。」行者:「大黃。」沙僧:「大黃無毒不守禍亂太平將軍』。久病虛弱不可。」行者:「賢弟不知順氣凝滯寒熱去取巴豆。」八戒:「巴豆有毒肺腑閉塞道路不可。」行者:「賢弟不知水脹還有使。」

即時:「師兄?」行者:「不用。」八戒:「八百。」行者一個盞子:「賢弟莫講這個過來。」八戒:「怎的?」行者:「。」沙僧:「小弟不曾內用。」行者:「名為百草』,調百病不知道。」真個

行者盞子:「我們尿。」八戒:「怎的?」行者:「。」沙僧:「哥哥不是耍子尿如何藥品陳米只是清水尿東西脾虛巴豆大黃得人上吐下瀉可是耍子?」行者:「不知就裡不是西海便溺不可。」八戒聞言真個伏地頓腳不見撒尿將來行者:「皇帝馬來亡人結了尿得出一點兒。」行者:「。」沙僧:「看看。」

馬邊起來厲聲叫道:「師兄豈不西海飛龍因為觀音菩薩退變作師父西天取經將功折罪撒尿中遊成龍撒尿山中草頭變作靈芝長壽在此塵俗拋卻?」行者:「兄弟此間西方國王塵俗拋棄常言:『。』本國治病好時大家光輝不然不得此地。」叫聲:「。」往前往後滿口努出幾點八戒:「這個亡人就是也罷。」行者:「。」沙僧方才歡喜

前項攪和丸子行者:「兄弟。」八戒:「只有核桃不夠一口。」一個兄弟

國王唐僧會同參拜長老

行者地道:「。」行者八戒揭開蓋子:「回話。」行者:「金丹。」八戒暗中:「怎麼不是?」問道:「引子?」行者:「一般。」:「?」行者:「半空鯉魚尿王母娘娘老君煉丹玉皇破的頭巾五根龍鬚。」聞言:「世間請問一般引子?」行者:「。」:「這個。」行者:「見得?」:「這裡人家一個急轉不落回頭到家病人吃藥便是。」行者:「河內乃是天上落下叫做。」:「容易等到下雨吃藥便。」

拜謝行者獻上國王大喜接上:「甚麼丸子?」:「金丹』,。」國王便宮人:「不是河中乃是天上落下。」國王當駕傳旨法官出榜不題

行者會同豬八戒:「適間此時急忙怎麼雨水也是大賢大德下藥如何?」八戒:「怎麼樣?」行者:「左邊立下。」沙僧:「右邊立下宿。」大聖咒語正東烏雲漸近頭頂叫道:「大聖東海龍王敖廣。」行者:「不敢國王下藥。」龍王:「大聖呼喚不曾用水小龍隻身不曾未有風雲雷電怎生降雨?」行者:「如今用不著風雲雷電不須只要便。」龍王:「如此兩個吃藥。」行者大喜:「最好最好不必遲疑趁早行事。」

空中漸漸低下烏雲直至皇宮之上隱身一口化作滿齊聲喝采:「萬千天公降下。」國王傳旨:「器皿不拘內外大小拯救寡人。」文武妃嬪三千八百一個個杯托半空王宮前後一個時辰龍王大聖一點有一點不曾合一真個異香滿金鑾殿天子

國王法師金丹宮中三次多時轆轤不絕淨桶三五龍床之上兩個妃子淨桶不盡糯米妃子龍床前來:「病根下來。」國王一次米飯

少頃氣血調和精神抖擻強健龍床穿上朝服寶殿唐僧下拜長老還禮御手便閣下:「簡帖再拜頓首字樣差官法師高徒一壁廂大開祿酬謝。」正是國家霎時

八戒喜不自勝:「酬謝兄長。」沙僧:「二哥那裡常言:『有福。』我們在此只管受用。」弟兄們歡歡喜喜

接引唐僧國王那裡安排筵宴行者八戒沙僧師父隨後上面桌面筵席前面桌面也是珍饈左右五百桌面真個齊整

:「珍饈百味美祿酥酪。」花彩果品般般素有木耳蘑菇幾樣清新般般君臣安席名分品級
國王御手唐僧安坐三藏:「貧僧不會飲酒。」國王:「法師何如?」三藏:「僧家第一。」國王不過意:「法師?」三藏:「。」國王卻才歡喜行者行者國王爽利行者不辭國王:「三寶。」行者不辭國王四季

八戒在旁不到國王苦勸行者起來:「陛下……」行者聽說恐怕消息八戒八戒接著言語國王問道:「甚麼?」行者接過:「兄弟這般經驗就要陛下吃藥。」國王:「品味?」太醫在旁:「主公

苦寒無毒大有
通氣。」
國王:「得當得當長老。」言語三寶國王沙僧

飲宴多時國王行者行者:「陛下痛飲決不推辭。」國王:「寡人酬謝不盡好歹話說。」行者:「話說。」國王:「寡人打通所以。」行者:「昨日陛下已知不知?」國王:「古人:『家醜不可。』告之。」行者:「笑話無妨。」國王:「不知經過幾個邦國?」行者:「六處。」:「他國之后不知稱呼。」行者:「國王之后稱為東宮西。」國王:「寡人不是這等稱呼稱為東宮稱為西稱為現今只有。」行者:「何不宮中?」國王:「不在。」行者:「?」國王:「年前正值花園海榴菖蒲雄黃酒龍舟忽然一陣風半空中現出一個妖精自稱太歲麒麟獬豸居住夫人貌美姿夫人如若獻出就要寡人滿城黎民盡皆那時無奈推出海榴一聲寡人為此驚恐粽子凝滯在內晝夜憂思不息所以盡是年前所以健身精神今日泰山而已!」

行者滿心喜悅國王:「陛下原來這般幸而不知回國?」國王:「切切只是一個獲得妖精不要回國?」行者:「妖邪何如?」國王跪下:「江山。」八戒在旁忍不住呵呵大笑:「皇帝體統怎麼老婆不要江山和尚?」行者上前國王攙起:「陛下妖精自得一向?」國王:「前年五月節十月兩個娘娘獻出兩個舊年三月兩個七月兩個今年二月兩個不知幾時。」行者:「這等你們可怕?」國王:「寡人來得一則懼怕二來傷害舊年四月躲避。」行者:「陛下一番何如?」國王即將左手行者出席一齊起身豬八戒:「哥哥這般御酒甚麼?」國王聞說八戒當駕桌面伺候卻才師父沙僧:「。」

一行文武引導國王並行穿過皇宮到了花園不見樓臺殿行者:「何在?」不了兩個太監空地一塊四方石板國王:「此間便是底下殿滿清油點著燈火晝夜不息寡人裡邊躲避外面蓋上石板。」行者:「妖精還是不害要害這裡如何?」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