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一回 Chapter 7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一
行者假名犼 觀音

自古悟徹丹砂炮煉
德行工夫熬煎有時滿朝天不變
話說太歲前後門戶搜尋行者黃昏時分不見蹤跡剝皮發號施令一個個出鞘

原來孫大聖變做蒼蠅前面防備後宮門首娘娘隱隱行者進門輕輕烏雲之上甚麼少頃娘娘失聲:「主公

前生了斷頭香今世遭逢
何日悲傷
長老通信
難解相思舊時。」
行者聞言耳根悄悄叫道:「娘娘恐懼還是長老未曾自家性急脫身忍不住打開看看不期綿一聲手腳現出使鐵棒苦戰不出毒手變作一個蒼蠅如今愈加嚴緊不肯開門夫妻進來脫身行事區處。」

娘娘戰兢兢淚汪汪:「如今?」行者:「不是不是如今變作蒼蠅在此。」娘娘不信滴滴低聲:「魘寐。」行者:「豈敢魘寐不信展開跳下。」娘娘真個左手張開行者輕輕之間便

菡萏牡丹
心裡葡萄百合
高擎叫聲:「。」行者:「。」娘娘方才悄悄:「我去怎生行事?」行者:「古人:『斷送一生。』:『破除萬事。』多端飲酒貼身一個進來變作模樣在旁下手。」

娘娘真個:「何在?」屏風一個狐狸跪下:「娘娘使令?」娘娘:「他們上前大王。」前面鹿燈籠一對左右娘娘欠身叉手大聖早已行者展開狐狸頭上毫毛仙氣:「!」變作一個瞌睡輕輕原來瞌睡到了鼻孔瞌睡果然困倦不住打盹倒頭呼呼行者跳下搖身一變變做一般模樣屏風不題

娘娘往前小妖看見太歲:「大王娘娘。」剝皮娘娘:「大王煙火深夜之際大王安置。」滿心歡喜:「娘娘珍重卻才乃是孫悟空先鋒打殺變化進來我們我們這般搜檢蹤跡故此不安。」娘娘:「大王放心。」妖精娘娘侍立敬請不敢只得吩咐小心火燭謹防盜賊娘娘往後行者兩班引入

娘娘:「安排大王。」:「正是正是娘娘。」鋪排果品整頓調娘娘奉上穿酒杯在旁執著酒壺:「大王娘娘今夜遞交穿雙喜。」真個。「:「大王娘娘起舞。」歌聲調音兩個許多娘娘歌舞分班屏風上下娘娘夫妻娘娘只是不得可憐真是尿──歡喜

一會一會娘娘問道:「大王寶貝不曾?」王道:「寶貝先天如何只是扯開綿皮包。」娘娘:「怎生收拾?」王道:「不用收拾腰間。」毫毛粉碎輕輕挨近毫毛身上吹了仙氣暗暗:「!」那些毫毛變做惡物虱子虼蚤臭蟲攻入挨著皮膚伸手指頭幾個虱子觀看娘娘:「大王襯衣不曾漿洗。」慚愧:「從來不可可出醜。」娘娘:「大王何為出醜常言:『皇帝身上脫下衣服。」真個

著意身上衣服層層虼蚤臭蟲密密螻蟻不覺第三紛紛不勝:「大王虱子。」一則認得真假賣弄多時衣服即將毫毛變作一般無二翻檢卻又身子扭扭捏捏虱子臭蟲虼蚤在身一發朦朧無措那裡認得甚麼真假雙手娘娘:「仔細仔細不要一番。」娘娘接過輕輕揭開黃金卻又:「牙床展開大王。」連聲:「不敢奉陪宮女西娘娘安置。」不題

得了寶貝腰間身子那個瞌睡蟲兒往前三更行者真言使隱身直至取出金箍棒使出解鎖輕輕拽步出門厲聲叫道:「太歲娘娘。」驚動大小前門掌燈把門依然鎖上幾個裡邊報道:「大王有人大門呼喚大王尊號娘娘。」那裡悄悄傳言:「吆喝大王睡著。」行者門前小妖不敢驚動如此不敢通報大聖在外嚷嚷弄到忍不住鐵棒上前打門慌得大小頂門頂門報信報信一覺起身穿衣服之外問道:「甚麼?」跪下:「爺爺不知半夜如今卻又打門。」

走出幾個傳報小妖慌張磕頭:「外面有人娘娘半個說出無數中聽見天大王不出打門。」妖道:「且休開門那裡來回。」小妖出去問道:「打門?」行者:「外公娘娘回國。」小妖以此回報往後查問來歷原來娘娘起來梳洗:「爺爺。」娘娘整衣坐下未及小妖:「外公打破。」:「娘娘朝中多少將帥?」娘娘:「在朝四十八人馬上元不計其數。」王道:「?」娘娘:「內裡輔助君王早晚教誨妃嬪外事無邊記得?」王道:「來者稱為外公』,百家姓娘娘聰明出身高貴皇宮之中書籍記得?」娘娘:「千字文』,想必就是。」

:「。」起身娘娘剝皮結束整齊點出直至外面厲聲叫道:「那個外公?」行者金箍棒右手左手指定:「怎的?」心中大怒:「

相貌猴子嘴臉猢猻
真是大膽。」
行者:「這個原來五百年大鬧天宮九天一個不敢稱呼外公那裡?」喝道:「說出有些甚麼武藝這裡猖獗!」行者:「不問姓名說出姓名只怕立身上來站穩

生身父母天地日月精華聖胎
懷抱歲數孕育
當年今日歸真
聚眾
玉皇大帝太白金星
上天官封開懷
初心造反山洞大膽興兵
托塔天王太子交鋒一陣
金星招安
天真大聖那時棟梁
攪亂蟠桃
太上老君西王母
王法天兵發火
十萬干戈密排
天羅地網刀兵大會
惡鬥勝敗觀音推薦二郎
對敵高下梅山兄弟
英雄變化天門
老君金剛
不須供狀罪犯凌遲
傷懷
火燒如此摧殘長壽
太清兜率煅煉安排
日期滿足當中跳出
如意棒翻身
大鬧天宮
巡視英才
手心之內
使先知賺哄壓住
五百餘年解脫
唐僧西域悟空行者明白
西方路上降妖那個妖邪!」
說出悟空行者:「原來大鬧天宮脫身唐僧西走你便怎麼羅織這裡尋死?」行者喝道:「說話無知稱呼管待王位父母神明怎麼說出二字不要外公。」手腳閃身使劈面

金箍如意棒一個咬牙一個切齒威武這個齊天大聖降臨那個作怪兩個天宮真是往往解數金光本事神通這個娘娘帝都那個皇后沒來由國主
兩個五十回合不分勝負行者手段高強不能取勝鐵棒:「孫行者今日雌雄。」行者鈴鐺鐵棒:「『好漢』。吃飽。」

急轉闖入裡邊娘娘:「寶貝拿來。」娘娘:「寶貝?」王道:「乃是取經和尚叫做孫悟空行者假稱外公到此不分勝負寶貝出去煙火。」娘娘見說心中取出欲取孫行者性命躊躇未定催逼:「拿出。」娘娘無奈只得鎖鑰走出娘娘宮中淚如雨下思量行者不知可能性命不知

上風叫道:「孫行者。」行者:「不會?」王道:「甚麼拿出。」行者鐵棒繡花腰間寶貝:「這不紫金?」心驚:「怎麼一般無二縱然一個模子好道打磨不到多個怎麼這等毫不?」:「那裡?」行者:「卻是那裡?」老實便說道:「

太清八卦
至寶老君留下如今
行者:「也是那時。」王道:「怎生出處?」行者:「

道祖兜率宮
二三循環。」
王道:「金丹不是飛禽走獸如何雌雄只是就是。」行者:「口說無憑做出便。」

真個頭一不見第二不見第三不見手腳:「世情懼內所以不出。」行者:「。」猴子一齊紅火一齊骨都都大聖咒語地上:「!」真個火勢黑沉沉滿天煙火遍地太歲當中性命

半空中厲聲:「孫悟空。」行者回頭原來觀音菩薩左手淨瓶右手楊柳甘露救火慌得行者腰間合掌下拜菩薩幾點甘露霎時間煙火絕跡行者叩頭:「不知大慈有失迴避菩薩?」菩薩道:「特來這個妖怪。」行者:「來歷金身下降?」菩薩道:「犼。牧童防守孽畜國王消災。」行者聞言欠身:「菩薩這裡傷風國王消災?」菩薩道:「不知當時先王在位這個做東太子未曾登基年幼極好率領人馬縱放鷹犬來到西方佛母孔雀大明菩薩所生雌雄兩個山坡之下孔雀孔雀歸西佛母懺悔以後吩咐那時犼,不期孽畜留心皇后消災至今滿足救治特來妖邪。」行者:「菩薩雖是這般故事奈何玷污皇后傷風卻是死罪菩薩親臨死罪不得活罪二十帶去。」菩薩道:「悟空一發饒了一番降妖若是棍子也就是。」行者不敢違言只得:「菩薩再不人間貽害。」

菩薩一聲:「孽畜還原何時?」毛衣菩薩菩薩不見菩薩道:「悟空。」行者:「不知。」菩薩喝道:「不是一個悟空就是不敢拿出。」行者:「不曾。」菩薩道:「不曾念念緊箍兒。」行者:「這裡。」正是:犼何人菩薩飛身蓮花生滿身森森大慈悲南海不題

孫大聖整束衣裙鐵棒打進獬豸盡情打死乾淨直至宮中娘娘回國娘娘頂禮不盡行者菩薩降妖原由一遍:「娘娘跨上合著朝見。」娘娘吩咐行者使神通

半個時辰進城雲頭:「娘娘開眼。」皇后睜開眼看認得心中歡喜行者寶殿國王龍床娘娘玉手猛然跌倒在地:「。」八戒哈哈大笑:「嘴臉消受見面。」行者:「?」八戒:「便怎的?」行者:「娘娘身上毒刺麒麟太歲不曾。」聽說:「怎生奈何?」此時外面內裡妃嬪悚懼君王

正在倉皇之際半空中有人叫道:「大聖。」行者觀看

肅肅沖天飄飄朝前繚繞祥光氤氳瑞氣翩翩雲煙芒鞋罕見龍鬚絲絛乾坤處處人緣大地逍遙乃是天上紫雲今日
行者上前:「紫陽?」紫陽真人直至殿躬身施禮:「大聖。」行者答禮:「從何?」真人:「年前佛會這裡經過國王皇后玷辱壞人後日國王復合變作五彩教皇穿皇后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