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二回 Chapter 7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二
七情 八戒

三藏國王整頓鞍馬西多少歷盡無窮水道不覺春光明媚師徒正在踏青三藏下馬站立大道行者問道:「師父平坦無邪何不?」八戒:「師兄好不師父馬上下來關關。」三藏:「不是那裡個人。」行者:「師父那裡吃齋俗語:『一日終身。』有為弟子教師化齋?」三藏:「不是這等平日無邊無際你們化齋今日人家逼近可以我去一個。」八戒:「師父主張常言:『出外小的。』父輩我等弟子古書:『有事弟子。』。」三藏:「徒弟今日天氣風雨不同那時汝等必定個人我去可以走路。」沙僧:「師兄不必師父心性如此不必違拗。」

八戒取出缽盂開步直至觀看也好

石橋高聳石橋高聳潺潺流水那邊茅屋清雅白白明明道院佳人那裡做針線
長老人家男兒只有女子不敢進去喬林之下女子一個個


臉紅
蛾眉
認真
半個時辰一發靜悄悄無聲自家思慮:「本事齋飯徒弟不出怎能拜佛?」

長老奈何幾分不是茅屋裡面木香亭子亭子女子那裡女子不同

飄揚飄揚纖纖露出形容體勢十分動靜腳跟高低轉身退步大過明珠披肩脫灑往來搖擺黃河倒流金魚那個頭兒這個轉身端然草鞋回頭退步鉤兒下來便美心佳人喝采一個個
不盡詩曰

蹴踘當場三月嬋娟
蛾眉
低垂
無力雲鬢蓬鬆
三藏時辰只得走上橋頭應聲叫道:「菩薩貧僧這裡隨緣。」那些女子聽見一個個喜喜歡歡針線笑吟吟出門:「長老失迎決不攔路齋僧裡面。」三藏聞言心中:「善哉善哉西方正是佛地女流尚且注意齋僧男子豈不虔心?」

長老向前問訊茅屋木香原來那裡

高聳地脈高聳雲煙地脈通海石橋流水桃李三五芝蘭萬千洞府山林正是鄰舍成家
女子上前石頭推開唐僧裡面長老只得進去鋪設冷氣長老心驚暗自思忖:「去處斷然不善。」女子笑吟吟:「長老。」長老沒奈何只得時間女子問道:「長老寶山甚麼還是還是佛印緣簿出來看看。」長老:「不是化緣和尚。」女子:「化緣到此?」長老:「東土大唐西天饑餒募化貧僧。」女子:「好好常言:『和尚好看。』妹妹不可怠慢。」

此時女子論說因緣安排甚麼東西原來人肉煎熬樣子人腦豆腐放下長老:「倉卒不曾將就後面還有。」長老不敢開口欠身合掌:「菩薩貧僧。」女子:「長老。」長老:「阿彌陀佛這等和尚想見世尊取得經卷。」女子:「長老出家人切莫。」長老:「和尚大唐旨意一路西穀粒入口絲縷聯綴?」女子:「長老只有上門怪人。」長老:「不敢菩薩養生不若放生和尚出去。」

長老女子攔住怎麼:「上門買賣不好。『使。』那裡?」一個個都會武藝手腳長老扯住順手牽羊撲的在地眾人按住繩子名色叫做仙人指路」。原來向前吊起攔腰吊起向後吊起三條長老卻是脊背朝上肚皮長老心中:「和尚這等命苦好人知道火坑徒弟見面兩個時辰。」

長老雖然苦惱留心那些女子那些女子停當便衣服長老心驚暗自:「衣服或者夾生。」原來女子上身露出肚腹神通一個個眼中粗細骨都都時下不題

行者八戒沙僧大道行者頑皮回頭光亮慌得跳下吆喝:「不好不好師父造化。」行者手指:「如何?」八戒沙僧目視八戒:「師父妖精我們。」行者:「賢弟不見怎的去來。」沙僧:「哥哥仔細。」行者:「自有。」

大聖金箍棒前邊看見穿穿經緯有些行者不知甚麼東西:「幾千打斷。」停住:「若是便打斷這個只好假如纏住。」

一個一個土地老兒一般土地:「老兒怎的好道風發。」土地:「不知不知一個齊天大聖不曾那裡。」:「便如何這裡打轉?」土地:「棍子好不你好。」:「這等那裡?」土地:「一生好吃老年人。」兩口兒一會沒奈何只得走出戰兢兢叫道:「大聖土地叩頭。」行者:「起來不要那裡此間地方?」土地:「大聖?」行者:「東土西。」土地:「大聖山嶺?」行者:「正在山嶺我們行李馬匹不是!」土地:「叫做叫做妖精。」行者:「?」土地:「。」行者:「多大神通?」土地:「神力不知多大手段天生熱水上方仙姑浴池妖精到此居住仙姑不曾爭競平白我見天仙妖魔必定精靈大能。」行者:「?」土地:「浴池一日出來洗澡如今巳時午時將來。」行者:「土地回去自家。」土地老兒一個戰兢兢

大聖神通搖身一變變作蒼蠅上等須臾呼呼猶如蠶食只好依然現出當初模樣一聲柴扉裡邊笑語走出女子行者暗中細看一個個攜手挨肩有說有笑走過標致

如花
柳眉
翡翠
嫦娥下界仙子凡塵
行者:「怪不得師父化齋原來一般好物美人假若留住師父不夠不夠日用動手輪流就是我去怎的算計。」

大聖一聲前面女子後邊走向前來:「姐姐我們和尚。」行者暗笑:「怪物算計怎麼?」那些女子採花向南多時到了浴池十分壯麗遍地野花滿森森後面一個女子走上唿哨一聲推開中間熱水

開闢以來太陽羿開弓金烏太陽天地湯泉陽泉溫泉湯泉──
詩曰

一氣冬夏
鼎沸
流蕩
涓涓滾滾
潤滑
本地造化天真
佳人滌蕩
浴池深淺清徹底下滾珠骨都都上來四面二三還是池上亭子亭子後壁板凳山頭兩個衣架行者暗中衣架頭上

那些女子便洗浴一齊衣服衣架一齊下去行者看見

紐扣兒解開
渾如

肚皮綿脊背

中間露出風流
女子跳下一個個行者:「只消棍子中一叫做老鼠──可憐可憐便打死只是常言:『這般一個漢子打殺幾個丫頭著實不濟不要一個絕後不得多少?」大聖搖身一變變作一個老鷹

霜雪明星見處鋒芒姿使口腹不辭親手萬里上下穿
向前利爪衣架衣服盡情現出本相八戒沙僧

:「師父原來典當。」沙僧:「見得?」八戒:「不見師兄衣服將來?」行者放下:「妖精穿衣服。」八戒:「怎麼許多?」行者:「。」八戒:「如何這般容易乾淨?」行者:「原來此處喚做喚做中有師父洗浴卻是天地熱水算計師父那裡衣服下水恐怕棍子是以不曾變做一個老鷹衣服忍辱不敢出頭我等師父走路。」八戒:「師兄幹事只要妖精如何打殺師父如今縱然不出晚間必定出來家裡還有衣服穿上一套我們縱然在此我們回去常言:『路邊路邊。』那時攔住吵鬧不是仇人?」行者:「如何主張?」八戒:「打殺妖精解放師父斬草除根。」行者:「。」

八戒抖擻精神歡天喜地釘鈀開步徑直那裡推開女子:「這個畜生亡人我們衣服我們怎的動手?」八戒忍不住:「菩薩這裡洗澡攜帶和尚何如?」:「和尚十分無禮我們在家女流出家男子古書:『男女不同。』你好我們洗澡?」八戒:「天氣炎熱沒奈何將就那裡調甚麼不同?」不容釘鈀直裰撲的跳下心中煩惱一齊上前不知八戒水勢搖身一變變做一個摸魚趕上不住東邊西西邊原來水上一會水底盤倒噓噓精神倦怠

八戒卻才上來本相穿直裰執著釘鈀喝道:「那個。」心驚膽戰八戒:「和尚變作不住卻又這般打扮端的從何到此。」八戒:「當真認得東土大唐取經長老徒弟元帥悟能八戒師父算計受用師父過頭。」那些魂飛魄散跪拜:「老爺方便方便我等有眼無珠師父雖然那裡不曾受苦慈悲饒了性命情願盤費師父西天。」八戒搖手:「俗語:『君子不信口甜。』便各人走路。」

一味手段憐香惜玉不分好歹趕上手腳那裡甚麼羞恥只是性命要緊跳出亭子站立作出骨都都八戒當中不見天日抽身往外便那裡腳步原來絆腳滿地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倒栽蔥急轉蜻蜓不知多少跟頭頭暈眼花不動在地下呻吟

怪物一個個跳出遮住天光到了石橋真言霎時間赤條條唐僧面前笑嘻嘻過去走入穿後門:「孩兒何在?」原來妖精一個一個兒子不是結拜乾兒子有名叫做蜜蜂蜻蜓原來妖精天結:「。」當時這些哀告饒命百花怪物妖精忽聞一聲呼喚面前:「母親使令?」怪道:「我們唐朝和尚才然徒弟多少幾乎性命汝等努力出門退退得勝舅舅。」那些既得逃生師兄不題這些一個個摩拳擦掌出來

八戒昏頭昏腦起來找回行者扯住:「哥哥?」行者:「怎的?」八戒:「絆腳不知多少跟頭駝背卻才俱空得了性命回來。」沙僧:「一定傷害師父我等。」

行者聞言拽步便八戒來到石橋小妖擋住:「吾等在此。」行者:「好笑乾淨小人只有不滿只有不滿。」喝道:「?」怪道:「仙姑兒子母親欺辱無知不要仔細。」怪物一個個將來八戒性子小巧那些兇猛一個個叫聲:「!」須臾一個個個變成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