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三回 Chapter 7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三
 

話說孫大聖扶持唐僧八戒沙僧大路一直西半晌樓閣重重宮殿巍巍唐僧勒馬:「徒弟那是甚麼去處?」行者觀看忽然

樓閣亭臺門前森森野花白鷺渾如無瑕黃鶯卻是中金有色鹿忘情飛語紅樹真如天臺不亞神仙閬苑
行者報道:「師父所在不是王侯不是豪富人家一個寺院那裡方知端的。」三藏聞言師徒門前觀看一塊石板黃花三字三藏下馬八戒:「黃花道士我們進去一會也好我們衣冠修行一般。」沙僧:「一則進去看看景致二來方便安排齋飯師父。」

長老四眾二門一對春聯:「白雪神仙。」行者:「這個爐火罐子道士。」三藏:「我們相識認親左右暫時一會怎的?」不了二門正殿一個道士那裡怎生打扮

穿陣陣雲頭準頭高大回回伏虎
三藏厲聲叫道:「神仙貧僧問訊。」道士心驚整衣迎接:「老師失迎裡面。」長老歡喜殿推開聖像供桌拈香禮拜三道士行禮客位徒弟坐下仙童兩個裡邊茶盤茶盞茶匙茶果驚動幾個冤家

原來道士同堂學藝自從穿兒子此處正在後面裁剪衣服童子便問道:「童兒這般?」仙童:「適間和尚進來師父來看。」怪道:「和尚?」:「。」:「耳朵?」:「。」怪道:「師父眼色進來我有要緊的話。」果然仙童拿出道士雙手三藏然後八戒沙僧行者眼色道士欠身:「列位。」:「童兒茶盤陪侍我去。」此時長老徒弟一個殿不題

說道走進方丈女子跪倒:「師兄師兄小妹一言。」道士攙起:「你們甚麼可可今日所以不曾如今在外且慢慢說。」怪道:「師兄告訴沒用。」道士:「說話怎麼清靜就是俗人妻子老小家務怎麼這等幌子出去。」一齊扯住:「師兄息怒前邊?」道士答應怪道:「方才進來和尚。」道士:「和尚便怎麼?」怪道:「和尚一個白面一個師兄那裡?」道士:「內中兩個怎麼知道那裡?」

女子:「師兄不知這個委曲和尚唐朝西天取經化齋妹子唐僧。」道士:「怎的?」女子:「我們聞人唐僧修行有人一塊延壽長生故此那個耳朵和尚我們衣服本事我等洗浴不住跳下變作一個我們十分憊懶跳出本相我們不肯相從使釘鈀我們性命不是我們有些見識幾乎毒手故此戰兢兢逃生外甥不知存亡如何我們特來兄長兄長昔日同窗今日。」道士惱恨聲色:「和尚原來這等無禮這等憊懶你們放心。」女子:「師兄如若動手我們相幫。」道士:「不用不用常言:『一打三分。』你們。」

女子左右梯子爬上拿下一個皮箱高下長短寬窄拿出一方鑰匙取出乃是

山中鳥糞
煎熬火候
三分
三分
製成毒藥
如若入口閻君
道士女子:「妹妹寶貝凡人只消神仙只消這些和尚只怕有些道行快取。」女子:「四分。」十二紅棗兩個一個一個托盤:「我去不是唐朝便若是唐朝童兒拿出個個身亡煩惱。」感激不盡

道士衣服謙恭出去唐僧客位坐下:「老師適間後面吩咐他們青菜蘿蔔安排素齋供養所以失陪。」三藏:「貧僧素手怎麼?」道士:「你我出家人山門素手老師寶山到此?」三藏:「貧僧乃東大唐西天取經卻才路過仙宮竭誠。」道士聞言滿面:「老師忠誠大德小道不知恕罪恕罪。」:「童兒。」進去女子招呼:「這裡現成拿出。」童子果然拿出道士連忙雙手一個紅棗唐僧八戒身軀做大徒弟沙僧徒弟行者身量徒弟所以第四行者

行者早已盤子兩個:「先生穿。」道士:「長老山野貧道茶果一時不備才然在後親自果子十二紅棗小道不可所以兩個奉陪貧道恭敬。」行者:「那裡古人:『在家不是殺人。』住家何以我們行腳。」三藏聞言:「悟空怎的?」行者無奈左手右手他們

八戒一則原來大大紅棗拿起師父沙僧一霎時八戒變色沙僧滿眼流淚唐僧吐沫他們不住暈倒在地

大聖手舉起來道士劈臉道士袍袖一聲粉碎道士:「和尚十分怎麼?」行者:「畜生個人怎麼相干毒藥?」道士:「這個畜生豈不?」行者:「我們鄉貫不曾高言那裡?」道士:「化齋洗澡?」行者:「說出必定苟合必定也是妖精不要。」大聖耳朵金箍棒粗細道士劈臉道士急轉一口寶劍來迎

兩個廝打驚動那裡出來叫道:「師兄勞心小妹。」行者嗔怒雙手鐵棒丟開解數進去敞開雪白肚子作出骨都都一個天篷行者底下行者翻身咒語撲的天篷空中穿穿卻是穿梭經緯頃刻間黃花樓臺殿得無無形行者:「利害利害不曾怪道豬八戒若干這般怎生師父師弟卻又毒藥合意同心不知來歷土地。」

大聖雲頭真言土地老兒戰兢兢跪下路旁叩頭:「大聖師父為何?」行者:「師父不遠黃花師父進去看看迎接毒藥師父不曾使說出化齋洗澡舉手女子跑出見識在此來歷甚麼妖精老實說。」土地叩頭:「妖精到此不上十年年前檢點之後本相乃是蜘蛛那些乃是。」行者聞言十分歡喜:「卻是小可這般回去作法。」土地叩頭

行者黃花尾巴七十仙氣:「!」變做七十行者金箍棒仙氣:「!」變做七十一一個行者自家使在外一齊著力號子裡面蜘蛛巴斗大小身軀一個個著手:「饒命饒命。」此時七十行者按住蜘蛛那裡行者:「不要師父師弟。」厲聲叫道:「師兄唐僧。」道士裡邊跑出:「妹妹唐僧不得。」行者聞言大怒:「師父妹妹樣子。」大聖鐵棒雙手舉起蜘蛛盡情

卻又尾巴毫毛單身裡邊道士道士打死師妹不忍來迎忿怒一個個神通

妖精寶劍大聖金箍唐朝三藏嗚呼如今經綸大聖膽氣渾身解數如花雙手轆轤乒乓慘淡雲浮言語使機謀一來一往如畫
道士大聖六十手軟一時間筋節便解開衣帶一聲行者:「兒子打不過也是不能。」

原來道士衣裳把手一齊一千眼中金光十分利害

森森金光森森兩邊金光眼中放火左右東西施法道士神通日月朦朧孫大聖金光
行者手腳金光向前不能舉步退不能便一般無奈不過著實金光撲的一個倒栽蔥頭疼自家心焦:「晦氣晦氣今日不濟常時怎麼金光皮肉以後縱然也是破傷風。」一會卻又自家計較:「不得後退不得不得不得不得怎麼。」

大聖咒語搖身一變變做穿山甲又名鯪鯉真個

碎石滿身鱗甲穿兩眼光明便雙星嘴尖強如中有穿山甲俗語鯪鯉
地下二十方才出頭原來金光出來本相渾身疼痛不住眼中流淚失聲叫道:「師父

當年出山西
大海恐懼陽溝之內。」
猴王正當悲切背後有人啼哭欠身眼淚回頭觀看一個婦人身穿重孝左手漿右手燒紙一聲行者點頭:「正是:『流淚流淚斷腸斷腸。』一個婦人不知。」婦人不一走上前來行者行者躬身問道:「菩薩?」婦人:「丈夫黃花竿毒藥紙錢夫婦。」行者眼中流淚女子:「無知丈夫煩惱怎麼淚眼?」

行者躬身:「菩薩息怒東土大唐欽差御弟唐三藏徒弟孫悟空行者西天黃花中道不知甚麼妖精蜘蛛兄妹蜘蛛要害師父師弟八戒沙僧蜘蛛這裡是非我等欺騙道士毒藥師父師弟不曾我相蜘蛛跑出使法力土地本相卻又使分身打死道士報仇寶劍我相六十回合衣裳下放金光所以進退兩難變做一個鯪鯉地下出來悲切故此丈夫紙錢報答師父喪身所以豈敢。」

婦女放下紙錢行者:「不知起來認得道士喚做既然變化金光許久必定大神只是不得聖賢能破金光得道。」行者聞言連忙唱喏:「菩薩來歷指教指教聖賢我去請求師父丈夫。」婦人:「說出道士報仇而已不能師父。」行者:「不能?」婦人:「毒藥之間骨髓遲了不能。」行者:「走路只消半日。」女子:「走路此處那裡千里紫雲山中中有聖賢喚做。」行者:「坐落何方從何?」女子手指:「便是。」行者回頭女子不見了行者慌忙禮拜:「菩薩弟子不能相識。」半空中叫道:「大聖。」行者空中:「從何指教?」:「龍華會上回師父不可說指教聖賢有些怪人。」

行者辭別紫雲山上雲頭

青松仙居
滿

流水
野禽鹿徐徐

寒鴉春鳥
遍地
四時
霄漢祥雲太虛
大聖喜喜歡歡進去不盡無邊景致裡面個人靜悄悄心中:「聖賢不在。」一個道姑怎生模樣

身穿織金
腳踏

三乘四諦
空空真正成了逍遙
正是菩薩姓名
行者不住近前叫道:「菩薩問訊。」菩薩下榻合掌回禮:「大聖失迎那裡?」行者:「怎麼認得大聖?」:「當年大鬧天宮形像不知那個不識?」行者:「正是:『好事不出惡事傳千里。』如今佛門?」:「幾時恭喜恭喜。」行者:「師父唐僧上西天取經師父黃花道士毒藥金光使神通菩薩金光特來。」菩薩道:「盂蘭三百餘年不曾出門隱姓埋名得知怎麼知道?」行者:「不管那裡自家都會。」:「也罷也罷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