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四回 Chapter 7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四
長庚傳報魔頭 行者變化

情慾原因一般有情自如
沙門修煉紛紛忘情
一塵不染當天
進步滿大覺
三藏師徒打開西行多時

梧桐
月華

零落寒蟬
三藏行處高山碧空長老心中害怕悟空:「前面十分高聳不知通行?」行者:「師父那裡自古:『行路水深渡船。』通達放心。」長老聞言喜笑花生揚鞭策馬上高

老者白髮擺動數珠拐杖龍頭遠遠山坡上高:「西長老山上妖魔閻浮世上人不可前進。」三藏聞言大驚失色足下不平撲的馬來不動行者近前攙起:「。」長老:「老者報道山上妖魔閻浮世上人一個真實?」行者:「。」三藏:「相貌醜陋言語粗俗衝撞不出。」行者:「。」三藏:「。」大聖搖身一變變做乾淨和尚行動斯文氣象開口言辭錦衣直裰上前唐僧:「師父?」三藏大喜:「。」八戒:「怎麼不好只是我們下去二三不得俊俏。」

大聖他們徑直近前老者躬身:「老公公貧僧問訊。」老兒年少頭兒嘻嘻問道:「和尚那裡?」行者:「我們東土大唐西天拜佛到此公公報道妖怪師父膽小一聲妖精公公細說起身。」老兒:「和尚年幼不知好歹妖魔神通廣大起身?」行者:「必定或是緊鄰不然怎麼不肯傾心來歷?」公公點頭:「和尚倒會師父遊方到處法術或者魍魎人家不曾撞見十分。」行者:「?」公公:「妖精靈山五百來迎上天十一個個四海十地閻君兄弟相稱城隍賓朋相愛。」

大聖聞言忍不住呵呵大笑老者:「不要不要妖精後生兄弟朋友不見十分和尚連夜起身。」公公:「和尚胡說不當人子那個神聖後生?」行者:「和尚祖居國花山水悟空當年妖精大事會眾睡著夢中陰司一時打傷閻王幾乎掀翻森羅殿判官閻王簽名情願後生。」公公聞說:「阿彌陀佛和尚過頭話。」行者:「。」公公:「幾歲?」行者:「。」老者:「。」行者:「嘴臉出來看看。」公公:「怎麼嘴臉?」行者:「和尚七十二嘴臉。」

公公只管現出通紅手裡之下雷公老者面容失色腿腳撲的起來一個大聖上前:「不要虛驚我等惡人你好妖魔多少一發說說。」老兒戰戰兢兢不能耳聾一句

行者抽身長老:「悟空如何?」行者:「打緊打緊西天便妖精只是這裡膽小放在心上沒事沒事。」長老:「此處甚麼甚麼多少妖怪?」八戒:「師父變化使捉弄我們三五不如師兄老實師兄隊伍不如。」唐僧:「正是正是老實。」八戒:「不知怎麼過頭不顧回來。」唐僧:「悟能仔細。」

直裰扭捏上山老者叫道:「公公。」老兒行者回去起來戰戰兢兢八戒驚怕:「爺爺今夜甚麼惡夢惡人和尚便還有三分人相這個和尚怎麼蒲扇耳朵,𣮤人氣沒有?」八戒:「老公公有些褒貶便一時。」老者只得開言:「那裡?」八戒:「唐僧第二徒弟法名叫做悟能八戒叫做悟空行者師兄師父衝撞公公不曾所以此處妖精那裡西大路公公指示指示。」老者:「老實?」八戒:「生平不敢。」老者:「那個和尚。」八戒:「。」

公公八戒:「叫做八百中間魔頭。」八戒一聲:「老兒多心妖魔費心勞力?」公公:「?」八戒:「妖魔師兄打死一個一個還有師弟降妖打死一個打死師父過去?」老者:「和尚不知深淺魔頭神通廣大手下南嶺五千五千路口西路口五千燒火無數打柴無數共計八千有名在此吃人。」

戰兢兢相近唐僧回話放下那裡行者喝道:「回話那裡?」八戒:「如今不消說各自。」行者:「這個驚恐慌張。」長老:「何如?」八戒:「老兒叫做八百駝山中間八千那裡吃人我們就是。」三藏聞言戰兢兢:「悟空如何?」行者:「師父放心大事這裡便妖精只是這裡膽小許多許多所以。」八戒:「哥哥那裡不同滿滿妖魔生前?」行者:「嘴臉不要虛驚滿滿一路半夜。」八戒:「說大話那些妖精怎麼?」行者:「怎樣?」八戒:「使定身法定沒有。」行者:「不用甚麼棍子兩頭:『!』四十長短:『!』粗細山南五千五千西五萬。」八戒:「哥哥若是或者。」沙僧:「師父大師神通上馬。」唐僧他們講論手段奈何只得上馬

行間不見報信老者沙僧:「就是妖怪故意狐假虎威傳報我們。」行者:「不要看看。」大聖上高四顧急轉半空中彩霞趕上乃是太白金星身邊小名:「長庚長庚你好當面便怎麼山林?」金星慌忙施禮:「大聖報信魔頭神通廣大勢要崢嶸變化乖巧機謀便過去怠慢其實。」行者:「感激感激果然此處難行上界玉帝天兵幫助幫助。」金星:「帶去就是十萬天兵也是有的。」

大聖金星雲頭三藏:「適才那個老兒太白星我們報信。」長老合掌:「徒弟趕上那裡另有我們。」行者:「不得八百不知多少怎麼?」三藏聞言不住眼中流淚:「徒弟艱難拜佛?」行者:「便報信幾分只是我們留心所謂:『。』馬來。」八戒:「商議?」行者:「商議這裡用心保守師父沙僧好生看守行李馬匹打聽打聽前後共有多少妖怪一個詳細老老小小一一查明吩咐不許師父靜悄悄過去顯得手段。」沙僧:「仔細仔細。」行者:「就是東洋大海開路就是。」

大聖一聲上高平山觀看無人失聲:「金星老兒原來這裡甚麼妖精出來必定武藝如何沒有一個?」自家揣度背後叮叮回頭原來手裡梆子仔細身子行者暗笑:「公文。」

大聖搖身一變變做蒼蠅輕輕帽子側耳走上大路:「我等各人謹慎行者蒼蠅。」行者聞言驚疑:「看見看見怎麼名字蒼蠅?」原來不曾只是魔頭不知怎麼吩咐謠言行者不知看見就要取出卻又停住暗想:「記得八戒金星八千打緊不知多大手段動手。」

大聖怎麼跳下帽子頭上先行急轉變做一般衣服只是三五念著趕上叫道:「走路一等。」回頭:「那裡?」行者:「好人一家人認得?」妖道:「我家。」行者:「。」妖道:「不得不得。」行者:「可知燒火我少。」搖頭:「沒有沒有就是燒火那些兄弟沒有這個。」行者暗想:「這個。」低頭把手:「。」妖道:「剛才怎麼疑惑人子不好不是一家可疑可疑大王家法燒火只管燒火只管不然燒火?」行者過來:「不知道大王。」

妖道:「我們四十四百各自各自名色大王我們班次不好一家我們一個?」行者打扮模樣不曾看見所以身上沒有大聖沒有滿應承:「怎麼只是剛才出來。」那裡這個機關衣服貼身金漆穿線繩行者看看行者金牌正面」。心中暗想:「不消說但是。」便道:「放下走過。」轉身尾巴毫毛:「!」變做金漆穿上上書」。出來大驚:「我們叫做叫做甚麼』。」行者幹事說話合宜:「不知大王叫做』,四十兄弟。」聞言:「長官長官出來言語衝撞。」行者:「便只是見面。」妖道:「長官不要南嶺一總打發。」行者:「如此。」大聖隨後

何以山頭一般以為行者尾巴上去叫道:「過來。」那些在下面躬身:「長官伺候。」行者:「可知大王出來?」妖道:「不知。」行者:「大王唐僧行者神通廣大變化變作這裡路徑打探消息查勘你們?」連聲:「長官我們。」行者:「既是大王本事曉得?」:「曉得。」行者:「曉得合著便是一些便是見大處治。」在高處呼呼奈何只得說道:「大王神通廣大本事高強一口十萬天兵。」行者聞說一聲:「。」:「長官老爺怎麼?」行者:「既是如何胡說大王身子多大一口十萬天兵?」:「長官原來不知大王變化大能天堂王母娘娘蟠桃大會邀請不曾大王玉皇十萬天兵大王大王變化法身張開城門一般用力天兵不敢交鋒南天門一口十萬。」行者聞言暗笑:「若是手頭。」應聲:「大王本事?」:「大王身高丹鳳美人蛟龍爭鬥鼻子就是。」行者:「鼻子妖精。」應聲:「三大幾多手段?」:「三大不是凡間怪物名號萬里行動摶風隨身寶貝喚做陰陽假若一時漿。」

行者聽說心中:「妖魔只是仔細。」應聲:「大王本事知道一樣只是那個大王唐僧?」:「長官不知道?」行者喝道:「不知汝等不知底細吩咐著實盤問。」:「大大大王三大這裡住處西四百遠近喚做五百年城國文武官僚滿城大小男女乾淨因此江山如今妖怪不知打聽東土唐朝一個僧人西天取經唐僧修行好人有人一塊延壽長生不老一個徒弟行者十分利害自家一個難為此處兩個大王兄弟合意同心那個唐僧。」

行者聞言心中大怒:「十分無禮唐僧正果怎麼算計?」一聲鐵棒跳下高峰棍子頭上可憐一個自家不忍:「倒是好意家常怎麼一下子結果左右左右。」大聖師父奈何自家手裡梆子迎風咒語搖身一變模樣找尋洞府打探妖魔虛實正是

千般變化猴王本事
闖入深山得人舉目原來排列刀劍旗幟大聖心中暗喜:「長庚真是真是。」原來有些路數二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