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五回 Chapter 7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五
陰陽 大道

孫大聖洞口兩邊觀看

骷髏骸骨人頭皮肉真個果然腥臭難聞東邊小妖活人西人肉若非猴王如此英雄第二凡夫不得
多時行入這裡外面不同幽雅秀麗左右前後八里遠近著眼上面十分中間那個

鋸齒方面眼光朝天赤眉行處百獸心慌坐下膽戰一個獅子
左手那個

看頭皺眉身軀磊磊窈窕佳人牛頭惡鬼一個修身
右手一個

金翅剛強勇敢翱翔摶風利爪喪膽這個大鵬
兩下百十大小頭目一個個披掛整齊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行者心中歡喜一些不怕大踏步徑直進門卸下朝上叫聲:「大王。」呵呵問道:「?」行者應聲:「。」「打聽孫行者下落何如?」行者:「大王不敢說起。」魔道:「怎麼不敢?」行者:「大王正然看見一個人那裡杠子開路起來十數長短就著一聲杠子到此不曾神通大王因此孫行者特來。」

渾身呵呵:「兄弟唐僧徒弟神通廣大預先準備我們怎生?」:「小的大小進來過去。」頭目中有知道:「大王門外小妖。」魔道:「怎麼風聲不好關門關門。」乒乓前後盡皆緊閉

行者心驚:「我家弄走。」上前:「大王不好。」魔道:「甚麼?」行者:「拿大大王剝皮大王三大抽筋你們不出變化一時蒼蠅我們拿出怎生?」魔道:「兄弟仔細蒼蠅但是蒼蠅進來就是孫行者。」行者暗笑:「蒼蠅開門。」大聖傍邊伸手腦後毫毛一口仙氣:「!」變做一個蒼蠅劈臉一頭:「兄弟不停那話兒進門。」大小一個個掃帚上前蒼蠅

大聖忍不住出聲乾淨不宜嘴臉第三妖魔上前扯住:「哥哥險些。」魔道:「賢弟?」怪道:「剛才這個回話小妖不是就是孫行者必定撞見不知怎麼打殺變化我們。」行者:「認得。」把手怪道:「怎麼孫行者大王。」:「兄弟一日三次面前點卯認得。」:「?」行者:「。」著衣拿出牌子一發:「兄弟。」怪道:「哥哥不曾看見才子一聲我見露出雷公扯住變作這等模樣。」:「小的。」頭目繩索

行者翻倒衣裳足足原來行者七十二變化若是飛禽走獸花木器皿昆蟲之類身子人物只是頭臉身子不過果然一身紅股尾巴:「孫行者身子臉皮。」:「小的安排三大孫行者唐僧坐定我們。」怪道:「不要孫行者逃遁只怕小的孫行者我們好吃。」

大笑:「正是正是。」三十六小妖裡面庫房多大只得怎麼三十六個人陰陽七寶八卦二十四三十六按天不一寶瓶門外乾淨揭開行者繩索衣服就著仙氣一聲吸入裡面蓋子蓋上封皮:「寶瓶之中西方能夠拜佛轉背投胎。」大小一個個呵呵不題

大聖到了寶貝索性變化當中半晌那邊蔭涼失聲:「妖精虛名實事怎麼告訴瓶裝一時膿血這般涼快。」大聖原來不知寶貝根由假若不語蔭涼得人大聖未曾滿瓶火焰本事中間全然半個時辰四十行者過來盡力八十時間三條火龍出來行者上下著實自覺慌張無措:「好處三條火龍難為一會不出火氣攻心?」:「身子。」大聖:「!」高下緊靠身子下來行者心驚:「怎麼奈何?」不了孤拐有些疼痛伸手火燒自己心焦:「怎麼孤拐殘疾。」忍不住下淚正是

三藏臨危聖僧
:「師父當年觀音菩薩脫離天災八戒沙僧千辛萬苦指望西方正果今日性命半山之中不能前進昔日今朝。」

悽愴想起:「菩薩當年盤山三根救命毫毛不知有無。」伸手渾身腦後三根毫毛十分:「身上三根如此必然。」即便仙氣:「!」變作變作變作綿底下颼颼一個光亮:「造化造化出去。」變化出身蔭涼怎麼原來陰陽故此

大聖毫毛變做蟭蟟蟲兒十分輕巧鬚髮眉毛魔頭飲酒猛然放下:「孫行者?」:「到此?」傳令下面三十六小妖即便許多慌得小妖報道:「大王。」喝道:「胡說寶貝陰陽如何?」內中一個勉強小妖上來:「這不?」裡面透亮忍不住失聲叫道:「。」大聖頭上忍不住道一。」聽見:「。」傳令:「關門關門。」

行者衣服本相跳出回頭:「妖精不要無禮瓶子不得只好拿來出恭。」喜喜歡歡嚷嚷雲頭唐僧長老正在那裡禱祝行者雲頭禱祝長老合掌朝天

雲霞六甲諸天
孫行者神通廣大無邊。」
大聖這般言語更加努力收斂近前叫道:「師父。」長老:「悟空勞碌高山許久憂慮端的山中吉凶?」行者:「師父一則東土眾生有緣二來師父功德無量無邊弟子法力。」前項脫身一遍。「尊師。」長老感謝不盡:「不曾妖精?」行者:「不曾。」長老:「這等不得?」行者好勝叫喊:「怎麼不得?」長老:「不曾勝負這般含糊前進。」大聖:「師父不通常言:『孤掌難鳴。』小妖千萬怎生?」長老:「寡不敵眾難處八戒沙僧本事他們協力同心山路過去。」行者沉吟:「沙僧保護八戒我去。」:「哥哥眼色本事走路?」行者:「兄弟本事好道也是個人:『放屁。』膽氣。」八戒:「也罷也罷挈帶捉弄。」長老:「八戒在意沙僧在此。」

抖擻行者狂風雲霧上高洞口緊閉四顧無人行者上前鐵棒厲聲叫道:「妖怪開門出來。」小妖心驚膽戰:「幾年。」二老問道:「哥哥怎麼?」魔道:「行者混進我等不能相識三賢認得本事卻又衣服如今在外個頭?」答應無人發怒:「我等西方大路今日孫行者這般藐視不出性命唐僧還是我們不過那時過去。」披掛結束開門

行者八戒觀看真是一個怪物

飄舞光輝
掣電

見機
鋼刀明晃晃英雄威武世間
一聲吆喝雷震問道敲門」?
大聖轉身:「老爺齊天大聖。」:「孫行者大膽為何在此?」行者:「『有風潮水。』狐群狗黨算計師父所以。」魔道:「這等莫不是?」行者:「正是。」魔道:「猖獗調擺開陣勢交戰顯得欺負一個一個不許幫丁。」行者聞言:「豬八戒走過怎的?」真個一邊魔道:「過來盡力光頭唐僧過去假若不得唐僧。」行者聞言:「妖怪取出合同今日明年當真。」

抖擻威風丁字步雙手大聖大聖把頭一聲頭皮大驚:「猴子頭兒!」大聖:「不知

生就天地乾坤世上
不得幼年老君
星官二十八宿工夫
不得周圍
唐僧堅固預先紫金。」
魔道:「不要說嘴決不性命。」行者:「左右這般。」魔道:「不知

火爐神功
鋒刃三略剛強六韜
蒼蠅猶如
入山蕩蕩下海滔滔
琢磨煎熬
深山上陣功勞
和尚就是兩個。」
大聖:「妖精眼色也罷怎麼。」

大聖把頭乒乓半個大聖就地變做兩個身子按下鋼刀豬八戒遠遠望見:「不是個人?」指定行者:「使分身怎麼法兒拿出面前使?」大聖:「何為分身?」魔道:「甚麼不動如今就是兩個?」大聖:「妖怪切莫害怕個人。」魔道:「分身不會本事一個。」大聖:「不許說謊。」魔道:「正是正是。」

大聖上來依然一個身子劈頭:「無禮甚麼哭喪棒上門?」大聖喝道:「天上地下有名。」魔道:「名聲?」

老君親手
求得四海
中間星斗鋪陳兩頭黃金
花紋鬼神龍紋
名號藏人
成形變化飄颻五色霞光
得道無窮變化經驗
時間鐵線
南岳長短心意
輕輕舉動彩雲閃電
冷氣逼人空中
降龍伏虎隨身天涯海角
天宮威風打散蟠桃
天王未曾哪吒對敵交戰
躲藏天兵十萬逃竄
雷霆飛身通明殿
朝天使盡護駕攪亂
掀翻北斗回首南極
金闕天皇如來我見
兵家勝敗自如困苦無可
整整挨排五百年南海菩薩
大唐出家誓願
枉死城中鬼魂靈山會經卷
西方一路妖魔行動不方便
已知鐵棒無雙途中
邪魔幽冥紅塵骨化
處處妖精成千打算
上方斗牛下方森羅殿
地府打傷催命
半空丟下山川太歲新華
唐僧天下妖魔。」
聞言戰兢兢性命猴王笑吟吟使鐵棒兩個撐持然後半空廝殺

天河如意世間誇稱手段魔頭法力門外爭持空中一個隨心面目一個滿天雲氣飄颻一個三藏一個施法力保唐朝佛祖傳經正分
大聖二十不分輸贏

原來八戒底下兩個好處忍不住妖魔劈臉不知八戒虎頭性子冒冒失失回頭大聖喝道:「趕上趕上。」仗著威風釘鈀相近著風張開大口就要八戒八戒害怕抽身不得顧不得頭疼戰兢兢隨後行者趕到張口機關鐵棒上去一口咄咄埋怨:「這個不識進退如何一口今日還是和尚明日就是大恭。」得勝出草

三藏山坡沙僧盼望八戒呵呵三藏大驚:「八戒怎麼這等狼狽悟空如何不見?」哭哭啼啼:「師兄妖精一口。」三藏在地半晌:「徒弟善會降妖西天見佛今日弟子功勞如今化作塵土。」師父十分苦痛勸解師父:「沙和尚行李兩個。」沙僧:「二哥怎的?」八戒:「分開各人流沙吃人老莊看看渾家白馬師父送終。」長老氣呼呼皇天放聲大哭不題

行者以為魔道:「一個。」:「哥哥?」魔道:「孫行者。」魔道:「何處?」魔道:「一口。」第三魔頭大驚:「大哥不曾吩咐孫行者。」大聖:「再不。」慌得小妖:「大王不好孫行者說話。」魔道:「說話本事本事不成你們白湯出來慢慢。」小妖真個著實大聖不動卻又喉嚨往外頭暈眼花行者越發不動喘息叫聲:「孫行者不出?」行者:「正好不出!」魔道:「怎麼不出?」行者:「妖精不通和尚十分淡薄如今秋涼穿直裰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