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六回 Chapter 7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六
心神 

孫大聖支吾一會魔頭塵埃無聲言語卻又把手魔頭過氣一聲:「大慈大悲齊天大聖菩薩。」行者聽見:「兒子工夫幾個外公。」妖魔真個:「外公外公不是如今大聖慈悲可憐螻蟻饒了師父。」大聖英雄甚為唐僧進步妖魔哀告奉承叫道:「妖怪怎麼師父?」魔道:「這裡沒甚麼金銀珠翠瑪瑙珊瑚琉璃琥珀玳瑁珍奇兄弟一乘師父。」行者:「既是強如張開出來。」魔頭真個張開走近悄悄魔道:「大哥出來猴兒嚥下不得。」

原來行者裡面便出去金箍棒伸出一口一聲門牙行者:「妖怪我倒性命出來要害不出活活不出不出。」報怨魔道:「兄弟自家人自家人出來不曾牙齦疼痛怎麼?」

魔怪激將法厲聲叫道:「孫行者南天門殿下如今西天路上降妖原來小輩。」行者:「何為小輩?」怪道:「『好看千里萬里傳名。』出來好漢怎麼勾當小輩?」行者聞言心中暗想:「如今真是壞了也罷也罷張口出來只是洞口不好使。」聞說點大前後三萬執著精銳器械擺開一個三才陣勢行者出口一齊上陣門外叫道:「孫行者好漢出來此間戰場好鬥。」

大聖外面風聲知道寬闊:「不出失信出去妖精人面獸心師父出來調在此也罷也罷兩全其美出去便出去生下一個。」轉手毫毛仙氣:「!」只有頭髮粗細四十長短出去一頭妖怪心肝一頭:「出去師父便如若不送亂動刀兵工夫只消一般。」身子變得小小往外咽喉之下妖精上下利刃思量:「不好不好出去牙齒所在出去。」大聖往前鼻孔鼻子發癢一聲噴嚏出行

行者長短鐵棒魔頭不知好歹出來鋼刀劈臉大聖使鐵棒使使沒頭沒臉大聖放鬆鐵棒縱身駕雲原來小妖圍繞不好幹事跳出山頭落下雙手盡力心裡大聖小妖遠遠看見齊聲叫道:「大王猴兒按時清明那裡放風。」大聖聞言著力空中剌剌紡車一般跌落塵埃山坡死硬黃土淺深

慌得一齊按下雲頭上前扯住哀告:「大聖寬洪海量誰知出來不期我家繩子。」行者:「十分無禮出來出來卻又敵我一個不通師父。」一齊叩頭:「大聖慈悲性命老師。」行者:「性命只消繩子割斷罷了。」魔道:「爺爺割斷外邊這裡喉嚨惡心怎生?」行者:「如此張開進去。」:「進去不肯出來。」行者:「我有本事外邊可以裡面師父?」魔道:「決不誑語。」大聖即便毫毛孫大聖法兒使毫毛毫毛所以不害縱身:「大聖上覆唐僧收拾下行我們。」干戈盡皆

大聖繩子山東遠遠看見唐僧在地下打滾痛哭豬八戒沙僧包袱行李那裡行者暗暗嗟嘆:「不消八戒師父妖精師父捨不得痛哭東西不知可是一聲。」落下雲頭叫道:「師父。」沙僧聽見報怨八戒:「棺材座子──專一害人師兄不曾這裡這個勾當那裡將來?」八戒:「分明看見妖精一口是日不好猴子。」行者跟前八戒一個巴掌踉蹌:「甚麼?」:「哥哥怎麼?」行者:「這個不濟膿包穿疼痛一個個叩頭哀告饒了他性如今師父。」三藏聞言起來行者躬身:「徒弟悟能。」行者拳打八戒:「這個十分懈怠不成師父切莫。」沙僧慚愧連忙遮掩收拾行李馬匹在途中等不題

魔頭怪道:「哥哥孫行者原來小小猴兒不該那裡你我妖精唾沫便受苦怎麼比較唐僧假意兄長性命要緊所以出來決不。」魔道:「賢弟不送?」怪道:「小妖擺開陣勢我有本事這個。」魔道:「只是便大家。」

小妖大路擺開一個旗手往來傳報:「孫行者趕早出來大王爺爺交戰。」八戒聽見:「常言:『說謊鄉人。』虛頭搗鬼怎麼妖精師父卻又?」行者:「不敢出頭頭疼妖魔我們故此兄弟妖精弟兄這般義氣弟兄也是義氣出來不可。」八戒:「怎的我去。」行者:「便。」八戒:「便使使。」行者:「怎的本事本事?」八戒:「腰間救命沙僧扯住出去交戰便放鬆若是回來。」真個行者暗笑:「也是捉弄一番。」

釘鈀上山叫道:「妖精出來祖宗。」旗手報道:「大王一個耳朵和尚。」八戒劈面上前兩個山坡上手不上回合手軟不得妖魔回頭:「師兄不好救命救命。」壁廂大聖聞言繩子放鬆原來繩子不覺轉回有些絆腳自家絆倒起來後面妖精趕上鼻子蛟龍一般八戒鼻子得勝凱歌

三藏看見行者:「悟空怪不得悟能原來兄弟全無相親相愛救命怎麼如今?」行者:「師父護短偏心罷了掛念左右捨命苦惱見取。」三藏:「徒弟豈不掛念變化斷然傷身不會。」行者:「師父不得報怨我去。」

縱身趕上暗中:「快活妖精怎麼。」真言搖身一變變做蟭蟟八戒耳朵妖精到了打的洞口八戒裡邊:「哥哥一個。」怪道:「拿來。」把鼻放鬆八戒:「這不?」怪道:「沒用。」八戒聞言:「大王沒用放出有用。」怪道:「雖是沒用也是唐僧徒弟豬八戒在後池塘退破開肚子使晒乾下酒。」八戒大驚:「罷了罷了撞見妖怪。」一齊下手四馬攢蹄池塘中間盡皆轉去

大聖起來四肢朝上嘴裡呼呼著然好笑倒像九月子兒一個大黑蓮蓬大聖嘴臉說道:「怎的也是龍華會一個人動不動分行攛掇師父緊箍咒前日沙僧私房不知。」

大聖聲音叫聲:「豬悟能豬悟能。」八戒:「晦氣悟能觀世音菩薩唐僧八戒此間怎麼有人知道叫做悟能?」忍不住問道:「那個法名?」行者:「。」:「那個?」行者:「。」:「長官那裡?」行者:「閻王。」:「長官回去上覆閻王師兄孫悟空一日明日。」行者:「胡說。『閻王註定三更四更。』趁早我去免得繩子扯拉。」:」長官那裡不是方便這般嘴臉一定一日妖精師父拿來一會了帳。」行者暗笑:「也罷三十個人前後將來便一日盤纏我去。」八戒:「可憐出家人那裡甚麼盤纏?」行者:「盤纏跟著。」:「長官不要曉得叫做就要斷氣便有些只是。」行者:「那裡拿出。」八戒:「可憐可憐和尚如今有些善信人家齋僧他們這裡零碎銀子不好收拾前者城中銀匠沒天理幾分只得一塊兒。」行者暗笑:「褲子穿何處銀子那裡?」八戒:「耳朵不得自家。」

行者聞言伸手耳朵真個馬鞍銀子手裡忍不住哈哈一聲大笑行者聲音:「天殺的苦處財物。」行者:「師父不知多少苦難私房。」八戒:「嘴臉甚麼私房牙齒下來不捨衣服。」行者:「半分。」八戒:「好道出去。」行者:「發急。」銀子鐵棒手提上來八戒起來脫下衣裳在身:「哥哥開後門。」行者:「後門可是長進前門上去。」八戒:「不動。」行者:「。」

大聖鐵棒一路丟開解數出去只得看見二門釘鈀走上推開小妖過來往前行者不知打殺多少小妖聽見魔道:「好人好人孫行者豬八戒打傷小妖。」縱身趕出高聲:「猢猻這般無禮渺視我等?」大聖應聲怪物不容使便行者正是不忙鐵棒劈面兩個門外

人形弟兄因為說合同心計算唐僧齊天大聖神通除邪八戒無能毒手悟空拯救出門趕上交加一個好似穿一個猶如出海出海雲靄穿騰騰和尚相持
八戒見大妖精交戰山嘴釘鈀只管妖精行者滿身解數全無破綻鼻子行者知道勾當雙手金箍棒起來一舉妖精鼻子腰胯不曾妖精鼻頭耍子八戒:「妖怪晦氣連手不能只消孔子流涕怎能?」

行者倒是八戒真個鼻孔妖精害怕一聲把鼻行者轉手過來氣力往前妖精隨著舉步八戒方才釘鈀妖精行者:「不好不好出血師父看見我們傷生調。」

真個一下行者鼻子兩個三藏盼望兩個嚷嚷:「悟淨悟空甚麼?」沙僧:「師父大師妖精鼻子真愛殺人。」三藏:「善哉善哉妖精鼻子喜喜歡歡我等饒了他性。」沙僧高聲叫道:「師父師父不要。」聞說連忙跪下嗚嗚答應原來行者鼻子重傷一般叫道:「老爺饒命即便。」行者:「師徒善勝變卦決不。」脫手磕頭行者八戒唐僧前事八戒慚愧不勝衣服等候不題

戰戰兢兢到時小妖行者鼻子悚懼接入三藏善勝眾說一遍一個個面面相覷不敢魔道:「哥哥唐僧?」魔道:「兄弟那裡孫行者仁義性命一千卻才揪住鼻子若是鼻子頭兒惶恐早安。」:「。」魔道:「賢弟卻又不送兩個送去。」

:「兄長和尚不要我們這等瞞過還是造化不知正中調虎離山。」怪道:「何為調虎離山』?」怪道:「如今滿點將起來中選中選中選十六三十。」怪道:「怎麼十六三十?」怪道:「三十烹煮精米竹筍香蕈蘑菇豆腐麵筋二十三十安排茶飯管待唐僧。」怪道:「十六?」怪道:「弟兄左右去向西四百就是城池那裡自有接應人馬,……如此如此師徒首尾不能唐僧在此十六身上成功。」聞言歡欣不已真是:「好好!」三十物件十六轎子出門吩咐:「不許上山孫行者多心猴子汝等往來識破。」

至大叫道:「老爺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