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回 Chapter 8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
姹女配偶 妖邪

比丘國君黎庶唐僧四眾二十不肯三藏勉強乘馬辭別目送直至不見蹤影方回四眾多時不了野花景物前面高山峻嶺三藏心驚問道:「徒弟前面高山小心。」行者:「師父公子王孫坐井觀天之類自古:『通山。』何以?」三藏:「雖然之間怪物深處妖精。」八戒:「放心放心這裡相近極樂不遠管取太平。」

師徒正說不覺到了山腳行者取出金箍棒走上叫道:「師父此間好走。」長老只得策馬沙僧:「二哥擔子。」真個八戒擔子沙僧韁繩老師隨行山崖大路

雲霧峰頂潺湲百花滿李白桃紅杜鵑呢喃嵯峨崎嶇突兀玲瓏懸崖草木競秀
老師忽聞思鄉叫道:「徒弟

傳旨錦屏關文
十五東土唐王天地
龍虎風雲卻又師徒
巫山十二何時對子當今?」
行者:「師父思鄉出家人放心古人:『欲求富貴工夫。』」三藏:「徒弟雖然有理不知西天那裡。」八戒:「師父如來捨不得三藏我們不然如何只管不到?」沙僧:「只管跟著大哥工夫。」

師徒大林唐僧害怕叫道:「悟空我們崎嶇山路怎麼這個松林在意。」行者:「怎的?」三藏:「那裡?『不信不仁。』走過好幾松林深遠?」

東西南北成行東西雲霄南北成行荊棘上下東西難行南北經商半年日月不見背陰千般向陽千年萬載耐寒芍藥芙蓉紛紛神仙鸚鵡杜鵑喜鵲穿烏鴉反哺黃鸝飛舞調音鷓鴣八哥兒學人說話畫眉大蟲老虎娘子就是托塔天王來到降妖失魂。」
孫大聖公然使鐵棒上前劈開大路唐僧逍遙行經半日唐僧叫道:「徒弟一向西無數山林此間清雅一路太平奇花異卉其實可人情意在此一則那裡。」行者:「師父下馬化齋去來。」長老果然八戒沙僧下行缽盂行者行者:「師父驚怕我去。」三藏端坐之下八戒沙僧尋花

大聖到了半空回頭觀看松林祥雲縹緲氤氳失聲叫道:「!」叫好原來誇獎唐僧金蟬長老轉世修行好人所以祥瑞。「五百年大鬧天宮雲遊海角放蕩天涯自稱齊天大聖降龍伏虎身穿黃金鎧甲執著金箍棒手下七千做大爺爺著實為人如今天災做小徒弟師父頭頂祥雲東土必定有些好處必定正果。」

自家這等中間忽然南下一股子骨都都上來行者大驚:「必定八戒沙僧不會。」大聖半空中詳察不定

三藏明心見性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叫聲」。三藏大驚:「善哉善哉這等甚麼虎豹看看。」長老起身穿過千年萬年近前大樹一個女子上半使下半長老一句:「菩薩在此?」分明妖怪長老肉眼凡胎不能認得泉湧垂淚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長老不敢近前開口問道:「菩薩端的罪過貧僧。」妖精虛情假意答應:「師父我家二百父母十分一生親愛清明邀請本家老小拜掃一行到了荒郊野外擺開祭祀紙馬跑出強人持刀前來慌得我們魂飛魄散父母各自性命年幼不動在地強人大大夫人大王妻室第三第四美色八十一齊爭吵大家不忿所以強人五夜看看不久身亡不知那世祖宗積德今日老師到此千萬大慈悲九泉之下決不忘恩。」

三藏真個慈心忍不住下淚聲音哽咽叫道:「徒弟。」八戒沙僧正在尋花師父悽愴:「沙和尚師父在此。」沙僧:「二哥胡纏我們這些好人不曾撞見一個從何?」八戒:「不是師父那裡看來。」沙僧真個回轉跟前:「師父怎麼?」唐僧手指:「八戒菩薩。」不分好歹動手

大聖半空中濃厚祥光盡情:「不好不好祥光不是妖邪師父化齋還是小事師父。」雲頭八戒行者上前揪住耳朵撲的看見起來說道:「師父怎麼有力?」行者:「兄弟妖精我們。」三藏喝道:「胡說怎麼這等一個女子認得妖怪?」行者:「師父原來不知買賣人肉法兒那裡認得?」八戒:「師父女子乃是此間人家我們東土相較不是親眷如何妖精打發我們事兒。」行者喝道:「一向西那裡憊懶這個輕生見利忘義不識好歹替人女婿。」三藏:「也罷也罷八戒師兄常時不差這等不要我們。」行者大喜:「師父上馬松林有人化齋。」一路前進

咬牙:「幾年聞人孫悟空神通廣大今日果然唐僧童身修行一點元陽配合不知識破若是下來隨手不是人兒帶去卻又不是勞而無功如何。」妖精不動繩索善言一陣順風唐僧甚麼叫道:「師父活人性命昧心拜佛?」

唐僧馬上這般叫喚勒馬:「悟空女子下來。」行者:「師父走路怎麼想起?」唐僧:「那裡。」行者:「八戒聽見?」八戒:「遮住不曾聽見。」:「沙僧聽見?」沙僧:「不曾不曾聽見。」行者:「不曾聽見師父甚麼聽見?」唐僧:「有理說道:『活人性命昧心拜佛?』『七級浮屠。』下來強似取經拜佛。」行者:「師父起來沒藥東土一路西重山許多妖怪使鐵棒打死千千萬萬今日一個妖精性命捨不得?」唐僧:「徒弟古人:『不為。』。」行者:「師父既然如此只是這個不敢苦勸一會。」唐僧:「八戒。」

唐僧八戒上半繩子下半身子喜孜孜跟著唐僧松林行者行者只是冷笑不止唐僧:「怎的?」行者:「好友佳人。」三藏:「猢猻胡說肚皮和尚如今奉旨西虔心禮佛不是利祿退?」行者:「師父雖是自幼念佛不曾王法女子年少標致出家人一路行走倘或歹人我們官司不論甚麼取經姦情人口師父度牒八戒充軍沙僧不得乾淨怎麼。」三藏喝道:「胡說不然他性不成有事我身。」行者:「師父雖說有事不知不是。」三藏:「活命怎麼?」行者:「當時三五半月餓死完全身體如今出來行路我們只得女子艱難怎麼一時丟下虎豹一口不是?」

三藏:「正是如何處置?」行者:「上來。」三藏沉吟:「那裡?」──「怎生?」三藏:「八戒。」行者:「造化到了。」八戒:「『。』造化?」行者:「計較私情不便?」八戒:「不好不好師父寧可決不乾淨師兄一生不成。」三藏:「也罷也罷下來慢慢八戒。」行者大笑:「買賣師父照顧。」三藏:「胡說古人:『千里無人不。』假如路上慢走你好我去你們大家菩薩下山寺院有人那裡也是我們。」行者:「師父有理前進。」

三藏沙僧八戒引著女子行者拿鐵一行前進不上二三天色樓臺殿三藏:「徒弟那裡必定寺院就此借宿明日。」行者:「師父走動。」霎時到了門首吩咐:「你們借宿有方便。」眾人之下行者拿鐵女子

長老拽步近前東倒西歪零落推開忍不住心中悽慘長廊寂靜古剎苔蘚滿螢火長老忽然下淚真個

殿宇凋零倒塌寂寞傾頹盡是前後青草朽爛鐘樓崩壞琉璃香燈破損佛祖金身羅漢倒臥東西觀音楊柳淨瓶日內僧人夜間宿狐狸虎豹藏身之處四下牆垣門扇
詩曰

古剎沒人狼狽凋零
伽藍大雨佛像
金剛土地
著地
三藏走進鐘鼓一口在地下上半下半原來是日上邊下邊土氣三藏叫道:「懸掛高樓報曉黃昏不知道人何處鑄銅那邊蹤跡無聲。」

長老高聲讚嘆不覺驚動那裡一個侍奉香火道人聽見起來一塊一聲長老起身樹根撲的長老在地下叫道:「貧僧正然感嘆叮噹響一聲西天路上無人變作。」

道人趕上:「老爺卻才。」三藏模樣:「魍魎妖邪不是尋常大唐手下降龍伏虎徒弟性命。」道人跪下:「老爺不是妖邪侍奉香火道人卻才聽見老爺善言出來迎接恐怕敲門故此一塊一下出來老爺。」唐僧正性:「住持險些進去。」

道人唐僧直至外邊不同

彩雲琉璃殿黃金聖像白玉大雄殿閣下銳氣文殊殿輪藏頂上寶瓶禪榻萬種青松佛門金光應有朝陽壁燈光明後院一行中庭
三藏不敢進去:「道人前邊十分狼狽後邊這等齊整?」道人:「老爺山中妖邪天色清明沿打劫藏身佛像推倒燒火本寺僧人軟弱不敢講論因此前邊那些強人安歇施主寺院西方事情。」三藏:「原來如此。」

行間山門鎮海禪林」。舉步,䟕入門一個和尚怎生模樣

一對耳根
身著毛線白眼

三藏原來認得西方路上喇嘛
喇嘛和尚走出看見三藏眉清目秀耳垂好似羅漢十分俊雅走上扯住滿面鼻子耳朵親近方丈行禮:「老師?」三藏:「弟子乃東大唐欽差西方天竺國大拜佛取經至寶借宿明日方便一二。」和尚:「不當人子不當人子我們不是好意出家皆因父母生身華蓋家裡不住出家佛門弟子切莫脫空。」三藏:「老實。」和尚:「東土西天多少路程路上山中這個單身嬌嫩那裡取經?」三藏:「院主見得貧僧豈能到此我有徒弟開路弟子所以。」和尚:「高徒何在?」三藏:「現在山門伺候。」和尚:「師父不知這裡鬼怪傷人白日不敢未經門戶這早晚在外?」:「徒弟進來。」

兩個喇嘛跑出看見行者八戒起來往後飛跑:「爺爺造化徒弟不見只有妖怪門首。」三藏問道:「怎麼模樣?」和尚:「一個雷公一個一個獠牙一個女子倒是。」三藏:「認得徒弟一個女子松林救命。」喇嘛:「爺爺師父怎麼這般徒弟?」三藏:「有用進來遲了雷公有些闖禍不是個人生父母打進。」

和尚跑出戰兢兢跪下:「列位老爺老爺。」八戒:「請便這般戰兢兢?」行者:「看見我們醜陋害怕。」八戒:「可是扯淡我們生成那個?」行者:「收拾收拾。」真個揣在懷裡沙僧行者在後女子一行進去穿過倒塌方丈喇嘛相見和尚裡邊引出八十喇嘛收拾管待正是

慈悲佛法
畢竟不知怎生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