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一回 Chapter 8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一
鎮海 松林

三藏師徒鎮海禪林眾僧相見安排四眾女子漸漸方丈眾僧一則唐僧取經來歷則是女子攢簇排列三藏喇嘛僧道:「院主明日寶山西路途如何?」雙膝跪下慌得長老扯住:「院主路程為何行禮?」僧道:「老師明日西行路途平正不須費心只是眼下事兒尷尬進門就要恐怕冒犯卻才大膽奉告老師辛苦和尚安歇只是這位菩薩不方便不知那裡。」三藏:「院主不要師徒打黑松林撞見這個女子孫悟空不肯發菩提心到此院主那裡。」:「老師寬厚天王殿天王爺爺身後安排。」三藏:「。」此時和尚女子殿後長老方丈院主自在三藏吩咐悟空:「辛苦早睡早起。」不敢護著師父入夜正是

玉兔高升寂靜
銀河耿耿星光
不題天明行者起來八戒沙僧收拾行囊馬匹師父走路此時長老行者近前叫聲:「師父。」師父把頭不曾答應得出行者:「師父怎麼?」長老呻吟:「怎麼這般渾身?」八戒聽說伸手身上有些發熱:「曉得昨晚。」行者喝道:「胡說師父端的何如。」三藏:「半夜之間起來解手不曾帽子吹了。」行者:「如今?」三藏:「如今不得怎麼上馬。」行者:「師父那裡常言:『一日終身。』我等徒弟就是兒子一般說道:『不用只是見景生情便。』身子不快甚麼行程便何妨?」兄弟師父不覺侵晨

光陰迅速一日師父欠身起來叫道:「悟空沉痾不曾那個菩薩有人?」行者:「怎的自家。」三藏:「正是正是起來取出硯臺使使。」行者:「怎的?」長老:「關文送上長安太宗皇帝一面。」行者:「這個容易無能人間第一收拾停當取與長安唐王回來筆硯只是怎的意念。」長老:「

稽首頓首萬歲聖君
文武兩班公卿四百
當年奉旨東土指望靈山世尊
不料途中厄難半路
沉痾進步佛門深遠天門
勞碌啟奏當今遣人。」
行者忍不住呵呵大笑:「師父不濟有些這個意念若是病重要死要活只消自有本事問道那個閻王那個判官那個使拿出大鬧天宮性子一路幽冥捉住閻王一個個。」三藏:「徒弟病重切莫大話。」

八戒上前:「師兄師父不好只管說好十分尷尬我們趁早商量行囊棺木送終。」行者:「胡說不知道師父如來第二徒弟叫做金蟬長老輕慢佛法大難。」八戒:「師父既是輕慢佛法東土是非海內口舌做人發願西天拜佛妖精魔頭苦惱怎麼害病?」行者:「那裡曉得老師不曾講法一個下界。」八戒:「東西不知多少年代。」行者:「兄弟眾生不知:『誰知中餐辛苦。』師父今日一日明日。」三藏:「今日昨日不同咽喉十分那裡涼水。」行者:「師父便是取水。」

即時缽盂後面取水那些和尚一個個通紅悲啼哽咽只是不敢放聲大哭行者:「你們這些和尚家子我們臨行柴火怎麼這等膿包?」眾僧跪下:「不敢不敢。」行者:「怎麼不敢和尚?」眾僧:「老爺荒山大大小小百十和尚養老一日百十怎麼計較甚麼食用?」行者:「不計甚麼啼哭?」眾僧:「老爺不知妖邪我們夜間兩個和尚打鼓鐘鼓再不見人次日找尋僧鞋在後骸骨你們不見了和尚故此兄弟不由不怕不由老師貴恙不敢傳說忍不住淚珠。」行者聞言:「不消說必定妖魔在此傷人。」眾僧:「老爺妖精不靈一定騰雲駕霧一定古人:『不仁。』老爺我們便荒山禍根正是三生有幸不住好些不便。」行者:「叫做好些不便?」眾僧:「老爺荒山百十和尚只是小兒出家衣單早晨起來叉手躬身皈依大道收拾虔心彌陀看見九品三乘慈航法雲祇園世尊低頭看見五戒大千生生萬法檀越小的一個個木魚挨拶法華經》,》;檀越一個個合著悄悄入定蒲團牢關爭鬥不上我方便慈悲大法因此不會伏虎不會不識不識老爺惹起妖魔百十和尚一則墮落眾生輪迴禪林古跡如來半點光輝卻是好些不便。」

行者和尚說出端的話語便一聲:「和尚曉得妖精不曉得行止?」眾僧輕輕:「不曉得。」行者:「今日說說你們花果山伏虎上天大鬧天宮老君略略玉帝輕輕慘淡朦朧金箍棒甚麼憊懶趕上將來正是八仙獨自神通和尚妖精看看認得。」

眾僧點頭:「賊禿大口說大話有些來歷。」一個個連聲只有喇嘛僧道:「老師貴恙妖精俗語:『公了便壯士臨陣不死。』兩下角鬥師父不當穩便。」

行者:「有理有理涼水師父。」缽盂涼水方丈叫聲:「師父涼水。」三藏正當便起頭只是真個甘露行者見長精神眉目問道:「師父可吃?」三藏:「涼水就是一般一半。」行者連聲叫道:「師父。」那些和尚安排淘米煮飯烙餅唐僧行者沙僧其餘八戒眾僧

三藏:「我們?」行者:「整日明朝便就是日頭。」三藏:「許多路程。」行者:「師父算不得路程明日。」三藏:「正是幾分沒奈何。」行者:「既是明日今晚妖精。」三藏:「甚麼妖精?」行者:「妖精。」唐僧:「徒弟未可怎麼有神不住卻又不是?」行者:「你好威風到處降妖只是不動動手就要。」三藏扯住:「徒弟常言說得好:『方便方便得饒人處且饒人。』『操心存心爭氣何如?』」孫大聖師父苦苦不許降妖說出老實:「師父在此。」唐僧大驚:「甚麼?」行者說道:「我們和尚。」長老:「『兔死狐悲。』用心仔細。」行者:「不消說消除。」

燈光吩咐八戒沙僧看守師父喜孜孜跳出方丈佛殿天上殿黑暗琉璃東邊打鼓西邊搖身一變變做和尚年紀只有十二白布直裰木魚念經等到一更時分不見動靜二更時分殘月聽見呼呼一陣風好風

四方揚塵次後揚塵土星月色嫦娥緊抱玉兔星官四海龍王城隍小鬼空中仙子地府閻羅馬面判官亂跑頭巾崑崙頂上江湖波浪
才然過處蘭麝香熏聲響欠身觀看卻是一個美貌佳人佛殿行者念經女子走近摟住:「長老甚麼?」行者:「許下。」女子:「別人自在睡覺念經怎麼?」行者:「許下如何?」女子摟住:「後面。」行者故意過頭:「有些。」女子:「相面?」行者:「曉得。」女子:「怎的樣子?」行者:「我相有些偷生公婆趕出。」女子:「不著不著

不是公婆偷生
前生命薄男子年輕
不會洞房花燭逃走
如今星光也是有緣千里相會交歡。」行者聞言點頭:「幾個色慾引誘所以性命如今。」隨口答應:「娘子出家人年紀不知甚麼交歡。」女子:「我去。」行者暗笑:「也罷怎生。」

兩個著手佛殿後邊行者使跌倒在地心肝哥哥亂叫行者:「真個。」行者接住使轆轤掀翻在地叫道:「心肝哥哥倒會。」行者暗算:「此時下手幾時正是:『先下手為強下手遭殃。』」把手起來現出身法金箍鐵棒劈頭心想:「這個和尚這等利害。」打開原來長老徒弟不懼精怪甚麼精怪

地道安身處處養成三百年前靈山香花蠟燭如來吩咐托塔天王恩愛哪吒太子認同不是填海不是不怕不怕往往水流江漢上下花容嬌滴滴識得老成
自恃神通廣大便隨手西行者陰風四起殘月中一

陰風殘月微光梵王闌珊小鬼戰爭大士天上姹女神通一個扭轉芳心禿一個慧眼新妝兩手認得菩薩金剛金箍霎時耀翡翠殿鴛鴦天長十八羅漢暗暗喝采三十二諸天個個慌張
孫大聖精神抖擻半點差池妖精料敵不住猛可眉頭上心抽身便行者喝道:「。」妖精只是不理往後退行者趕到緊急即將脫下仙氣咒語一聲:「!」變做本身模樣使將來真身清風不是三藏災星便方丈唐三藏雲頭杳杳霎霎到了無底洞小的安排素筵成親不題

行者心焦一個妖精落下乃是行者曉得連忙轉身來看師父師父沙僧甚麼行者怒氣不管好歹連聲叫道:「打死你們打死你們。」慌得沙僧卻是靈山大將見得溫柔近前跪下:「兄長知道了打殺兩個師父徑自回家。」行者:「打殺兩個。」沙僧:「兄長那裡無我兩個真是孤掌難鳴』。行囊馬匹看顧管鮑仿鬥智自古:『兄弟上陣教父。』兄長天明同心。」行者雖是神通廣大明理沙僧苦苦哀告便回心:「八戒沙僧起來明日找尋師父用力。」聽見饒了恨不得也許下半:「這個身上。」兄弟思想恨不得點頭扶桑一口吹散滿天星

收拾要行寺僧:「老爺那裡?」行者:「不好說昨日誇口他們妖精妖精未曾倒把師父不見了我們師父。」眾僧害怕:「老爺小可倒帶老師那裡?」行者:「。」眾僧:「。」連忙八戒盡力乾淨:「和尚我們師父這裡耍子。」行者:「這裡天王殿看看女子。」眾僧:「老爺不在了不在了當晚宿第二不見了。」

行者喜喜歡歡眾僧八戒沙僧八戒:「哥哥怎麼?」行者:「知道前日松林那個女子火眼金睛你們好人今日和尚也是師父也是你們菩薩師父路上找尋。」嘆服:「好好真是中有去來去來。」

林內

藹藹漫漫層層盤盤交加虎豹豺狼往復林內妖怪不知三藏
行者心焦搖身一變變作大鬧天宮本相三頭六臂三根八戒:「沙僧師兄不著師父。」原來行者一路兩個老頭兒一個山神一個土地上前跪下:「大聖山神土地。」八戒:「一路兩個山神土地一路太歲出來。」行者問道:「山神土地汝等這般無禮在此專一強盜強盜得了祭賽妖精師父如今何處。」:「大聖錯怪妖精不在神山管轄夜間略知一二。」行者:「一一。」土地:「妖精師父南下千里喚做山中叫做無底洞妖精到此變化。」行者暗自驚心退山神土地法身現出本相八戒沙僧:「師父去得。」八戒:「便。」

狂風隨後沙僧駕雲白馬出身行李大聖一直多時大山雲頭

周圍萬萬來往飛禽喳喳虎豹鹿向陽馨香背陰崎嶇峻嶺懸崖直立高峰灣環鬱鬱磷磷行人打柴樵子全無仙童不見眼前虎豹遍地狐狸
八戒:「如此妖邪。」行者:「不消說高原?」:「沙僧在此八戒下山打聽打聽好走端的洞府那裡開門打探我們一齊師父。」八戒:「晦氣頂缸。」行者:「身上如何?」八戒:「不要我去。」放下衣裳空著手跳下高山找尋路徑

畢竟不知好歹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