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三回 Chapter 8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三
識得 姹女歸本

三藏妖精沙和尚近前問曰:「師父出來師兄何在?」八戒:「算計必定師父出來。」三藏手指妖精:「師兄。」八戒:「腌臢殺人出來。」行者裡邊叫道:「張開出來。」真個張開行者變得小小𧿼咽喉之內出來無理即將鐵棒取出仙氣:「!」變作跳出鐵棒順手還是身法舉起妖精隨手取出寶劍叮噹兩個山頭

舞劍當面金箍棒一個天生一個地產精靈姹女兩個大會那個元陽配偶這個聖胎一天滿地長老如來相爭大才水火陰陽分開多時地動山搖樹木
八戒他們絮絮叨叨行者轉身沙僧:「兄弟師兄胡纏才子一個滿肚皮出來不了怎麼出來爭戰這等猖狂?」沙僧:「正是師兄救出師父妖精師父自家兵器大哥打倒妖精去來。」八戒擺手:「有神我們不濟。」沙僧:「那裡大家有益雖說不濟放屁。」

一時釘鈀叫聲:「去來。」兩個不顧師父一齊趕上釘鈀使妖精妖精行者一個不能怎生回頭抽身行者喝道:「兄弟趕上。」妖精他們即將脫下仙氣咒語:「!」變作本身模樣使將來一陣清風徑直回去他們不過顧命這般也是三藏災星退門前牌樓唐僧那裡就近行李韁繩進去不題

且說八戒妖精落地乃是行者看見:「兩個師父罷了甚麼?」八戒:「沙和尚如何猴子有些我們妖怪落得報怨。」行者:「那裡妖怪妖怪昨日戰時使一個你們不知師父如何我們看看。」

回來果然沒了師父行李白馬慌得八戒兩頭亂跑沙僧前後孫大聖心焦尋覓傍邊半截韁繩拿起不住眼中流淚放聲叫道:「師父我去辭別回來這些。」正是親人八戒垂淚不禁仰天大笑行者:「這個?」八戒:「不是師父一定妖精常言:『三不。』進去管情救出師父。」行者眼淚:「也罷到此地位不容進去兩個沒了行李馬匹耽心好生把守洞口。」

大聖轉身裡面變化本身法相真個

古怪心裡神力
高低賽馬金光如火
渾身
上天下海
當天天王退十萬八千
官封大聖使金箍棒
今日西天三藏
停住到了妖精門樓不分好歹鐵棒一下打開進去那裡靜悄悄全無不見唐僧亭子各處原來三百妖精甚多唐僧在此行者行者當時不知去向行者放聲叫道:「師父晦氣唐三藏災殃取經如何不在那裡尋找?」吆喝之間忽聞一陣撲鼻:「香煙後面在後。」開步鐵棒進去不見動靜後壁雕漆供桌一個香爐香煙馥郁上面供養一個金字李天王」;哪吒太子」。行者滿心歡喜妖怪唐僧鐵棒繡花耳朵牌子香爐起來出門洞口哈哈笑聲不絕

八戒沙僧聽見洞口行者:「哥哥這等歡喜救出師父?」行者:「不消我們牌子要人。」八戒:「牌子不是妖精不會說話怎麼要人?」行者在地下:「你們。」沙僧近前李天王」、「哪吒太子」。沙僧:「?」行者:「妖精供養闖入住居見人李天王太子下界假扮妖邪師父不問要人兩個在此把守牌位上天玉帝天王師父。」八戒:「常言:『死罪死罪。』須是理順輕易怎的?」行者:「我有主張牌位香爐證見另外。」八戒:「怎麼念念。」行者

告狀孫悟空東土唐朝西天取經唐三藏徒弟人口托塔天王李靖哪吒太子走出在下方無底洞變化妖邪害人無數狀告父子不仁乞憐便上告。」
八戒沙僧十分歡喜:「有理必得上風早來妖精師父性命。」行者:「多時。」

大聖執著牌位香爐祥雲直至南天門天門大力天王天王行者一個個躬身不敢攔阻進去直至通明殿下四大天師迎面作禮:「大聖?」行者:「兩個。」天師吃驚:「這個賴皮不知那個?」無奈引入殿下啟奏行者將牌香爐放下朝上呈上玉帝從頭這等這等即將原狀聖旨西方長庚太白金星李天王見駕行者上前:「天主好生懲治不然事端。」玉帝吩咐:「原告。」行者:「?」四天:「萬歲旨意金星去來。」

行者真個隨著金星雲頭原來天王住宅金星門首童子侍立童子認得金星報道:「太白金星老爺。」天王出迎金星旨意焚香轉身行者天王為何當年行者大鬧天宮玉帝天王降魔大元帥哪吒太子三壇海會天兵行者不能取勝還是五百年敗陣有些故此忍不住:「長庚甚麼旨意?」金星:「孫大聖。」那天煩惱聽見一發雷霆大怒:「怎的?」金星:「人口自家。」那天氣呼呼香案謝恩展開旨意原來這般這般如此如此香案:「這個。」金星:「息怒現有牌位香爐作證。」天王:「個兒一個女兒大小侍奉如來前部護法小兒木叉南海觀世音徒弟三小哪吒我身早晚護駕人事尚未省得如何妖精不信出來著實無禮天上元勛先斬後奏就是下界小民不可誣告:『誣告三等。』」手下:「。」下擺魚肚藥叉上前行者金星:「李天王闖禍旨意一時。」天王:「金星這等詐偽坐下這個然後見駕。」金星心驚膽戰行者:「幹事可是輕易這般性命怎生?」行者全然不懼笑吟吟:「老官放心一些沒事買賣這等一定。」

不了天王行者劈頭太子趕上斬妖叫道:「息怒。」天王大驚失色

退怎麼大驚失色原來天王子時左手右手哪吒太子下海闖禍水晶宮捉住蛟龍抽筋絛子天王知道後患哪吒一點靈魂西方極樂世界菩薩講經幢幡寶蓋有人叫道:「救命!」佛慧哪吒即將起死回生真言哪吒得了性命運用神力九十六妖魔神通廣大後來天王天王無奈告求如來如來玲瓏剔透舍利子如意黃金寶上層光明哪吒解釋冤仇所以稱為李天王今日閑在未曾哪吒報仇大驚失色

黃金寶哪吒:「孩兒話說?」哪吒叩頭:「女兒在下。」天王:「孩兒姊妹那裡女兒?」哪吒:「女兒妖精三百年前靈山如來香花如來父子天兵打死如來吩咐:『積水深山鹿長生。』當時饒了他性孩兒在下方牌位侍奉香火不期陷害唐僧孫行者搜尋巢穴之間將牌拿來結拜非我同胞。」天王聞言悚然驚訝:「孩兒叫做甚麼名字?」太子:「名字本身出處喚做白毛老鼠香花改名喚做半截觀音如今下界喚做夫人。」

天王卻才省悟放下寶塔便親手解行行者:「那個便見駕。」慌得天王手軟太子無言退大聖打滾撒賴只要天王見駕天王無計可施哀求金星方便金星:「古人:『萬事從寬。』幹事猴子有名賴皮如今怎的令郎起來雖是不是不拘怎生折辨罪名。」天王:「方便。」金星:「和解你們只是無情。」天王:「招安官銜說說也罷。」真個金星上前行者:「大聖薄面好去見駕。」行者:「老官不用一路。」金星:「寡情昔日有些恩義這些事兒不依?」行者:「我有恩義?」金星:「當年花果山伏虎大肆猖狂上天也是降旨招安上天玉帝招安也是齊天大聖』。不守本分老君如此如此無生不是如何得到今日?」行者:「古人:『老頭兒。』乾淨只是天宮罷了大事也罷也罷老人家面皮自己。」天王向前行者著衣一一上前施禮

行者金星:「老官何如買賣這等見駕師父。」金星:「一會。」行者:「犯人輕慢聖旨?」金星:「起來李天王。」天王那裡有的胡說亂道怎生折辨沒奈何金星方便金星:「我有一句話?」行者:「還有不好。」金星:「一日妖精天王女兒天王不是兩個只管折辨反復不已天上一日下界就是之間妖精師父成親下兒一個和尚大事?」行者低頭:「八戒沙僧多時遲了老官旨意如何?」金星:「李天王點兵下去降妖我去。」行者:「怎麼樣?」金星:「原告脫逃被告免提。」行者:「我倒罷了脫逃點兵南天門。」天王害怕:「言語。」行者:「甚麼也是大丈夫,『一言駟馬難追』,?」天王行者行者金星天王本部天兵南天門

金星行者回見玉帝:「唐僧白毛老鼠假設天王父子牌位天王點兵天尊赦罪。」玉帝已知天恩行者南天門見天太子天兵等候那些滾滾騰騰接住大聖一齊雲頭到了山上

八戒沙僧眼巴巴見天行者天王施禮:「累及累及。」天王:「元帥不知父子炷香妖精無理師父這個就是不知那邊?」行者:「只是這個叫做無底洞周圍三百妖精甚多師父滴水門樓靜悄悄不知何處。」天王:「千般天羅地網門前道理。」大家到了行者:「便是。」天王:「『虎穴安得虎子。』?」行者:「。」太子:「奉旨降妖。」便莽撞起來高聲叫道:「當頭。」天王:「不須孫大聖太子下去我們把守裡應外合上天手段。」眾人答應一聲:「。」

行者太子只是頭一果然

依舊日月山川玉井許多
赤壁青田三春楊柳洞天罕見
頃刻間停住妖精舊宅挨門搜尋吆喝重又三百妖精三藏:「孽畜一定遠遠。」曉得東南角落下去另有小小矮屋盆栽種花著數竿暗香馥馥三藏這裡成親行者再也找不著誰知合該那些裡面一個個中間大膽看一看一頭天兵一聲:「這裡!」行者金箍棒一下進去那裡妖精太子天兵一齊一個個那裡

行者唐僧龍馬行李尋思哪吒太子只是磕頭太子:「不當小可父子炷香險些和尚木頭──做出。」天兵那些妖精少不得苦楚一齊行者嘻嘻天王洞口行者:「師父。」行者:「多謝多謝。」三藏拜謝天王太子沙僧八戒只是天王:「輕易不得我們。」

一邊天王太子天兵妖精聽候發落一邊行者唐僧沙僧收拾行李八戒唐僧騎馬大路正是

割斷打開樊籠
畢竟不知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