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四回 Chapter 8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四
大覺 法王正體天然

話說唐三藏出離煙花隨行西前進不覺正值薰風梅雨光景

冉冉綠陰

山花遍地

師徒四眾受熱行處一個老母右手一個小孩兒唐僧叫道:「和尚不要西死路。」三藏跳下馬來問訊:「菩薩古人:『天空。』怎麼西便?」老母西:「那裡遠近乃是滅法國王前生冤仇今世無端年前一個天大和尚陸陸續續九千九百九十六無名和尚只要有名和尚湊成圓滿你們城中送命菩薩。」三藏聞言心中害怕戰兢兢:「菩薩深感盛情感謝請問進城方便貧僧過去。」老母:「不過不過過去。」八戒傍邊:「媽媽黑話我們。」

行者其實認得好歹老母孩兒觀音菩薩善財童子叫道:「菩薩弟子。」菩薩祥雲輕輕長老立身磕頭八戒沙僧跪下朝天禮拜一時祥雲縹緲南海

行者起來師父:「起來菩薩寶山。」三藏起來:「悟空認得菩薩何不?」行者:「問話不了怎麼還是?」八戒沙僧行者:「菩薩指示前邊滅法和尚我等奈何?」行者:「我們虎穴龍潭不曾乃是凡人這裡不是住處天色鄉村人家買賣回來看見我們和尚出名不當穩便師父大路僻靜商議。」三藏一行一個坑坎之下坐定行者:「兄弟兩個好生保守師父變化城中看看連夜。」三藏叮囑:「徒弟小可王法不容仔細。」行者:「放心放心有道理。」

大聖空中

上面
一般父母便骨頭
佇立雲端觀看城中喜氣祥光蕩漾行者:「去處為何滅法?」一會漸漸

十字街燈燦爛殿八方行蹤軍營隱隱鼓樓點點四邊宿霧藹藹夫妻明月東方
:「下去街坊嘴臉撞見必定和尚。」真言搖身一變變做燈蛾

輕巧本來面目化生中間
紫衣流螢
翩翩彎子人家家家門首燈籠:「人家元宵怎麼挨排燈籠?」近前仔細觀看正當中一家子燈籠安歇往來商賈六字下面小二行者開飯看見個人晚飯衣服頭巾上床行者暗喜:「師父。」怎麼不良那些睡著衣服頭巾俗人進城

遂意正思小二走向吩咐:「列位仔細這裡君子小人不同各人衣物行李小心。」在外做買賣那樣仔細店家吩咐越發謹慎起來:「主人我們走路辛苦睡著急忙一時奈何衣服頭巾進去交付我們起身。」小二衣物之類盡情屋裡行者性急展開裡面一個頭巾小二門首燈籠放下門窗小二婆子兩個孩子哇哇聒噪急忙婆子不見

行者暗想:「婆子師父?」城門忍不住下去真是捨身火焰早已搖身一變變作老鼠哇哇跳下著衣頭巾往外婆子慌張:「老頭子不好耗子。」行者聞言手段厲聲叫道:「小二婆子胡說不是耗子明人不做暗事齊天大聖唐僧西天取經國王無道特來衣冠裝扮師父一時便。」小二起來黑天褲子穿穿不上不上

大聖使早已駕雲出去翻身坑坎三藏星光凝望行者近前開口叫道:「徒弟滅法?」行者上前放下衣物:「師父滅法和尚不成。」八戒:「那個和尚容易半年剃頭。」行者:「那裡半年眼下俗人。」:「說話察理我們如今和尚眼下俗人怎麼頭巾就是勒住沒收。」三藏喝道:「不要正事何如?」行者:「師父城池國王無道倒是天子祥光喜氣城中街道認得這裡鄉談省得飯店衣服頭巾我們俗人進城宿起來店家安排五更時候城門大路西行有人撞見欽差滅法不敢阻滯我們。」沙僧:「師兄。」

長老無奈穿俗人衣服頭巾沙僧八戒頭大不得行者針線頭巾頭上寬大衣服穿然後自家:「列位師父』、『徒弟。」八戒:「除了稱呼?」行者:「弟兄稱呼師父叫做大官叫做沙僧叫做叫做你們言語一個開口答話甚麼買賣客人白馬樣子我們弟兄店家必然款待我們我們受用臨行銀子走路。」長老無奈只得曲從

四眾那邊此處太平境界時分尚未關門徑直進去小二門首裡邊有的:「不見頭巾。」有的:「不見衣服。」行者不知他們對門一家安歇家子燈籠叫道:「店家我們安歇?」那裡婦人答應:「人們上樓。」不了一個漢子行者進去師父影兒後面上樓樓上方便推開月光有人行者一口:「月亮不用。」

人才下去一個清茶行者接住樓下走上一個婦人五十七模樣一直上樓傍邊問道:「列位那裡寶貨?」行者:「我們北方販賣。」婦人:「客人。」行者:「大官學生。」婦人:「異姓。」行者:「正是異姓同居我們共有弟兄還有城外一群不好進城我們房子明早進來。」婦人:「一群多少?」行者:「大小百十這個身子只是毛片不一。」婦人:「來到第二個人不敢院落寬闊齊備草料在此開店不幸去世久矣喚做寡婦待客如今小人君子房錢算帳。」行者:「府上待客常言:『高低三等遠近一般。』怎麼待客說說。」寡婦:「這裡五果筵席桌面房錢在內。」行者:「相應那裡銀子不夠。」寡婦:「只是水果自家行令不用銀子。」行者:「一發相應怎麼?」婦人:「不敢面前。」行者:「說說我們相應。」婦人:「沒人方便怎麼吃飽方便睡覺飯錢決不。」八戒聽說:「造化造化買賣吃飽門前!」行者:「兄弟那裡江湖那裡銀子安排將來。」

婦人滿心歡喜:「看好整治東西。」:「。」:「今日不了明日看好白米做飯白麵。」三藏樓上聽見:「將來我們長齋那個?」行者:「主張。」:「媽媽上來。」媽媽上來:「吩咐?」行者:「今日殺生我們今日齋戒。」寡婦驚訝:「人們長齋?」行者:「不是我們喚做庚申今朝乃是庚申三更就是辛酉便開齋明日殺生如今安排價錢奉上。」

婦人越發歡喜下去:「木耳豆腐麵筋青菜白米燒香。」那些庖丁每日手段霎時安排樓上現成糖果四眾任情受用:「可吃?」行者:「大官不用我們。」寡婦方才乒乓行者:「媽媽底下甚麼?」寡婦:「不是底下沒人使用他們轎子你們樓板。」行者:「不要齋戒日期兄弟索性明日進來一家府上起身。」寡婦:「好人好人和氣精神。」:「轎子不要。」四眾

三藏在行耳根悄悄:「那裡?」行者:「樓上。」三藏:「穩便我們辛苦睡著家子一時有人收拾我們帽子露出光頭認得和尚起來怎麼?」行者:「!」寡婦上來:「吩咐?」行者:「我們那裡?」婦人:「樓上好睡蚊子大開窗子好睡。」行者:「不得有些濕氣有些大哥只要有些不是。」

媽媽下去嘆氣女兒孩子近前:「母親常言:『一日。』如今買賣不了生意怎麼?」婦人:「不是買賣今日晚間鋪子時分販子管待指望銀子吃齋不得。」女兒:「不好別人明日安排如何不得?」婦人:「想家中都房子那裡黑暗。」女兒:「母親我家。」婦人:「那裡?」女兒:「父親張大七尺高下裡面個人他們。」婦人:「不知可好一聲。──蝸居張大透亮如何?」行者:「好好。」打開他們

行者師父沙僧八戒不管好歹𧿼沙僧行李唐僧進去沙僧裡邊行者:「那裡?」:「在後草料。」行者:「挨著。」方才進去:「媽媽蓋上插上鎖上我們看看那裡透亮使糊糊明日早些。」寡婦:「小心。」關門

可憐頭巾二來天氣炎熱頭巾衣服扇子撲撲挨著挨著直到時分睡著行者有心闖禍睡不著八戒:「辛苦甚麼心腸?」行者鬼道:「我們原來本身五千前者三千如今現有四千一群三千一本。」八戒那裡

燒火強盜聽見行者許多銀子出去二十多明火執杖打劫販子開門進來寡婦戰戰兢兢房門外邊收拾原來不要客人樓上不見形跡火把照看見天中一張大白馬緊鎖掀翻不動:「走江湖行囊財帛裡面我們打開不是?」那些八戒:「哥哥甚麼?」行者:「莫言沒人。」三藏沙僧:「我們?」行者:「西天省得走路。」

得了西守門打開城門出去當時驚動上火東城兵馬兵馬人馬官軍不敢放下白馬各自落草逃走官軍不曾強盜只是捉住燈光

𢷑甚麼駿龍駒千金萬里登山青雲白雪真是蛟龍海島人間麒麟
自家這個白馬進城櫃子兵馬封皮令人天明啟奏定奪官軍

說唐長老埋怨行者:「這個在外滅法國王如今官軍明日國王現成開刀?」行者:「外面有人打開出來不是便是忍耐明日昏君放心。」

挨到三更時分行者手段:「!」變做尖頭一個搖身一變變做螻蟻,𧿼出去雲頭皇宮門外國王正在之際使分身」,毫毛下來:「!」變做行者右臂下來:「!」變做瞌睡一聲真言土地皇宮內院六部衙門大小官員一個瞌睡人人不許翻身叫聲:「寶貝!」變做剃頭吩咐行者皇宮內院六部衙門剃頭

法王滅法無窮乾坤大道
萬法原因歸一三乘本來
消息
管取法王正果不生去來
半夜成功咒語退土地毫毛剃頭成真依然本性還是翻身螻蟻唐僧

皇宮內院起來梳洗一個頭髮穿大小太監頭髮奏樂個個不敢傳言皇后醒來頭髮龍床睡著一個和尚皇后忍不住言語出來驚醒國王國王皇后頭光連忙起來:「梓童如何?」皇后:「主公如此。」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