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五回 Chapter 8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五
 主計

話說國王文武表章啟奏:「主公失儀。」國王:「禮貌如常失儀?」:「主公不知何故把頭沒了。」國王頭髮龍床群臣:「果然不知何故宮中大小沒了頭髮。」君臣汪汪:「從此再不殺戮和尚。」上龍:「有事捲簾。」閃出走出東城兵馬使叩頭:「聖旨獲得白馬微臣不敢定奪。」國王大喜:「。」

退齊整軍士三藏在內魂不附體:「徒弟國王如何?」行者:「打點停當我們八戒不要爭競長短。」八戒:「就是無量爭競。」不了之下

國王國王打開豬八戒忍不住往外膽戰不能孫行者唐僧沙和尚出行八戒走上一聲:「過來。」翻跟頭跌倒在地四眾國王看見和尚龍床宣召寶殿群臣問道:「長老?」三藏:「東土大唐西方天竺國大活佛真經。」國王:「老師為何安歇?」三藏:「貧僧陛下願心和尚不敢俗人至寶飯店借宿識破故此安歇不幸捉獲陛下龍顏所謂撥雲見日陛下貧僧便。」國王:「老師天朝高僧失迎常年和尚圓滿不期今夜歸依如今君臣后妃老師。」八戒呵呵大笑:「門徒?」國王:「國中財寶獻上。」行者:「財寶和尚有道把關倒換我們福壽。」國王聽說祿筵宴君臣合同歸於即時倒換關文師父行者:「陛下法國不通自經法國』,管教海晏風調雨順萬方。」國王鑾駕唐僧四眾西君臣歸真不題

長老辭別法國馬上欣然:「悟空一法大有。」沙僧:「那裡許多整容連夜許多?」行者變化神通一遍師徒不合

歡喜高山唐僧勒馬:「徒弟面前山勢崔巍仔細。」行者:「放心放心。」三藏:「山峰挺立遠遠有些飛出驚惶滿身麻木神思不安。」行者:「禪師多心早已?」三藏:「記得。」行者:「記得四句。」三藏:「四句?」行者

靈山靈山心頭
人人靈山靈山下修。」
三藏:「徒弟豈不四句只是修心。」行者:「不消說差錯千年萬載不成志誠眼下這般恐懼驚惶神思不安大道我去。」長老聞言心神

四眾一同前進山上舉目

細看頂上飄蕩飛禽淅瀝走獸兇頑林內竿吼叫咆哮麋鹿灑灑潺潺滿磷磷怪石成群行客險峻奈何古道
師徒呼呼一陣風三藏害怕:「風起。」行者:「和風薰風朔風四時有風風起怎的?」三藏:「來得不是。」行者:「自古怎麼?」

不了一陣真個

連天濛濛
全無無處
宛然混沌彷彿
不見山頭
三藏一發心驚:「悟空未定如何這般?」行者:「師父下馬兄弟在此保守我去看看吉凶。」

大聖半空火眼向下一個妖精怎生模樣

炳文昂昂抖擻
獠牙出口利爪
禽獸鬼神
張狂威猛智謀
左右手四十小妖那裡行者暗笑:「師父有些先兆不是果然妖精這裡使鐵棒叫做』,便打死只是壞了。」行者一生豪傑再不曉得暗算:「回去照顧豬八戒照顧妖精若是八戒本事打倒算了造化手段出名平日做作有些躲懶不肯出頭只是有些好吃東西怎麼?」

即時落下雲頭三藏三藏問道:「悟空吉凶何如?」行者:「會子明淨。」三藏:「正是退下。」行者:「師父常時看錯之中妖怪原來不是。」三藏:「甚麼?」行者:「前面不遠乃是村上人家白米乾飯白麵齋僧這些那些人家蒸籠也是。」八戒聽說真實行者悄悄:「哥哥?」行者:「菜蔬不喜。」八戒:「怎麼十分便回來吃水。」行者:「?」八戒:「正是有些不知如何?」行者:「兄弟古書:『不得自專。』師父在此?」八戒:「言語。」行者:「言語怎麼?」見識走上:「師父適才師兄有人齋僧有些打攪人家便不費事如今明淨你們我去然後家子化齋。」唐僧歡喜:「今日這等勤謹。」

暗暗便行者趕上扯住:「兄弟那裡齋僧。」八戒:「這等變化。」行者:「正是。」三十六變化山凹咒語搖身一變變做和尚手裡木魚不會念經大人」。

怪物號令在於大路擺開一個圈子行客晦氣多時當中圍住這個扯住衣服那個絲絛一齊下手八戒:「不要一家將來。」妖道:「和尚?」八戒:「你們這裡齋僧吃齋。」妖道:「這裡齋僧不知這裡我們山中得道你們和尚到家蒸籠想來吃齋。」八戒聞言心中害怕報怨行者:「這個其實憊懶齋僧這裡村莊人家那裡甚麼原來妖精。」即便現出腰間釘鈀退那些小妖

小妖妖道:「大王禍事。」怪道:「禍事?」小妖:「前來一個和尚乾淨吃不了不想變化。」妖道:「變化模樣?」小妖:「那裡個人耳朵背後雙手釘鈀沒頭沒臉我們回來大王。」怪道:「我去。」走近果然醜惡

長三獠牙出賽
眼光
腦後渾身
使蹊蹺釘鈀個個
妖精喝道:「那裡名字性命。」八戒:「認得祖宗上前

獠牙神力玉皇
掌管天河天宮快樂自在
酒醉那時英雄
斗牛王母靈芝
玉皇三天
立志元神下方卻又妖怪
正在結親
金箍棒低頭沙門
前生唐僧
法名喚作豬八戒。」
妖精聞言喝道:「原來唐僧徒弟一向唐僧好吃正要不要。」八戒:「孽畜原來博士出身。」妖精:「怎麼博士?」八戒:「不是博士怎麼使棒槌?」分說近前兩個山凹

釘鈀解數狂風機謀驟雨一個無名一個有罪不得生土那個猶如這個喊聲山川吆喝地府兩個英雄逞能捨身神通
八戒威風妖精喝令小妖八戒一齊圍住不題

行者唐僧背後失聲冷笑沙僧:「哥哥冷笑?」行者:「豬八戒真個聽見齋僧這早晚不見回來若是打退妖精得勝不過卻是晦氣前面不知多少悟淨言語我去看看。」

大聖使長老知道悄悄腦後毫毛仙氣:「!」變做本身模樣沙僧隨著長老真身空中觀看圍繞釘鈀漸漸行者忍不住雲頭厲聲叫道:「八戒不要。」行者聲音仗著威風向前妖精不住:「和尚先前不濟會子怎麼發起?」八戒:「不可欺負我家。」一發向前沒頭沒臉妖精架不住敗陣行者妖精不曾近前撥轉雲頭本處毫毛上身長老肉眼凡胎那裡認得

不一得勝自轉鼻涕白沫生生氣呼呼將來叫聲:「師父。」長老驚訝:「八戒怎麼這般狼狽回來山上人家有人看護不容打草?」放下:「師父說起活活殺人。」長老:「甚麼?」八戒:「師兄捉弄先頭不是妖精人家白米乾飯白麵齋僧當真打草若干妖怪苦戰一會不是師兄哭喪棒相助羅網回來。」行者:「胡說這裡師父何曾?」長老:「悟空不曾。」:「師父不曉得替身。」長老:「悟空端的?」

行者不過躬身:「個把小妖不敢我們。──八戒過來一發照顧照顧我們師父走過險峻山路行軍一般。」八戒:「行軍便怎的?」行者:「開路將軍在前妖精便打倒妖精。」八戒妖精手段差不多:「也罷。」行者:「晦氣怎麼長進?」八戒:「哥哥知道公子壯士臨陣不死便威風。」行者歡喜師父沙僧行李八戒一路入山不題

妖精幾個小妖默默無言還有許多看家小妖上前問道:「大王常時出去喜喜歡歡回來今日如何煩惱?」妖道:「小的往常不管那裡幾個汝等今日造化撞見一個對頭。」小妖:「那個對頭?」妖道:「一個和尚乃東唐僧取經徒弟豬八戒釘鈀一向得人唐僧修行羅漢有人一塊可以延壽長生不期今日正好不知手下這等徒弟。」

不了上一個小妖哽咽嘻嘻哈哈喝道:「?」小妖跪下:「大王唐僧唐僧。」妖道:「一塊可以長生不老怎麼?」小妖:「若是不得這裡別處妖精手下徒弟。」妖道:「?」小妖:「徒弟孫行者徒弟沙和尚這個徒弟豬八戒。」妖道:「沙和尚豬八戒如何?」小妖:「差不多。」「那個孫行者如何?」小妖:「不敢孫行者神通廣大變化多端五百年大鬧天宮上方二十八宿星官十二四相東西星斗南北五嶽四瀆天神不曾唐僧?」妖道:「怎麼這等詳細?」小妖:「當初大王居住大王不知好歹唐僧孫行者使金箍棒打進可憐骨牌』。我有見識後門來到此處大王收留故此手段。」大驚失色正是大將軍讖語」。自家人這等安得

悚懼之際一個小妖上前:「大王常言:『從緩。』若是唐僧計策。」妖道:「?」小妖:「我有梅花。」妖道:「怎麼叫做梅花』?」小妖:「如今洞口大小點將起來中選中選須是能幹變化變做大王模樣大王大王大王埋伏一個豬八戒一個孫行者一個沙和尚小妖調弟兄大王半空唐僧探囊取物魚水蒼蠅?」滿心歡喜:「絕妙絕妙不得唐僧便若是唐僧決不前部先鋒。」小妖叩頭謝恩妖怪即將大小妖精果然選出小妖變做埋伏等待唐僧不題

長老無憂八戒大路多時傍邊撲落一聲跳出一個小妖向前長老孫行者叫道:「八戒妖精何不動手?」認真釘鈀趕上妖精使兩個一往一來山坡正然一聲跳出唐僧行者:「師父不好八戒妖精。」上前喝道:「那裡。」妖精來迎兩個相持背後跳出妖精唐僧沙僧大驚:「師父大哥二哥妖精將來馬上。」和尚不分好歹對面擋住妖精相持吆喝漸漸調半空中唐僧馬上唐僧師父妖精一陣風可憐正是

魔難正果江流災星
按下風頭唐僧:「先鋒。」小妖上前跪倒中道:「不敢不敢。」妖道:「何出此言大將軍一言當時不得唐僧便唐僧前部先鋒今日妙計成功豈可失信唐僧拿來小的燒火一塊延壽長生。」先鋒:「大王不可。」怪道:「拿來怎麼不可?」先鋒:「大王不打緊豬八戒得人沙和尚得人孫行者主子曉得我們我們廝打金箍棒山腰窟窿連山我們安身。」怪道:「先鋒高見?」先鋒:「依著唐僧在後不要一則裡面乾淨門前尋找打聽他們回去我們拿出自在受用不是?」怪笑:「正是正是先鋒有理。」一聲號令唐僧小妖前面聽候

長老不住流淚叫道:「徒弟你們山中此處受災何日相會!」交流對面有人叫道:「長老進來?」長老:「何人?」人道:「本山中的樵子前日拿來在此算計。」長老:「樵夫只是一身掛礙乾淨。」樵子:「長老出家人父母妻子便甚麼乾淨?」長老:「東土西天取經唐朝太宗皇帝活佛真經超度幽冥無主孤魂性命君王孤負臣子枉死城中無限冤魂大失所望永世不得超生化作風塵怎麼乾淨?」樵子聞言眼中:「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