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八十六回 Chapter 8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六
助威怪物 施法妖邪

話說大聖滿山頭師父豬八戒氣呼呼將來:「哥哥?」行者:「師父不見看見?」八戒:「原來唐僧和尚捉弄甚麼將軍妖精一會回來師父沙僧?」行者:「兄弟不知怎麼眼花妖精回來師父妖精沙和尚師父如今沙和尚不見。」八戒:「沙和尚師父那裡。」不了沙僧來到行者問道:「沙僧師父那裡?」沙僧:「兩個妖精將來師父妖精師父自家馬上。」行者:「。」沙僧:「甚麼?」行者:「梅花弟兄調心裡師父天天怎麼?」不住八戒:「不要橫豎不遠山上我們去來。」

奈何只得入山找尋二十遠近懸崖之下洞府

掩映怪石嵯峨馨香豔麗四十門外參天二千清風白晝積水積水蛟龍吃人果然不亞神仙真是
行者門前石門緊閉一塊石版石版連環」。行者:「八戒動手妖精住處師父。」仗勢行兇盡力石頭一個窟窿叫道:「妖怪師父免得一家子了帳。」

守門報道:「大王。」怪道:「?」妖道:「門前有人打破師父!」大驚:「不知那個將來?」先鋒:「出去看看。」前門打破窟窿往外耳朵回頭:「大王豬八戒本事不敢無理無理進來便雷公和尚。」八戒在外聽見:「師父上前。」行者:「外公這裡師父出來。」先鋒:「大王不好行者將來。」報怨:「甚麼』,禍事臨門結果?」先鋒:「大王放心埋怨記得行者寬洪海量神通廣大奉承我們假人出去奉承師父我們唐僧還是我們受用不過理會。」怪道:「那裡假人?」先鋒:「一個。」

妖怪鋼刀柳樹個人模樣糊糊一個使叫道:「大聖爺爺息怒。」行者奉承聽見叫聲大聖爺爺」,便八戒:「動手話說。」怪道:「師父大王不識好歹這個那個師父一個這裡。」行者:「便人頭真是。」那個豬八戒:「可憐師父進去師父出來。」行者:「真是。」八戒:「人頭真假?」行者:「假人。」八戒:「認得?」行者:「真人出來假人梆子不信。」拿起來往石頭一聲響亮沙和尚:「哥哥。」行者:「便是假的現出。」撲的一下打破八戒乃是柳樹忍不住起來:「師父柳樹祖宗師父柳樹。」

戰兢兢報道:「。」妖道:「怎麼許多?」妖道:「豬八戒沙和尚行者古董──識貨識貨認得假人如今真人或者。」怪道:「怎麼真人我們剝皮吃不了人頭一個。」新鮮頭皮使:「大聖爺爺先前這個真正老爺大王鎮宅出來。」撲通個人

行者認得真人奈何八戒沙僧一齊放聲大哭八戒:「哥哥天氣不是好天一時生氣。」行者:「。」懷裡上山向陽所在一個一個沙僧:「哥哥甚麼供養供養。」走向卵石左右卵石面前行者問道:「怎麼?」八戒:「師父點心師父供養供養。」行者喝道:「子兒。」八戒:「生人孝道。」行者:「沙僧在此一則看守行李馬匹打破洞府妖魔碎屍師父報仇去來。」沙和尚:「大哥兩個在此看守。」

八戒直裰隨著行者努力向前不容分辨石門打破喊聲叫道:「唐僧!」大小一個個報怨先鋒不是先鋒:「這些和尚打進處治?」先鋒:「古人:『不得。』不休左右和尚去來。」聞言傳令:「齊心精銳器械出征。」果然一齊吶喊

大聖八戒退抵住喝道:「那個出名頭兒那個師父妖怪?」一面錦繡花旗應聲高呼:「和尚不得南山大王數百放蕩唐僧如何?」行者:「這個大膽多少年紀南山二字老君開天闢地太清如來治世大鵬之下孔聖人儒教夫子』。這個甚麼南山大王』,數百放蕩不要外公老爺。」妖精側身閃過使抵住鐵棒問道:「嘴臉模樣許多言語甚麼手段猖狂?」行者:「無名不知站住

祖居東勝大神天地包含
花果山
生來不比聖體日月
本性自修小可姿穎悟
官封大聖倚勢行兇斗牛
十萬滿天星宿
宇宙乾坤處處
皈依釋教扶持長老向西
開路無人
林內虎豹貔貅
東方西域那個妖邪出頭
可恨管教。」
聞言近前使行者行者輕輕講話八戒忍不住先鋒先鋒山中平地混戰真是

東土大邦西方極樂真經南山深山巧計無知大唐相逢行者神通八戒聲名混戰塵土紛飛不清叱喝大聖英雄敵手悟能部下先鋒唐僧一塊兩個性命仇隙兩個唐僧往來多半衝撞輸贏
大聖那些勇猛不退即使分身毫毛出去叫聲:「!」變做本身模樣一個使從前打進一二不能不能一個個各自逃生敗走行者八戒往外可憐那些不識妖精九孔骨肉南山大王先鋒不能變化行者打倒現出乃是八戒上前翻過來:「從小不知人家多少牙子羊羔。」行者毫毛:「不可師父去來。」八戒回頭不見那些行者:「哥哥法相。」行者:「。」八戒:「!」兩個喜喜歡歡

吩咐石塊前門那些一個個戰兢兢再不出頭行者八戒門首吆喝無人答應八戒使行者:「八戒氣力。」八戒:「?」行者:「看看沙僧。」

沙僧八戒越發傷悲:「苦命師父師父那裡!」行者:「兄弟悲切妖精前門一定後門出入兩個在此。」八戒:「仔細我們不好一聲師父一聲師兄就要。」行者:「沒事手段。」

大聖開步山坡潺潺回頭原來中水下來那邊左邊一個出水暗溝:「不消就是後門要是嘴臉開門看見認得變作水蛇過去水蛇師父知道出家人變作螃蟹過去不好師父出家人。」變做一個老鼠一聲過去出水裡面天井頭兒觀看向陽人肉一塊行者:「師父吃不了晒乾趕上棍子打殺顯得變化進去何如。」搖身一變變做螞蟻

小號
陣勢

輕輕爽利不覺柴扉
展開無聲一直中堂煩惱一個後面將來報道:「大王萬千。」妖道:「?」妖道:「在後門外頭上探看有人大哭𧿼原來豬八戒行者沙和尚那裡痛哭那個人頭唐僧墳墓。」行者暗中聽說歡喜:「師父那裡未曾尋尋死活如何說話。」

大聖中堂西傍邊縫兒大園隱隱深處大樹底下兩個一個正是唐僧行者忍不住近前叫聲:「師父。」長老認得:「悟空悟空悟空。」行者:「師父只管名字面前有人既有假人我們師父放心妖精解救。」

大聖咒語卻又搖身變做螞蟻中堂之上那些紛紛嚷嚷內中一個:「大王他們攻打死心唐僧假人墳墓今日一日明日一日後日好道回去打聽他們唐僧出來大料大家一塊兒延年長壽。」一個著手:「還是。」一個:「。」一個:「稀奇長久。」行者中聽心中大怒:「師父這般算計?」即將毫毛輕輕念咒變做瞌睡蟲兒一個個漸漸打盹不一只有那個不穩不住鼻子行者:「曉得。」毫毛鼻孔兩個蟲兒一個一個𧿼起來兩個呼呼

行者暗喜跳下現出耳朵取出粗細一聲旁門打破:「師父!」長老:「徒弟。」行者:「師父不要打殺妖精。」抽身中堂住手:「不好師父。」思量:「。」如此卻才跳舞長老:「看見不曾所以歡喜這等跳舞?」行者師父對面叫道:「老爺大慈悲。」長老定身:「悟空那個。」行者:「甚麼?」長老:「一日樵子母親年老思想倒是盡孝一發。」

行者繩索一同後門,𧿼長老:「悟能悟淨何處?」行者:「兩個那裡一聲。」長老厲聲叫道:「八戒八戒。」昏頭昏腦鼻涕眼淚:「沙和尚師父回家那裡我們不是?」行者上前一聲:「甚麼不是師父?」沙僧面前:「師父多少哥哥?」行者

八戒聞言咬牙忍不住舉起人頭稀爛唐僧:「為何?」八戒:「師父不知亡人。」長老:「兄弟搪塞不然我們出家人。」長老稀爛骨肉墳墓

行者:「師父除去。」跳下唐僧樵子繩索中堂睡著即將使起來後門豬八戒遠遠望見:「哥哥一個不好?」行者跟前放下八戒行者:「還有妖怪。」八戒:「便進去。」行者:「工夫。」樵子聞言八戒敗葉空心蘆葦若干後門行者上火八戒大聖瞌睡毫毛那些醒來煙火可憐半個洞府回見師父師父聽見便:「徒弟妖精。」八戒上前現出原來豹子行者:「老虎如今打死後患。」長老不盡上馬樵子:「老爺向西南不遠就是老爺家母老爺活命老爺上路。」

長老欣然騎馬樵子四眾同行向西南𨓦前來

苔蘚柴門
四面連接鳥雀
密密紛紛奇葩
茅舍人家
遠見一個老嫗柴扉眼淚汪汪天兒痛哭樵子看見自家母親長老急忙柴扉跪下叫道:「母親。」老嫗:「性命心疼不曾何以今日何處?」樵子叩頭:「母親難得性命幸虧老爺老爺東土唐朝西天取經羅漢老爺徒弟老爺神通廣大打死豹子燒死老老孩兒解救出來高地不是他們孩兒無疑如今山上太平孩兒徹夜行走。」

老嫗長老四眾柴扉茅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