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一回 Chapter 9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一
金平元夜 唐僧供狀

修禪何處工夫剪除
五彩暫停三途
自在從容
喜怒憂思恰如
唐僧師徒四眾一路平穩所謂極樂日程城池唐僧行者:「甚麼處所?」行者:「城池不知地方近前。」及至兩邊茶坊酒肆喧嘩熱鬧中有幾個浪子豬八戒沙和尚行者眼紅只是不敢近前唐僧惟恐他們惹禍走過不到山門慈雲寺三字唐僧:「此處進去一個如何?」行者:「。」四眾一齊那裡

壯麗寶座崢嶸高雲僧房月中丹霞縹緲浮屠樹陰輪藏真淨龍宮大雄殿紫雲不絕閑人香火時時臺上夜夜忽聞方丈金鐘僧人朗誦
四眾走出一個和尚唐僧作禮:「老師?」唐僧:「弟子中華唐朝來者。」和尚下拜慌得唐僧攙起:「院主何為?」和尚合掌:「這裡念佛指望中華托生老師衣冠果然前生受用當下。」唐僧:「惶恐惶恐弟子行腳受用院主在此自在享福。」和尚唐僧正殿佛像唐僧方才招呼徒弟進來原來行者和尚師父講話和尚不曾唐僧徒弟」,方才和尚慌得:「爺爺高徒如何恁般?」唐僧:「頗有法力一路他們保護。」

正說裡面走出幾個和尚作禮先見和尚說道:「老師中華大唐人物高徒。」眾僧:「老師中華大國到此何為?」唐僧:「唐王聖旨靈山拜佛一則地方打頓齋食。」僧人個個歡喜方丈方丈幾個人家和尚先進叫道:「你們來看看中華人原來中華真個十分古怪。」許多相見坐下唐僧問道:「地名?」眾僧:「這裡天竺國外金平。」唐僧:「貴府靈山還有許多遠近?」眾僧:「此間二千我等走過西靈山我們不知還有多少不敢。」唐僧

唐僧要行眾僧:「老師一二元宵不妨。」唐僧問道:「弟子有水光陰錯過不知幾時元宵佳節?」眾僧:「老師拜佛心重以此為今日正月十三後日十五上元直至十八方才這裡人家好事太守老爺愛民各地燈火徹夜笙簫還有上古至今豐盛老爺荒山管待。」唐僧無奈當晚得佛殿上鐘乃是街坊唐僧方丈來看各自

次日寺僧同步果然去處正是

正月新春園林幽雅景物四時花木峰巒萌動桃花富麗,《慢說水流一道出沒無常竿墨客推敲未定芍藥牡丹紫薇含笑天機山茶花梅花迎春花瑞香積雪鹿西留宿安禪花卉養性山水四處真個天然隱逸何須
師徒玩賞一日殿遊戲

瑪瑙琉璃水晶雲母重重錦繡玲瓏乾坤萬戶高聳魚龍出海鸞鳳騰空燈光月色和氣融融綺羅人人笙歌車馬轟轟不盡花容風流豪俠無窮
三藏眾僧本寺街上遊戲二更方才回轉安置

次日唐僧眾僧:「弟子原有今日上元佳節院主弟子願心。」眾僧沙僧袈裟隨從唐僧到了一層袈裟拜佛禱祝即將笤帚一層袈裟沙僧。……一層上層處處一層賞玩一層下來天色燈火

正是十五元宵眾僧:「老師我們荒山今晚進城看看如何?」唐僧欣然同行本寺進城正是

三五上元春色花燈鬧市太平半空初升銀盤仙女光輝十分燦爛不盡不了花火雪花梅花五彩核桃荷花白象精神相連同行仙鶴鹿壽星騎坐金魚李白鰲山神仙聚會走馬燈武將交鋒萬千燈火樓臺十數雲煙世界壁廂壁廂轆轆車輦紅妝樓上著手美女綠水吵吵醉醺醺呵呵遊人滿城徹夜笙歌不斷
詩曰

錦繡太平境內人煙
燈明元宵順風調大有
此時正是不禁無數人煙跳舞西不盡

卻才唐僧眾僧近前原來照著玲瓏剔透層樓編成琉璃薄片噴香唐僧眾僧:「怎麼這等異香撲鼻?」眾僧:「老師不知二百四十每年差徭共有二百四十大戶差徭大戶家當使二百銀子不是尋常乃是酥合香三十二銀子五百一千五百八千還有雜項使用五萬。」行者:「許多何以?」眾僧:「四十九大燈燈草絲綿粗細今夜見佛沒了。」八戒:「佛爺。」眾僧:「正是滿城人家自古這等傳說佛祖自然五穀豐登年成荒旱風雨調所以人家供獻。」

正說半空中呼呼盡皆四散那些和尚不住:「老師回去佛爺到此。」唐僧:「見得來看?」眾僧:「年年如此不上三更有風知道所以迴避。」唐僧:「弟子念佛拜佛降臨就此拜拜多少。」眾僧現出佛身慌得唐僧下拜行者急忙:「師父不是好人必定妖邪。」不了燈光昏暗一聲唐僧不知妖怪積年八戒兩邊尋找沙僧左右招呼行者叫道:「兄弟不須在此叫喚師父樂極生悲妖精。」幾個和尚害怕:「爺爺見得妖精?」行者:「原來凡人不識妖邪真佛剛才到處佛身就是妖精師父不能燈光器皿師父遲了所以。」沙僧:「師兄這般?」行者:「不必遲疑兩個看守馬匹行李追趕。」

大聖半空東北大山十分險峻著實嵯峨

重重丘壑源泉松柏突突磷磷石砌萬仞峻嶺野花杜宇黃鶯應景巉巖古怪崎嶇多時不語虎豹鹿來往玉兔澗水千萬潺潺
大聖山崖自找路徑個人西吆喝:「。」大聖火眼金睛仔細觀看認得功曹使者大聖鐵棒粗細長短跳下喝道:「那裡?」功曹說出慌得本相施禮:「大聖恕罪恕罪。」行者:「一向不曾你們你們一個個懈怠怎麼你們怎麼暗中保祐那裡?」功曹:「師父在於金平慈雲寺所以妖邪捕獲身邊護法伽藍吾等大聖連夜追尋大聖不識山林特來傳報。」行者:「傳報怎麼隱姓埋名吆喝?」功曹:「喚做三陽開泰』,破解。」行者回嗔作喜:「可是妖精?」功曹:「正是正是青龍中有妖精大王第二大王第三大王妖精在此千年自幼酥合香當年到此假裝佛像金平官員設立酥合香年年正月佛像今年師父認得聖僧師父不日使酥合香工夫救援。」

行者聞言退功曹山崖找尋洞府石門六字卻是青龍」。行者不敢叫聲:「妖怪師父出來。」那裡唿喇一聲大開跑出一陣牛頭問道:「這裡呼喚!」行者:「東土大唐取經聖僧唐三藏徒弟路過金平魔頭送還汝等性命不然掀翻窩巢膿血。」

那些小妖裡邊報道:「大王禍事禍事。」唐僧深遠那裡甚麼青紅皂白小的衣裳清水洗淨算計酥合香忽聞禍事」,老大何故小妖:「大門一個雷公和尚大王師父出去吾等性命不然就要掀翻窩巢我們膿血。」聽說個個心驚:「不曾姓名來歷小的衣服穿過來一審何人。」

上前唐僧穿衣服唐僧戰兢兢在下面:「大王饒命饒命。」妖精異口同聲:「和尚怎麼見佛衝撞?」唐僧磕頭:「貧僧東土大唐前往天竺國大拜佛取經金平慈雲寺打齋寺僧元宵正在見大顯現佛像貧僧肉眼凡胎見佛故此衝撞大王。」妖精:「東土到此路程一行共有名字性命。」唐僧:「貧僧俗名玄奘自幼金山寺長安洪福魏徵丞相唐王地府陽世開設水陸大會超度陰魂唐王貧僧觀世音菩薩出現貧僧西天三藏真經可以超度亡者貧僧三藏所以唐三藏徒弟第一悟空行者齊天大聖歸正。」:「這個齊天大聖可是五百年大鬧天宮?」唐僧:「正是正是第二悟能八戒大元帥轉世第三悟淨和尚捲簾大將。」

聽說個個心驚:「不曾小的唐僧鐵鏈在後徒弟。」一群水牛黃牛兵器走出號頭披掛整齊門外喝道:「這裡吆喝?」行者仔細觀看妖精

崢嶸尖尖閃光一體花紋彩畫滿身錦繡第一頭頂熱氣第二輕紗烈焰玲玲第三獠牙尖利銀針個個一個使一個大刀第三
大大小小妖精牛頭鬼怪大旗明明大王」、「大王」、「大王」。

行者一會忍耐不得上前叫道:「認得?」喝道:「天宮孫悟空真個聞名不曾見面見面天神原來這等猢猻。」行者大怒:「這個油嘴妖怪不要師父。」近前鐵棒兵器山凹

鋼刀猴王來迎認得齊天大聖一個混元有法真空抵住今年欽差這個那個常年乒乓衝撞一朝不知那個那個
行者妖魔五十天色勝負大王牛頭簇擁上前行者兵器將來行者唿喇敗陣安排小妖唐僧行者整治師父一則長齋愁苦沾唇不題

行者駕雲慈雲寺叫聲:「師弟。」八戒沙僧盼望商量一齊:「哥哥如何一日方回端的師父下落何如?」行者:「昨夜不見功曹信道叫做青龍山中中有妖精喚做大王大王大王原來積年在此佛像金平官員今年遇見我們不知好歹師父吩咐功曹暗中保護師父門前牛頭第一使第二使大刀第三使窩子牛頭鬼怪一日搖動小妖我見不能取勝所以回來。」八戒:「那裡酆都?」沙僧:「怎麼酆都?」八戒:「哥哥牛頭鬼怪故知。」行者:「不是不是犀牛。」八戒:「若是犀牛好幾銀子。」

正說眾僧:「老爺可吃?」行者:「方便也罷。」眾僧:「老爺征戰一日豈不?」行者:「把兒那裡便五百年飲食。」眾僧不知以為說笑須臾拿來行者:「收拾睡覺明日我等相持師父。」沙僧:「哥哥那裡常言:『停留。』妖精倘或今晚師父不若如今措手不及方才師父有失。」八戒聞言抖擻:「兄弟我們月光降魔。」行者吩咐寺僧:「看守行李馬匹我等妖精對本刺史小民不是?」眾僧遵命祥雲正是

懶散
畢竟不知勝敗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